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438章 逆流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438章 逆流 2字體大小: A+
     

    大量詭異的紅色絲線,宛如螞蟥般瘋狂吸食著王一洋體內的魔元。

    他此時光是扛著廣成子的金印,就已經用盡全力。

    對其他任何攻擊,毫無反抗之力。

    此時被接連數重進攻,更是讓王一洋到了燈枯油盡地步。

    儘管他有著永夜珠守護元神,此時也已經到了極限。

    周圍一重重攻勢接連不斷,化為一條條各色光帶。

    不同光帶連續不斷轟炸在王一洋身上,讓他努力嘗試恢復的身體,根本來不及復原。

    思維監牢內的無數心靈之力被飛速抽取,彌補元神損傷。

    王一洋努力震蕩感知,想要將信息傳遞出去。可某種神秘的浩大力量,硬生生將他死死困住。

    就像一個人被堵住嘴,關押進一個完全隔音的房間里。

    無論他如何震蕩催運自己感知元神,都無法將信息傳遞出去。

    他張大嘴,漆黑的音波宛如風暴,朝外狂暴湧出。

    這是天魔宗大術法之一,深淵號角。

    是號稱能毀滅一顆恆星的強橫天災絕殺。

    但此時深淵號角發出的黑色音波,卻根本連王一洋身旁十米都出不去。

    浩蕩無窮盡的各種毀滅能量光,硬生生將他桎梏在一個狹窄的小空間內。

    不斷毀滅,崩解,毀滅,崩解。

    他思維監牢里的儲備靈能在飛速的下降著。

    他的肉身已經在剛剛接觸瞬間,便被崩解了。

    此時正剩下元神體還在堅持。

    元神體因為可以源源不斷從思維監牢中抽離靈能癒合自己。

    所以才能支持這麼久。

    但隨著一次次的崩解毀滅,王一洋也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思維監牢正在緩緩開裂。

    裡面的靈能正在飛速乾涸。

    而那股固定他的神秘能量,也在死死拉扯他,讓他不能通過子體重生離開。

    他,快要堅持不住了。

    .........

    .........

    .........

    此時人馬座附近的雙魚座。

    雙魚座龐大宛如暗金瞳孔的星群,在太空中緩緩閃耀光芒。

    這是一個有著上帝之眼別稱的美麗星座。

    它有著巨大的兩條懸臂,雙臂交接,宛如兩條巨大鯨魚。

    同時雙魚首尾交接的形狀,也有些像一隻巨大的暗金色眼睛。

    此時大片雙魚座的商業航線上,有著無數超光速飛行中的商船艦隊。

    大片的艦隊船隻形成的藍色光線群,宛如一道道藍色河流,將外部星座和雙魚座鏈接在一起。

    嘶!

    忽然藍色河流附近的一處太空,突兀的裂開一條漆黑裂縫。

    一道全身紅衣的白須老者,背負長劍,緩緩飛出。

    「果然開始了。堂堂聖人太上,算計一個區區小輩。」

    老者面色冰冷,反手握劍。

    「天道不仁,魔道逆征!」

    「斬!!」

    轟然間,一道宛如紅日般劍光升騰而起。

    浩大血紅劍光直衝上方,橫掃一切隕石星球飛船,在太空中凝聚出一顆沸騰燃燒的巨大太陽。

    轟隆!!!

    緊接著一道劇震,太陽驟然炸開,朝著四面八方放射出無窮紅芒。

    無盡的紅芒頃刻間淹沒了整個周圍數十星群。數十上百萬的星球在紅光中崩解毀滅。

    無數生命甚至還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死,便消失在浩蕩紅光中。

    無數紅光吸取無數生靈和物質,很快形成一片浩瀚血色海洋。

    海洋中,血衣老者衝天而起,腳踏血海,朝著人馬座急速飛去。

    只是他沒飛出多遠,一道黑光閃爍浮現,擋住血海去路。

    那是一位身披黑袍,袍子上閃耀著無數金色眼睛的年輕男子。

    「道友何必著急,不如你我坐下小憩一二,慢慢等待結果如何?」男子微笑道。

    「你找死!!」血衣老者手執血色長劍,腳下一踏,沖向對方。

    「貧道魔影宗費環,可不叫找死。」黑袍男子雙手一拍,身形驟然化為無數一樣身影。

    密密麻麻起碼數千萬個他,全是一模一樣外形姿勢,悍然迎向重來的血海。

    ............

    ............

    ............

    天蠍座。

    蠍尾處星域。

    兩道空間裂縫憑空浮現。

    一名身披白衣,領口有著天魔宗黑色印記的高大女子,緩緩飛出。

    緊接著另外一名一身銀甲手持雙錘的魁梧男子,緊隨其後,同時飛出。

    「來者可是天魔宗風和?龍吟?」

    兩人對面,漆黑太空中,早有數道身影等候已久。

    其中一人頭戴峨冠,大袖飄飄。

    其餘幾人身穿機甲,身上隱隱有審判級頂點的龐大感知涌動。

    這些機甲是三大教派能派出的最大配合強者。

    同時還夾雜有萬靈方的代表成員。

    這趟前來,便是跟隨天道宗太上,阻擋天魔宗太上。

    「一個小孩帶著一群小鴨子,就想攔住我天魔大道?」魁梧雙錘男子低笑起來。

    「龍吟,你解決,沒問題吧?」白衣的高大女子淡淡道。

    「我會儘快解決了來幫你。」雙錘男子微微點頭。

    女子點頭,縱身化為紅光,朝對面斜上方飛去。

    真正出手阻擋他們的人,在那裡。

    儘管只是對方的一部分化身,可那種恐怖的以身合道氣息,隔了幾十光年也能被聞到。

    ........

