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296章 思路 2(感謝我已走火入魔昵稱已存在的盟主打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296章 思路 2(感謝我已走火入魔昵稱已存在的盟主打賞)字體大小: A+
     

    人都害怕死亡,害怕恐懼。

    白晨其實理解那個女孩。

    換作是他,他也不敢作證。因為那會給自己,給自己家人,帶來巨大危險。

    「老大,還在想以前的事?」身旁的兄弟低聲問。

    「還好吧。畢竟過去沒多久,完全想不到我會和輝龍這樣的人合作。」白晨苦笑。

    身為前途無量的機甲師,因為得罪人,而被栽贓誣陷,差點被判罪當做炮灰安排進必死營。

    所以他悄然逃離前線,成為逃兵。

    這樣的事,放在以前,他是敢也不敢想。

    怎麼也想不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可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嘭!!

    忽然一陣震動爆炸,將他從回憶里驚醒。

    「怎麼回事!?」白晨穩住身形,面色微變,看向前方的監控光幕。

    光幕上飛快浮現出各處飛船的監控景象。

    一個精緻漂亮得如同女子的男人,正平靜的從安全通道,朝主控室這邊飛來。

    剛剛似乎是他觸動了自動警戒系統,造成爆炸,引起震動。

    「這傢伙什麼時候進來的!?」白晨心頭一冷。

    就算是在星際戰場上,他也沒見識過這種入侵登陸者。

    毫無裝甲,不穿防護,甚至連一點基礎的外骨骼也沒。

    「這個人.....難不成是改造人?萬靈?改造都隱藏在皮膚底下?」

    改造人中最高也有九級,但他也不是沒見識過九級改造人。

    雖然強悍,但九級改造人大多風格都是橫衝直闖。

    他們擅長的是攻堅,是防禦,不是滲透潛入。

    「負責巡邏的兄弟們呢?」白晨迅速問。

    「都沒回應,恐怕...」一旁的副官表情凝重。

    「一瞬間就被解決了,連發出警報的時間也沒么?」白晨吸了口涼氣。

    這要時感差距極大,才能造成這種效果。

    對手絕對不好對付。

    「我親自動手!」

    白晨沒有猶豫。身上腰間的一塊黑色牌子,自動溶解,分散,覆蓋在他全身。

    很快便形成一套灰黑色的微型機甲。

    機甲將他全身包住,頭上額頭長出獨角。

    「我...」

    嘭!!

    主控室的封鎖大門,猛地變形,凸起,然後破裂。

    破開的洞口中。

    一個穿著緊身防護服的披肩長發男子,面色平靜的漂浮著飛進來。

    白晨轉過臉,看向對方。

    「你.....」他話音剛起。

    忽然看到對方雙眼中,閃爍著奇異光澤。

    瞬間他意識一昏,整個人居然隱隱有些迷糊起來。

    「你!!?」白晨支撐著意識,抬起手,想要對準對方攻擊。

    八級的時感瞬間全開。

    但毫無用處。

    他的時感感知,雖然打開了。可依舊趕不上對方感知蔓延的速度。

    而且雙方感知一接觸,他的感知便如同潮水般被干擾擊退。

    「該死!九級!?是九級萬靈!?」白晨猝不及防,意識終於徹底昏迷。

    王一洋視線所及,整個主控室所有人,改造人也好,克隆人也好,全部軟倒在地,當場昏迷。

    所有意識都被收入思維監牢。

    只是最後一個,似乎出了點意外。

    那個八級的指揮官,硬生生抵抗了他不少時間,才被收入監牢。

    他漂浮到這個指揮官身前,站落在地上。

    「八級感知,看來確實對我的思維監牢有抗性。必須要感知級別相差夠大,才能完全關押么?」

    他思索了一會兒。

    隨即沉入意識深處,開始對剛剛關押進去的八級指揮官,進行針對催眠。

    對於一個催眠師而言,沒了機甲掩護,沒了系統設備遮擋,就算是感知極強的八級機甲師。

    在他面前,也只是稍微難啃一點的骨頭。

    無非是消耗點金丹真元而已。

    對於其他機甲師,如果有他的能力,一次控制一個八級,就會精疲力盡了。

    但他金丹肉身,精氣神源源不絕。遠超常人極限。

    自然輕鬆太多。

    「心靈築構師,能強行拉入他人意識。這種拉入,似乎是直接針對對方意識思維。不受任何外物格擋。

    只需要雙方感知意識相觸。

    只要對方意識到我的存在,感知觸及到我,就能達成條件。」

    「然後拉人進來后,再結合催眠師的催眠技藝。

    沒了遮擋保護的改造人也好,萬靈體也好,都一定程度上會被催眠師克制。」

    王一洋心頭迅速構建出了一整套對敵手段。

    片刻后。

    他眼神微動,閃過一絲奇異光澤。

    地上的白晨身體一動,意識被放出,緩緩蘇醒過來。

    他沒有遲疑,活動了下頭,從地上站起身。

    「白晨見過主人。」

    白晨自動解除微型機甲,露出一張滿是風霜的年輕男子面容。

    「很好。」王一洋在監牢里親自催眠。

    九級壓制下,加上監牢內部的刻錄催眠花紋。

    輕而易舉便將這名機甲師深度催眠,徹底化為自己人。

    塵封荒廢許久了的符號催眠術,現在再度有了用武之地。

    王一洋看了眼其餘倒在主控室地上的人。

    從監牢里,他已經知道了這是一支從前線逃出來的逃兵。

    「這隻艦隊的人我會帶走一部分,之後我會派人和你接洽。」

    「是。」白晨恭敬低頭。

    「很好。」王一洋露出笑容。

    心靈築構師的能力,讓他在感知和意識上的優勢,強行被放大了許多。

    無論對手有多強,他都能用心靈築構師的能力,強行將其拖入意識感知的層面對抗。

    而只要能拉入思維監牢,他就能讓對手變成他麾下的棋子。

    而白晨,就是他成功實驗的第一人。

    第一個感知達到八級極限的機甲師。

    「對了,你逃離前線后,為什麼會選擇來這裡?」王一洋忽然想到問。

    「回主人,是因為我和一個叫輝龍的人,有過約定。

    我們來幫他完成一件事,還他曾經幫過我的一個人情。」白晨平靜回答。

    「輝龍?」王一洋一愣。

    這不是他在真實世界第二層遇到的那個教友么?

