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115章 提示與新身份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115章 提示與新身份 1字體大小: A+
     

    雕刻室門,緩緩被推開。

    一個全身灰濛濛長衣,戴著方框眼睛的男人,慢慢走進來,面對著王一洋站定。

    「師兄,按照之前的約定,我們誰掌握了更強的頁刀法,老師留下來的那間店鋪就歸誰十年,你沒有異議吧?」男子神色平靜,手裡不知道何時,多出一把巴掌長的灰色小刻刀。

    「頁刀法...」王一洋腦海里關於根雕藝術家雷伊·扎洛斯的記憶,飛速翻動搜尋。

    很快他便認出了面前這人的真實身份。

    「休四郎?難道你也已經掌握了?」王一洋眉頭微蹙。

    面前這人名叫休四郎,和雷伊一樣,都是根雕大師元和的弟子。

    大師元和,在臨終前,立下了一個遺囑,誰能掌握他獨門的頁刀法,誰就能獲得他留下的那間價值百萬的根雕店鋪,十年的使用權。

    如果兩人都掌握了,那就要看誰掌握得更好。

    對如今的王一洋來說,區區上百萬的根雕店鋪,對他而言無足輕重,以他如今賬面上隨時都有幾十億流動資金的富足程度。

    一百萬,和路邊的一百塊沒多少區別。

    他更感興趣的是,換一種解決麻煩的方法,會不會產生其他效果?

    正好眼下有這麼個機會。

    想了想,王一洋緩緩道:「四郎,你想要老師的店鋪,我可以給你,甚至於你以後想要發展壯大自己的事業,我也可以幫你。

    畢竟現在的我並不缺這點錢。但要得到這些,我有一個條件。」

    休四郎是那種面容很木訥的老實人。

    他其實一開始就注意到,這個師兄的氣質,言行,似乎和以前有很大不同。

    現在聽到這番話,他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師兄在騙他。

    但他從小到大,師兄都從未騙過他。

    而此時此刻,王一洋臉上的平靜和鎮定,又不像是假的。

    他沉默了下,開口道。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一百萬對現在的我而言,就是點零花。我沒必要因為這點錢騙你。」王一洋平靜道。

    休四郎再度沉默了。

    他認真的盯著師兄看了許久,直到真的確定師兄沒騙他,也不是在開玩笑,才再次開口。

    「什麼條件?」

    得到老師的根雕店鋪,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還代表著正統的傳承。

    這兩者,無論哪一種對於現在窮困的他而言,都是迫不及待的重要事物。

    所以,他勢在必得。

    「很簡單,我打算組建一個藝術文化公司,我要你來幫我。」王一洋簡單道。

    他要嘗試一下,身份系統到底是以什麼樣的機制在運行。

    他獲得的這些身份,到底原本就是和他有關係,還是真的是系統臨時合成出來的東西。

    如果這點試探不出,那麼他也能從這次試探里,看出系統具備有多強的特殊力量。

    「我注資一千萬,我們師兄弟一起,完全可以把老師的頁刀流發揚光大。」王一洋正色道。

    休四郎沉默了。

    他看出了師兄完全不是在開玩笑。而是一字一句都是真情實意。

    王一洋抬手看了下手錶。

    「給你五分鐘考慮。不行的話,店鋪一樣讓給你,但我會另外找其他合作人。」

    「不用了。我答應。」休四郎完全沒想到,許久不見的師兄,如今居然已經格局大到如此地步。

    「我相信師兄。只是,你就不怕我只拿錢.....」

    「我一樣相信你。」王一洋鄭重道。

    當然,如果對方真的只拿錢不合作,那他就只能動用非常手段了。

    如今既然這個便宜師弟答應了,那表面上大家和和氣氣自然最好。

    「我的聯繫電話,是3341-627149971.」休四郎平靜念出自己的電話。

    「稍後我會找人聯繫你,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先去老師的店鋪那邊等著。」王一洋默念記下。

