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61章:進擊的椋木老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761章:進擊的椋木老師字體大小: A+
     

    新桓結衣一愣,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勒使老師,心裡明悟,原來,原來江川老師一直都知道,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還用中國古詩罵人家,真是,真是好有學問的樣子。

    可是,他也真的好奸詐啊。

    酒量這麼好,一開始還說自己一般般。

    好奸詐啊!

    「吃的差不多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江浩提議道。

    「可是,勒使還沒醒呢?」椋木老師說道,臉上帶著便秘般的表情,說好的請客呢,自己竟然醉的不省人事。

    「是啊,其實不著急,可以再等等。」大塊頭體育老師佐藤也說道。

    看來這兩個傢伙都不想掏錢啊。

    波多野老師一眼就看穿了兩個已婚男士的心思,心裡譏笑一聲,說道:「我看今天還是AA吧,勒使老師那份別人先墊上,明天再找他要。」

    AA制在同事聚餐時最常見。

    兩個已婚男士不情不願的掏錢包,就在這時江浩說道:「這一餐是為了歡迎我,就由我來請客吧,我來結賬。」

    「這樣多不好意思。」

    「真是破費了呢。」

    兩個日本已婚男士對這江浩露出媚笑,迅速把錢包塞回衣兜里,如果說剛剛掏錢是慢動作,現在塞回去絕對是快動作,一眨眼就沒了。

    頓時兩人收穫了新桓結衣和波多野老師的兩道鄙夷的眼神。

    「我來抬著勒使老師,我身強力壯就是做這個的。」為了緩解尷尬,體育老師主動攬了個任務。

    江浩和服務員結賬,佐藤老師搭著肩膀扶著勒使老師往外走,嘴裡還說到:「我先打一輛車,把他放上去。」

    「我去一趟洗手間。」椋木老師笑了笑,說著也離開了。

    體育老師抬著勒使出門,剛走到路邊,忽然勒使老師身子一動,猛地往外一嘔,一道亂七八糟的東西被噴出去。

    旁邊忽然傳來兩聲怒吼,「八嘎,濺到我的衣服上了。」

    勒使吐完,腦袋再次低下,沒了意識,佐藤則一臉惶恐的看著走過來的兩個男子。

    這兩個人穿著西裝,卻鬆鬆垮垮的很是土氣,年紀應該有二十多歲,一個紗布包頭,一個臉上貼著葯布,一看就是打架造成的傷,此刻正一臉兇相的狠狠盯著佐藤。

    佐藤咽了一口口水,暴力團成員,從他們這穿著打扮和神態,就能看出他們是暴力團成員。

    如果你不招惹他們,這些人平時也不欺負普通民眾,可是如果你惹到那麼,那麻煩就來了。

    兩個傢伙的身高也就一米七多,站在身高一米九的體育老師面前顯得有些矮了,可是這兩個傢伙的氣勢卻是十足,指著佐藤吼道:

    「八嘎!你看看我的衣服,褲腳都是污穢物,這可是我花了10萬日元買的名牌貨,現在全部毀掉了。」

    「我的也一樣,你說現在怎麼辦!啊!!」

    佐藤老師可是有家室的人,不敢招惹黑社會分子,一時間有些語塞,「是,是他吐得,你們要找也要找他吧。」

    「混蛋,現在這個人是在你手裡,責任自然也有你的。」一個混混吼道。

    佐藤的腦子也有些蒙蒙的,嚇得就鬆了手,勒使老師啪嗒一聲跌倒在路上,一下子磕到了下巴。

    「啊,好痛!」

    勒使老師痛的捂著下巴,迷迷糊糊掙扎著要站起來,可身子剛起到一半,腳下一個踉蹌身子又歪倒過去。

    要知道梨花街可是有坡度的,一下子就滾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一路翻滾一路慘叫,終於在滾出去十幾米后,身子撞到了旁邊的水溝。

    佐藤老師愣住了。

    那兩個暴力團成員也愣住了。

    就在這時,撒完尿的椋木老師和江浩他們匯合,一起走出居酒屋的門,椋木老師在前,迷迷糊糊看到勒使老師翻滾下去,還以為是眼前這兩個傢伙打的,腦子什麼也沒想就大吼了一聲:「你們這些傢伙,想要做什麼。」

    可是吼完之後椋木老師頓時清醒了,這裡不是學校,而眼前這兩個人的打扮,也好像黑社會分子啊,他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心裡開始瘋狂活動起來。

    他們不會把我抓走吧?

