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342章 資料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342章 資料 2字體大小: A+
     

    「心累....」

    王一洋嘆息。

    他伸手攤開,金光再現,迅速覆蓋全身。

    剛剛沒注意,這次他仔細感受。

    才感覺到,在穿戴這身鎧甲后,他身後還懸浮著兩把狹長的鏤空金屬刀刃。

    兩把刀刃像是兩個隨時可以調動的武器,通體純藍,刃口流動金光。

    裡面似乎充斥著極其不穩定的恐怖能量波動。

    「看來這套鎧甲的真正核心,應該就是這兩個刀刃了。」

    王一洋沉下心神,仔細和法寶內部的靈性交融,接收其中信息功能。

    很快,他抬手一指。

    身後藍底金邊的懸浮刀刃,其中一把瞬間消失。

    哧!!

    遠處太空中,不知道多遠處,驟然浮現一道藍金色刀痕。

    刀痕長達數百米,明亮刺目,久久不散。

    「好強的威力....」

    王一洋心頭震動。

    這刀刃留下的刀痕,他自己感知延伸過去,都能感覺一股尖銳刺痛感,極其清晰。

    這還只是攻擊后留下的痕迹的威力。

    可想而知,真正面對刀刃進攻,會遇到什麼層次的攻擊。

    「就是造型太坑了....」

    王一洋心頭無奈。

    不過也不是沒有解決辦法。

    他輕輕抬手。

    黑色微型機甲,頓時流動而出,覆蓋整個法寶鎧甲。

    很快,便在法寶鎧甲外,多穿了一層黑色機甲。

    這一層機甲完美的將女性化的法寶鎧甲遮掩住。

    也看不出裡面的裝束了。

    而身後懸浮的兩把刀刃,卻依舊還能用。

    「這樣就差不多了。」王一洋滿意了。

    「沒想到性別意識在仙道居然這麼薄弱。」這是他沒想到的。

    「不過,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穿為好。萬一露餡就糟糕了。」

    散去法寶鎧甲,王一洋總算是鬆了口氣。

    回到飛船內。

    他重新在主控位上坐下來。

    「愛娃,啟程返回。」他清冷的聲音在主控室內微微回蕩。

    「好的,即將啟動曲速引擎。

    另外,拂曉之光有您的最新郵件,請查收。」愛娃回答道。

    「拂曉之光?」王一洋一愣,自從戰爭爆發后,拂曉之光就像早已把他遺忘了一般,一直沒什麼回應。

    現在突然冒出來,又打算做什麼?

    他對拂曉之光的印象也不是很好,當初選擇陣營的事,給了他不好的感覺。

    所以後面他也很少再回那邊去了。

    「郵件發送人是誰?」王一洋出聲問。

    「是塔斯拉侯爵之子,弗萊德曼。」

    「打開郵件。」塔斯拉侯爵作為恆星層強者,由其親子親自發送郵件。

    這份面子是給足了。

    『尊敬的王一洋勛爵,很高興再次見面。明日傍晚七點,我將在拂曉之光,舉辦小型宴會。誠摯的邀請您參加。』

    『聽聞您對真實世界方面的研究資料感興趣,我這裡有一部分父親存留的書面資料,若是有興趣,可以在宴會上轉送於您。』

    弗萊德曼的聲音溫和而平靜。

    王一洋完整聽完。

    他確實對第六層的舊神們一無所知。

    正好弗萊德曼那邊有資料。

    或許可以前往收集拿到手。

    確定想法,王一洋決定回應郵件。

    有大兄背書在前,加上群星和仙道已經簽署停戰。

    所以安全方面,應該不用擔心。

    「愛娃,幫我擬定回信郵件。」

    想到這裡,王一洋開口吩咐道。

    .......

    .......

    .......

