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368章 命運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368章 命運 2字體大小: A+
     

    既然沒法再修行,王一洋索性出關,和親人打了招呼,便通過跨界陣法,回往群星。

    五年時間,足以改變太多事情。

    他打算趁著現在和平無事,四處走走。

    一邊完成任務,一邊查探下局勢。為天魔宗這邊的滲透做準備。

    想到這裡,王一洋起身,離開洞府,架起一道白色遁光,朝著道德仙宗跨界陣法之一,筆直飛去。

    ........

    ........

    ........

    就在王一洋動身離開洞府的瞬間。

    在宗門本部,某處隱秘空間內的沖恆子,微微從靜修里睜眼,似乎看到了弟弟王一洋離開,飛進跨界陣法。

    「均陽修為應該有所突破了,是打算出去散散心么?」沖恆子沒多在意,他相信弟弟有分寸。

    而且有法寶鎧甲保護,等閑強者也拿他沒轍。

    均陽子如今還是初入金丹,耐不住寂寞,或許等以後,就能慢慢明白,幾年時間對於修士,僅僅只是打個小盹。

    想到這裡,他再度閉眼。

    至於安全問題,這幾年的清剿滅殺,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

    就算有所殘留,也不會多。加上法寶護身,足夠了。

    王一洋離開,朝夕子和清微子都感覺到了。

    但都沒阻止。

    經過上次的變故,他們都知道,王一洋雖然修為低,但極有主見,不是興趣衝動之人。

    ........

    ........

    ........

    仙道跨界陣法。

    巨大圓拱白門中。

    密密麻麻進出的修士之中,夾雜著一名白袍普通修士。

    這修士戴著面巾,雙手空空,沒有任何法寶掌在手上。

    修士穿過一道道安全保護檢測層。

    很快進入了陣法外圍等候已久的諸多客運飛船。

    群星的商人從來不缺少賺錢法子。

    陣法周圍,一個個銀色圓環狀的加速星港里,停滿了一艘艘專門運輸客人的飛船。

    白袍修士很快飛進一處星港,進入一艘飛船,在其中坐穩,然後輸入目的地:人馬主星。

    這人正是才從道德仙宗出來的王一洋。

    他沒有先回家,而是打算直接跟著兩個外孫,去星座主星看看這個所謂的瓦格斯大賽。

    反正也是散心,他不如跟著兩個孩子,也算是給兩人保駕護航。

    輝月級別的實力,在任何陣營都能算中上戰鬥力了。再加上虛實轉換,安全有了保證,天下大可去得。

    選定目的地后,王一洋用手環給家裡發了個信息。

    然後便坐在位置上,靜靜等候開船。

    飛船慢慢進入更多的客流,有的是從仙道宗門離開,準備四處遊歷群星的修士。

    有的則是才從跨界陣法出來,去了仙道宇宙旅遊的群星旅客。

    飛船里一排排座位慢慢坐滿。

    這種小型飛船非常常見。

    王一洋為了隱藏身份,避免被永續會和融皓子盯上,所以沒有安排人手接送。

    而是和普通客人一樣,乘坐這類飛船離開。

    他坐在座位上,左右看了看,感覺自己身上的衣著打扮有些顯眼。質料有點太好了。

    畢竟是大兄賜予的,上邊光刻印的陣法就有數十個。

    於是他脫掉外袍,從儲物袋裡取了一身群星這邊的普通人服裝。

    白光一閃,王一洋身上頓時換上了灰色休閑裝加皮靴。

    臉上沒了面紗,取而代之的是墨鏡。

    只是一眨眼功夫,他便從修士風格,轉換成了群星旅客風。

    隨著時間推移,座艙內慢慢坐滿了人。

    整個飛船很小,一共十五排座位,每排六個位置,加上其他船員,船長等,一共也就百多人。

    但這種超小型飛船,也是這裡數量最多,最為普遍的客運飛船。

    王一洋選擇這種飛船,也是因為其不起眼。不用強行檢測身份手環。

    很快,飛船坐滿人。

    一個背著旅行包的短髮青年,坐到王一洋身旁,正要放包。

    但他很快便被另一側的一大一小兩個姐妹,湊近過來,紅著臉小聲說了幾句。

    然後青年很大氣的和姐妹兩個換了座位。

    這次換成了兩姐妹中的妹妹,一個約莫二十幾的年輕女孩,挨著王一洋坐。

    兩姐妹似乎剛好坐一起,和王一洋成一排。

    換座位,只是方便姐妹兩個緊挨著好些。

    兩人稍稍看了眼王一洋,被他漂亮得不像話的面容震了下,隨即便不好意思再看。

    王一洋也不在意,闊別幾十年,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像個平凡人一樣,過普通的生活,坐普通的交通工具。

