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369章 思慮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369章 思慮 1字體大小: A+
     

    溫莎可不管什麼倔強自尊。

    她只知道,雪拉是她買來的奴隸,而現在,這個奴隸不聽話了。

    所以她要懲罰她。

    她從懷裡取出一個六邊形藍色遙控器。

    「最後問一次,你,現在,去給那個乘客道歉,直到他滿意為止。否則....」

    她把遙控器拿在手上。

    「雪拉,你該知道這是什麼。身為奴隸就該有奴隸的樣子。」

    雪拉咬著牙,帶著絲絲恐懼的看著那個遙控器。

    那是控制她體內植入的奴隸印記的工具。

    只要遙控開啟,那種恐怖的宛如全身抽搐的痛苦,她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上一次她想要逃跑,被教訓了一次后,躺在床上足足半個月都動彈不得,腦子裡一片空白,就像傻了一般。

    不....是已經崩潰傻掉了。

    後來經過智能心理矯正訓練,再加上她自己也曾是九級,感知比一般七級精鍊得多。

    這才重新恢復正常。

    「想好了么?」溫莎的眼神越發平靜冷酷。

    而周圍的其他服務生奴隸,看她的眼神也隱隱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人就是這樣的生物,看到比自己過得好的人遭遇不幸,便會心生愉悅。

    雪拉心頭彷彿撕裂般,抽搐劇痛。

    她感覺四周的目光視線,都像是刀子一樣,火辣辣的不斷在她身上割肉。

    「我去。」她低下頭,心頭湧出無法言語的深沉的悲哀。

    「換上房間里的衣服。然後去用最高的禮節,乞求對方的原諒。

    你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禮節。如果得不到諒解,你就不用回來了。」

    溫莎冰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雪拉知道房間里的衣服指的是什麼。

    房間,本就是飛船上一個相當特殊的地方。

    那裡掛著很多很多讓人無法啟齒的羞恥衣服。

    她因為身上七級的實力,在一眾服務生中,還算有點地位,所以一次都沒穿過。

    但她看過其他服務生穿過這種衣服,然後被有分量的乘客帶去洗浴間,然後發生的事,讓她根本不想回憶。

    而現在,輪到她了么?

    雪拉心頭又是悲哀,又是木然。

    她在其餘服務生的帶領下,默默朝著房間走去。

    死,還是屈辱的活下來,這個選擇她已經做過很多次了。

    .........

    .........

    .........

    王一洋很久很久沒有這麼安靜平淡的坐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不被關注,不被重視。

    就像匯入大海的一滴水。

    他看著飛船迅速加速,和其他諸多飛船一樣,飛快朝著遠處疾馳。

    窗外的一切都拉成明亮的線條,直到徹底混成一團,什麼也看不清。

    咔嚓。

    忽然身旁傳來細小的咔咔聲。似乎是有人輕手輕腳的走路過來,然後停在座位外側。

    「呼!?」

    「怎麼..?」

    邊上坐著的兩姐妹似乎驚訝地捂住嘴,看向外側。

    王一洋轉過頭,看向座位外側。

    讓他詫異的是,剛剛認出來的老同學雪拉,此時居然又回來了。

    她穿著一身純黑色低胸超短裙,露出的肌膚雪白無暇,明明金髮披肩,面容精緻。

    但曾經的貴族氣質早已蕩然無存,僅僅剩下一絲空洞,麻木,和灰濛濛的雙眼。

    「這位客人,我剛才的舉動太過失禮,希望您能原諒。」

    雪拉輕輕低頭,鞠躬,絲毫不顧過短的裙擺可能會走光。

    她就這麼彎腰鞠躬,站在那裡。保持這個姿勢。

    但周圍的乘客已經有些騷動起來,看熱鬧終究是人類的天性。

    更何況還是這麼香艷的熱鬧。

    王一洋注視著她,一時沒有說話。

    他不說話,雪拉也沒說話。

    曾經雪拉是如何的意氣風發,野心勃勃,想要謀划踏入群星貴族的群體。

    雖然第一次申請失敗了,但她依舊有著九級實力,之後還有機會。

    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戰,毀掉了一切。

    狩獵之弓毀了,雖然後來重建了,但早已不再是以前的狩獵之弓。

    當初的原住民和勢力,死的死,散的散,狀態凄慘。

    王一洋也沒想到當初的雪拉,居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你現在,在做乘務員?」王一洋出聲問。

    雪拉渾身一顫,身上的皮膚,脖頸上的肌膚,都隱隱泛起粉色。

    她心頭的羞恥和恥辱感,彷彿快要將理智徹底淹沒。

    但她不敢轉身逃掉。

    她知道溫莎的手段,現在逃得了,一會兒可能會面對更慘的結果。

    所以.....

