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78章:王者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78章:王者歸來字體大小: A+
     

    勒使河原的汽車停在家門口,推開院門走進去,剛走進客廳,就看到父親坐在客廳,臉色難看的坐在沙發上。

    勒使河原感覺氣氛不對,「父親,我回來了。」

    勒使河原恭敬說道。

    勒使健太抬眼看了一眼兒子,眼神銳利語氣冰冷的問道:「你最近有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得罪什麼人?」

    「沒有啊父親,我最近的工作很順利,現在已經是年級組長了。」勒使河原一愣,不知道父親為何如此問。

    「那在外面呢?」勒使健太問道。

    「外面,外面也沒有。」勒使河原想了想再次搖頭,對於江川浩的事情,他選擇性的忘記了,覺得那種事情沒必要告訴父親。

    勒使健太怒氣勃發,猛地站起來,掄起手臂狠狠得在兒子臉上打了一巴掌。

    「啪!」

    一個重重的耳光抽在勒使河原臉上,當時就把勒使河原打懵了。

    勒使河原捂著臉,一臉驚恐的看著父親:「父親,你這是做什麼?」

    此時勒使健太已經是滿臉怒氣,大聲吼道:「混蛋,在外面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今天必須給你一個教訓。」

    說著從沙發後面抽出一根棒球棍,高高舉在手裡,勒使河原嚇壞了,「爸爸,我真的沒做什麼事情啊。」

    「跪下!」

    勒使健太喝道。

    勒使河原被父親嚇壞了,乖乖的跪下。

    勒使健太此刻已經不想聽他說什麼了,棍子狠狠抽打過去,勒使健太以前練過劍道,棍子用的非常溜,一棍子狠狠砸在兒子的小腿處,只聽咔嚓一聲,勒使河原的小腿被打斷了。

    「啊!」

    勒使河原發出一聲慘叫,翻滾在地上,眼睛驚恐的看向父親,他怎麼也想不到,父親會對自己下如此重手。

    「父親,這是為什麼?」勒使河原哀嚎道。

    為什麼,我他媽也想知道為什麼,要不是你,對方怎麼會找上我,想到這裡勒使健太心裡更氣。

    聽到樓下的慘叫聲,勒使河原的媽媽跑下樓,看到眼前這一幕被驚呆了,跑過來摟住兒子,對著丈夫尖叫道:「爸爸,為什麼要傷害自己的兒子。」

    勒使健太呼呼喘了幾口氣,語氣冰冷的說道:「他在外面得罪了人,別人現在開始報復我,我現在有被送進監獄的危機,難道不應該打斷他的腿嗎。」

    說完丟下棍子,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向自己的書房,在書房門口,勒使健太停了一下,說道:「給河原叫救護車吧。」說完走進書房。

    勒使河原疼的滿身大汗,可依舊不是很明白父親為何要打自己,他現在是痛苦+懵逼,忽然,他腦子裡閃過一道人影,就是那個江川浩。

    ......

    幾天後,江浩接到律師電話,與律師團再次見面,律師恭敬彙報道:「江川先生,我們已經和千葉私立學校的7位股東全部見面,其中福山美樹理事長表示絕對不會賣。」

    「橫濱松本汽車配件公司的董事長松本原良表示,這是他對社會資源的投資,不打算出售。」

    「谷口化工董事長態度也很堅決,表示不會賣。」

    「不過也有好消息,高山水產公司社長有意出售千葉學校股份,受經濟低迷影響,水產業寒冬,他們的日子不好過,學校投資是根本沒有什麼盈利的,他們同意出手手裡的10%股份。」

    江浩點點頭:「這是個好消息,還有嗎。」

    「工藤珠寶有意出售,但要求溢價30%,我打聽到,工藤珠寶老闆前段時間參與金融投資失敗,工藤珠寶公司現在資金短缺,他也是有意出售的。」

    「至於下川園林綠化,其董事長表示可以商量,但具體情況沒有表示。」

    學校這種東西是很難賺錢的,很多公司投資都是為了獲得社會地位,在公司出現問題的情況下,出手學校股份並不是什麼困難的選擇。

    江浩當即說道:「立即收購高山水產公司的10%股份,工藤珠寶那邊,找專業的談判專家和他們談,最高溢價10%,至於其他幾家繼續接觸。」

    「明白了。」

    其實收購千葉學校股份,不一定需要百分之百,只要讓江浩控股,他就可以已王者姿態回歸,工藤珠寶21%股份,高山水產公司10%股份,加起來就是31%,足可以讓江浩壓倒其他人了。

