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230章 對峙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230章 對峙 2字體大小: A+
     

    「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感覺害怕。有點擔心你....」蘇小小低聲道。

    「沒事的。我明天就回來,好好陪陪你就好。別擔心了。」王一洋安慰。

    「恩.....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王一洋回道。

    電話掛斷。

    他看著手機。

    家裡人只知道他是個很有錢的商人,但對他需要面對的東西,一無所知。

    「不過這樣也好。」

    王一洋撇開心思,站起身,走到房間的一角里。

    那裡有一個澡盆大小的金屬圓桶。裡面蕩漾著大量清澈的粉紅色液體。

    這是他的血稀釋后形成的清水。

    裡面還加了維持血細胞生存的營養液,水溫也被維持到了合適的溫度。

    王一洋抬手看了下時間。

    下午16:33。

    「開始吧。」

    他右手輕輕貼在側面牆壁上,一根根纖細無比的透明絲線,從他手指指尖生長出來。

    這些角質琴弦,極端細化后,便成了蛛網般絲線。

    絲線由角質細胞和另外一種特殊細胞組成,離開身體可以存活十個小時左右。

    這是他之前測試好的數據。

    王一洋手掌緊貼在牆面上,大量透明絲線以他手心為中心,飛速朝著周圍蔓延擴散。

    密密麻麻的大量絲線,幾乎和牆壁融為一體。

    看上去就像是牆上貼好的花紋壁紙,毫不起眼。

    很快一整面牆壁,就被王一洋完全覆蓋完成。

    他從衣兜里取出一支營養液,拔掉塞子倒進嘴裡,補充剛剛的消耗。

    然後繼續對著地面開始蛛網分泌。

    很快,做完一切后。

    他轉過身,將金屬圓桶邊上的一個開關,啪的一下打開。

    頓時金屬圓桶表面開始蒸騰起一片一片的白色水汽。

    那是用超聲波霧化血水,讓他的血液細胞蒸騰到空氣中,覆蓋這片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以我的血液細胞生命力,在周圍空氣中至少也能活十多個小時。接下來,就看結果了。成敗在此一舉。」

    王一洋一一反覆給整個房間都布滿了透明蛛網絲線。

    然後做完這一切,他獨自坐下,回到古箏琴前,閉目養神。

    時間一點點流逝,外面慢慢也開始天色暗下來。

    這個小區里,隱隱還有其他人家傳來彈鋼琴的練習聲。

    王一洋側耳傾聽。

    琴聲不斷斷開,重複,似乎在反覆練習一首曲子的其中一段。

    5

    更遠處,音樂還能聽到有人在看電視劇的聲音。

    還有炒菜聲,汽車鳴笛聲,清脆的鳥叫聲。

    王一洋閉上眼睛,仔細聽著周圍無數的聲響匯聚。

    他內心安定,前所未有的平和。就這麼坐在位置上等待著。

    天色越來越暗,房間里自動亮起了感應燈。

    大門敞開著。

    有涼風從外往內不斷吹拂進來。

    時間無聲無息的流逝著。

    慢慢的,周圍外界的聲音開始減少。

    隨著夜色越來越深,聲音也越來越少。

    王一洋緩緩抬手,輕輕拂動琴弦。

    他神色柔和,氣質清冷中帶著嫵媚,銳利中帶著安寧。

    明明極具攻擊性的氣質,在這個撫琴的動作里,卻反而透出讓人不忍破壞的美感。

    一曲名曲《挽梅沐恩》,明明是肅穆讚美的琴曲,卻被他彈出了安寧溫柔的感覺。

    啪啪啪。

    忽然一陣輕輕的鼓掌聲,接著琴曲最後的末尾響了起來。

    兩個頭戴白色面具的黑甲人,無聲無息的從大門走進來。

    他們的面具就像無數裂紋布滿的銀色金屬。

    身上穿戴的鎧甲,也更像是某種貼身的高科技作戰服。

    一層層的隱蔽干擾波動,不斷從他們身上朝四周擴散。

    兩人身高有差異,前面那人更高,身上動作氣質,更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才是帶頭的主位。

    「歡迎貴客。」王一洋麵色平靜,看了眼牆上的掛鐘。

    12:04.

    他們提前到了....

    『這下要完!』

    王一洋心頭卧槽,表面紋風不動。

    「兩位遠道而來,不如先聽王某彈奏一曲如何?」一首曲子至少十分鐘!

    「古箏啊...」帶頭的夏薩恩看到樂器,難得的感嘆了句。

    「你這麼鎮定,難道是認為我們不會殺你?」

    「當然不是。」王一洋平靜道,「兩位不怕陷阱,不懼埋伏,應邀前來。為了感謝兩位的信任,奉上一曲也是應當的。」

    「沒什麼好信任的。我們早就探測過周圍,沒有任何超出極限的武器埋伏。

    況且,這個星球上,除開核武,其餘也沒什麼能對我產生威脅。」

    夏薩恩面具下的面孔看向王一洋,露出一絲欣賞之意。

    「只是我沒想到的是,一個大集團的掌舵人,居然是一個這麼嬌弱美麗的精緻人兒。

    他舔了舔嘴唇。

    「如果你願意跟我,我可以留你一命,不過作為代價,你以後必須全身心的侍奉我。」

    「.........」

    王一洋心頭一口悶血差點噴出。他準備了重重手段,各種安排,大量計劃分析。

    結果到頭來,這傢伙居然.....