    聽說暴力團分子,會用殘忍的手段折磨敢向他們挑釁的人,自己剛剛算挑釁嗎?

    自己對他們吼了,這應該算吧。

    天啊,死定了死定了!

    他們會不會騷擾我的家人?爸爸媽媽,我還沒有結婚呢,嗚嗚嗚嗚。

    椋木老師越想越多,汗水瞬間布滿面頰。

    兩個被吼的暴力團分子心中大怒,自己不去招惹別人,好端端的路上走,衣服被一個酒鬼噴了一身,現在這群人里,還有一個敢對自己吼。

    真當暴力團是外面宣傳的那麼愛民敬民,比好人還好嗎。

    留長頭髮了不起嗎。

    兩個傢伙咬牙切齒的往這邊走來,任誰都能看出兩人的氣勢洶洶,椋木老師的臉立刻變得慘白起來。

    他身後的波多野老師,新桓結衣也看到這一幕,心中都升起恐懼感,這是招惹到真正的暴力團了嗎,兩個女人一下子擠在一起。

    就在這時,後面的布帘子再次掀起,一個帥氣男子出現在門口,當那兩個暴力團分子看到出來那人後,頓時愣住了,身子定格在那裡。

    江浩看到這兩個傢伙,眉頭皺了皺。

    這兩個傢伙是鶴田野的手下,當然,現在鶴田組併入江川組,他們已經是江浩的手下了,看他們頭上的傷勢,估計就是上次留下來的。

    當看清是江浩后,這兩個暴力團分子心裡頓時一緊,立刻對著江浩彎腰鞠躬,標準的90度。

    那一天江浩在公園外大展神威,兩根棍子所向披靡,他一個人就達到了二三十號人,鶴田組併入江川組,原本鶴田組的人也是對江浩這位新老大心中充滿敬畏。

    「真是不好意思,沒想到您在這裡,打擾到您了。」其中一個彎著腰說道。

    站在最前面的椋木老師一愣,

    咦?

    這是什麼情況,這兩個暴力團分子竟然向自己鞠躬,難道是被剛剛自己那一聲吼給震住了,還是被自己的氣勢嚇到。

    這傢伙的心裡又開始瘋狂活動起來。

    見兩個暴力團份子這麼老實的給自己鞠躬,椋木老師試著說道:「你們,你們為什麼要打我的同事。」

    「那不是我們打的,我們路過,那個醉酒的人吐了我們一身,我們在理論時,那個人自己摔倒了,他喝多了,想要站起來,一個不小心就滾了下去,我們完全沒有出手。」其中一個傢伙立刻辯解道。

    媽的,今天還好沒動手,要是打了老大的老大的朋友,那麻煩可就大了,切小指都是輕的,切丁丁都有可能啊。

    「是這樣嗎?」椋木老師看向體育老師。

    佐藤老師愣了愣,好像,確實是這樣,而且一開始,自己因為害怕主動放開了勒使老師,啊,這個不能說,絕對不能說。

    「是的,確實是他自己摔倒滾下去的。」體育老師證明道。

    兩個暴力團分子終於鬆了一口氣,躲過一劫啊。

    椋木老師看向兩個還在鞠躬的暴力團分子,忽然信心大增,用教育的口吻說道:「既然不是你們做的,那就算了,你們走吧,不過要記住,不要隨意做壞事知道嗎,就算是暴力團分子也不行,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哈依!」

    兩個暴力團分子再次鞠躬應了一聲,老大的老大的朋友訓話,自然要恭敬答應了。

    椋木老師忽然有種自己已經升華的感覺,這種教訓暴力團分子的感覺真是太爽了,他臉上帶著滿足的笑意,輕輕甩了甩不是很飄逸的長發。

    「你們走吧,不過以後不要胡亂嚇唬人知道嗎,要做一個知行懂禮的社會好青年。」

    「哈依。」

    兩個傢伙抬起頭,視線看向人群最後面的江浩,眼神中帶著畏懼和祈求。

    椋木老師此刻還沉浸在自己的暗爽中,一聲大吼就能震懾暴力團分子,讓他們聽從教訓,這種感覺真是太爽了,卻根本沒有注意兩人的視線已經越過他看向後面。

    江浩的眼神掃了這兩個傢伙一下,然後輕輕一側頭。

    兩個傢伙會意,再次躬身鞠躬,然後加緊腳步離開了,等距離江浩他們遠了,這兩個傢伙才鬆了一口氣,其中一個拍著胸口說到:「我真怕老大生氣,如果咱們招惹了他的朋友,那咱們就真的死定了。」

    「還好還好,今天咱們沒有動手。」

    「是啊,真是萬幸,看來以後咱們要注意,看清局勢在動手不遲。」

    「對,你說的有道理,今後咱們做什麼事情前,要看清形勢后在出手。」

    ......

