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228章 約定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228章 約定 2字體大小: A+
     

    還有八天時間,便是身份任務爆發期。

    王一洋一刻也不敢耽擱,除開偶爾給家裡打個電話,給父母報個平安,其餘時間全被他用來苦修內氣。

    加強版的最終藥劑,也因為他的身體適應力極強,很快便使得他體內的恢復力和變形力,更進一步,強大到新的層次。

    轉眼五天時間過去了。

    王一洋又用上次的辦法,勉強通過了一次新的追殺。

    同時,他也得到了沙雷傳回的一則消息。

    『蕭冗沒有聯繫他,但也沒有重新現身。』

    不過沙雷通過自己的渠道,了解到。

    蕭冗已經準備好了衝擊八級的大量資源,似乎不久就要開始衝擊流體層次。

    這讓王一洋有些疑惑。

    但很快,新的一則消息再度到來,解答了他的疑慮。

    而提供消息的人,是他意想不到的一位。

    .........

    .........

    .........

    「坐吧。」王一洋示意麵前的男子坐到皮椅上。

    兩人就在基地的臨時書房內會面。

    男子披著白色斗篷,脖頸上隱隱有著才植入模塊后的手術縫合線痕迹。

    面部戴著一張黑色牛頭面具。

    「王主席,很抱歉,之前由於我的個人過錯,導致了您的努力和付出淪為白費。」

    男子坐下來,沉聲道歉道。

    「這不是你的錯。」王一洋平靜道,「被人蒙蔽,沒有誰是心甘情願。說說你的來意吧。」

    男子沉默下來。

    他低頭似乎在思索該怎麼措辭。

    過了一會兒,他緩緩伸手,取下了自己面具。

    「我來這裡,是要告訴你。密恩聯邦的機械局。所有的剩餘議長院七級,昨晚全部失蹤了。」

    王一洋瞳孔一縮。不只是因為這個消息,還因為眼前這個男人的臉。

    「果然是你...」

    他注視著明顯成熟許多了的魏大勇。

    此時的魏大勇,面色平靜,僅僅坐在那裡,便給人一種堅毅不動的氣質。

    比起曾經的那個愣頭青,成長太多太多了。

    「從現在開始,盡最大努力隱藏自己吧。」魏大勇平靜道,「風暴就要來了。能否活下來,就看你自己了。」

    「風暴?」王一洋還待再問,但眼前魏大勇的身影已經開始緩緩淡化消失。

    這赫然只是個全息投影。

    「另外,我在三靈宮,如果實在沒法,可以來這裡找我。但請不要告訴其他人這個消息。」

    魏大勇留下最後的一點聲音,徹底多消失。

    注視著投影消失,王一洋心頭涌動,但面色沉凝。

    「果然是朱炎會蕭冗在背後,而且,這次似乎還牽扯到了更強大的對手。」

    他看了下時間,坐在座位上開始整理迄今為止的所有信息。

    「老爺。」門外傳來陶爾的聲音。

    「進。」王一洋將視線從魏大勇消失的地方挪開。

    「怎麼了?」

    他看向陶爾。

    「老爺,您的一號替身,昨晚失蹤了。」陶爾沉聲道。

    「失蹤?」王一洋心頭一凜。

    雖然早有預料,背後的那人會對他也下手。

    但他沒想到會下手得這麼隱蔽,這麼快。

    「老爺,情況有些不妙,要不您還是去國外避一避?」陶爾鄭重道。

    「不用。」王一洋不清楚自己現在的水準到了什麼層次。但比起之前的自己。

    他現在一隻手能打之前三個。動不動就逃避,不是他的性格。

    「之前尋求巡查艦隊庇護的七級呢?」他抬頭問。

    「已經遇害了。」陶爾沉聲回答。

    最近這些天,密恩聯邦可謂是風起雲湧。局勢劇變。

    議長院原本勢力就被打殘了,但還有機會翻身。

    可現在這一次,幕後勢力一口氣把議長院剩餘的所有七級全部廢掉。

    此時的首都埃爾法克,恐怕正亂成一團。

    王一洋默默感受著體內的心網氣不斷運轉。心中一片冷靜。

    「老爺,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儘可能的安排好現在的安保力量。但.....」

    「沒關係。」王一洋揚起手。「我之前放給替身的留言,你設置了么?」

    「設置了,但...區區一句話,就想扭轉局勢....危險係數太大了點。」陶爾不贊同。

    「危險其實不大。如果背後的這股力量,真的如我推測的那樣。他們會明白我什麼意思。」

    王一洋麵色平靜。

    他抬起手,手指緩緩變形,不到三秒,手指尖端便生長出一根根細如蛛絲的角質琴弦。

    這些琴弦沒有被緊繃時,就如同絲線般柔軟。

    王一洋再一動,迅速將手恢復原樣,手上的琴弦也縮回消失。

    「上次的判斷和測試,沒有問題,就看這次能不能成了。」

    他嘆息一聲,一想到三天後的身份任務,想到實力未知的恐怖宗師高手。

    他的身體便本能的湧起大片警示。

    雖然沒有直面過宗師,但千變子的記憶和經驗,也讓他對那個層次,多少有點了解。

    所以王一洋很清楚的判斷出,現在的自己,也就堪堪能和徐心蓮交手一二。

    不使用其他手段,面對宗師,只有唯一的結果,那就是死。

    坐在皮椅上,王一洋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大腿。

    之前他的左腿就是被後來的追殺者硬生生打斷。

    那一次,是足足六個接近宗師的頂級高手。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他的自殺式爆炸,只是幹掉了其中三人,另外三人只是重創逃離。

    臨走前,王一洋放下狠話。

    『你們邪心宗的宗師就是個垃圾,自己不敢前來送死,就只會派你們這些小嘍啰來試探。根本就是廢物!

