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99章:意外的發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99章:意外的發現字體大小: A+
     

    吃著江浩煮的粥,勞拉感覺這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不多時就把飯盒裡的營養餐全部吃光。

    「我可以再吃一些嗎?」勞拉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沒問題,足夠咱們兩個吃的。」江浩又給勞拉裝了一飯盒。

    這一次勞拉的動作明顯慢了許多,一邊吃一邊問道,「你有找到瓊斯教授他們的蹤跡嗎?」

    江浩搖搖頭,「沒有,這座島很大,不知道他們被衝去了哪裡,又或許已經...。」

    勞拉的神情一陣默然,昨天的暴風雨太大了,探險船斷裂,就算他們能上救生船,也不知道是否就能平安抵達這座島。

    「好了,不要想這些了,現在你的任務就儘快養好身體,然後我們探索這座島,看能否找到你的父親,多吃一點,對傷勢恢復有幫助。」江浩說道。

    勞拉點點頭,再次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兩人吃過飯後,江浩開始幫助勞拉整理她的背包,勞拉的背包里有一些衣服,現在全都濕了,江浩把它們掛到外面的樹杈上,當勞拉看到那個侵濕的筆記本后,有些傷心的摸了摸封面。

    背包里還有一部手機,在海水裡泡了一晚上,現在已經完蛋,江浩找出一盒巧克力,笑著說道:「這是好東西,可以讓我們多支撐兩天。」

    背包整理好了,有用的東西留下,沒用的放到旁邊。

    時間已經到了傍晚,雖然什麼也沒做,可感覺時間過得很快,江浩又開始做飯,看著江浩忙碌的身影,勞拉忽然感覺心裡一甜,這種生病有人照顧的感覺真好。

    晚上依舊是牛肉罐頭+魚肉米粥,美味又營養。

    等吃過飯後,外面的天色已經有些黑了,江浩把勞拉放平,盤膝坐在旁邊。

    勞拉看了看江浩,忽然說道:「喬恩,坐著一定很累吧,不如躺下休息吧,你可以躺在我旁邊。」

    江浩看了看勞拉,點點頭說道:「坐著休息確實有些累,不過和你睡在一起,有些不合適吧。」

    「我們要並肩作戰,不用那麼顧忌,你只要不碰我的傷口就可以。」勞拉道。

    「好的。」

    江浩說著,脫掉自己的外套,輕輕躺在了勞拉旁邊。

    兩個人並排躺在一起,腦袋的距離很近,勞拉頓時有種異樣感覺在心裡滋生,過了好一會兒,勞拉輕聲開口說道:「喬恩,可以給我講講你修鍊的異能力嗎,我很好奇,哦,如果可以的話,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有什麼禁忌。」

    江浩笑了笑,「確實有禁忌,有些只能自己人知道,不過有些可以告訴你,你理解的異能力,也就是我修鍊的術法被稱之為道法,出自中國一個本土教派~~道教。」

    「道教的歷史有幾千年,在中國一直綿延不絕,幾度成為國家的最高教派,被無數皇帝追捧,道教有自己的修鍊方式,我學習的就是其中的一種.......。」

    江浩講的不快,聲音也不大,正好可以傳入勞拉的耳朵里,在寂靜的夜裡,就像兩個人在輕輕呢喃低語,但江浩講述的內容卻非常吸引人,勞拉聽得很入迷。

    兩個人聊了很久很久,終於勞拉困了,這才不舍的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

    清晨。

    勞拉從睡夢中醒來,她輕輕吸了一口氣,呼吸已經沒有任何疼痛氣悶的感覺。

    心裡不禁感嘆了一下,喬恩的那種「符」還真是神奇。

    她睜開眼睛準備起來,可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正抱著什麼東西,下一刻,她意識到那是什麼了。

    江浩平躺在毯子上,而勞拉的一隻手,竟然伸進江浩的上衣,手摸在江浩的胸口位置。

    結實的胸肌,摸起來真的很有感覺呢。

    勞拉腦海里忽然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可隨即她的臉上一紅,這個時候自己怎麼還能想這些呢,她瞅了一下還閉著眼睛的江浩,慢慢往外抽出手。

    當她的手經過江浩的腹部時,明顯感受到了那種坑坑窪窪如梯田般的感覺。

    好完美的腹肌啊。

    本來想要抽出來的手,又忍不住在男人的腹部停留了幾秒鐘,真切的感受了一下這才拿出來。

    勞拉撐起身子,自己慢慢坐了起來,她發現自己今天要比昨天強了太多,已經沒有任何難受的感覺,這讓她非常高興。

    勞拉卻沒發現,在她背後,閉著眼睛躺在那裡的江浩,暗暗呼出一口氣,同時壓下衝動。

    沒想到啊,自己還沒出手呢,竟然讓這個妞反襲胸了,這荒郊野外的,找誰說理去。

    ......