    次日。

    拂曉之光。

    侯爵宮殿,法琳納宮。

    法琳納宮位於拂曉之光上方,靠近巨大軌道炮發射口。

    和拂曉之光的貴族區之間,修建有常年存在的太空通道。

    可以從貴族區直達飛船宮殿。

    通道內。

    王一洋一身白色貴族禮服,獨自走在黑色精緻的通道中。

    整個通道里人流涌動。

    穿著華麗性感裙擺的女士們,和穿著類似作戰服修改而成的修身禮服的男士,還有貴族服飾的男士們,在其中穿梭來回。

    很多人都是結伴而行。

    只有極少數是孤身一人赴宴。

    王一洋因為精緻的容貌和清純銳利的氣質,在其他一群調製網紅臉中異常顯眼。

    一路走來,很是吸引了不少視線目光。

    周圍細細的私語和偶爾傳開的輕笑,夾雜在清淡的女士們香水氣味中。

    讓王一洋有種完全意識不到之前還是戰爭的狀態。

    通道內部,到處有精緻的浮雕,花紋,壁畫,仿製古樸壁燈。

    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名身穿制式禮服的男僕女僕,微微低頭示意。

    視線所及之處,到處是精緻奢華,珠光寶氣的賓客。

    王一洋不是很喜歡這樣的環境。

    不過為了拿到資料。

    他這點耐性還是有。

    一路不停,走到通道盡頭處。

    一個棕色短髮,眼神銳利的青年男子,正站在飛船進入口,靜靜含笑等待。

    遠遠的,對方便將視線投注到王一洋身上。

    「歡迎,王一洋勛爵,說起來,這還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吧?」

    他走上前,輕輕和王一洋擁抱了下。

    「弗萊德曼先生?確實,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王一洋露出禮儀般微笑,點頭應道。

    全然不提當初塔斯拉侯爵針對封鎖他賬務的事。

    「來這裡。」

    弗萊德曼看著面前這張和自己妹妹極其相似的面孔,心頭不由自主的升起絲絲漣漪。

    但他知道場合,現在這種公眾場合不說,對方也不是他能拿捏的小角色。

    審判級的大佬站台,就算是整個拂曉之光都惹不起。

    所以,他舉辦這場宴會的目的核心,就是招待好王一洋。

    兩人進入宴會廳。

    他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介紹。

    從調查的資料來看,他判斷對方更喜歡不起眼的安靜方式。

    而不是萬眾矚目的喧囂感。

    所以,弗萊德曼帶頭引路,一路走到宴會廳的一角。

    那裡已經有幾位年輕貌美的女士小姐遙遙朝兩人看來。

    她們的視線都聚焦在弗萊德曼身上,很明顯她們不知道這次宴會的真正主角是誰。

    這也是弗萊德曼的目的。

    他匆匆應付掉這幾個貴族女子,和王一洋單獨從宴會廳角落走出去,來到一個延伸出去的露天陽台。

    陽台上已經有侍者擺好了飲料點心。

    兩人相對坐下。

    「實不相瞞,這次宴會也是我在父親的囑咐下,專門為您舉辦。目的,您想必也明白。」

    一坐下來,弗萊德曼便坦誠相待。

    「您的兄長沖恆子大人在血肉磨盤所做的一切,著實有些嚇到我們了。」他實話道。

    王一洋露出理解的神情。

    「其實我當時也被兄長的舉動嚇到了。兄長真法大成,或許也有自己的一份考慮在內。」

    「那等層次的大人,一舉一動都必然有深意。是我等層次太低,無法領會。

    不過,為了萬靈大軍的臨時退卻。干一杯。」

    他端起酒水。

    兩人輕輕碰了一杯。

    兩人又借著如今群星和仙道的差異,閑聊了一些內容。主要圍繞著兩種文明的巨大差異不同之處。

    群星的高層強者數量,明顯不如仙道。

    但這只是現如今在人馬座的局勢。

    畢竟十二星座,整個群星的力量還遠遠沒有調動起來。

    所以這應該也是仙道三宗,答應停戰的關鍵。

    現在佔據的星域,已經足夠他們修建橋頭堡,打下基礎了。

    後續更多的力量,他們還需要一點點的從本宇宙轉移輸送。

    特別是最頂級的強者行列,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直接跨界過來的。

    而群星方,弗萊德曼也坦誠道:「實際上雙方都明白,群星需要更多時間,從其他星座求援,從群星議會求援,調動軍力。」

    「所以如今只是全面戰爭之前的虛假和平。暴風雨前的平靜。雙方都在積蓄力量。」王一洋贊同道。

    「確實如此,不過真正的全面戰爭,不會只在拂曉之光。

    未來也必定是在諸多星座全面爆發。這是可以確定的。」

    弗萊德曼點頭。

    他看向王一洋。

    「但這些其實只是我們的猜測。對於高層高位者的思維,我們無法推斷。

    或許未來不一定會有全面大戰,歷史的發展,大勢的發展,誰又能說得清?」

    他端起杯子輕輕抿了口。「您聽說了嗎?數日前白羊座發生的事。」

    「白羊座?」王一洋麵露疑惑。

    「白羊座超過三十個恆星系,出現大規模生命抽離現象。

    所有活物全部生命被莫名抽離,屍體猶如乾枯老死的老人。」

    弗萊德曼低沉道。

    「我父親接到消息,這場事故今天已經擴張蔓延到了數千星球。

    並且還在以一種無法預測,無法查探的方式,飛快擴散。」

    「跨越星系都能傳播?」王一洋動容道。

    「是的。白羊座如今已經將事件命名為靈災,起因是一名名為塔羅絲的女子,突然在一顆名叫靈法星的星球自殺。」

    弗萊德曼簡單道。

    「如今事態無法控制。

    高位者去了兩名,現在也沒了聲息,初步判斷也已經陷落進去了。」

    「高位者是什麼級別?」王一洋沉默了下,問。

    「恆星層。恆星層便是群星常規稱呼的高位者。」弗萊德曼肅然道。

    「恆星層....」王一洋心頭動容。

    「塔羅絲靈災的爆發,現在還根本看不到遏制的可能。

    多方智庫專家的判斷是,靈災很可能是通過真實世界傳播。

    其手筆,很像兩百年前永續會的一次恐怖活動。」

    「又是永續會。」

    「是啊,又是他們。這群人隱藏在真實世界內。難以剿滅。

    所以你來找我要真實世界的資料,我馬上便想起了這件事。」

    弗萊德曼伸手從衣兜里取出一枚小小的白色水晶存儲盤。

    他將存儲盤放在桌上,輕輕推過去。

    「這裡是我父親能夠調動的許可權,所能看到的全部資料。作為上次的賠禮,希望你能收下。」

    他重重低頭,表示歉意。

    上次他的封鎖賬務,確實給了王一洋不好的印象。

    所以這次的資料只是賠禮道歉。

    「我接受了。」王一洋平靜道,換成他坐在對方的位置,也會這麼做。

    無非是弱肉強食而已。

    當然,嘴上說說而已,以後有機會親自還回去就是。

    「這裡的資料,涉及到最新的一部分研究,是關於第五層,第六層。

    我們在那裡發現了一群自稱神祗的生命體。雖然資料不多,但想必對你有一定幫助。」

    弗萊德曼補充道。

    「對了,據說還有最新對第七層的勘探。」

    「第七層!?」王一洋雙眼眯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