    「好。」

    休四郎重重點頭。然後轉身走出雕刻室,房門合攏。

    就在門關死的一瞬間。

    整個雕刻室再度開始融化起來。

    雕刻,石柱,以及所有的牆壁,窗戶,天花板,全部的全部都融化混合在一起,流淌在地。

    轉眼間,所有的融化物,又迅速隆起,再度凝聚成列車站地下通道的樣子。

    王一洋回過神,發現自己還站在那個彈吉他的賣唱青年面前。他抬起表看了眼,時間才過去十幾秒。

    轉過身,他慢慢混在人流里,聽著身後漸行漸遠的吉他聲,心中一片平靜。

    而他的視野右下角處,數據欄正緩緩刷動著一行行新的字元。

    『根雕藝術家雷伊·扎洛斯的麻煩已解除。』

    『五秒后即將回歸。』

    『五』

    『四』

    『三』

    『二』

    『一』

    這些是之前的歷史記錄。

    而新的字元正在一行行閃現,只是速度有點慢。

    王一洋索性用生物晶元,迅速聯繫了下米斯特總部那邊,讓公關部門跟進休四郎和根雕店鋪的事。

    然後才慢慢悠悠的拖著行李箱,混著人流,走上地下通道的台階。

    等他剛剛走出列車站口檢票處。數據欄終於有了新的能看懂的字元。

    『初始化完畢,黃銅級身份開始生成......』

    兩秒后。

    『身份生成完畢,開始載入......』

    然後和以前一樣,右下角的所有字元全部消失。

    大約兩分鐘后。

    一個低沉的電子音,緩緩在王一洋耳邊響起。

    『檢測到時空鑲嵌發生衝突,像數理重構失敗。』

    『開始跳出現有時空.....』

    『隨機身份開始合成。』

    『警告:因現有時空無法繼續鑲嵌新身份,之後身份將嵌入其餘時空。』

    『提示:合成身份等級,將與本體自身能級掛鉤。』

    『提示:身份麻煩任務,將與身份獎勵任務合併。之後的每個身份將只有一個任務。』

    『提示:在其他時空受創,或身死,本體也將出現同樣狀態。請謹慎。』

    一連串的提示,讓王一洋麵色微變。

    這還是他得到身份系統以來,第一次出現這麼多的提示信息。

    可想而知,這次的信息肯定非常重要。

    「合成身份,將會和自己的能級掛鉤?難不成這句話的意思是,我自己有多強,就能抽取到多強的身份?

    可這樣也不對,殺手李維,催眠師雷恩,最初者洛伊,這些身份都遠遠比我自己強太多了....這其中的能級,到底是用什麼判定的?還需要仔細摸索。」

    王一洋拖著箱子,穿過檢票口,朝著計程車客運點走去。

    那裡排著很長的隊伍。

    一輛輛計程車不斷開進開出,同樣排著隊等候接客。

    「又或者,這個能級是代表的一個階層,一個等級?我,殺手李維,催眠師雷恩和洛伊,這些身份,其實都屬於一個級別?」

    王一洋隱約感覺自己這個猜測,很有可能就是事實。

    但現在沒有經過確定,所以他也不敢保證。

    「另外,新身份一般有兩個任務,一個是自帶的麻煩,一個是身份獎勵任務。這兩個合併,倒是個好事。」

    王一洋排在隊伍中間,一步步的往前挪。

    只是沒等他挪動幾步。

    數據欄再度開始新的變化。

    『檢測到本體能級為黃銅級。』

    『開始隨機合成黃銅級身份。』

    『數據架構中.....』

    『時空鑲嵌中.......』

    『身份合成完畢。』

    王一洋瞬息間,感覺周圍一切聲音都黯淡下來。耳邊只有身份系統緩緩響起的電子音。

    『你喜愛音樂勝過自己生命。』

    『你失去光明,餘生只剩琴音陪伴。』

    『你受盡苦難,只為尋找琴聲中的更高音符。』

    『你的名字無人得知,但你留下的曲譜,直入人心。』

    『琴鬼妣(bi)霄,這是世人恐懼你而賦予你的名字。』

    『世間所有與你相關的記錄,都被抹去,唯獨只有一絲傳說,久久不散。』

    『身份任務:你的琴聲已跨入魔道,喜怒哀懼憐,你的所有情感,都將為世人帶來不可挽回的慘劇。

    請成功克服魔道琴音產生的自身負面情緒。』

    『任務獎勵:獲得琴鬼妣霄的隨機一項琴道技藝。』

    『警告:身份一旦生成,將永久有效。』

    『警告:身份帶來的便利有多大,伴隨的風險也會對等。』

    『警告:你還有六天時間,即將面對來自琴鬼妣霄的任務危險。』

    「琴鬼妣霄.....這次居然是女性身份?」王一洋眯起雙目,感覺這次的新身份,似乎和他想象的有些不同。

    大量關於妣霄的記憶湧入他腦海。

    這次和之前的身份都不同,琴鬼妣霄是個極其純粹,極其單純的人。

    她的記憶不多,因為她從出生,到去世,也不過只有十六年。

    短短十六年的時間,她展露出讓人恐懼的琴音天賦。

    妣霄原本只是青樓里,一名女子被強暴後生下的意外嬰孩。

    青樓中,那女子的姐妹們憐惜她,湊錢撫養她,教她琴棋書畫。

    在這樣的環境下,妣霄沒有父親,母親在她三歲時,便因為接待貴客時,失手將酒撒在客人身上,然後被活活打死。

    再加上她先天失明,看不見任何東西。接濟她的女子們也因此漸漸失去耐心。

    在這樣的凄涼條件下,還好她展露出了無與倫比的恐怖琴音天賦,最終靠為青樓彈奏琴曲,獲得果腹和棲身之地。

    只是讓王一洋驚訝的是。

    妣霄隨著一點點長大,越發的美艷誘人,她容貌楚楚可憐,卻又生著足以刺激男性所有慾望的完美身段。

    於是,一次為皇親國戚彈奏琴音的宴席上,她差點被強暴。

    在恐懼和絕望中,妣霄向試圖強暴她的人提出,想彈奏一曲為其助興。

    她已經有了死志,打算最後彈奏自己最愛的一曲,便徹底了卻殘身。

    那人或許是想玩新花樣,便也答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