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905章:朕就知道你可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905章:朕就知道你可以字體大小: A+
     

    「這段時間可還好?」江浩問呂雉道。

    「挺好的,宅院僕人很好管理,平時就是修鍊,學習郎君留下的道經,就是郎君去的日久,雉兒甚是想念,如果下次郎君在出門,日子長的話,帶上雉兒可好。」呂雉看著江浩說道。

    江浩笑了笑,「我這次也沒想到會去這麼久,原本以為不用一兩個月就能解決,哪成想這一來一回竟然用了近四個月,嗯,如果下次出去,一定帶上雉兒,其實我也很想念雉兒呢。」

    聽著郎君的情話,呂雉的心都快化了,還有什麼比這一刻更美好的呢。

    沐浴之後,江浩只覺一身清爽。

    ......

    馬車駛在咸陽城正中心的大道上,江浩閉著眼睛想著一會兒見始皇帝的事,這天星寶石究竟要不要和始皇帝說。

    如果說了,需要建造天宮,恐怕又要動用幾萬民夫,勞民傷財不說,最後完工卻要全部坑殺,幾萬條性命,這可都是華夏子民,江浩心中萬分不忍。

    不給秦始皇,就沒有天宮,這樣就完全亂了歷史,那還有以後自己見到玉漱的那一幕嗎,那自己又來自哪裡?

    「公子,到宮門了。」

    外面響起季布的聲音。

    江浩睜開眼睛,深吸一口氣,從馬車上下來整了整衣服,「季布,你在此等候,我去見陛下。」

    「是公子。」

    江浩大步往宮門走去,此刻他抬頭挺胸,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江浩是太祝,官在咸陽不大不小,不過秦始皇給了江浩隨時覲見的權利,在門口掏出令牌,當即就有宮人進去彙報,時間不長,宮人出來對江浩行禮說道:「太祝大人,陛下召見,此時正在養神宮。」

    江浩好奇問道:「我怎麼不記得咸陽宮中有一處養神宮?」

    那宮人看了看左右,小聲說道:「就是原本的甘露宮,是陛下寵信愛妃的地方,最近剛改了名字。」

    江浩微微一愕,隨即感覺有些好笑,始皇帝這是在提醒自己,以後不再寵信妃子,絕了男女之事嗎,還真是做得徹底。

    穿過好多條廊道,終於來到養神宮,就見趙高已經等在外面,見到江浩後趙高眼睛發亮,快走幾步過來,壓低聲音說道:「江太祝,你可算回來了。」

    江浩上下打量了一下趙高,笑著說道:「我看府令君的氣色不錯啊。」

    趙高聲音再次壓低,臉上卻露出興奮之色,靠近江浩說道:「我日夜勤修,已經有所得,前些日子感覺有一股氣在丹田遊走,江太祝,你看我是不是練出靈氣了。」

    江浩心裡一愕,不會吧,難道自己胡亂編的東西,這傢伙還真練出來了?

    「我給你把把脈。」江浩道。

    趙高趕緊伸出手,江浩伸手搭在他的脈門上,輸入一股靈力探入他的經脈,探查一圈后江浩心中微微驚訝,因為他還真的從趙高體內探查出了一道氣的存在。

    江浩心裡頓時想到一個詞,「內氣。」

    我靠,

    這老東西不會真的修成葵花寶典了吧!

    江浩也是第一次接觸所謂的內氣,不過他能感覺出,這內氣要比靈氣低了好幾個檔次,靈氣是吸收天地靈氣以養自身,而內氣只是發自體內精氣養出的一道氣,只能用來強大力量,卻沒有其他功用。

    江浩不住點頭,眼中露出欣喜和驚訝神色,他的演技絕對沒得說,「趙大人還真是天資絕縱,這麼短短時間竟然就已經入門,找到了修鍊種子,趙大人只要繼續修鍊下去,想來不需要幾年,就能達到我的境界了。」

