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644章:女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644章:女王字體大小: A+
     

    匈奴人過境,焉耆國立刻遭了秧。

    燒殺搶掠無所不為,匈奴兵簡直如一群餓狼猛獸,所過市鎮村莊,無不生靈塗炭,牛羊和值錢的物品被搶,男人老人孩子被殺,女人當做戰利品搶回去,成了匈奴人的女奴。

    面對匈奴幾萬大軍,焉耆王也只敢閉城不出以自保,同時傳訊大都護求援。

    接到焉耆王傳訊,江浩立刻召集將領開會,當他說出匈奴人發兵的消息后,有人震驚有人憂慮,江浩說出匈奴人在焉耆國內肆虐的情況時,焉耆王子蹭的站了起來。

    「大都護,請允許我返回焉耆,保衛父王安危。」焉耆王子焦急的說道。

    江浩揮了揮手,說道:「別著急,此事我有安排,你只有兩千兵馬,匈奴人有兩萬多人,你回去也無濟於事。」

    「通過偵查知曉,匈奴人如今兵分兩路,一路走且彌國,人數約莫一萬,欲要穿越天山峽谷直撲龜茲,另一路走焉耆,接下來會經過山國,目標同樣是龜茲。」

    聽到匈奴人會在山國經過,山國王子也變得面色難看,他能想象到,過不了幾天,山國很可能也會遭遇劫掠。

    「你們不要著急,咱們如今手中戰兵不比匈奴人少,從莎車過來有兩萬六千人,現在又補充了一部分龜茲新降之兵,人數在兩萬八千人。」

    「匈奴人是西域共同的敵人,只要我們聯合起來全力以赴,何懼匈奴人,我欲分兵兩線作戰,現在下達軍令。」

    作為一個主帥,最重要的就是臨危不亂處事不驚,江浩一句將命下,所有人都站了起來,神情肅穆。

    「龐熊、柯基、阿斯加、于闐、尉犁,你們各領2千兵馬,以龐熊為首將,一萬人前往天山峽谷阻擊匈奴人。」

    「諾!」

    江浩認為這個組合算是比較合理的,有自己人也有聯軍,有莎車降兵也有西域胡人,還有龜茲人,可以達到三角穩定狀態。

    以龐熊為首領不是江浩兒戲,其實龐熊這傢伙非常精明,作戰兇狠為人心眼子也多,江浩準備出發前再指點一番,相信只要不出大的差錯,對付那一萬匈奴人應該有把握。

    江浩繼續下令。

    「焉耆,山國,樓蘭,若羌、且末、小宛、精絕、蘇牧、哈士奇,程勇、龜茲諸將,全部隨我迎擊匈奴右賢王。」

    「諾!」

    諸將齊齊一聲喝。

    「好了,你們下去整備自己的軍隊、馬匹、糧草,事不宜遲,明天我們就開拔,奔赴焉耆方向。」

    其他將領都撤了,江浩留下龐熊,拿出一張自己畫的地圖,周圍有無數高山,中間是一條峽谷。

    「這是天山峽谷,從龜茲通往絲綢之路北路的必經之路,如今匈奴人還在趕往且彌國,距離天山峽谷還有段距離,你們可以趕在他們前面抵達峽谷。」

    「我觀察了整個峽谷的地形,有三處地方適合伏擊,」江浩在三處地方畫了圈,繼續道:「你到了那裡之後,可以選擇這三處地方布置,大戰略就是如此,作戰時情況千變萬化,具體細節你自己斟酌把握。」

