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882章:神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882章:神跡字體大小: A+
     

    六月十五。

    天陰,

    沛縣城外,微山湖邊,在江浩選定的那片丘陵山下清出了一片空地,一兩千人聚集於此,黑壓壓一片。

    空地正前方擺著一張寬大桌案,桌案上擺著三清道像、秦觀帝君像、天師造像。

    後設置香爐,香火繚繞,又擺三牲、瓜果、糕點以做祭品。

    江浩身穿八卦道袍,手持寬闊桃木劍,呂雉和呂素手捧平安符雕版與天師印分立兩旁。

    蕭何和呂公站在江浩身後,再後面是八百難民,最外圍更有無數沛縣百姓圍觀,今天道觀開建,這很可能是本世界第一座道觀,江浩要開壇祭告一番。

    天上烏雲密布,好似隨時要下雨一般,

    江浩看向天空微微皺眉,三天前他算了日子,今天是吉日,怎麼現在卻陰天啦啦的,這可不像好天。

    江浩一撩衣袍在蒲團上跪下,對著三清道像磕了三個頭,隨後站起朗聲說道:

    「三清道祖、秦觀帝君、天師真君在上,弟子江浩在此設壇祭告,將在此間建造道觀,以解難民之苦,也令百姓今後有祈禱平安之所,此觀建成,願保國泰民安、人壽年豐。」

    江浩說完,拿起桌上一塊絹布,上面寫著一篇昭告駢文,將絹布在手中一晃,駢文轟然燃燒起來,無火自然,這讓很多人感到驚奇不已。

    可就在這時,更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原本陰暗的天空,忽然分開一道口子,一道陽光直直照射下來,正好照在祭壇這裡,將江浩還有呂雉、呂素、呂公、蕭何等人籠罩其間。

    「哇~~金光罩體,上蒼顯靈了。」

    「莫非真的引來了神仙,我等快快跪下求神仙賜福吧。」

    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百姓們紛紛議論起來,頓時無數人撲通通跪下,嘴裡喊著神仙保佑道祖保佑。

    古代人崇信仙神存在,神跡就在眼前,哪有不跪拜的道理。

    蕭何、呂公看到這一幕,也被驚的不輕,他們可是知道,這絕對不是提前安排的,兩人看看天空,也跟著跪下。

    呂雉和呂素兩女看向臉上罩著金光的江浩,也跪了下去。

    所有人跪下,只留江浩一人站在祭台前,就好似所有人都在跪拜他一樣,此刻江浩舉著桃木劍,仰頭定定的看著照射下來的金光,也是有些發獃。

    就在金光照射下來那一刻,江浩感覺整個人就像沐浴在靈液中,全身上下好似從裡到外被徹底洗滌了一遍,整個人神清氣爽,更有種心靈通透的感覺。

    江浩心裡震驚,

    難道自己祭天建造道觀,三清道祖、秦觀帝君、天師真君真的知道了,這是給自己的獎勵?

    是自然現象還是真有神仙?

    到現在為止,江浩對神仙之說還是將信將疑的。

    他試著運轉一下靈力,修為沒有增長,但感覺運行起來毫無阻滯,很是舒暢,就好比,就好比原本是雙車道現在一下子變成了四車道。

    江浩胡思亂想起來,莫非自己在這個世界建造了第一個道觀,道祖真的給獎勵了?

    獎勵的是增加修鍊資質?

    就在這時,金光慢慢增大,不多時籠罩了在場的所有人,最後籠罩整座小山,讓這座不高的小山一下子變得金光閃閃起來,就連山上的樹木也變的好似晶瑩剔透了。

    看到這一幕的人們,現在都對道家能迎來神仙篤信起來,這裡很多人更是直接變成了虔誠的道家信徒。

    江浩這時也醒了過來,手中桃木劍一揮,大聲說道:「特命此山名『鼎陽山』,建立鼎陽觀,配三清宮、秦觀帝君宮、天師真君宮,此事禮成。」

    隨著江浩話音落下,就見籠罩『鼎陽山』的金光慢慢收斂,最後收于山頂位置,江浩驚訝發現,竟然是他當初法符定穴的位置,隨後金光消失,好似鑽入小山之中。

    看到這一幕,

    江浩心裡更加震驚,不住狂叫,這應該不是巧合吧,金光最後竟然匯聚此山穴脈處,現在要說是巧合,是自然現象,江浩都覺的太扯了,還不如相信有神仙呢。

    抬頭看看重新陰沉下來的天空,江浩忽然想到那天自己說的話,舉頭三尺有神明,莫非真的有?

    江浩震驚,其他人比江浩更加震驚。

    很多人覺得這就是神跡,妥妥的,不商量!

    那些跪在地上的難民,都認為這是上天在照拂他們,外面圍觀的沛縣百姓,差不多都是捐了錢的,很多人心想,之前捐的錢或許少了,等回去后就去呂家繼續捐錢,為三清觀添磚加瓦,這也是再為自己祈福啊。