    ........

    ........

    人馬座。

    朝悅鴻宛如普通遊人,靜靜站在距離主星數光年外的一處空間站,遙望逐漸閃耀亮起的星球爆炸之光。

    空間站內,有稀疏的遊客人流不斷在他身後經過。

    這裡是周邊星域著名的旅遊景區之一,此時正是節假日時間,前來遊玩欣賞風景的人數眾多。

    朝悅鴻一身黑色修身西裝,宛如群星中的一個普通俊美男子。

    除開他身上完美如寶石水晶般的皮膚,髮絲宛如流動的黑光,效果有點太誇張之外。

    單單從外表來看,他和周圍的調整過面孔的遊人沒什麼兩樣。

    「真是漂亮的伏擊。聖人出手蒙蔽天機,諸多勢力聯合設伏。

    隔絕分身,屏蔽神通。追溯因果,就為了造成必死因果。」

    朝悅鴻嘖嘖讚歎。似乎正在遭遇絕境的不是自己的弟子,而只是其他人。

    「道友既然不在乎,又何必親至於此?」

    一名身披青衣,背負四把長劍的高大老者,緩緩來到他身側,同樣遙望遠處星空。

    「你說我不在乎,我便在乎。」朝悅鴻看了對方一眼。「你若說我在乎,那我便不在乎。」

    「此地廣闊無邊,你我合而分之,便是最好結局。」負劍老者淡淡道,「你那弟子所圖甚大,合該有此一劫。

    「萬界劫數,皆由吾掌!

    吾乃無上元魔,涉獵諸天,浮動寰宇。你和我說劫數!?」

    朝悅鴻大笑起來。

    詭異的是,他兩人交談時,周圍經過的人都彷彿完全聽不到一般。

    甚至連兩人的身影都沒人看到,人群們自顧自的按照自己的軌跡移動著,交談著,拍照著。

    「大道劫數,豈是一家掌控,你太狂妄了。」負劍老者冷淡道。

    「我便是狂妄了,你又如何?」朝悅鴻轉過身直視對方。

    「.......」老者不再多言,身上長袍鼓動,背後四把仙劍微微泛起青色熒光。

    只是他還沒出手,空間站巨大落地窗外,一道體長數萬里的巨大虛影,緩緩浮現。

    那是一名身穿紅裙的柔和女子。

    女子神色慈和柔美,一手托著一顆顆五彩原石,一手垂下指地。

    「朝悅鴻,此地非你成道之地,無道庇護,你必死無疑。」

    負劍老者緩緩伸手,握住一把長劍劍柄。

    「那就來啊!」朝悅鴻嘴角裂開,神色癲狂。「殺死我!如果你等能做到的話!」

    ........

    ........

    ........

    王一洋睜開雙眼,周圍全是混亂肆虐的恐怖能量。

    真元,仙光,魔元,陣法。

    重重毀滅能量形成一個圓形大繭,以每秒數十萬次的頻率,瘋狂毀滅他的元神。

    他無法脫離,無法拋棄這具分神,只能硬生生被拖在這裡,被消耗,被桎梏。

    痛苦,已經早就不痛了。

    痛楚那只是肉身神經帶來的防衛型信號,是為了提醒人體自己受到了傷害,需要馬上採取行動。

    但沒了肉身,也就沒了痛楚,元神不斷被毀滅,帶來的只有難受。

    「群星,萬靈,三大教,截教,闡教.....所有人都被星騙了.....」

    「不..不是被騙,或許從一開始,便是群星議會在主導一切。」

    王一洋在這一刻想了很多。

    那片神秘的星王域,明顯是有人專門為星打造的密室。

    為的便是保密,和培養。

    萬靈也好,群星也好。

    王一洋忽然明白了。

    「萬靈一直和群星對峙交戰,但從未聽說有是審判級高位者相互隕落。」

    「原來.....所謂的生靈末日,只是群星自編自導的一齣戲?」

    他還是有些地方想不通,但沒關係了。

    發展到此時這個階段,想法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

    群星竟然選擇了和新教聯手,這是讓他最為好笑的。

    新教中截教也好,闡教也好,都是瞄準瓜分群星的念頭。

    真正從頭到尾為了人類奔走的,只有他天魔宗。

    而現在....群星居然以為新教是好人?

    在這臨死一刻,他想了很多很多。

    從自己出生以來,所有大小事,事無巨細,全數在腦海里流過,宛如清澈的河流。

    「我最初,是為了什麼才開始奔走遊說?」

    王一洋有些忘記了。

    他明明只是最初的一絲不想。

    不想讓自己的故鄉徹底湮滅,所以才靠著這麼一絲不想,一步步走到此時。

    他明明可以帶著自己家人親族直接離開,前往其他宇宙。

    只是那一絲念頭的不通達,才讓他選擇了拯救一切。

    可惜,直到此時,王一洋才恍然醒悟。

    他根本沒必要做到這個地步。

    很多時候,放棄未嘗不是一種勇氣。

    群星也好了,萬靈也好,他真正在乎的,其實就只有身邊的那麼幾個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