    不說這兩個傢伙在總結經驗,江浩那邊,椋木老師還在洋洋自得,轉頭看向江浩和兩位女同事,抖了抖油膩長發,頭昂的又高了不少,他在等待他們的讚揚和驚訝。

    「我們去看看勒使老師怎麼樣了。」江浩說道。

    既然趕緊過去,留下依舊擺著姿勢的椋木老師,頭髮在風中凌亂。

    勒使老師此刻正趴在水溝旁,佐藤老師把他翻過來,頓時嚇了一跳,此刻勒使老師的樣子可謂極其狼狽,臉上衣服上到處是灰塵,金絲眼鏡碎了一片,臉上出現了幾處擦傷,有些還滲出血來。

    「勒使老師,勒使老師你怎麼樣?」佐藤老師用力搖晃依舊昏迷酒醉的勒使老師。

    江浩看這傢伙的樣子,心裡也是一愣,自己還沒用霉運符呢,這就已經摔成這樣了,這傢伙也夠倒霉的。

    「江川老師,你不是會看病嗎,這種情況,勒使老師要不要送去醫院?」新桓結衣問道。

    江浩搖了搖頭,「不用,還是醉酒,其他傷勢不厲害,送回去就好了。」

    江浩看向佐藤和椋木老師,說道:「那他就拜託你們了,辛苦了。」說完對波多野老師和新桓結衣說道:「我送你們回去吧。」

    「確定沒事嗎?」佐藤又問了一句。

    「放心,沒事。」

    在路邊攔下一輛計程車,江浩坐在前面,波多野老師和新桓結衣坐在後排,都說了地址,最近的是波多野老師,先送她回家。

    計程車行駛在馬路上,不時有燈光閃過,外面是依舊熱鬧的都市,波多野老師看著江浩的背影陷入沉思。

    她可以肯定,剛剛那兩個暴力團分子,絕對不是因為害怕椋木老師才停止的,要知道一開始那兩個人可是氣勢洶洶過來了。

    對了,

    就是江川老師走出來時,那兩個傢伙才停止的。

    而且最後兩個暴力團分子的眼神,明顯不是看向椋木老師,而是穿過她和新桓結衣,看向了更後面的江川浩老師。

    椋木老師的底細她很清楚,已經共事二三年,自然知道他沒有能力震懾暴力團分子,那就是說,也只有這個新來的江川浩老師了。

    這個江川浩老師究竟是什麼人呢,為什麼那些暴力團分子會如此懼怕他?

    到了波多野老師的家,汽車停下,波多野下車后說道:「我的出租費是多少?」

    計程車司機剛想說,江浩立刻道:「不用了,一會兒我統一算。」

    波多野老師對著江浩笑了笑,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江川君今天的款待,明天見。」

    「明天見。」

    汽車再次啟動,車上只剩下江浩和新桓結衣,江浩已經轉到後座,兩人並排坐在一起,新桓結衣忽然道:「江川老師,我有件事情想要拜託您。」

    「哦,什麼事情?」

    「我想和您學習法語口語,平時沒有可以交流的對象,我發現進步速度非常緩慢。」新桓結衣苦惱的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練習口嗎,當然沒問題。」江浩笑著說道。

    汽車在新桓結衣的家門口停下,新桓結衣下車,對著江浩微微一鞠躬,「江川老師,今天真是太感謝你了,路上請慢行,明天見。」

    「明天見!」江浩笑著揮揮手。

    新桓結衣妹子小跑著回了自己家,還真是可愛呢。

    回到家中,洗漱一番后,江浩盤膝打坐起來,在入定前呵呵笑了一聲,今天還真是充實的一天。

    PS:重感冒,難受死了,就這些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
    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