    不過,

    能多收一些他不介意多花點錢,等出了律師樓,江浩給夏木打過去電話,說道:「你不是掌握了一點谷口化工排污的資料嗎,給對方老闆打電話,告訴他我想要收購谷口化工手裡千葉學校的股份,如果他不賣,那我就把這件事情捅到媒體,捅到厚生省,讓他沒有寧日。」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不要以為日本就沒有化工污染了,照樣有,江浩就是抓著對方這個把柄進行威脅。

    半個月轉眼即過。

    這日,

    千葉學校方面接到通知,將在學校會議室召開董事大會,要求所有董事,學校方面高層管理人員參加,將有重大事情宣布。

    董事長松本原良坐在主位,學校理事長福山美樹坐在側位,工藤珠寶,谷口化工,下川園林綠化,高山水產公司派來的負責人在座,學校的幾名副校長旁聽。

    就在這時,房間門再次被打開,一個穿著西服的帥氣年輕人走進來,前田毅一看來人,心裡無比詫異,沒想到是江川浩,難道是來搗亂的?

    前田毅就在門口位置不遠,立刻站了起來,「江川浩,你來做什麼,這裡是董事大會,出去。」

    前田毅此刻正看著江浩,沒有注意到那些董事們都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前田毅。

    「我當然是來參加董事大會的。」江浩道。

    「就你,參加董事大會,哈哈哈,太可笑了...」

    可沒等前田毅說完,董事長松本原良率先站了起來,走了兩步過來,笑著和江浩握手,「江川先生,咱們又見面了。」

    「呵呵,是啊松本先生,又見面了。」

    松本原良轉身,對所有人說道:「諸位,正式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學校的新董事江川浩先生。」

    「江川浩先生收購了千葉私立學校47%的股份,成為千葉學校最大股東,這次會議就是宣布這件事情,從今天開始,工藤珠寶、谷口化工,高山水產公司將退出千葉私立學校董事會,今後的學校董事會將由江川先生,我、下川先生、福山理事長四人組成,同時從今天開始,江川浩先生將擔任學校董事長一職。」

    嘩嘩嘩,

    所有人鼓起掌來,新董事長來了當然要熱烈歡迎。

    前田毅傻傻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大嘴巴微張目光獃滯,心裡冰涼一片,他萬萬沒想到,江浩竟然成了董事長,千葉學校最大的那個。

    咕嘟,

    前田毅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他等著迎接江浩的怒火,可是江浩卻沒有看他一眼,因為在江浩眼裡,前田毅就是一個臭蟲,隨時可以碾死的那種。

    可越是如此,前田毅心裡越是難受,那種死亡隨時可能到來,卻遲遲不來的感覺,比直接判死刑還讓人難受100倍。

    對於江浩成為董事長,其他人心中也是驚訝,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位江川浩老師,一個月前,在千葉學校也是風雲人物,可卻被前田毅開除了,可短短一個月過去,卻來了一個華麗轉身,買下近半股份,成為學校最大股東,帶著王者歸來的姿態重新回來了。

    江浩站在主位,掃視一圈后說道:「諸位,今後學校仍將由福山美樹女士擔任理事長,其他位置暫時不變,但是我希望,學校在校園風氣方面,有一個新的提高,當然,細節問題我們稍後再討論。」

    「.......」

    會議結束后眾人散去,學校內很快傳播一個消息,那個江川浩老師又回來了,而且這次是作為董事長回來的,很多人都傻了,尤其是當新桓結衣聽到這個消息后,整個人都變得獃獃的。

    「江川君,是董事長,這怎麼可能?」新桓結衣看著傳話的椋木老師,一臉獃滯的說道。

    「這是校董會傳出來的消息,應該不會有假。」椋木老師也是一臉震驚。

    旁邊的佐藤老師用力搖了搖頭說道:「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這難道是童話故事嗎,一個富家子弟化妝來學校做老師,被可惡的副校長開除,因為心裡生氣就動用了家族資金收購學校,用最華麗的姿勢重回學校,哇,好漫畫的感覺。」

    「對了,那前田毅副校長呢,如何了?」麻園老師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他回自己辦公室,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就算沒有宣布,也正在等待死刑吧,哈哈哈,得罪董事長,那絕對是不可饒恕的事情。」椋木老師笑著說道。