    龐熊捧著地圖仔細看了半天,終於抬起頭,臉上露出自信表情,「將軍,有了這份地圖,龐熊還做不好,那我也太無能力,請將軍等我好消息。」

    江浩用力一拍龐熊肩膀,「西線託付於你,東線,我要親自去會一會匈奴右賢王谷勒,看他這匈奴王有幾分本領。」

    「龐熊預祝主公大破匈奴王。」說完直接單膝跪了下去。

    江浩楞了一愣,臉上浮現出笑容,「是誰叫你如此稱呼我的。」

    主公這個詞可不能隨便叫,在漢代,主公有幾重意思,臣下對君主可稱呼主公,僕役對其主人也可以用此尊稱。

    龐熊認江浩為主公,自然是以臣下和奴僕自居,奉江浩為主的意思,漢朝重信諾,一旦認主確定名分,輕易不會背叛。

    「將軍,我等幾人商議,願認將軍為主,還請主公收下我等。」龐熊低著頭說道。

    「你們幾人商議,還有誰?」江浩微微有些吃驚,這些傢伙竟然背著自己開小會。

    「蘇牧、我、程勇、牛開山、杜賓、柯基、羅威納、金大毛,在您召集我們前,我們幾個正好在商議此事,願拜將軍為主公,誓死跟隨。」龐熊有些忐忑的說道。

    「他們現在在哪?」

    「應該在我帳中等待消息。」

    江浩點了點頭,「去把他們都叫來。」

    時間不長,龐熊把八個人都叫來,見江浩站於帳中凝視幾人,幾人心中都是微驚,對著江浩齊齊單膝跪下,一起喊道:「我等願拜將軍為主公,為主公帳下爪牙鷹犬,請主公收下我等。」

    在古代,爪牙鷹犬可不是貶義詞,而是一個褒義詞,意指一心維護主人的忠心下屬。

    江浩臉色平靜無波,看不出喜怒,可心裡卻是美地很,就像三伏天開了美的空調一樣,爽。

    有人納頭便拜,人你做主人,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

    這種事情也只有發生在古代,

    自己的王霸之氣看來終於練成了,

    三分歸元氣,

    龜派氣功,

    哈哈。

    「好,既然你們願意跟隨我,我江浩,絕不辜負眾兄弟,這天下終要有我們兄弟的一席之地。」江浩鏗鏘有力的說道。

    幾人一聽大喜,一起喊道:「誓死追隨主公!」

    「都起來吧,都是多年的兄弟,不必如此,還有,今後在外人面前不必稱呼主公,以將軍稱呼就好。」江浩道。

    「諾。」

    ......

    第二天,龐熊就帶著萬人大軍開拔趕赴天山峽谷,江浩帶領近兩萬人,向著焉耆方向行軍。

    匈奴人選的天山峽谷這條路,現在只是絲綢之路的一條輔路,需要翻山越嶺,行路比較艱難。

    後世這條路被修成了公路,就是G217國道的一段,直接穿過天山山脈,如果有自駕游的過去可以領略一下,這一段的風景非常不錯。

    一萬騎兵看似龐大,可進入茫茫天山,很快就不見了蹤跡,人類在大自然面前,依舊是如此渺小。天山中年白雪覆蓋山頂,山下有溪流流過,周圍或是荒山或是草原。

    江浩幫龐熊選定了幾個伏擊地點,隊伍在經過第一個之後,龐熊仔細研究一番,這裡地式寬闊,適合陣地對戰,自己可以率先佔據有利地形展開衝鋒,可以佔有極大優勢。

    帶著隊伍又往前艱難跋涉幾十里,來到一處狹窄的谷口,這裡兩側沒有樹木,一面是山谷絕壁,對面塌方碎石,中間有一條河谷可以通過。

    再往前走道路也不好走,龐熊命令隊伍停下休息,自己帶著親衛隊和幾個將軍前去查看,這裡確實是一處險要之地,只有一條狹窄山路,能容納兩三匹馬,如果行軍還可以,戰鬥卻是絕對展不開。

    匈奴人之所以敢走這裡,就是欺江浩他們不了解情況,從後路殺過來,然後來個兩面夾擊,右賢王自己帶隊從焉耆、山國這邊殺過來,為的就是吸引注意力。

    可誰知道江浩是個掛逼,早就洞悉了匈奴人的陰謀。

    幾個將領湊到一起斟酌了一番,最後定下計策,分兵幾處設下埋伏,只等匈奴人前來。

    ......