    似乎從很早很早以前,他便漸漸脫離了普通人的範疇。

    他望著窗外開始緩緩相對移動的星港。

    飛船啟動了,正沿著星港的圓環軌道,慢慢開始加速。

    這種飛船因為曲速引擎不夠高端,所以借用軌道加速,進行引擎升級,也是很常見的事。

    細小的轟鳴聲慢慢響起。

    王一洋坐在座位上,身體隨著飛船微微傾斜,一側的窗外星光漸漸被拉成道道線條。

    這就是曲速引擎開啟的影像。

    「請大家坐在位置上不要亂動,隨意走動很容易在飛船加速中出現意外。」

    廣播傳出一個冷淡的女聲。

    很快,一個身穿黑色緊身防護服的金髮女子,慢慢從飛船前面,順著過道走過來,檢查乘客是否有按照規矩坐好在自己位置。

    女子面容姣好,沒帶頭盔,一側的脖頸上,有著一條細小的紅色疤痕。

    疤痕在白玉般的肌膚上很是顯眼。

    走得近了,王一洋抬頭也看到了這人。

    只是看到對方的一瞬間,他忽然感覺,生活原來這麼有戲劇性。

    一種莫名的感觸隨著女子的靠近,慢慢湧入王一洋心頭。

    他注視著女子走到自己這一排。然後取下墨鏡,正好迎向女子看過來的視線。

    兩人一下都沉默頓住了。

    雖然頓住的時間很短,但女子臉上隱隱閃過一絲不自然。

    王一洋倒是神色自若。

    「你怎麼成這樣了?」他看出了對方的不對勁。

    金髮女子垂下眼帘,沒回話,沉默的繼續往後排走去。

    王一洋也沒說話,只是心中感嘆世事之奇妙。

    他認出了對方。

    這個飛船里最普通平凡的乘務員,赫然便是當初意氣風發,想要競選新晉貴族的同窗雪拉。

    當年的狩獵之弓早已成了仙道三宗匯聚殖民的空間城。

    現在早已名存實亡。

    裡面的原住民和群星貴族們,要麼遷徙到其他地方,要麼在之前的戰爭中,被餘波擊潰毀滅。

    王一洋不清楚雪拉經歷了什麼事。

    但看樣子,她體內的感知似乎遭受過重創,現在頂多就只有七級。

    這對於一個群星貴族之後,對於一個曾經想要衝擊十級的天才來說,無疑是極其殘酷的事。

    王一洋沒再回憶數十年前的事。

    他看到雪拉,也只是略微有些感慨,但既然對方不打算和他交流,他也沒去強求。

    只是他沒這個打算,另一旁的雪拉,卻沒辦法。

    檢查完乘客后,雪拉默默回到前面駕駛艙。

    迎面而來的,則是飛船主人溫莎的審視目光。

    溫莎在這片敏感星域跑了八年的客運飛船,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之前通過監控,也看到了王一洋使用儲物袋取東西的情景。

    她知道哪個乘客是真的普通,哪個乘客只是借這個普通飛船隱藏行蹤。

    所以這,才是她能在這片區域滋潤的賺錢過活的關鍵。

    已經年過八旬的溫莎,睜著蒼老的雙眼,手杵著拐杖,眯眼盯著雪拉。

    「剛剛有個客人,和你打招呼。你沒回?」

    雪拉回來主控廳,原本打算拿起果盤,給乘客送小吃去。

    被溫莎眼神盯住,她頓時身體一顫,站在原地沒敢動。

    「問你話呢?」溫莎緩緩走近,作為八級改造人,她之所以能在這片敏感區域,跑客運這麼多年。

    靠得便是人脈關係和極好的服務態度。

    雪拉是她從當初狩獵之弓的流民中買下來的奴隸之一。

    當時經歷大戰後,狩獵之弓的原住民死傷太多。

    剩下的人為了悄悄逃離道德仙宗的奴役,便花費巨大代價,找渠道偷渡離開。

    可惜,他們確實偷渡離開成功了。

    但離開出來后,這部分人直接被偷渡的蛇頭全部賣掉,打成了奴隸。

    人馬座可不管這群人的死活。

    在他們看來,當時的道德仙宗封鎖極強,就算能從狩獵之弓逃出來,誰能保證裡面出來的人不是仙道的間諜細作?

    所以這群逃出來的人,本就很多身受重傷,再被轉手賣掉,身上的星幣財產也全被沒收。

    境況之慘,簡直無法形容。

    還好的是,雪拉算是裡面運氣不錯的。

    起碼還保留了一部分實力,勉強算是七級。

    這點為她在奴隸交易里加了不少分。

    她原本要被賣去荒蕪星球開荒,作為生育工具繁衍人口。

    但後面檢測下來,發現她因為傷勢沒了生育能力。身體還有著難以治癒的內傷,不時需要服用藥物治療。

    於是因此身價大跌,最終被溫莎買到手,當做自己的助手船員,負責客運服務工作。

    「去給剛才那個客人道歉。」溫莎冷厲的盯著雪拉。

    「......」雪拉認出了王一洋,那個當初她根本不屑一顧,完全看不上的鄉下同學。

    如果是其他人,或許她很平靜的麻木的,就去道歉回來了。

    但面對王一洋,面對那雙漂亮的清澈眼睛。

    面對那雙認得她曾經過往的眼神,讓她有種不敢直視,渾身發麻的羞辱感。

    「我叫你去道歉!」溫莎聲音提高。手拄著拐杖,一步步走到雪拉面前。

    其餘客運的服務生都被聲音吸引注意力,朝這裡看過來。

    但雪拉依舊咬著嘴唇,低頭,一聲不吭。

    這是她最後的倔強,最後的自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