    「他要你們解決什麼事?」他隨意問道。

    「回主人,應該是要殺什麼人,我們也不清楚,輝龍回應說,要到了才用加密頻道通知我。」白晨低聲回答。

    「除開你,還有什麼人來么?」王一洋也不去理會。

    只要和他無關,只要不影響他生活,他也懶得理會輝龍做什麼。

    「應該還有兩位,都是八級改造人。如果您需要他們的行蹤,屬下可以提供。」白晨迅速回答。

    「很好,我們一個個的來。」王一洋頓時露出微笑。

    他要試試,看八級的改造人,能不能一樣催眠控制。

    「那主人,屬下的原本計劃,還需要繼續么?」白晨恭敬問。

    「繼續吧,就當我不存在,繼續做你之前做的事就好。」

    王一洋輕輕張口,吐出一口氣。

    無形的氣息中,分出一道道無形的意識體,飛入主控室內的地上眾人。

    很快,在場十多人紛紛爬起來,毫不遲疑的朝著王一洋恭敬跪地。

    「很好,很好!」王一洋心情大好。這次的實驗,讓他對心靈築構師這個能力的恐怖,有了新的認知。

    心靈築構師,結合催眠師,結合金丹修為,所產生的威力,簡直恐怖到極點。

    實驗結束,王一洋沒有全部放出所有抓捕的人,而是只放出一半。

    剩餘一半,他任由其在監牢中,仔細體會他們作為人類,提供的意識力,和怪物有什麼區別。

    控制這支艦隊后,王一洋藉助其引擎跳躍到臨時基地附近。

    然後才從臨時基地重新駕駛了一艘飛行器,朝著白晨提供的另外兩個坐標飛去。

    這些突然外來的海盜強者,正好是他此時最好的食糧。

    當然,他不會一口氣抓完,只是抓那些劣跡斑斑的惡徒。

    這三個海盜群體,完全可以不斷幫他吸收其他海盜,然後等他割肉。

    接下來。

    另外。兩支約定趕來的海盜,兩名八級改造人首領,也被王一洋輕鬆控制。

    他也測試出了,現如今,只要感知不如他,那麼無論是機甲師還是改造人,站在他面前,都如同脆弱不堪的幼蟲。

    輕易就能催眠控制。

    思維監牢帶給他的優勢太大了。

    將他身為催眠師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控制了兩支海盜勢力后,王一洋沒有改變他們原本的目的。

    只是讓他們繼續之前的舉動軌跡。

    自己則悄然隱蔽,回到蓋爾希星。

    這些人不過是他的試驗品,除開白晨,其餘兩個海盜頭子,大鬍子火湖,和黑雷貝魯斯。

    甚至連他的臉也沒見過。

    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這是為了防備更高層的強者,發覺他們有問題,繼而從感知意識層面追蹤到他。

    要知道如今這個時代,記憶可不是絕對私人保險的東西。

    只要有條件,甚至可以直接讀取他人的記憶。

    所以他絕對不能容忍有任何半點風險泄露。

    必須儘可能的減小風險。

    .........

    .........

    .........

    蓋爾希星,蘇米勒帝國。

    輝龍面色平淡的坐在咖啡館私人包間里。

    靜靜等待著約定的其餘三人到來。

    當然不會是真人到來,只會是三位投影。

    包間看似普通,但周圍外面,都布滿了各種後手。

    隨時應付任何泄密突發事件。

    輝龍依舊一身灰色緊身衣,蒙著臉,沒有喝東西。

    或者說,這個咖啡館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來會談。咖啡什麼的都無所謂。

    很快,在他前面的三個座位上,三名模糊不清晰的人影,分別一一凝聚。

    「白晨,黑雷,大鬍子火湖,好久不見。」輝龍平靜道。

    「這次叫我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你可以直說了。」黑雷是個帶著黑色寬邊帽的乾瘦男人。

    他第一個發話,其餘兩人也是跟著看向輝龍,等待他的答案。

    「我找你們來,只是想問一句,你們還認不認當年我們約定的事。」輝龍沉聲道。

    「當然,不認我們也不會這麼遠過來。有話直說好了,又不是那些快入土的老頭子。爽快點。」

    大鬍子火湖聲音嘶啞道。

    「那好,我請三位來,希望你們幫我一個忙。

    幫我設局一個人。

    當然,如果我能和那人談攏,一切風平浪靜,什麼也不用提。

    但如果談不攏.....」輝龍後面沒說什麼,但意思很清楚了。

    「那就弄死?」黑雷直接道。「可以。先說好,不管你談不談好,動不動手,這趟我都算還你人情了。」

    「我們也是。」白晨也跟著開口。

    「可以。」輝龍點頭。

    「那麼,細節是這樣.....」

    他仔細開始給三人講解計劃。

    他就不信,這次他拉攏五個八級,加上他自己,一共六人。

    就不信那個巡查艦隊指揮官搞不定。

    只要拉他下水第一次,就會有連續不斷的第一次。

    到那時,大局已定。

    當然,如果對方真的不配合,那就只能辣手解決掉,換個聽話的合作方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