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211章:春遊畫舫江中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211章:春遊畫舫江中流字體大小: A+
     

    「潤玉兄你不知道,其實那些所謂的大家閨秀,初看秀美,可卻也生澀,真正美妙的,還要數那些新嫩少婦,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透露出無限風情,那才是最吸引人的,嘿嘿嘿嘿。」

    未央生笑著說道。

    這傢伙,三句話就暴露了本性,書中說未央生好色成性,最後禍及家人,遁入空門,也是活該,可好好一個道儒大家的女兒,賢淑絕美,卻無端跟著他受了莫名罪過。

    江浩淡淡道:「切記,天道有循環,銀人妻女者,必被辱之。」

    未央生一愕,露出一個尷尬笑容:「對對,我也只是看看,只是看看,潤玉兄喝酒喝酒。」

    未央生性子洒脫隨性,放蕩不羈,很快就忘記了剛剛那一茬,又和江浩聊起了這南昌城的景色,最後說著說著,就又聊到了畫舫上。

    「潤玉兄,這些日子春暖花開,正是出遊的好時節,等哪日閑暇,邀約三五個好友,我們登畫舫同游贛江。」

    「咱們南昌的畫舫雖不及秦淮有名,可也別有一番韻味。」

    喝完酒後,未央生就跟著江浩來到他家中,討教繪畫技巧,這傢伙也是個腦子靈的,很快就明白了其中三分,江浩只能說,他的腦子都用到了歪處。

    隨後幾天,未央生日日造訪,兩人漸漸成了好朋友,這日午後,江浩正坐在躺椅上看書,院門忽然被敲響,福伯開門進來一個小廝打扮的人,見到江浩後行禮說道:「江公子,我是來傳信的,未央公子等幾人在江邊等待,邀您乘畫舫游江。」

    「我知道了。」江浩說道。

    這些日子在家中修養,也確實有些憋悶,去看看也好,回到屋裡,換了一身月白長袍,這是最近新買的,帶上書生巾,拿起一把摺扇,自己在鏡子里照了照。

    嗯,潘安宋玉不過如此。

    和福伯說了一聲,施施然向江邊走去,來到江邊,江浩就看到一艘大畫舫,有夥計看到江浩立刻招呼上船,走進船廳,未央生看到江浩來了,笑著站起來說道:「潤玉兄來了,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這位是簡玉珩、這是溫子然、這是上官申、這是張健升。」

    未央生在介紹時,其中兩個人引起江浩注意,一個是上官申,另一個就是那個叫張健升的書生。

    這兩個都是電影里的人物,電影里,上官申家中美妾上百,也是一個風流人物,最後還設計收了鐵玉香。

    至於張健升,就是那個在電影中,和未央生一起登鐵家門招婿,被未央生搶了,出去后自己撞牆的那位。

    他,應該是寧王的人。

    後來上官申和未央生,也都是他引薦給寧王的。

    江浩心思急速轉了幾圈,知道自己要小心應付了。

    至於這簡玉珩、溫子然,他到是沒有一點印象。

    簡玉珩看到江浩,笑著說道:「江公子大名,這些日子可是傳遍整個南昌城,過目不忘之能令人驚嘆,他日必能高中。」

    江浩謙虛兩句,又和其他人問好,眾人算是認識了,江浩暗中觀察,那張健升表現的很是平常,不顯山不露水,總是一臉和煦笑容。

    人到齊了,未央生對船家下令,可以出發了,畫舫緩緩飄入江中,上官申看著窗外,說道:「我曾經領略過楠京秦淮、蘇州太湖、杭州西湖上的畫舫,和咱們南昌江舫相比,都別有風味,咱們這裡江水寬闊,浩渺連波,別具風采。」

    「上官公子不如吟詩一首。」溫子然笑著說道。

    上官申颯然一笑,站在窗口望著外面,不多時吟道:「浟浟湖漢水,我行多滯淫。忽見廬山面,遐思洞壑深。斷虹收宿雨,飛瀑界秋林。擊節自高詠,匡君知此心。」

    眾人聽后,齊聲叫好。

    「上官兄真是好文采,七步成詩,出口成章啊。」

    「有此才學,他日必然高中。」

    這時簡玉珩看向江浩,說道:「江公子,不如你也現場作一首詩如何。」

    江浩腦子裡可沒有什麼適合現在的詩詞,現場做也做不來,很乾脆的說道:「沒有想法,我就不做了。」

    眾人一窒,心說你不是過目不忘嗎,應該頗有才學啊,作一首詩都做不出來嗎,有些人對江浩的心思立刻降了幾分。

    這時未央生說道,「作詩有什麼意思,今日特意包了畫舫,自然是請妙音姑娘出來彈唱一曲啊。」

    說著對旁邊伺候的夥計說道:「去請妙音姑娘吧。」

    不多時,從側門走出一個妙齡女子,女子一身碧色羅衫,頭上插著幾根簪子,走起來叮噹環佩,來到場中對著眾人屈膝見禮,「妙音見過幾位公子。」

    江浩看向女子,雖算不得天香國色,卻也是容貌美麗,尤其那對眸子中,好似帶著一股淡淡的哀愁,惹人憐惜。

    未央生點了一首曲子,女子坐下接過婢女遞上來的琵琶,手指輕撥,開始彈奏起來,邊彈邊唱,嗓音柔美動聽。

    乘船游江、看美女聽曲子,春風徐徐,確實是一種享受,江浩不禁閉上了眼睛。

    一連彈了幾曲,妙音告辭回後面休息,江浩看著窗外江景正在思索事情,忽然有人喊他:「潤玉兄,潤玉兄。」

    「嗯,怎麼了。」江浩回頭看是未央生喊他。

    未央生笑著說道:「潤玉兄,往日你總是畫男子畫像,剛剛見了妙音姑娘,想必以你過目不忘之能,已經記下了吧,不如現在就當場畫一幅仕女圖。」

    其他人一聽,立刻鼓掌應和,紛紛要求江浩畫畫。

    「好,畫就畫,筆墨紙硯伺候吧。」江浩說道。

    剛剛詩詞自己沒有任何錶現,他能看出人們對他的印象已經減了幾分,這裡面有寧王的人,自己的目的就是接近寧王,卻是不能藏拙,應該表現出來才行。

    筆墨紙硯很快準備好,江浩站在桌前,其他人站在四周觀看,江浩略一沉吟,手中畫筆隨即重重落下。

    刷刷刷~

    刷刷刷~

    江浩動作很快,不多時一個姿容秀麗的女子躍然紙上,墨汁濃淡間,好似活了一般,尤其是那對略帶哀傷的雙眸,把妙音姑娘的神態表現的淋漓盡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