    「抱歉....我是個男的...可能讓您失望了。」王一洋勉強壓下心頭的噁心,低沉道。

    「我知道啊,不是男的我還不要。」夏薩恩嘿嘿笑了兩聲。

    「......」他身後的蕭冗心頭一寒,不動聲色的離這老頭更遠一些。

    「您還是別說笑了。」王一洋勉強微笑。

    「我可沒有說笑。」

    夏薩恩身影驟然前沖,速度極快的停頓在王一洋身前。

    他一把握住王一洋手腕,將他狠狠拉起來。

    「這麼美的臉蛋,要是死了,可以就真的太可惜了....」

    「.......」

    王一洋感覺自己快吐了。

    他看著自己被緊緊拽住的手腕,沒想到之前一直謀划的最關鍵一步,居然會以這種方式達成。

    枉費他想了這麼多後手.....

    「給你一分鐘時間,好好考慮。」夏薩恩微笑道。

    眼前的王一洋,如果撇開性別,甚至比很多所謂的美女還要漂亮很多。

    五官銳利清冷,卻隱隱透著一股子媚意。

    神色高凜冰清,雙眼卻水汪汪的,泛著楚楚可憐的嬌柔。

    再加上坐在古箏邊,一身白衣,樂器加成。

    夏薩恩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年輕時代,想起了他曾經在一個帝國王宮中,驚鴻一瞥見過的那位白櫻公主殿下。

    「怎麼樣?想好了么?我可以帶你見識更廣闊的世界。見識你無法想象的天地。」夏薩恩深沉道。

    「抱歉....答應與否,還要問過我的老師來。」王一洋強忍住嘔吐的慾望,輕聲回答。

    「你的老師?在哪?」夏薩恩不認為這顆星球上,能有和他抗衡的存在。

    要知道身為巡查艦隊指揮官,本身的基礎條件,就是要武力高於所管轄星球。

    否則一旦星球出現動亂,他們也沒辦法鎮壓安撫。

    所以他這句話說得也沒錯。

    八級中,他也是屬於頂尖強者的那一小撮。

    就算是強如海砂家族,也得對他以禮相待。

    「我的老師.....」

    王一洋忽地低下頭。

    「已經到了。」

    剎那間周圍顏色變換。

    牆壁融化,地板分解。傢具壁燈古箏座椅,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融化成一團團雜色液體。

    液體混雜攪拌,重新迅速塑形。

    轉眼間,三人連同整個房間內的所有擺設,便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

    四周竹林搖晃,月色清影,鳥雀聲遠遠飄來。

    王一洋依舊坐在古箏前,一身白衣,容顏美得不似凡人。

    他一隻手被夏薩恩抓住,臉上卻沒有一點驚惶。

    「這裡是!!?」夏薩恩和蕭冗同時一驚。

    「空間跳躍技術?這裡居然有這種技術?!」夏薩恩面具下的神色凝重起來。

    「不過就算空間傳送,消耗的能量和距離成正比,以你能聚集的能量總數,這麼大的面積,又能把我們傳送出多遠?」

    他面色迅速沉靜。

    「兩位不用擔心。」王一洋平靜道,「這裡距離之前的位置不遠。來這裡,只是為了方便一會兒的見面。

    而且來與不來,其實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

    夏薩恩冷哼一聲,他有些信王一洋的話。

    因為他從王一洋身上沒有檢測到任何信號波動。

    也就是說,這個空間傳送,不是他控制的。

    「聽說你出身那個什麼邪心宗,一個沒聽過的勢力,想必你的老師就是那個什麼邪心宗里來的吧?」

    他鬆開王一洋。

    「也好,也好讓王美人你死心。等我屠了你那個什麼邪心宗,你就明白,何為『大氣之下無可匹敵!』」

    「大氣之下無可匹敵?好大的口氣。」

    竹林深處,一道修長乾瘦的白髮老者緩步而出。

    老者手持青翠碧綠短劍,神色冷酷,三尺長須如刀鋒般尖銳。

    「我邪極真宮鎮壓天下左道數千年,也不敢說這種話。」

    「數千年?曾經有很多自稱統治天下數千年上萬年的勢力,自以為如何了不起。

    但現在,他們都死了。」夏薩恩冷笑。

    「那是他們太弱!」老者冷聲道,「弱肉強食,天經地義。」

    「這點我倒是贊同。」夏薩恩點頭。「可惜,你要是再有點自知之明,或許今天就不會死在這裡。」

    「你說老夫不自量力?」老者頓時笑起來。「老夫杜真一,邪心宗副宗主,左道排位第九,你可敢報上名來?」

    夏薩恩往前走出數步。

    「說這麼多,不還是土著?你們一個兩個都這樣,廢話一堆,到頭來連我屏障都打不破。

    老夫就站在這裡讓你打,你能讓我傷到一根頭髮,今天放你們一馬。」

    此時一旁的王一洋已經悄悄的跑得遠了。

    原本他還打算挑撥一二,看看效果,結果壓根不用他挑撥。

    這兩人一碰面就不對勁了。

    「好!很好!!」杜真一怒極反笑,「自我踏入宗師后,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這麼託大。

    今日若是讓你等活著離開,老夫自斷心脈!」

    他單手豎掌,立在身前。

    一股股無形氣勁如游龍,在他身旁縈繞拂動。

    他全身長袍鼓動,空氣也被捲起陣陣氣流狂風。

    一股詭異的巨大壓迫感,從其身上瀰漫開來。

    「弱者向來無法想象何為強。」

    夏薩恩冷笑,身上同樣瀰漫起層層扭曲透明屏障。

    龐大的能量波動輻射,從他身上一陣陣震動凝聚。

    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他全身便宛如黑洞吸取著周圍無數熱量和輻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