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370章 思慮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千之心 - 第370章 思慮 2字體大小: A+
     

    「從現在起,他就是你的新主人。」溫莎冷著臉過來對她道。

    「算你運氣好!碰到個不錯的主人。板著個死人臉給誰看啊?看著就心煩!」

    溫莎看著雪拉木然的面孔,心頭一陣火起,正要動手抽人,忽然想起現在這傢伙不屬於她了。

    她才遏制住動作,冷哼一聲。

    「走了。」一旁的王一洋淡淡說了句。

    一開始的感慨過去,現在雪拉在他眼裡,也就是個普通的奴隸。

    沒什麼區別。

    他買下對方,無非是想讓其帶路找到導師霍普斯曼教授。

    轉過身,王一洋重新回到座位坐下。

    雪拉也跟著,木然的在他身後的過道空處站著等候。

    從現在起,她便是王一洋的奴隸。

    從當初驕傲矜持的預備貴族九級機甲師,到現在反而成了當年自己看不起的同學的奴隸。

    雪拉心頭忽然湧出絲絲奇妙的複雜意味。

    這種強烈的反差和羞辱感,讓她反而詭異的產生一絲奇異感覺。

    她閉著眼站在後方,背靠著牆面,臉色緋紅,精神隱隱有些不正常起來。

    王一洋坐在座位,作為心理催眠大師,加上輝月層的十八級化神強者,自然第一時間便感應到了後面雪拉的異常。

    這傢伙的感知和意識,已經有些畸形了。

    徹底的沉淪,帶來的反而是某種禁忌深淵的墮落愉悅。

    嘆息一聲,王一洋沒再理會,繼續閉目修行大日魔功。同時感知也將整個這艘飛船籠罩住。

    飛船上兩名八級,一人是船長溫莎,是個完全改造人。另一個是名乘客,似乎是個前來旅遊的軍官機甲師。

    除此之外,就是十來名七級改造人。以及剩下的普通乘客。

    飛船毫不停歇,先到了一處陌生的空間城中轉下客,休息半小時后,又上了些新乘客,再度啟程。

    最終目的地,是人馬座的主星,半人馬星。

    ..........

    ..........

    ..........

    半人馬星是一顆足足有王一洋家鄉星球三倍的巨大行星。

    原本的半人馬星,並沒有這麼大,在經過人馬座最高議會多次商議后。

    星座方將數顆同類行星,強行融合嫁接進半人馬星,最終才將其擴大到現在這個規模。

    此時正值舉辦全星座最大的瓦格斯決賽。

    半人馬星附近的十多個星港處,早已停滿了大大小小遠道而來的各星群代表艦隊。

    無數被漆成白色的無人飛行器,拉扯著碩大的宣傳廣告橫幅,在周圍太空中環繞飛行。

    這些橫幅不是真的物質,而是純粹的投影。

    一支支艦隊還源源不斷從遠處跳躍而來,或者拉出道道藍線,以曲速引擎的方式扭曲空間趕來。

    寂靜的太空中,無數的訊息信號交織傳播,結成一張巨大的無形網路。

    王一洋坐在座位上,感知里全是充斥的無數信號訊息。

    到了輝月層,他的感知已經提升到了能感知超空間信號的程度。

    單純的無線信號,自然無法跨越大片廣袤距離,只有能跳躍空間的超空間信號,才能迅速達到目的地。

    而王一洋如今踏入輝月,也就是化神期,才真正明白。

    這些信號,並非真正是跳躍空間。而是通過真實世界的深層次,傳播后,再彈出。

    真實世界的神話層,便有著縮短空間距離的作用。相當於變相的節能型空間跳躍。

    嗡。

    飛船緩緩震動了下,降落到一處星港中。

    飛船艙門緩緩朝兩側打開,乘客打著呵欠從座位上起身,走出艙門。

    王一洋也從一側艙門走出,身後跟著雪拉。

    他面色平靜,穿著灰色休閑服,身後跟著的雪拉一身黑色披風,裹住全身。

    「這就是半人馬星。」

    王一洋遙遙看著整個人馬座最核心的主星,那顆土黃色星球的巨大體積,在這片星空中醒目至極。

    「走吧。」他率先朝著星港的小型登陸飛船站走去。

    從星港到星球地表,必須通過這些取得了資格證的登陸飛船。

    雪拉跟在王一洋身後。

    她心頭有些疑惑,看起來,王一洋這個曾經的同學似乎發展得不錯。

    身上行頭檔次不差,實力絕對也不會低於八級,畢竟當年一起學習時,王一洋就已經是八級了。

    只是她不明白,不是說要去看望導師么?怎麼直接跑到人馬座主星來做什麼?

    從主星去往其他地方的費用,可不是一筆小錢。

    對一般的八級機甲師而言,也不是隨意就能開銷的花費。

    因為距離太遠了。

    「我們去哪?」雪拉想問出聲,但想到自己的身份,條件反射的想起以前的幾次經歷。

    她馬上禁止聲音,因為有的主人會很討厭自己的奴隸突然出聲,打斷自己思路。

    倒是王一洋反而感知到她的情緒波動,回頭看了眼她。

    「想問什麼?」

    雪拉低下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無論曾經和王一洋是什麼關係,同學也好,其他也好,但現在,她的生死大權掌握在對方手中。

    開戰後,群星早已解禁了奴隸交易。

    她現在整個人身體也好,一切也好,都屬於對方,是網路官方註冊過的私人財產。

    萬一王一洋一個不開心....