    而此時這些人看向江浩的眼神,一個個全都變得愈發崇敬起來。

    真正的神仙不知道什麼樣,反正現在江浩在他們心目中就已經是神仙了。

    祭祀結束,眾人散開。

    工頭們帶領難民開始幹活,按照江浩規劃,先在山下湖邊建一個村落,讓這些難民有一個安身之所,然後在開始建造道觀,道觀的建造非一日之功,全部建好恐怕需要一兩年時間。

    其他人散了,江浩身邊只留蕭何、呂公、呂雉、呂素幾人,呂家僕人們正在收拾供桌,三清道像等還要帶回去,以供其他匠人以此做範本製作法相。

    而此刻四人看向江浩的眼神,又與之前不同。

    江浩看看蕭何與呂公,說道:「蕭公、呂公,江浩有一事和你們商議。」

    「江公子請講!」蕭何恭敬道。

    「道觀建造需要不短時日,不過道觀的職司卻需要提前安排,我想請二位做這三清觀的監院,不知道二位可願意?」江浩問道。

    「何為監院?」蕭何問道。

    「監院是道觀觀主之下主事人,打理道觀日常事務,監院需道德齊備,仁義兼全,才智過人,威儀可法,通道明德,待眾以謙,二位正是最佳人選。」江浩道。

    所以說,

    江浩就是觀主了。

    兩個老傢伙一聽就明白了,江浩這是要收自己啊,拜不拜?兩人對視半秒,同時收回視線,對著江浩齊齊躬身,「吾等見過觀主,從今以後為觀主計。」

    江浩臉上浮現笑意,有這兩位幫忙,自己就不用為道觀建設操心了。

    「既然如此,道觀建造一事就拜託二位了。」江浩道。

    這時蕭何問道:「觀主,那我們鼎陽觀還招人嗎?」

    「招啊,自然要招人,只有你們兩個怎麼做事。」江浩道。

    「人事如何安排?」

    「觀主之下是監院,之後是都管、都講、高功、經師、知客等,各有分工職司。」江浩自己就是道士,道觀里的人事情況門清。

    想了想又說道,「如果以後在其他地方開設新道觀,可另立堂主、香主等職,負責當地具體事務。」

    要是現代人聽了後面這幾個詞,肯定以為這是要建天地會呢。

    蕭何聽后心裡一動,看來觀主對未來也有謀划,已經想到開分堂了。

    旁邊呂雉聽著三人說話,忽然說道:「江大哥,我能不能加入道觀?」

    江浩轉頭看看她,「自然能,道觀收人不分男女。」

    呂雉笑了,「那我也要加入,江大哥給我個什麼官兒啊。」

    江浩心說,讓你做聖女。

    「道觀可沒有官不官的,只有分工不同,你如果想做事,可以先從童子做起。」

    「什麼是童子?」呂雉問道。

    「就是貼身伺候觀主的。」江浩笑著說道。

    呂雉一聽立刻點頭,「好好好,我做童子。」

    旁邊呂素一聽,也跟著說道:「江大哥,我也要做你的童子。」

    「好!」

    道觀開建,之前的承諾自然要兌現,捐款前十的人都得到了一張江浩畫的真靈符,祛病符、祛瘟符、刀兵符等,普通人沒有靈力引動符篆,江浩告訴他們最簡單的使用方法,用火點燃放到水碗里,喝了符水就能起作用。

    至於其他人,也都得到了一張平安符。

    可這些人領了符篆之後,卻圍在呂家久久不散,有人更是捧著包裹過來,一看就是沉甸甸的,「江佐史,我等願意繼續捐款,領取仙家符篆。」

    江浩沒有說話,這時蕭何笑著說道:「諸位,不要急,道觀已經在建設中,我道觀現在招收信徒,今後凡捐獻超萬錢者,可得靈符一張。」

    「不過靈符珍貴,每月初一、十五發放兩次,每次只有三張,至於其他細節,請隨我去詳談。」蕭何領著亂鬨哄的人群走了。

    經過幾個世界的修鍊,江浩現在的法力,一天可連畫四張符,一個月賣幾張符對他來說輕輕鬆鬆。

    房間內,

    江浩正在盤膝打坐。

    他沒有修鍊,而是在研究手裡的虎符。

    這枚虎符晶瑩剔透,煙盒大小,雕刻成旋尾白虎之形,自從穿越以來,江浩對虎符做過多次試驗,輸入靈力,滴血,可虎符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像死物一樣。

    但江浩知道,自己百分百是被虎符帶來秦朝的。

    江浩又想到玉漱。

    在時光通道里,玉漱竟然化作靈光消散了,江浩現在都不敢肯定玉漱是不是活著。

    或者她活著,但只是現在的玉漱,那她還是不是以後的玉漱呢,還記不記得自己呢?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

    「進來。」江浩喊了一聲。

    房門被推開,邁進一隻繡鞋,隨後一襲羅衫款款走進來,呂雉看到江浩后嫣然一笑,「江大哥,我給你做了一件新袍子,你試試看可還合身。」

    江浩站起來剛想要脫衣服,呂雉卻攔下他,「我來。」說著給江浩解開帶子,江浩只需要張開手臂就可以。

    脫下舊袍子,呂雉把新衣給江浩穿上,細心撫平褶皺,又把腰帶給江浩繫上,在雙手環過江浩腰背的時候,呂雉身子貼的很緊,江浩能明顯感覺到兩團軟肉壓在後背。

    呂雉起身,微帶羞澀,偷偷看了江浩一眼,又給他理了理衣襟,含笑說道:「很合身,江大哥穿上后更英偉了。」

    江浩的手忽然放在呂雉肩頭,呂雉身子一僵,江浩看著呂雉輕聲說道:「如果讓你過一輩子平淡日子,你可願意?」

    呂雉大眼睛看向江浩,說道:「如果和心愛之人在一起,雉自然願意。」

    說完臉色一紅,如小鹿般轉身跳著跑出屋去。

    江浩嘴角浮現笑意。

    想了想走到桌前,攤開一匹絹布開始書寫起來。

    絹布很是昂貴,可直接沖做貨幣使用,可江浩用不慣竹簡,從畫符到寫瘟疫防治條例都是用的絹布,可以說行為非常奢侈。

    不過他寫出來的東西,所有人卻都覺得值。

    幾筆之後,絹布上出現一個標題,《經濟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