    勞拉穿好衣服,這時聽到身後有動靜,轉身看到江浩起來,勞拉高興的說道:「喬恩,我感覺好多了,應該可以活動了。」

    江浩對勞拉笑了笑,「這是好消息,不過暫時還不要劇烈活動,我想明天會好一些。」

    這時勞拉臉上浮現出幾分異樣神色,江浩頓時會意,從背包里掏出一卷衛生紙遞過去,勞拉的臉色頓時紅了,一把拿過紙卷就走了出去,過了大概十幾分鐘勞拉回來,能明顯看出她臉上的放鬆神色。

    江浩只能感嘆,女神也是人啊。

    遊戲里,女神可以不吃不喝不受傷,還有無限體力無限復活技能,在這裡,她就是一個女人。

    江浩開始做飯,勞拉在旁邊幫忙,勞拉也進行過一定的野外訓練,也看過不少這方面的書,動手能力還可以,並沒有幫倒忙,早飯很快做好,兩個人愉快的吃了早飯。

    「勞拉,我準備再去周圍看看,看能否找到瓊斯教授他們,還有是否能探查出這座島上的其他情況。」江浩說道。

    勞拉知道他們這次來的目的,點點頭,「那你小心,我會保護好自己。」

    勞拉說著拿出江浩給她的那把M9手槍。

    江浩出門,很快再次來到海邊,這次他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走,看看能有什麼收穫。

    海灘、礁石、沉船、雜物,江浩走出去幾公里遠,幾乎都是這種情況。

    就在他以為不會有什麼收穫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艘救生艇,江浩一愣,立刻快步走過去,在他來到救生艇旁邊時,發現這艘救生艇還很新,應該停了沒多久,江浩在船上還看到了一件衣服,拿起來看了看,雖然不知道是誰的,但可以肯定丟在這裡時間不長。

    這很可能是瓊斯教授他們的救生艇,江浩如此想到。

    江浩往四周瞅了瞅,發現旁邊有一些雜亂的腳印,應該是往山裡去了。

    江浩沿著對方走的路線往裡走了一段,可在進入叢林后,他們的蹤跡就消失了,江浩再難追蹤。

    他想了想決定回去,等明天勞拉身體好了,兩個人再一起行動。

    江浩回去的時候沒有原路返回,走的更靠近叢林一側,他想看看能否有其他收穫,他走出幾百米后,經過一處崖壁時,忽然看到崖壁上有一個隱約的洞口。

    他靠近觀察了一下,發現洞口好像有曾經人類活動的痕迹,江浩心裡一動,從空間里掏出一把M16,慢慢的靠了過去。

    貼在洞口聽了一會而,沒有發覺有動靜,江浩一隻手扒著岩石慢慢上去,往洞里看了看,發現這個洞還挺深,他拿出一隻手電筒,拿在手裡舉著槍往裡走。

    就在他走了十來米遠,手電筒忽然照到前面有一個石台,石台上還有一具骷髏骨架,江浩用手電筒趕緊看看其他地方,發現洞壁上還有一個用碎石碼成的石桌,上面放著一些雜物,有鍋子、罐頭盒、生活用品等物。

    應該是一個遇到海難的人,來到邪馬台後躲在這裡生存,最後死掉了,發現沒有其他危險,江浩走過去,先是看了看骷髏,身上還有已經半風化的衣服,在這個骷髏骨架旁邊,江浩還看到了一個筆記本,牛皮的封面,江浩感覺這個筆記本有些熟悉。

    猛的,他想了起來,好像勞拉的父親記載卑彌呼的那個筆記本,就和這個一模一樣。

    江浩心裡一動,抽出一把匕首,輕輕挑開筆記本封面,露出筆記本的第一頁,上面記錄里一句話,手電筒照過去,扉頁有些發黃,可當江浩看清那一行字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從今天起,我要離開我親愛的小勞拉,踏上新的探險之旅,這個筆記本將記載我這次的旅程。」

