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478 命數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478 命數 2字體大小: A+
     

    “老.....老師....!!”霞衣在一旁已經徹底呆滯。

    她腦海裏一片空白,從剛剛那鋪天蓋地黑手開始,便已經沒什麼念頭想法了。

    那一瞬間,她心頭的焦躁和恐慌,一下子統統轉換成震撼。

    黑手翻天一抓,便將足以覆滅整個獅駝國的恐怖大妖捏在掌心。

    這是何等神通!何等修爲!!?

    霞衣此時嘴脣都在發抖,全身也在發抖。

    她雖然小,但也因爲王室的緣故,很早熟,很清楚的明白眼前這一幕的份量。

    “可惜,讓他跑了。”王一洋此時卻是沒在意自己徒弟的心思,而是微微搖頭,散掉手中金光。

    “這傢伙只是放了個化身前來,還挺狡猾。我抓住的金光只是他的一小部分修爲。”

    他擡起頭,看到霞衣一臉呆滯的凝望着自己,頓時微微一笑。

    想當初,他也是這麼呆滯的看着自己老師天魔宗主朝悅鴻。

    那時候的老師同樣驚才絕豔,隻手滅星羣。可惜,如今爲了他,卻已經重歸天道,還在緩慢恢復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外面圍牆外,隱隱傳出大片的震動歡呼聲。

    之前那一幕,雖然大部分國民都看不懂是什麼過程,但修士宗門等人,各路妖怪,都是看懂了全過程。

    獅駝嶺的第三妖王雲程萬里鵬魔王,居然纔到這裏,便被隱居城池內的高人一掌捉去。

    一開始那無盡金色雨絲墜落時,所有人,無論是修士還是妖怪,無論是達官貴人還是普通貧民,都感覺到一股大難臨頭的驚懼感。

    要不是那黑手後來居上,一掌捏住金光。

    恐怕此時的整個獅駝國,已經不復存在。

    良久,霞衣才慢慢從剛剛的那一幕回過神。

    她看着王一洋,一時半會有些不適應,有些驚懼和敬畏。不知道該說什麼。

    “入我門下,連這點膽量也沒有?”王一洋眯着眼看了她一下。

    這一下頓時刺得霞衣渾身一顫,迅速從剛剛的震撼中恢復過來。

    她終歸是王室中人,並非尋常百姓。心性要強韌許多。

    “老師...那...那金翅大鵬.....”霞衣有些怯懦的低聲問。

    “沒死,被他跑掉了。剛剛那就金光並非他本體,只是一道化身前來試探。”王一洋隨意解釋。

    其實他自然是能瞬間感知擴散,抓住金翅大鵬鳥的。不過沒這個必要。

    那金翅大鵬並非黑戶,而是有很強背景的一大妖。

    他故意放他一馬,便是爲了在其身上做個實驗。

    當然,這些東西自然不能對自己弟子說。

    “多謝老師出手相助。”此時霞衣才徹底回過神,連忙對着王一洋跪倒在地,伏地不起。

    她此時已然明白,自己老師的實力怕是遠遠不止之前猜測的那點。

    之後的獅駝國若是想要保住,只怕全得靠這位老師了!

    想到這裏,霞衣頓時感覺自己當初死皮賴臉拜師時,是多麼的英明。

    若非她當年拼盡全力,就要拜師門下,怕是此刻整個獅駝國都徹底涼了。

    “獅駝嶺三大妖王,各個都不是易於之輩。別急,你此時回王宮一趟,和你父王王兄仔細商議一二。

    如何應對,看你等自己。”王一洋平靜道。

    “爲師就在這裏,若有事,可前來尋我。”他給出承諾。

    “謝老師大恩!!”霞衣五體投地,咚咚咚就是九個響頭。

    然後她迅速起身,衝出院門,帶着自己父王回王宮方向去了。

    既然有老師坐鎮,那麼獅駝國便還有希望!

    .........

    .........

    .........