    匈奴西路大軍整整一萬人,有右賢王的弟弟谷篦勒統轄,軍隊抵達且彌國,一萬大軍毫不避諱,直接停在且彌國王城外面。

    「去通知且彌國主,大軍過境,讓他提供一月糧草,牛羊若干,對了,再送兩個女人過來。」谷篦勒對手下一名千夫長命令道。

    那名千夫長領命帶人前去且彌國通傳,本來就嚇得戰戰兢兢的且彌國王一聽,臉上露出哀容,一萬大軍的糧草,張口就最少是一個月的量,且彌國小,這一下差不多就將國庫給掏空了。

    可不給又怎麼辦,下場很可能就是被匈奴人的戰馬踏平王城,搶劫了糧食和女人,還會殺很多人。

    小國就是受欺負,連一點拒絕的權利都沒有,反抗的下場就是死亡。

    且彌國對手下大臣道:「按照匈奴人的要求去準備吧。」

    大臣問道:「女人如何準備,對方要十個年輕毛美女子。」

    統帥要兩個,手下的千夫長也不傻,自己這些千夫長怎麼也要一人來一個,到了且彌國直接加到了十個女子。

    國王揮了揮手,「在宮女里挑選一批送去,唉~~」。十個侍女被挑選出來,一個個哭喊嘶嚎,她們知道,被送過去只有兩個結果,

    「死」和「生不如死」!

    有人忍不住痛罵自己的國王無能,立刻被侍衛綁住手腳堵住嘴巴,和糧食一起送過去。

    吃飽喝足,軍營里發出一陣陣女人的慘叫,直到半夜才沒了聲息,等匈奴人開拔,有人發現匈奴人駐紮的地方,丟棄著幾個女人的屍體,一個個渾身淤青臉色蒼白,眼睛無神的望著天空,死不瞑目,早已經死去多時,身前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凌辱。

    匈奴兵也有著嚴格的紀律,在出去行軍作戰時是不能帶著女人的,玩可以,玩完直接趕走或者殺死,以免擾亂軍務。

    女人在他們看來,完全就是洩慾的工具而已,根本不拿著當人看,尤其是胡人和漢人女子,就是奴隸和發泄獸慾的玩具。

    匈奴人隊伍終於進入天山,氣溫更加寒冷,谷篦勒看著白雪皚皚連綿無邊的天山,裹了裹羊皮大衣,罵罵咧咧道,「讓咱們走這條危險的山路,他們走大陸,咱們這裡鳥不拉屎,他們那邊可以沿途搶掠過去,好吃好喝還有女人暖被窩,咱們卻在雪山裡挨凍。」

    旁邊一個心腹千夫長笑著說道:「統領,等到了龜茲就好了,龜茲人口多又富饒,還不是隨便咱們施為,龜茲女子都是金髮碧眼身條婀娜,好看的很,回頭弄幾個美人,一晚上睡她三四個,哈哈哈。」

    谷篦勒臉上浮現出陰狠笑容,「聽說那個做了莎車女王的龜茲公主,長得天香國色,做了那個漢人假都護的未婚妻,等咱們破了那些雜兵,我一定搶了那個女王過來,嘗一嘗睡女王的滋味。」

    「睡了莎車女王,那統領不是可以做莎車王了嗎?」千夫長湊趣說道。

    「莎車王,哈哈哈哈,未必不可啊。」谷篦勒狂笑出聲。

    穿越天山需要走上一百七八十里,如果在平地,這段距離騎兵只需要兩天,而在山中,他們最少要走5天時間。

    踏過山坡跨過草地,前面出現一條狹窄穀道,道路狹窄只能容納兩三匹馬并行而過,旁邊就是深達幾十米的山谷,掉下去極難活命。

    「叮囑兒郎們,小心前進。」谷篦勒看著穀道吩咐道。

    下達完命令,看著兩邊的高山,四周寂靜無聲,谷篦勒對身邊的千夫長皺眉道:「呼郅,我怎麼感覺心裡發毛,好像周圍存在這極大危險呢?」

    那個千夫長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說道:「統帥,您可能是太緊張了吧,咱們走這條路,那些漢人絕對想不到,他們肯定早就跑到山國和焉耆那邊,去對抗大王了。」