    聽江浩如此說,趙高更是大喜。

    「還要多虧江太祝傳我仙法。」趙高笑的臉上的褶子都堆積起來了。

    「江太祝,功法中趙某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有時間去向江太祝請教?」

    「當然沒問題,我必定知無不言。」江浩道。

    趙高心滿意足,眨了眨眼又說道:「陛下就在裡面盤膝打坐,不過陛下至今還沒修鍊出靈力,江大人可不要把我已經修出靈力的事情告訴陛下啊。」

    趙高是怕秦始皇羨慕嫉妒恨他,一個奴才都練出來了,自己這個皇帝竟然沒練出來,這不能忍,拉出去砍了吧。

    老趙擔心啊,所以特意和江浩說了一句。

    「我明白,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江浩笑著說道。

    「對對對,江太祝說的太對了。」趙高再次擠出一堆笑容。

    江浩走進大殿,就看到始皇帝穿著一身便服,正坐在蒲團上閉目盤膝打坐,呼吸平穩,手擺五心朝元之勢。

    「陛下,臣江浩回來了。」江浩輕輕說道。

    始皇帝微微張開眼睛,看向江浩的目光很是和煦,忽然開口道:「所謂凝神者,蓋息念而返神於心耳,神返於心,而不外馳,則氣返於身,漸漸沉入氣穴去矣,何解?」

    這是自己寫給始皇帝《五帝經》里煉精化氣的一段,秦始皇不問自己其他,先來這麼一句,看來是心中有些疑問,江浩略一思索,隨即道:「虛其心,實其腹,心頭一空,氣自下沉。」

    秦始皇思索起來,似乎有所悟。

    江浩心說,看來始皇帝已經完全進入到修仙模式了。

    「江浩,朕已經修鍊四月有餘,現在卻毫無所得,幾時才能真的達到煉精化氣階段?」秦始皇問道。

    「陛下,修鍊需靜心、靜氣、靜神,所謂功到自然成,修鍊本就艱難,當年我得到道祖傳授,在山中心無旁騖修鍊,也花了八年時間,八年始終無所得,臣心裡也曾氣餒過,也曾懷疑過,可卻一直堅持下來了,忽然有一天,臣就在修鍊的時候頓悟了,修出了一道靈氣。」