    其他老師還在討論,新桓結衣卻低著頭,腦子裡亂鬨哄的,她怎麼也想不到江浩會成為學校董事長。

    因為沉思,根本沒有聽到辦公室內的聲音消失,江浩走進來,伸出手指放在嘴邊,示意不要出聲,其他人都懂事的出去,江浩在新桓結衣面前坐下,伸出手抓住新桓結衣的手。

    新桓結衣一驚,抬頭看到微笑正看著他的江浩,神情依舊獃獃的,「江川君,你不是去東京打工了嗎,怎麼忽然間又成為了董事長?」

    江浩很想說,攤牌了,我是億萬富翁。

    「其實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我不是什麼富家子弟,錢都是我自己賺來的,社團也好,老師也好,都是我修行的一部分,人生就是不斷挑戰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在千葉學校雖然只有短短三周時間,可卻讓我感觸良多,喜歡上了老師這個職業,更在這裡認識了你,這恐怕是我一生最大的收穫,結衣,接下來,我們一起做老師吧,好不好。」

    「可你是董事長,我只是個...嗚嗚嗚。」新桓結衣還想說什麼,直接被江浩堵住了嘴巴,不多時就失陷在溫柔之中。

    江浩說道:「想得太多顧忌太多不一定就幸福,憑藉本心去生活,去追求才會活的美好。」

    「嗯。」

    ......

    從上午董事會結束,前田毅就處於忐忑之中,感覺有一條繩索狠狠勒在自己脖子上,讓自己窒息,可卻就是不勒死自己。

    他走在學校里的時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是異樣的,這讓他如芒在背難受至極。

    他今年已經48歲,已經不是年輕人,好不容易做到副校長位置,讓他就這樣放棄,他真的不知道能否還能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他乞求,他希望,希望董事長大人是那種超級大度的人,不會在乎他這個小人物。

    午餐的時候,沒人搭理他。

    下午學生們下課,進入社團時間的時候,還沒人搭理他,前田毅漸漸升起了希望,難道,難道自己猜對了,對方根本不屑搭理自己?

    那就太好了。

    最近這段時間,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扭轉在董事長心目中的印象。

    學校下午6點鐘正式放學,學生們基本離校,前田毅也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椋木老師來到前田毅面前,甩了甩瀟洒的長發,說道:「前田毅副校長,我代表學校正式通知你,你被開除了,從明天開始,你可以不用來上班了。」

    前田毅的身子頓時涼了。

    原來,

    原來依舊逃不脫被開除的命運,對方遲遲不通知自己,原來就是讓自己一直處於煎熬中,而在覺得有希望的時候,再一腳狠狠踩下去。

    前田毅失魂落魄的離開學校,從明天開始,自己就是一個無業人員了,自己已經到了這個年紀,還能找到一份合適工作嗎,自己沒有收入,妻子還會關心自己嗎,孩子們還會喜歡我這個父親嗎,自己的人生還有希望嗎。

    他踉踉蹌蹌的向著自己的小車走去,剛在車門前站定,路上忽然駛過來一輛麵包車,在他面前停下,車門猛地拉開,前田毅直接被幾隻大手拽了進去。

    「你們要做什麼,救命啊,救命,嗚嗚嗚!」

    車門關好,麵包車迅速駛離。

    在橫濱一處荒蕪的海灘邊,前田毅被人扒光,閃光燈不停閃耀,拍下前田毅滿是贅肉的身體,前田毅嚇得只剩下蜷縮在一起了,這些傢伙拍照之後,把前田毅的衣服直接丟入大海,然後揚長而去。

    夜晚的海風很晾,吹的前田毅瑟瑟發抖,一個快50歲的人,嗚嗚的哭了起來。

    ......

    這些天勒使健太的日子也不好過,整天生活在恐懼中,生怕那一天他的事情就會被人曝光。

    而家裡也是非常混亂,他打斷了自己兒子勒使河源的一條腿,弄得現在兒子不在搭理自己,妻子也整天抱怨,讓他整個人變得憔悴而神經質。

    忽然這天,

    兩個穿著西服的中年人走進勒使健太的辦公室,兩人亮明身份,日本檢查廳官員,勒使健太的身子猛的一顫,他知道,自己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對方不肯放過自己,把那些錄像送去了檢察廳。

    「勒使健太,我們接到舉報,你嫖夙幼女,有違一名政府官員的行為,現在對你進行審查。」

    勒使健太乖乖的跟著檢察官離開,辦公室內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不過很多人都知道,勒使參事這次恐怕是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
    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