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266章 外魔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266章 外魔 2字體大小: A+
     

    「那這和我們的實戰考核有什麼關聯?」在場的學員,其實都或多或少的進入過真實世界,但頂多都是在第一層混混。

    他們因為感知的僵化,基本都是被動的偶然性進入。

    不是如王一洋這般,可以隨時控制進入退出。

    「很簡單。」黑瞳女助手平靜道。「你們都是七級極限感知,誰能在真實世界第一層中,找到第二層的入口。

    不需要進入,只需要找到,就算你們通過。」

    「這麼簡單的事,誰都可以做到吧?」金髮女孩哧的不屑笑道。

    女助手壓根不去理她。

    「時間限制為三十分鐘。」

    「記住,如果遇到其他進入真實世界的人,不要貿然招惹。

    越是能進入深層次真實世界的人,越是不能招惹。」

    「為什麼?」一個男學員好奇問。

    「因為真實世界到處都是不可測的怪物和危險。

    感知越強,會遇到的危險就越多,而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安穩的活著的人。都是怪物。」

    「好了好了,別嚇他們了。」霍普斯曼教授失笑的出聲勸導。

    「這些距離他們還遠,不用多說,免得影響狀態,開始考核吧。」

    「好的老師。」黑瞳女助手微微低頭。

    「請問助手,我們該怎麼開始?」另一名全身肌肉的強壯男學員出聲問。

    「很簡單。徹底放開感知。我來引導你們。」女助手平靜回答。

    「現在,閉眼。」

    唰。

    包括王一洋在內,所有人同時閉眼。

    所有人的感知,開始自然的朝外發散。

    女助手同樣也跟著閉目。

    整個場地慢慢沉浸入一片安靜。

    隨著時間推移。

    漸漸的,在場的學員,一個個開始面部出現細微的扭曲,掙扎,憤怒,或焦急,等各種表情。

    「找到了!」忽然那個金髮女孩睜眼,出聲道。

    她看向女助手方向,對方微微點頭,表示通過。

    然後她再度看向另一側,那裡的王一洋,也跟著緩緩睜眼,朝她微笑。

    「哧。區區平民!」金髮女孩不屑的扭過頭,只是臉頰微微有些泛紅。

    進入真實世界第一層,找到第二層入口,這對於王一洋來說,非常簡單。

    他早在很早的時候,便能做到這一步了。

    而且他進入的真實世界,似乎和其他人的不同。

    不過這一次,他在女助手的感知牽引下,倒是進入了普通人的真實世界。

    沒什麼好新奇的,普通真實世界,就是比他進入的要更安全,更荒蕪一些。

    「時間到了。」霍普斯曼教授出聲道。

    他目光平和的看向金髮少女和王一洋,那種平靜和藹的目光,卻彷彿帶著某種極大的穿透力。

    似乎能輕而易舉的看透兩人身上的隱藏秘密。

    王一洋眉頭一蹙,感覺自己的感知,似乎都在對方的視線下被層層剝開。

    他趕緊低頭。

    另一邊,金髮女孩也面色微變,低頭不敢出聲。似乎也有什麼東西被發現。

    「這次通過了兩人。」霍普斯曼微笑道。「沒關係,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試而已,並不能對你們的人生有多大影響。放開點。」

