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210章:小弟未央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210章:小弟未央生字體大小: A+
     

    江浩年少英俊,雖家中貧困,但本人頗有才學,如今又表現出過目不忘之能,是人都知道,他早晚會有大出息。

    之前父母病故守孝,不能定親娶妻,所以一直拖到現在,現在看來,這不就是妥妥的金龜婿嗎。

    等他日科舉高中,哪怕只考個舉人,那也是妥妥的老爺,那些有見識的人,自然願意攀上這樣一個今後可能有大出息的女婿,尤其是那些精明的商人。

    「江公子,這可是一門好親,取了美嬌娘,又得千金財,打著燈籠難找啊。」宋媒婆繼續舌燦蓮花的說著。

    媒婆的話江浩是不信的,在媒婆嘴裡,給足了酬金的都是美嬌娘,至於嫁妝,自己需要靠出賣自己換取金銀嗎。

    「宋媒婆,我現在一心求取功名,暫時還不想娶妻,請幫我回了曹家吧。」江浩決然說道。

    宋媒婆一聽,立刻急道:「江公子,別著急拒絕,可要好好想想,老婆子真沒騙你,那曹家小娘子真箇是生的標緻,這麼好的事情,打著燈籠都難找呢。」

    江浩搖搖頭,「明年院試,我要專心備考,不想其他。」

    「莫非江公子是嫌棄曹小娘年齡大些,曹家還有個二女兒,今年16,生的嬌俏可人,也是良配,曹老爺說了,嫁妝同等。」宋媒婆趕緊說道。

    江浩心裡好笑,這還兩手準備呢,看來那位曹老闆還真的很看好自己。

    江浩堅定的搖搖頭,「福伯,送這位宋媒婆出去吧,我要看書了。」說完不再理會媒婆,再次坐下拿起書卷看起來,一副不理外物的樣子。

    宋媒婆還想再說什麼,福伯已經上前,「不要在打攪我家少爺看書,我送你出去。」

    「唉~~唉~」宋媒婆唉了兩聲,可看江浩一副只看書本的架勢,知道沒戲,只得悻悻走了。

    福伯送了媒婆出門后回來,來到江浩身邊說道:「少爺,說起來,你年歲也不小了,是時候定一門親事了。」

    「不著急,不著急,我心中自有計較。」江浩笑著對福伯說道。

    隨後一連數日,又有四五波媒婆登門,都被江浩推拒了,之後來的人漸漸就少了許多,江浩才再次過上安穩日子。

    隨著傳播,江浩有過目不忘的事情被越傳越廣,整個南昌城可謂人盡皆知,這些日子,只要江浩一到東街涼亭,就有很多人圍聚過來看熱鬧。

    顧客自然是不會少的,送出昨天的畫作,接受新的顧客,一般不超過半個時辰就能完事兒,隨後江浩就會收起白布招牌離開,回家用上一個時辰畫畫,一天的事情就做完了。

    剩下的時間,就是悠閑看書。

    這些日子江浩也著實賺了些錢,把錢都交給福伯,其他的不說,每日的飯食卻是變得比以前好了許多。

    這日江浩照例去東街涼亭作畫,接了生意在往回走的路上,忽然有人呼喊他的名字,「潤玉兄,潤玉兄...」

    江浩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忽然一個年輕男子竄到他面前,「潤玉兄,沒聽到小弟叫你嗎。」

    江浩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字不就叫潤玉嗎,這些日子也沒人叫過,差點有些忘了。

    這人穿著一身月白青花袍,頭上絲巾扎頭,手中拿著一把摺扇,臉上帶著賤賤的笑容,正目光灼灼的看著江浩。

    江浩看清這人後,神情有些微楞,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傢伙,竟然是未央生。

    可他原來的記憶里,好像沒有這個未央生的存在啊。

    江浩禮貌的拱拱手,「你是?」

    未央生笑嘻嘻的說道:「潤玉兄有禮了,小弟未央生,雖然你我第一次見面,可潤玉兄的大名,最近我可是如雷貫耳啊,其實說起來,你我也算同年,現在我們都在官學里挂名呢。」

    「剛剛我在人群中看你畫作,畫中人物真箇是惟妙惟肖,傳聞說那種畫法是你自創,小弟也喜歡丹青,有心請教這才追過來,還請潤玉兄不要覺得我唐突。」

    江浩恍然,原來是這傢伙自來熟。

    自己這些日子出來畫畫,是為了吸引寧王注意,寧王沒來,沒想到卻把未央生給引來了。

    江浩看過原著和電影,知道這傢伙也算才高俊秀,有一手好畫技,不過性子卻是放蕩,不喜科舉,一心想著嘗盡天下美色,可是想到他是個三寸三秒男,江浩又覺得好笑。

    江浩臉上不自覺的就露出了笑意,未央生不明所以,問道:「潤玉兄為何發笑。」

    「啊,哦,沒什麼,原來是未央兄,有禮有禮,想要交流畫技,自然沒問題。」江浩拱手說道。

    這傢伙怎麼說也是主角,雖然最後慘了點,自己想要接觸寧王,這傢伙也算一條線。

    未央生一聽江浩同意,臉上笑意更濃,不過這傢伙笑起來,總是帶著賤賤的樣子。

    「潤玉兄,眼看就要晌午,我請你到花滿樓吃酒。」說著就拉著江浩往前走。

    兩人來到酒樓,要了一間雅座,點了四五個菜兩壺花雕,只喝了兩杯,未央生就打開了話匣子,「潤玉兄,我剛剛看了你的畫,用濃淡表現,雖古已有之,但潤玉兄的畫法又有所不同,畫中人物更現生動。」

    「不過我看潤玉兄畫的都是男子,潤玉兄為何不畫仕女圖呢。」

    江浩攤攤手,「沒有機會。」

    明朝禮教森嚴,平民女子到是無妨,為了生計只能上街,那些大家閨秀卻是極少有出門的機會。

    未央生立刻露出恍然狀,「對對對,街上又能見到幾個絕色,」說道這裡,未央生沖著江浩挑挑眉毛,「我之前畫仕女畫,就到青樓去,那些女人,你想怎麼畫就怎麼畫,潤玉兄可以試試。」

    江浩淡淡說道:「沒興趣。」

    未央生一愣:「為什麼?」

    「沒有靈魂的軀殼而已。」江浩道。

    未央生啪的一拍手掌,大聲說道:「潤玉兄好見識,我一開始也是興緻勃勃,後來畫多了,發現都是假笑媚俗,漸漸也沒了興趣。」

    「不過我又發現一個好地方,城外靈能寺,經常有大家閨秀、巧家新婦去上香,可以一飽眼福,呵呵呵呵。」未央生髮出一連串的賤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