    谷篦勒又看了看左右,沒在說什麼。

    好在這段狹窄穀道並不長,大概只有百十米,過去之後就會變得寬闊起來,軍隊很快通過了穀道,再次向著前方前進。

    匈奴軍隊又往前走了三十多里,前面出現一片碎石坡,道路不寬,大概能過四五匹馬,不過旁邊就是溪流河道並不難過,匈奴人並沒有在意,坐在馬上晃蕩著前行。

    忽然,

    耳邊傳來轟隆隆的聲音,聲音在這封閉的山谷中來回震蕩,好似萬鈞雷霆一般。

    那些匈奴人往傳出聲音的地方看去,一看之下頓時嚇得目眥欲裂,心肝都要飛出來了。

    「不好,山崩了!」有人大叫出聲。

    只見原本就有著無數碎石滑坡的地方,上面滾下無數巨石,轟隆隆滾落下來。

    那些巨石的速度非常快,順著山坡越滾越快,就像出膛的炮彈一般,一塊約莫西瓜大的石頭,蹦跳著下來,正好砸在一個匈奴兵的腦袋上,猶如雞蛋碰石頭一般,那個匈奴兵的腦袋一下子就炸開了。

    石頭速度不減,一連又砸了三四個匈奴兵,這才滾入河谷,撿起一蓬水花消失不見。

    山上的石塊何止萬千,一起砸下來,猶如萬炮齊發,那些匈奴兵這下真的遭了秧,被砸死無數。

    其他匈奴兵見情況不好,騎著馬奮力沖入旁邊的河道里,這才躲過一劫,只是短短几分鐘時間,就有三四千匈奴兵被砸成肉泥,戰馬損失大半。

    那些跳入河中的匈奴人雖然暫時逃過一劫,可也不好受,河水大概齊腰深,這些匈奴人的戰馬和衣袍一下子全部被浸濕,要知道,現在已經入冬,河岸已經有結冰,流動的河水寒冷異常,比光著身子趴在雪地里還冷。

    這些匈奴兵雖然逃過一劫,可也糟了大罪,一個個凍得嘴唇發紫,身子打顫,他們努力催動戰馬上岸,可到了岸上被風一吹,立刻有種被凍僵的感覺,那些羊皮襖硬的就像鋼板,想動動手腳都難。

    谷篦勒自然也是其中一員,全身皮襖僵硬,凍得牙齒打顫,看著自己這些人馬,感覺心裡無比悲哀,奶奶的,這還沒和西域聯軍見面呢,只是趕路一個意外就死了近半。

    「趕緊找地方休息,生火烤乾衣服,然後再清點人馬。」谷篦勒咬著牙下令道。

    可就在這時,山谷外嘩啦啦傳來一陣聲音,這些聲音太熟悉了,作為常年生活在馬背上的匈奴人,自然知道這是大群馬隊過來的馬蹄聲。

    一個百夫長靠近前面,已經能夠看到前方情況,大聲吼道:「前方有大批敵人,是西域聯軍。」

    谷篦勒目光一凝,猛地抬頭看向山坡方向,發現有人從山坡上站起來,舉著高高的旗幟,耀武揚威的看著他們。

    「啊~~~」

    谷篦勒怒吼一聲。

    他終於知道了,這不是什麼天災山崩,而是敵人設置的埋伏。

    「後撤,趕緊離開這裡!」谷篦勒當即下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
    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