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202章 一統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202章 一統 2字體大小: A+
     

    外面目睹一切的陶爾三人,則是目瞪口呆。

    一般而言,催眠師面對催眠和心理暗示,都會有不弱的抵抗力。

    所以高階催眠師催眠中階催眠師,本身難度也很大。

    除非是感知差距極大,導致催眠術造詣也差距極大。才會輕鬆奏效。

    可陶爾明明還記得,這處基地里,可是還有一位紅衣級催眠師在。

    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

    約莫十多分鐘后。

    王一洋在兩位中年男子的簇擁下,重新走出爛尾樓。

    「走吧,去下一處。」他微笑著吩咐。

    「老爺,那這裡....?」陶爾微微忌憚的看向那兩個中年男子。

    對方兩人身上隱隱能感覺到,有強大的紅衣層次感知在瀰漫匯聚。

    這竟然是兩名紅衣催眠師。和他同級。

    「這裡已經沒事了。在我的勸導下,他們已經全員回歸了組織。」王一洋微笑回答。

    以他的完美級弦樂天賦,結合主教級催眠術的感知,種下的心理暗示。

    要讓那四個對聲音瞬間催眠,造詣低弱的主教來解除,這根本就做不到。

    他們在聲音催眠上的層次,一日沒有達到王一洋的水準,就沒辦法解開這些人身上的暗示。

    「雖然暗示只能維持一周,但足夠找到他們了。」

    王一洋打算利用一周的時間,徹底完成沉湎之心的統一任務。

    如今他實力足夠,催眠術也達到高階層次,又正巧遇到其餘主教遭受低谷。

    天時地利人和,有兩處在手,不愁無法完成任務。

    「一周么?會不會太短了點?」陶爾擔心道。

    「不會,如果我不是一次性控制這麼多人,單獨控制,應該能永久性操控。但時間急迫,我沒那麼多空閑。所以儘快處理掉最好。」

    王一洋和身邊的兩人吩咐了下,便又坐上車。

    這一次,則是換了這處隱藏基地的車輛。

    「去下一個基地。」

    「是。」開車的司機平靜回答。

    「另外,你的手機通話清楚嗎?」王一洋問。

    「很清楚,大人。」

    「給我撥通那邊基地,你朋友的號碼就行。」

    王一洋嘴角浮現一絲微笑。

    遠程通過手機通訊,雖然不能直接催眠對方,但可以誘導和暗示,讓對方失去警惕,說出不該說出的東西,做出一些不那麼重視,但作用卻不能忽視的行為。

    比如,叫別人來聽電話。

    主教不出,如今的這座城市,如同他手中的玩具,毫無抵抗之力,隨意玩弄。

    .........

    .........

    .........

    兩天後,沙魯聯邦首都摩爾,國家安全部大樓。

    部長辦公室。

    「沉湎之心又有動作了,看看吧。」

    一疊文件丟在辦公桌上,正好在部長西法謝拉的面前。

    因為和沉湎之心的常年鬥爭,西法謝拉也常年佩戴全封閉式的特製頭盔。

    他整個臉龐,都隱藏在白色的金屬頭盔內,通過通訊系統,和外界交流。

    不止是他,整個安全部所有重要人物,都是如此。

    每隔一段時間,所有安全部成員還要接受測試,做隨機生成的自測檢測題,測試自己是否存在被催眠現象。

    「為什麼不給我電子檔?」西法謝拉不滿的看了眼助手兼任保鏢梅隴。

    「因為電子檔不安全。」梅隴不在乎道。

    他頭盔下是個年輕富有活力的男子嗓音。

    西法謝拉無語,拿起文檔開始查看。

    只是才看沒幾頁,他頭盔下的眉頭便緊皺起來。

    「才兩天時間,殘餘的四個主教就全部宣布回歸最初者麾下了?他們分裂了這麼多年,兩天就一統了?這情報準確么?」

    「我核實了,準確。」梅隴點頭。「根據線報,沉湎之心這次出現了一個大人物。據說是最初者洛伊的傳承者。其催眠術造詣,超越了其他主教,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

    「怎麼個匪夷所思了?」西法謝拉不以為然,他和催眠師交手這麼多年,對這些老對手十分了解。

    他猜測,這個所謂的大人物,很可能是他們推出來轉移視線的手段。

    「那人被尊稱為音王,能通過聲音無聲無息的控制他人。」梅隴解釋道。

    「呵呵,音王?」西法謝拉不以為然。

    通過聲音達成的催眠,他不是沒見過。這種催眠術需要時間較長,實戰根本不管你慢慢耍手段,一槍過去,直接撂倒。

    「我一開始也不覺得有什麼強的。」梅隴嘆了口氣,「直到這份情報出現后,才重視起來。」

    「不用擔心,什麼通過聲音催眠,都是噱頭。沉湎之心要是那麼牛,為什麼不直接用電話大規模催眠其他人?直接控制城市所有人不是更好?可以讓我們投鼠忌器。」西法謝拉微笑道。

    「可我覺得這個音王,不會那麼簡單。」梅隴皺眉。「能夠逼得其餘四個主教一起回歸。這個人,一定很特別!」

    「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音王。」西法謝拉翻看著文件,聲音帶著一絲笑意。

    「奪魂教和沉湎之心狗咬狗,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幹掉奪魂教主恐巴。比起沉湎之心而言,恐巴能造成的危害遠遠大於什麼音王。」

    「就這麼放任他們?」梅隴皺眉問。

    「當然不是,只是那個什麼音王,不可能有恐巴那麼麻煩。所以我們得先處理掉最緊急的。」西法謝拉認真回答。

    他嘆息一聲。

    「現在,密恩聯邦那邊有個叫朱炎會的恐怖組織。我們這裡是沉湎之心和奪魂教都來了。就只有蘇米勒帝國毫髮無損。」

    「您的意思是....」

    「必須儘快解決恐巴,彰顯安全部不可動搖的絕對權威。以免一些鬼祟勢力蠢蠢欲動。特別是境外的那些。」

    梅隴沉默下來。

    他能理解部長的安排,但對於部長對沉湎之心音王的不在意,他總感覺.....不是那麼合適。

    這種輕視態度,很可能是個大大的隱患。

    「算了,我自己一直跟進一下好了。」就當給部長查缺補漏了。

    梅隴心裡這麼想。

    他打算親自調查這個音王。

    ...........