    「是,我誠懇的向您道歉,希望您能諒解,只要您能原諒我,無論做任何事,都可以。」雪拉再度出聲。

    王一洋無言以對。

    當初雪拉確實做事為人極差。他對此早已決定將這段同窗之誼斷掉,就當沒有過。

    可眼下,看到雪拉淪落到這個地步,他除了感慨之外,也沒了當初的不滿。

    畢竟歸根結底,仙道三宗的入侵,之後引發的大戰,還是他引來的。

    所以歸根結底,雪拉的遭遇,還是因為他而導致。

    「雪拉,你,有老師的消息么?」王一洋忽然問。

    當初在狩獵之弓最後快要被毀滅之日,他給導師發送了簡訊。

    但最終什麼結果,他不知道。

    所以既然雪拉在這裡,那就順帶問問導師的情況。

    雪拉沉默了下。

    「導師,受傷也很重。我只知道他的住址。」

    「那麼,我原諒你,但之後你得帶我去。」王一洋道。

    「我沒法離開。我的奴隸印記在這艘船上。」雪拉平靜道。

    奴隸印記?

    王一洋一愣,沒再說什麼,只是站起身。走出自己座位。

    他也沒理會雪拉,徑直走向前面主控廳。

    溫莎在監控里,已經早早看到這一幕,主動走到主控廳門前,開門迎接。

    她臉上帶著謙卑的笑容,年老的身體微微彎腰。

    「這位客人....」

    「能把這個奴隸轉讓給我么?」王一洋手指了指雪拉。

    溫莎心頭一喜,雪拉這奴隸,買來的時候價錢還蠻貴,自己以為淘到了寶。

    結果每個月都要服食一種特殊的慢性病傷葯,每個月都要額外花一筆錢。

    實際上性價比極低。

    她早就想著怎麼把雪拉賣掉,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賣主上門。

    她悄悄打量了下面前的男子。

    這人容貌肌膚一看就完美無瑕,漂亮得有種不真實感。

    再加上之前的儲物袋顯露過。

    很明顯,眼前這人絕對家底頗豐。

    而且溫莎多年來生意來往,見過的客人極多。從眼前這個客人身上,她隱隱能感覺到,一絲無法形容的凜然感。

    這讓她原本打算獅子大開口的念頭,也隱隱收斂起來。

    溫莎看了看跟過來的雪拉,還有外面各種好奇的乘客和服務生。

    她趕走其他服務生,然後關掉主控廳大門,只留下她和雪拉,以及王一洋三人。

    「這位貴客,看您也是真心想買,我也就不亂開價了。這奴隸,是我從市場上花了大價錢收到的。

    您看,容貌明顯是天生的,不是後天修改過,身上沒有整形過,您可以隨便檢查。

    還有七級的實力,雖然每個月要固定服食藥物,但放在身邊,好歹也是個勞力。另外雪拉還是曾經的機甲師,知道不少機甲師的訓練教程,這些也是一筆無形的資源....」

    「直接開價吧。」王一洋沒空和這人廢話。

    雖然是曾經的同窗,對方淪落至此,也是因為他。

    但既然當年已經斷掉同窗之誼,王一洋也是果決之人,自然不會拖泥帶水。

    他買人,只是打算通過雪拉,找到導師和其他同學的下落。

    當初的狩獵之弓實在太過混亂,而那時的他,也沒多少掌控影響局面的能力。

    所以無能為力。

    但現在不同了。

    「那....就一萬星幣?」溫莎訕笑了下,小聲開價。

    當初她買成三千星幣,已經是買貴了。

    雪拉這樣的七級奴隸,在戰爭年代完全不值錢。而且她雖然號稱掌握機甲師的教材課程。

    但那是很多年前的教材內容,現在早就淘汰好幾個版本了。

    「行吧。」王一洋懶得還價。

    現如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了。

    星幣這種東西,對他而言,並沒有太大價值。

    反正他賬面上,隨時都躺著幾十億星幣,可以隨時取用。

    這還只是群星貴族這邊的身份賬戶。沒算道德仙宗的另一個賬戶。

    雖然對他也就是一頓飯錢,但對於溫莎這樣的八級,已經是一大筆錢了。

    溫莎迅速擬定協議合同,然後通過手環,用星座網路找到一個公證公司公證。

    王一洋把錢轉過去,協議合同成立。

    然後控制雪拉的遙控器,便至此,歸王一洋所有。

    雪拉在後方,木然的看著這一切。

    一萬星幣...

    對於曾經身為九級的她,這些錢,當年也能隨便拿出來。

    但現在,卻是能賣掉她整個人的全部身價。

    之前的恥辱感,慢慢隨著時間的推移,讓她有些適應過來。

    在她看來,王一洋買下她,無非是打算拿她報復當年的事。

    或者還要被當做發泄的工具。

    不過她也已經無所謂了。

    這樣被買來買去,她也不是第一次經歷。

    她就這麼站在後方,看著王一洋收起控制自己的遙控器,然後從儲物袋裡,給了她一件披風,把身體包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