    其餘的學員此時才紛紛睜眼,知道自己沒過,也沒露出太明顯的情緒。

    幾人一一給教授助手行禮后,陸續脫掉身上機甲,離開府邸。

    等到其餘人都走了。

    霍普斯曼站起身,笑呵呵的走到金髮女孩身前。

    「雪拉·特里斯?」

    「是的教授!」金髮女孩清爽的站直身體,大聲道。

    「在這裡,放寬些,不要害怕。不用偽裝。我和你父親是很多年的老友了。」

    霍普斯曼帶著一絲慈和,輕輕撫摸著女孩的頭髮。

    「對於你父母的事,我很遺憾。」

    金髮女孩雪拉低下頭,拳頭微微握緊。

    「沒事的教授,我沒事。沒那麼脆弱!」

    「那就好。前幾天分院的爆炸,和你父母的事無關,所以你放心在我這裡學習。」

    「好的教授!」雪拉重重點頭。

    她不敢抬頭看教授的眼睛,因為她害怕自己隱藏的東西,可能會被對方發現。

    霍普斯曼再度走到王一洋身前。

    「王,一,洋?」

    「是的,這是我的名字,全名。」王一洋低頭表示尊敬。

    「我能感覺到,你心裡有很多很多的顧慮,急迫,擔心,渴求。

    你似乎背負了很多東西,你有很強的對實力的慾望。」

    「您慧眼如炬。」王一洋坦然承認。

    「我能看出你的本心不壞,也是個好孩子。不管你在擔心害怕什麼,在這座府邸里,沒有什麼能傷害到你們。」霍普斯曼溫和道。

    「謝謝教授。」王一洋低頭輕聲道。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屬於自己的命運。就像永恆不變的平衡。」

    霍普斯曼笑著道。

    「不要讓戰鬥和學習,成為你們的一切。那樣的生活太蒼白了。」

    雪拉和王一洋都低頭應是。

    「我的考核,就這麼簡單,第二層考核,則是由你們之後的表現決定。

    一周的時間,如果你們表現得讓我滿意,我會真正承認你們是我的學生。

    阿姆斯曾說過,命運就像絲巾,輕輕遮住你的臉,你需要用力才能將他揭開。

    所以,掌握自己的命運,是一件相當艱難的事。

    無論你是誰,貴族也好,強者也好,平民也好,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

    著名大作家奧亨利曾說過,有得有失有失有得。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要你們明白,得失便是平衡,平衡你命運整體的東西,平衡你命運軌跡的東西.....」

    教授在面前滔滔不絕。

    一開始,雪拉和王一洋都還能堅持聽下去。

    但一小時以後....