    下次,我不會再跑,我會和我的朋友一起正面迎戰,不問輸贏,只分生死!』

    他當著三人的面冷笑出聲。

    三人當即出離了憤怒,當場表示,要回去如實稟告宗師。等到時候看他千變子怎麼死!

    然後雙方約好具體時間,下次再戰。

    這是王一洋的一次嘗試。

    對身份系統的一次嘗試。

    回過神來,王一洋看向視野右下角的數據欄。

    上面清晰的顯示著,下一次追殺的具體時間。

    那時間正是他和邪心宗約好的精準時間。

    二十七日的凌晨零點十四分。

    「果然,身份系統是可以影響和改變的。」王一洋心中瞭然。

    雖然只調整了十幾分鐘,但這個嘗試,給了他更多的靈活性。

    重新坐回椅子。

    他沉思片刻,然後拿起手機迅速撥了一個號碼。

    嘟....

    短暫的鈴聲等待音過去后。

    一個蒼老的男聲從話筒里傳出來。

    「主人?有何吩咐?」

    「二號,一號失蹤了。如果有誰通過他來找你,告訴他一句話。」

    「您說。」老人聲音平靜。

    「就說:二十七號凌晨,零點十分,東贊市雲水別院一號樓,我會和我的老師,在那裡恭候大駕。」

    「老師?」老人一愣。

    「就這麼說就是。記住了,一個字都別改。」王一洋認真道。

    「如果他們表現沉默或者遲疑,你就再加一句,說『如果想要知道魏大勇的下落,就請準時。』」

    「明白了。」老人點頭。

    「可以了。」王一洋掛斷電話。

    二號其實就是他的二號替身,也是裝扮成沉湎之心會長的第二個人選。

    像這樣的替身,他還有很多個。

    不過為了計劃,他不打算讓對方一個個的找到所有替身,一路殺過來。

    「老爺?您的綠茶。」

    陶爾輕輕敲門,走進來,將一杯剛剛泡好的茶水放到王一洋桌上。

    「謝謝。」王一洋微笑著端起茶杯抿了口。

    「老爺,我看您剛剛在打電話,說到您的老師?難不成洛伊老爺也打算重新出山....」陶爾面色有些期待問。

    王一洋目光一閃,微笑道:「不,當然不是洛伊老師。我其實並不只有兩位老師。」

    他面容慢慢陷入一絲回憶。

    「除開凱撒和洛伊兩位老師外,我的第三位老師,名叫道真子,出自邪心宗。」

    「這次聽說我遇到麻煩,他老人家特地不遠萬里趕來,就是為了帶我回去隱藏起來。」

    「可惜,我拒絕了。」王一洋認真道。

    「老爺為何拒絕?」陶爾似乎舒了口氣,繼續問。

    「因為,我還有牽挂。」王一洋站起身,身影驟然一閃,突兀的出現在陶爾身邊,伸手一點。

    陶爾脖頸被點中,雙目一翻,頓時暈眩過去。

    王一洋再度伸手一抓,頓時從陶爾臉上扯下一層人皮面具。

    這人居然不是陶爾,而是另外一個面容陌生的中年人。

    「來人。」王一洋吩咐道。

    「老闆。」一團模糊黑氣迅速在一旁凝聚成型,赫然是黑樹魔靈。

    「去看看外面。」王一洋平靜道。

    「是。」

    黑樹魔靈再度分散,化為煙霧飄出門縫。

    很快它便回來了。前後沒用一分鐘。

    「外面所有的駐守人員都昏迷了。潛入者應該就是地上這人。使用的是麻醉氣體。」黑樹魔靈平靜道。

    「果然找上門了么?動作很快啊....」王一洋冷笑。

    「走吧。」他拿上外套,大步朝著窗戶走去。

    砰!

    一聲脆響,他砸爛密封窗,借著月光,從窗口鑽出去。

    書房所在的高度只有十幾米。

    王一洋雙手輕輕抓住外牆的窗檯和管道,輕而易舉幾個騰挪,便落到地面。

    黑樹魔靈在他周圍掩護,遮擋監控。

    兩人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里,徹底失去痕迹。

    五分鐘后....

    兩道身披黑甲的人影,悄無聲息的進入這棟小樓。

    不到半分鐘,兩人從王一洋跳出的窗口跟著跳出,穩穩落地。

    「又跑了!該死!」

    一個黑甲人冷聲罵了句。

    「不急。他不是約好了時間地點了么?」另一人微笑道。看了眼手裡的紙條。5

    「您真的打算去?」

    「為什麼不去?他可以叫人,難不成我們就不能?要不是為了避免影像流出,我完全可以殺光合金島。」

    「您就不怕有什麼陰謀詭計?」年輕的黑甲人皺眉道。

    「無非就是上傳意識逃離而已。這星球上,就那四個八級稍微有點看頭,其餘都是垃圾。有什麼好擔心?」另一人依舊平靜。

    「這個米斯特的王一洋詭計多端,您還是得多加防範些為好。」

    「詭計陰謀都只是實力不足者才需要擔心,你還年輕,不明白,當力量達到一個界限后,任何陰謀都毫無意義。」

    兩個黑甲人的說話聲緩緩遠去,很快也消失在夜幕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