    鵬魔王狼狽飛出數萬裏,才轉身遙遙望向獅駝國。

    剛剛那一瞬間的黑手遮天,簡直嚇得他三魂七魄沒了一半。

    要不是他跑得快,丟下一個化身擋災,恐怕現在已經徹底涼了。

    只是不知道爲何,那出手修士並未追擊,而是就此偃旗息鼓,安靜下來。

    “不對!”

    漂浮在一片荒山野嶺之上,鵬魔王越想越感覺剛纔不對。

    剛剛那黑手雖然看起來強,但他並未真正接觸,只是被其威勢嚇到,丟下一個化身轉身就跑。

    但後續對方既然沒能追上來。

    那就意味着,他的那具化身已經擋住了對方。

    “這麼看來,那黑手主人,雖然修爲很高,但與我差距不大。或者說,剛剛那一擊其實只是巧合?他也只能發出一下?”

    鵬魔王越想越是如此。

    這樣的例子他見過不在少數,很多大妖其實壓箱底的妖術,都只是那麼一下威力驚人,不能持久。

    他懸浮半空中,越想心中越是氣悶。

    “想我堂堂金翅大鵬鳥,便是西方極樂如來也只是我外甥,區區一隱修!居然連面也不露,便將我嚇退。

    此事若是傳出去,我金翅大鵬有何面目存於這世間!!?”

    鵬魔王越想越氣,心中鬱結越是難受。

    “哇哇哇哇!!”他一陣狂叫,叫聲是有別如其他禽類的鵬鳴。

    “我速度三界第一,天下無雙,那修士定是無法追上我,才無法追擊。既然如此,便要叫你知道我厲害!!”

    鵬魔王心中憤怒,當下不管其他,轉身再度朝着獅駝國望向飛去。

    獅駝國內。

    王一洋剛準備坐下休息,卻又感應到那被他故意放跑的試驗品,居然不逃跑去找幫手救兵,還反過來又朝這邊來了。

    他要的可不是這個結果。

    王一洋微微失笑,有些猜到鵬魔王的想法。

    “既然如此,便叫你知曉你我差距。”

    他端坐石凳上,屈指一彈。

    一縷微風從他指尖飛射而出,無形朝着遠處鵬魔王方向飛去。

    這一絲微風在半途中越變越大,越來越沉,越來越重。

    轉眼便跨越數千裏,正面撞上鵬魔王。

    鵬魔王正要直奔那獅駝國王國,打算一口將王宮徹底吞掉,以報剛纔的心頭之恨。

    他雖憤怒,但也不是無腦。萬一那隱修又爆出剛纔那一招來。他豈不是拿自己性命做賭注?

    所以他這趟打着的是吞掉獅駝國王宮的主意,以報之前的恐嚇之仇。

    只是才飛到半途中。

    他便迎面感覺到一股狂風轟然吹來。

    這風不同於他接觸過的天地間任何一種風,其吹拂在身上,竟然能讓他身體重越千鈞,甚至體重還在急速增加。

    “區區小道術法,安敢戲弄於我!!”鵬魔王怒不可恕,渾身金光閃耀,當下改換方向,朝着天空沖天而起。

    轉眼間他便飛上九天,跨越了數十萬裏,終於擺脫掉身上那股沉重氣流。

    “果然,是個只敢躲在暗處偷襲施法的小人!若是還有之前那般威勢,根本不用用這等小道偷襲。”

    鵬魔王自問看穿了對方的底細,無外乎是外強中乾的弱者罷了。

    “或者就是知曉了我金翅大鵬的關係,吾乃孔雀大明王之同胞兄弟,天地間鳳王領交合之氣而生。

    區區隱修,無非都是血統低劣的雜碎!”

    鵬魔王自覺猜到了真相,當下哈哈大笑起來。

    “那隱修雖懼我後臺,但實力不弱,當下之急,還是先與兩位兄長回合,一同合力屠滅獅駝國,聯手滅殺此人!以雪我心頭之恨!”