    ...........

    ...........

    6月14日,清晨,8時43分。

    沙魯聯邦,貝里山脈深處。

    茂密的樹海,綿延數千里,自然清新,原始生機,能讓人感受到星球循環圈的飽滿活力。

    王一洋一身黑袍,沒有戴標配的主教級暗金面具,而只是神色自然的站在一處草坪上。

    連續四處收攏沉湎之心的他,這幾天里清理了一大批不好永久控制的人手。

    這批人手對他的抵觸極強,要想一直控制,就必須隔一段時間長期催眠。

    他沒這個閑工夫,所以徹底處理。

    而連續不斷的殺伐,也讓他此時的氣質,隱隱有所變化。

    畢竟比起以前,這次他親手殺的人,有點太多了。

    之前的沉湎之心,實在太臃腫了。加入條件也太寬鬆了。

    而自然裡面隱藏了大量野心家,異心者,間諜,等等各種雜質。

    他這一次,就是把這些雜質全部清理出去。

    而現在,這裡,是最後一個沉湎之心的勢力點了。他得到消息,活下來的主教,應該是五個,而不是四個。

    東奔西跑了這麼多天,也到了徹底了結的時候。

    「約我在這裡見面,蒂菲斯,你的最終決定是什麼?」

    王一洋朗聲問。

    他的聲音不斷在山林間傳遞,回蕩。

    伴隨著樹葉的沙沙聲,很快,一道全身漆黑,蒙著面的銀灰色鎧甲人,緩緩從陰影里走出。

    鎧甲人背上背著兩把一長一短利刃,面部只露出一雙泛著虹光的眼睛。

    仔細看,那根本不是眼珠,而是兩個感應機械眼球。

    「你就是老師的傳承人?他居然會把整個組織交給你?」

    蒂菲斯嘶啞的聲音從揚聲器里傳出。

    他是唯一一個,當初圍殺恐巴后,沒被複仇殺死的沉湎之心七級。

    但在前陣子的一戰後。他也受到了重創。

    在沙魯聯邦趁機打擊他麾下勢力的同時,他如今機體受創過重,根本沒辦法完全修復。

    不能修復,實力就無法恢復。

    所以他一直躲藏在這座深山裡,直到王一洋通過大規模催眠,控制了給他買飲水食物的手下。

    他才不得不現身,和其一見。

    「曾經的全球第二頂級殺手,現在只能縮在荒山野嶺,無人可知。你甘心么?」王一洋的聲音帶著某種奇異的韻律。

    這是聲音催眠。

    但蒂菲斯早有準備,他所有聽到的聲音,都通過自身模塊系統,轉換變聲,成了另外的一種音調節奏。

    「我不是來和你說這些廢話的。你說你能幫我修復機體?」蒂菲斯沉聲問。「條件是什麼?」

    「兩個條件,第一,回歸沉湎之心總部。」王一洋微笑。

    此時的他,雖然依舊容貌精緻,但面容更多的給人一種尖銳和鋒利的危險感。

    彷彿他本身就是危險的源頭,僅僅只是站在那裡微笑。也會讓人心生畏懼,盡量遠離。

    「可以。我答應。」

    蒂菲斯答應得非常快。反正只要修復好機體,實力恢復,區區一個音王,不過是才踏入主教的小催眠師,面對七級完全改造人,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他早已摸清楚了眼前這人的底細。所以才敢真身出面。

    「第二,接受我的心理暗示。」

    「不可能!!」蒂菲斯瞬間出聲,語氣低沉,「你應該知道,這個條件代表什麼意思。」

    「放心,我只是需要一個小小的保證。」王一洋麵色平靜。「況且,現在能幫你的,只有我。你別無選擇。」

    「不....」蒂菲斯冷笑,「我還有個選擇。」

    他緩緩低下頭。

    哧!

    他腳下泥土炸開,身體一剎那爆發出巨大推動力。

    只是一瞬,他便跨越了十多米,手中短劍忽閃彈出。

    嘭!!!

    握住短劍的手,被一隻更加纖細精緻的手抓住。

    巨大的爆發力,就像假的一樣,毫無作用。

    蒂菲斯睜大眼睛,駭然的看著面前的王一洋。

    「你....怎麼可能!!?」

    「外界的雜物,遮蓋了你的感知。」

    王一洋手掌傳出的大量針刺勁,透過七級屏障,瘋狂的穿刺著蒂菲斯的模塊機體。

    噗!

    模塊的不斷被破壞,終於讓共鳴產生的七級屏障緩緩消散。

    王一洋緩緩伸出手,食指彷彿閃耀著奇異光澤,朝前點去。

    「讓我來幫你感受真實吧。」

    他的手指輕輕刺向蒂菲斯額頭。

    龐大的針刺勁力,強行將其固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這是融合了弦樂天賦和催眠術,在帝國統合格鬥術的完善下,進一步強化的幻魔指。

    「不!!不!!我願意臣服,我願意!!我願意!!!」

    啊!!!!

    尖銳的慘叫戛然而止。

    整個樹海重新安靜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