    所以,雪拉低下頭。

    「沒什麼。」

    「我的兩個後輩,要來這裡參加瓦格斯大賽。

    所以我順帶來看看。」王一洋溫和道。

    表面上他看起來和一個普普通通的八級機甲師沒什麼區別。

    沒氣場,沒威勢,除了面容漂亮,氣質鋒利點外,其餘沒什麼特質。

    而面孔漂亮,在群星在仙道,這是最不缺少的特點。

    調製的泛濫,讓各種網紅臉大行其道,不同流派的黃金比例調製方案,網上隨便就能下載到。

    就算調製不了全身,很多平民也願意攢錢只調製臉。

    所以臉蛋漂亮的太多太多了,不足為奇。

    「後輩....」雪拉沒有子嗣,她整個家族只剩下她一人,後來更是被重創,實力永久下降的同時,也失去了生育能力。

    此時聽到後輩一詞,她低著頭,心頭隱隱湧出陣陣茫然和酸楚。

    她回想起自己父母生前的音容笑貌,回憶起自己還是大小姐時的美好生活。

    她的前半生就像天堂,而如今....就像地獄。

    王一洋走在前面,雪拉跟在身後,兩人很快著了一艘普通的登陸船買了兩個位置,坐進去。

    王一洋不時通過手環,定位王越喝慧琳兩人的位置。

    他坐在位置上,偶爾和雪拉聊幾句以前的事,看起來就和普通的大齡旅客一樣。

    完全看不出身為天魔太子,掌控魔道大軍的氣質。

    達到化神期后,王一洋已經能夠自如的收斂自身一切氣息感知力場。

    不需要用術法,僅僅只是本能,就能控制自身散發的生物力場。

    生命達到一定高度后,便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屬於自己的各種輻射場。

    而生命強度高度越大,散發的輻射力場也越強。

    這也就是所謂的強者的氣場。

    但王一洋此時已經能夠自如的收斂自身的一切氣場。

    他只是稍稍的模仿周圍其他人,釋放出一點正常量的輻射場,如此,便輕鬆混過了數層安全檢查。

    登陸船宛如一個個橢圓形黑芒果,從星港上彈射而出,朝著半人馬星飛射而去。

    二十分鐘后,登陸船在星球地表一個名為花城的地方著陸下客。

    王一洋帶著雪拉下了船,坐上計程飛船,直奔瓦格斯決賽現場區。

    瓦格斯決賽區,在花城附近的一座露天巨型賽場。

    整個賽場宛如一個巨大的白玉碗,擺放在枯黃的廣闊沙漠中。

    賽程比賽項目,主要分為解析力,記憶力,想象力,感知力,特質,共五項。

    賽場外就能聽到裡面此起彼伏的巨大歡呼聲。

    可以容納數十萬人的巨大賽場早已人滿為患。

    很顯然,比賽已經開始了。

    「我們來晚了。」

    王一洋下了飛行器,看向前面大片排隊入場的觀眾。

    進入口一共十六個,每一個都排著長長的隊伍。

    有密密麻麻的人群等著持票入場。

    這些觀眾大多是來自各星域的各選手親屬。一些選手甚至有自己的財團支持。

    「現在已經開賽了,我們沒有提前買票,有點難辦。」王一洋稍稍打量了下排隊人的數量,微微蹙眉。

    他能感應到兩個孩子都在裡面比賽,但既然現在進不去,乾脆就在這主星上隨便逛逛。等下一場再買票就好。

    這裡畢竟是整個星座的強者匯聚之處,最繁華的地方。

    王一洋感知隨便一掃,便發現了好幾個彗星層機甲師。

    都是負責維持賽場治安的巡邏隊隊長。

    這種在各星群都能擔任軍部精銳中堅的高手,在這裡僅僅只是個巡邏隊長。

    這不由得讓王一洋提高警惕。

    周圍強大機甲師的感知不斷到處掃視,王一洋還好,身後的雪拉卻有些臉色發白。

    這種地方,她以前從來沒來過。

    以前就是在飛船上遠遠朝這裡看一眼,真正登陸上來,還是第一次。

    周圍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比她強得多的高手,這讓她心頭充斥了濃濃的不安全感。

    她忍不住看向前面的王一洋,這個當初才八級的機甲師,居然依舊保持從容鎮定。

    這讓雪拉對其有些意外了。

    她大概計算了下,按照正常發展成長,當初八級的王一洋,如果一切順利,現在最快應該是初入九級的層次。

    僅僅九級,在這種環境下,還能鎮定自若,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我們去周圍看看。」王一洋笑了笑,沒有強求進場,帶著雪拉開始在附近慢慢閑逛。

    他似乎是童心忽起,在附近的小販那裡買了些零食糖果飲料,一路走一路吃。

    苦修多年,這趟出來,他本就是為了放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時賽場中的王越和慧琳,正陷入相當麻煩的漩渦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