    教授喝了口水,繼續開始剛才的內容。

    終於,雪拉臉上的表情有點綳不住了。

    「著名詩人,文森特曾說過,人生不應該只有戰鬥,還要有美和愛.....」教授還在說。

    「教授,這是哲學家徐夢蘇說的....」雪拉趕緊舉手打斷道。

    「好吧,徐夢蘇,是我記錯了。那麼接著我剛才的內容,著名劇作家巴貝羅拉曾說過,喜歡什麼,感興趣什麼,就去追求。」霍普斯曼高聲道。

    「著名軍事家法龍還說過,軍隊是一切階級形態的基礎。而吃飯,是一切軍隊的基礎。導師我餓了。」雪拉趕緊打斷道。

    「是嗎?他有說過這句話么?」霍普斯曼陷入思索。

    王一洋和雪拉也是無語。

    一開始看這個教授,還算正常,但一開口,沒想到他廢話那麼多。

    難怪一旁的女助手面無表情,惜字如金。

    原來都是被這位導師逼出來的。

    「所以我們該吃飯了。」雪拉趕緊補刀。

    「好吧好吧,吃飯。」

    一輪考核就這麼輕飄飄的結束了。

    在霍普斯曼教授爽朗的大笑聲中,幾人一起在府邸里用餐。

    王一洋也就在這座府邸里定了下學習房間。

    算是成為了霍普斯曼教授的學生。

    一開始,他對於自己如此順利,還是有些疑惑。

    但在全方位從各個角度了解了霍普斯曼這位教授后。

    他才明白,為什麼當時考核時,其餘學員會那麼毫不留戀迅速離開。

    原來霍普斯曼在舊城區分院,是相當出名的話嘮。

    他教授過很多學生,但沒有一個學生願意經常回來看他。

    霍普斯曼患有典型的艾路提拉綜合征。

    這是一種無法控制自己說話慾望的特殊病症。

    但霍普斯曼真的是個老好人。

    他曾經為了幫助自己朋友,耗盡了所有家財。結果被朋友騙了,最艱難時,甚至連最便宜的營養餐都吃不起。

    他曾經為了妻子的賭債,到處任教教學,可就在還完債務后,才發現妻子已經和另外的男人苟且了數年。最後艱難離婚。

    此外還有很多,他因為太過心善,而不斷吃虧的事例。

    他還有兩個兒女。

    不過自從他患上這個奇怪病症后,兒女們在騙到了他的後來積蓄后,便遠離狩獵之弓,再也沒回來過。

    他也教過很多學生。

    但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為了利用他的貴族身份,謀取利益。

    他其實知道這些,但還是樂呵呵的繼續支持學生們。

    可惜那些學生學成之後,便大多離開。

    這位教授的一生,簡直就是難以形容的悲劇。

    還好的是,他教出了那麼多學生,終究還是有不少有良心的,願意回頭幫他。

    於是才有了霍普斯曼教授這座不錯的府邸。

    王一洋,嚴格意義上來說,其實也是瞄準的霍普斯曼的貴族身份而來。

    他在拜入霍普斯曼府邸后,便開始了每天一次的機甲師基礎課程教學。

    然後他便明白了,為什麼霍普斯曼在學生中不怎麼受歡迎。

    一節課四十分鐘,霍普斯曼教授真正有價值的內容,不會超過三句話。

    而且這位導師還喜歡傳教!

    是的,傳恆紀教派的教義,張口命運,閉口命運。

    在經過多次提醒后,還是老樣子。

    王一洋乾脆拿著教材自學。

    府邸里,除開他和雪拉,還有另外三個師兄師姐。

    只是他們的時間相錯,暫時沒什麼交流。

    如此過去三天後。

    舊城區,機甲學院學員宿舍。

    一名身材高瘦的肅然老者,身披白袍,緩緩站在宿舍大門前。

    宿舍不斷有克隆人僕人和學員進進出出,但沒有一個能發現他,看到他。

    老者雙目閃爍著綠光,輕輕抬腿,一步跨入宿舍,站到大廳地面。

    他能感覺到,均陽子就在這裡。

    這地方面積就這麼點,神識一掃就無所遁形了。

    「就在這裡。」

    老者緩緩一步步,走進大廳,朝著王一洋所在的樓層房間走去。

    沒走出幾步,他整個人變化為無數白色煙霧。

    煙霧一道道朝著王一洋方向飛去。

    咔嚓。

    房間內。

    王一洋輕輕將手裡的相框倒扣,放在桌上。

    那是剛剛列印出來的蘇小小和女兒王小蘇的照片。

    他遠在狩獵之弓求學,每周都會記得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

    這裡是舊城區分院在校外的宿舍。

    依舊是單人宿舍,但面積比那邊小了很多。

    「真希望能早日回家。這裡的生活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王一洋看著手背上的印記,心頭嘆息。

    他站起身,轉身背上背包,走向門口,準備再度去霍普斯曼府邸,開始今天的課程。

    忽然他目光一凝,透過對面柜子上的穿衣鏡,他看到身後突兀的站了一道白色人影。

    「你是誰!?」王一洋猛地轉身,看向對方。

    噗嗤!

    一隻潔白枯瘦的手臂,筆直穿透王一洋胸膛。

    噗!

    手臂往外一挖。帶出一團白色光球。

    光球表面生長著很多白色觸鬚,宛如活物般不斷浮動。

    「貧道靈虛,均陽子,好久不見....」

    枯瘦老者舉起光球,臉上露出一絲淡綠熒光。

    噗通。

    王一洋跪倒在地,雙眼中的神采迅速黯淡,消失。

    老者抓起光球,眼中綠光大作,注視光球內部結構。

    「嗯?不對,你不是均陽子!!」他面色微變。

    眼前這人,就連抓出的意識也認為自己就是王一洋,可他運用道術,看透內部,才發現他根本就不是。

    嘭。

    光球瞬間被捏爆。

    老者靈虛面色難看,轉身再度化為無數白氣,飛出宿舍,消失在原地。

    片刻后,王一洋從宿舍外開門進來,看著地上的屍體,若有所思。

    「果然來了。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動手襲擊。看來這個所謂的身份任務,回收靈魂的執行者有問題。」

    對方實力極強,只是一瞬間,他的替身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就被秒殺。

    如果換成他自己,結果不會有多大區別。

    「很危險啊.....」王一洋從衣兜里,摸出一個小瓶子,輕輕打開瓶蓋,在屍體上撒了一點橙黃液體。

    嘶....

    頓時間,短短十幾秒,整個屍體便溶解成了一攤淡黃色液體。

    室內的清潔掃地機器人,自動開過來,開始清潔。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