    想到這裏,鵬魔王振翅一飛,筆直朝着獅駝嶺方向飛去。

    ........

    ........

    ........

    獅駝國的危局得到解決。

    大部分民衆不知所以,但護法隊,宗門修士,雜種妖怪等,都能清楚感知到。

    金翅大鵬帶來的滅絕危機被一隱居高人隨手解決。

    頓時全城修行界紛紛鬆了口氣,取而代之,則是震撼。

    獅駝王宮內。

    獅駝王周順,太子周巖,以及霞衣公主三人齊聚一起。

    下方是護法隊的首領,王宮常駐修士段清。

    段清做獅駝國的常駐修士已經近百年了,和獅駝王周順是忘年交,兩人相交莫逆,關係非比尋常,年輕時候差點結拜異性兄弟。

    所以才能一直留在獅駝國護持這麼多年。

    此時,獅駝王和太子都拿眼死死盯住段清。

    “段老,您實話給我們說說,剛剛那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天空突然金光降雨,之後還有黑氣大手捏碎金光?”

    周順此時精氣神稍微好了些,顯然是被剛纔的大場面給嚇的。

    太子周巖也死死看着段清,等待這位權威人士的回答。

    段清苦笑一聲。

    “陛下,太子殿下,恕我直言,剛剛那一下場面,並非尋常修士所能施展。

    最初那金光,想必有很多人都聽到聲音,金光內便是那獅駝嶺第三魔王鵬魔王,其本體乃是金翅大鵬鳥,振翅一飛數萬裏!”

    “數萬裏....”周順父子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雖然不清楚鵬魔王有多強,但光聽這個數字,便知道這位絕對遠超他們平時所能接觸的修士。

    “那後來那黑手呢?那黑手主人,可是在相助我等?”周順心驚之下,馬上便想到那黑手捏住金光的場景,心中一定,趕緊詢問。

    段清微微搖頭。

    “恐非如此。”

    他看着周順父子一下變得失望的神色,繼續苦笑。

    “那黑手主人,或許是因爲鵬魔王不分青紅皁白就要屠城,所以才被迫出手。要說是救助我等。”

    他搖搖頭。

    “我實在無法想象,我獅駝國有什麼東西是那位在乎的?”

    “金銀財寶,美人寶藥,只要那位高人能爲我所用,本王擁有的一切,都可以給他!”獅駝王周順趕緊呼吸急促道。

    他算是受夠了實力微弱的苦。此時看到機會,根本不加以思索,馬上給出自己全部的籌碼。

    “爲您所用?”段清搖頭,“陛下,您可知那等層次的高人,或許一個不高興,隨手一掌,我等和整個獅駝國都將成爲歷史。您有什麼底氣想要收服於他?”

    周順頓時啞口無言。

    “我只是一時口快,若是換成供奉?國師如何?”

    “您會給一羣門口的小螞蟻當國師麼?就爲了這羣螞蟻每天可以給你送上一點用不上的蟲子肉?”段清搖頭苦笑道。

    他這個比喻可謂是極其靈動了。

    “那....那該如何是好!?”周順一屁股坐回王座,面色發白,終於領悟到,真正大修士和自己等人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那金翅大鵬說屠城就要屠城,若不是那前輩出手,恐怕今日便是獅駝國滅國之日。

    他以往引以爲傲的軍隊,財富,人脈,都像空中樓閣一般,鏡中花水中月,一碰就碎。

    段清也是搖搖頭,無言以對。

    倒是一旁的霞衣公主,幾次欲言又止,但她來之前答應了老師,要保守祕密。

    此時也只能隱瞞得很辛苦,看着父兄一籌莫展。

    可她知道,自己一家,甚至整個獅駝國的命運,此時都寄託在老師掌心,所以現在一切以老師爲中心。

    這點絕不會錯。

    老師說要低調,別外傳,那就一定要做到這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