    落款:亨辛利·克勞馥。

    江浩又看了看旁邊那具骷髏,現在他可以確定了,這個人應該就是勞拉的父親,那位探險家和考古學家,亨辛利·克勞馥伯爵。

    電影里,勞拉是見到了父親的,不過最後卻也真正失去了父親,而現在,恐怕勞拉只能看到她父親的屍骨了。

    不過江浩又覺得,其實這個結果也不錯,總比看著父親在自己眼前死去要好得多。

    江浩繼續翻看這個筆記本,上面從他開始旅行那一天開始記錄,這位亨辛利伯爵在香港租了一條船,然後一路來到魔鬼海,他們的船也遇到了堅忍號同樣的命運,忽然間海上就起了暴風雨,他們的船最後觸礁,好在當時已經是在海邊,亨辛利伯爵沒有葬身海底,而是逃到了島上。

    隨後他在島上進行了一番考察,期間也經歷了詭異和神秘的事情,在筆記本里,他提到了卑彌呼女王的宮殿,那是一處神秘的所在,他甚至還提到了不死武士,他沒敢太深入就逃了出來。

    後來,他遇到了其他大批倖存者,那些人很瘋狂,形成自己的勢力,就像模式生存一樣,強者生存,弱者被欺壓或者屠宰。

    他還看到,那些首領隨意殺人,用活人祭祀,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有新的遇難者過來,然後這裡就又會上演一出生與死的掙扎,最後他逃了出來,獨自躲在這個人跡罕至的海邊。

    他靠著撿拾遇難船隻的東西,在海邊撿一些被暴風雨打上岸的魚過活,堅持了大概半年時間,在這期間,亨辛利伯爵也曾經去那個聚集地查看,他發現每一次去,那裡的首領都會換人,他在筆記里猜測,應該是爭權奪利的結果。

    在這裡,江浩看到一段話,

    「那些倖存者並非不想逃走,他們也打造過船隻或者木筏,我就親眼看到過,十幾艘小船一起向著邪馬台外面劃去,可是,只要他們劃出去一段距離,大海頓時會變得狂暴起來,暴風雨很快降臨,然後把那些船隻打翻,沒有一個可以活著回來,而等那些人全部葬身海底后,大海就會慢慢平靜下去,重回安靜。」

    「我知道,這肯定是卑彌呼女王的巫術,她製造了一個結界,沒人可以逃出邪馬台,而那些死的人,全都成為了她巫術的獻祭品,似乎生命和靈魂,就是她力量的源泉。」

    看到這裡,江浩心裡一動,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兩天在邪馬台島上,如此茂密的叢林里,他好像就沒有見到動物,也沒有任何飛鳥。

    到是在海邊看到了被打上岸的海魚。

    是否那些動物的生命也被吞噬了?或者說,那些動物感受到危險,早已經逃離這裡,讓整個邪馬台變得如此寂靜。

    江浩亂想了一陣,繼續看筆記。

    「正如傳言所說,所有人都有來無回,她在尋找適合她靈魂轉生的人,然後重新統治這個世界,不適合的人都成了她巫術的燃料,想要逃出邪馬台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死卑彌呼女王。」

    慢慢的,江浩翻到了最後,最後幾頁,記載了亨辛利伯爵最後的日子。

    他生病了,病的很嚴重,嚴重脫水,發高燒,他試驗了自己所有已知的方法,卻無法阻止自己的病情加重,他知道自己恐怕命不久矣。

    在筆記本最後一頁,江浩看到一段話,寫的有些歪歪扭扭,和之前的藝術體有很大不同,能猜出亨辛利伯爵肯定是在痛苦的情況下寫的。

    「這次我恐怕真的活不成了,我曾經加入聖三一,見識過他們追求長生的瘋狂,但那不是我的追求,所以我退出了,我不懼怕死亡,但是我想念我的勞拉,不知道她長大以後會是什麼樣子,我曾經很多次幻想,在她結婚的時候,牽著她的手,把她送到她愛的人手裡,完成我作為父親最神聖的使命,可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筆記,並能離開邪馬台,請幫我轉告我的女兒,我是如此愛她。-----亨辛利·克勞馥留!」

    江浩輕輕把筆記本合上。

    又在洞穴里看了一眼,最後退了出去,一路走回勞拉所在的那個洞穴。

    勞拉看到江浩回來,立刻問道:「有什麼情況嗎?」

    江浩搖搖頭,「沒有,看來我們需要更深入島嶼內部探查。」

    這時勞拉忽然變得高興起來,走到江浩身邊轉了一圈說道:「你看,我現在基本上活動自如了,喬恩,你的那種「符」真的很神奇,喬恩,我以後能修鍊那種,哦,就是你說的靈力,對,就是這個詞,靈力,我能修鍊嗎?」

    江浩攤了攤手,「這個要看緣分的。」

    勞拉很認真的點點頭,「我覺的我就是一個很有緣分的人。」

    江浩看勞拉今天很高興,而且她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明天吧,明天再告訴她那個消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