    「以這道靈氣為種子,臣有修鍊幾年,這才有了今日修為。」

    秦始皇聽了緩緩點頭,「朕還是太心急了,可我總怕時間不夠。」

    江浩笑了笑,「陛下用了臣的祛病符、解毒符,如今身康體健,再活幾十年都沒問題,等修出靈氣,壽命自然會有所增加,陛下又何必擔憂那些呢。」

    秦始皇笑了笑,「是啊,如今朕的身體很好,還有的活呢,朕要修鍊成仙,還要長生不老呢。」

    「不過,你有時不在身邊,卻需要給朕留下一些符篆以備不時之需。」秦始皇道。

    「應該的,臣回頭就給陛下準備。」江浩道。

    修鍊的事情談完了,秦始皇才說起政務,「這次你去東郡,事情辦得怎麼樣了?」始皇帝問道。

    「回陛下,事情已經辦妥了,臣見到了那塊隕石,字跡是人為的,只是有人想要滋事而已,想必又是那些六國遺貴心存不滿搞出來的事情。」

    「臣在隕石墜落之地,擺了祭壇祭天,消災解禍,祈求平安,事後又用道符之力,大火將隕石焚化為粉末,最後以厚土蓋之,又讓兵卒在上面踩實,想來已無大礙。」江浩道。

    始皇帝滿意的點點頭,「如此就好,朕也就放心了,從今日開始,你每日進宮,陪朕修鍊,朕有問題也好隨時問你。」

    「是,陛下。」

    這種時刻見到皇帝的殊榮,別人肯定會欣喜若狂,可江浩卻有些鬱悶,自己這還怎麼過輕鬆愉快的生活啊。

    算了,

    一切為了完成任務。

    自己一心想要綠了秦始皇,現在就當做賠償吧。

    不過說起來,秦始皇給江浩的感覺也很不錯,威嚴、睿智,沒有歷史上傳聞的那般殘暴,江浩感覺更多的,是在處理事務上的一種硬氣。

    對,就是硬氣。

    基本上所有事務都是以硬氣的態度處理,從不以軟示人,這是性格使然,也是歷史造就的,如果沒有這種硬氣,又哪來的統一六國,哪來的消除分封制,做到真正的中央集權。

    其後的日子,

    江浩每日進宮,陪著秦始皇修仙,給他講一些仙界的事情,那些仙家故事聽得始皇帝神往不已。

    而江浩的名聲也在官員中越傳越廣,雖然很多人只對他有幾面之緣,卻也知道這位是秦始皇身邊的大紅人,甚至紅過了趙高,陛下每天都要叫江浩過去陪著修鍊。

    時間一晃到了十二月中旬,白娘子已經冬眠,江浩把她放在一個填滿被褥的箱子里,擺在自己房間一角。

    就算是靈蛇她也還是一條蛇,修鍊不到家也躲不過自然規律。

    這天早上起來,天色陰沉沉的,江浩抬頭看看窗外的天色,說道:「要下雪了,還是場大雪。」

    呂雉把一件裘皮大氅披在江浩身上,「郎君穿好,一來一回的莫要凍著身子。」

    江浩心裡好笑,自己有不怕冷技能,這樣的天氣根本對他沒有任何影響,不過這是女人的一份關心,江浩很高興的接受。

    有時候接受別人的愛,也是一種愛。

    坐車來到咸陽宮,這裡的侍衛早已經熟悉了江浩,旁邊的宮人過來引領江浩過去,就在他們走到一條路上的時候,前面忽然出現幾個人,為首的卻是一個青年,那青年看到江浩后,原本要拐彎的身子停了下來,等著江浩過來。

    江浩自然知道這人是誰,陪在始皇帝身邊一個多月,也見過這青年幾次,正是始皇帝少子胡亥。

    江浩見胡亥停下,只得微微拱手道:「見過胡亥公子。」

    胡亥臉上帶著笑意,說道:「江太祝,前幾次在父王身邊看到你,我沒敢問,現在正好碰到,我問問你,你看我可適合休仙,你哪天給道祖求求,也幫我要個功法。」

    江浩淡淡看了胡亥一眼,微微一笑,「不用求問道祖,我就能看出公子不適合修仙。」說完江浩直接走了。

    看著江浩的背影,胡亥的臉色一下子變冷,陰沉的瞅了江浩幾眼,隨後一甩衣袖往旁邊走去。

    對這胡亥,江浩很是不喜歡,專橫跋扈,性格暴虐,不學無術,貪玩好色,謀奪皇位后,為了避免其他兄弟姐妹爭奪,把秦始皇的三十三個子女全部殺了,手段何其殘忍。

    這麼個玩意兒,江浩懶得搭理他,更不會輔佐他,不過現在秦始皇身體好了,想來應該還能活很久,這胡亥也未必有機會篡位,江浩就更不用搭理他了。

    江浩剛剛走進養神宮,就見始皇帝臉色非常不好看,手裡拿著一份奏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趙高在旁邊伺候,也是小心翼翼的,始皇帝見江浩進來,這才呼出一口氣,對這江浩說道:「朕剛剛接到奏報,皇陵重達百萬斤的斷龍石竟然掉下來了,還砸死了很多人,斷龍石鋪設異常困難,恐怕需要重新鋪設,工程浩大,江浩,你可有什麼辦法?」

    斷龍石是陵寢最重要的保護措施,一旦落下,墓門既閉,自此陰陽兩隔。

    百萬斤的斷龍石,如果想要重新弄回去,需要將頂棚全部拆掉,一來一回不知道又要增加幾年工程,耗費多少人力財力,難怪秦始皇如此生氣。

    不過現在這件事情卻難不住江浩,

    「陛下,我或許有辦法。」

    秦始皇一聽大喜,立刻說道:「朕就知道你可以,非常好,這樣,原本修建皇陵的總管劉元,因辦事不利著人拿下,我現在封你為皇陵修建總管,全權處理皇陵修建一切事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