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105章 夕陽下的陰影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105章 夕陽下的陰影 1字體大小: A+
     

    「密恩聯邦.....」弗雷拉眼神終於變了。

    不因為其他,而是因為太遠了。

    從巴塞米亞到密恩聯邦,飛機也要飛大半天時間。

    沉默了一會兒,這女孩算是接受了。

    「我明白了。錢我會轉成聯邦幣打給您。」

    「不錯。那麼接下來,我先教你上第一堂課。」王一洋手指著公園散步的路面。

    「跑起來,圍著公園跑,看你能跑幾圈。」

    弗雷拉一愣。

    凌晨三點叫她在公園裡跑步?還是長跑?

    不過她再度回想起,剛剛看到的那副模糊記憶。於是咬咬牙,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王一洋目送著她一路沿著路燈奔跑,拿出手機看了下計時。

    等到弗雷拉徹底跑得沒影了,他才又從衣兜里取出另一個特製手機。

    這個手機和其他都不同。是專門用來聯絡替身的專用款。

    打開手機看了下裡面發來的消息。

    「國內的情況怎麼樣?」他忽然問。

    「還在膠著,七級的沒動手,但也快了。」鍾蠶突兀的出現在他身後,低沉回答。

    「沉湎之心的人都現身了么?」王一洋問。臨走前,他已經將確定的會議地點公布出來了。就在納爾遜市區最高端的酒店——環球檳色酒店。

    鍾蠶沉默了下。

    「只能查到,有大量未知人群正在前往納爾遜聚集。」

    他原本以為自己很了解王一洋的所有力量和勢力。直到前不久突然得知沉湎之心的存在。

    那一刻,他原本清晰無比的老闆形象,一瞬間又變得更加神秘。

    他聯想到最初見過的王一洋的那種催眠術。很明顯,王一洋和沉湎之心這個神秘龐大的催眠師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至於什麼聯繫,他現在還不得而知。

    但這不妨礙他對王一洋更多的產生敬畏。

    「別擔心,我和沉湎之心其實沒什麼關係,只是其中一個普普通通的成員。」王一洋看出了鍾蠶的心思,出聲安慰道。

    「您如果還有其他身份和麻煩,請提前告知我們,我們也好早作準備。」鍾蠶低沉道。

    他不怕死,他怕的是死得莫名奇妙,而且死前無法看到武道突破的盡頭。

    如今k水晶藥劑和輻射儀器疊加,讓他隱約看到了更進一步的希望。

    所以,無論任何時候,他都可以死,唯獨現在,他不想。

    「沒有了。放心。絕對沒有了。」王一洋坦然道。

    「好的。」鍾蠶緩緩退下,隱入黑暗,繼續默默保護。

    好在這藝術公園的安全性真的不錯。很快弗雷拉便從後方小跑著過來。

    她跑完一圈了。

    這女孩滿頭是汗,明顯平日里沒怎麼鍛煉。但她的眼神依舊堅定,這是最適合學習催眠術的好苗子。

    「繼續,跑到跑不動為止。」王一洋讓開路面,走到路燈下的石凳上坐下。

    他翹起腿,抬起手錶看了下一圈的時間。

    這倒不是他故意折騰弗雷拉,而是洛伊所創造的特種催眠術中,也有鍛煉體魄的步驟。

    強大的體魄,才能支撐起強大的精神和意志。

    否則練習催眠術就是透支,身體會折壽的。

    而現在,他是在摸底,測試耐力極限。

    弗雷拉二話不說,繼續一圈圈的跑著。

    但很可惜,跑到第三圈,還沒到一半時,她雙腿一軟,小腿抽筋,一下摔倒在地。

    她面色發白,胸口呼吸發悶,眼睛發花。感覺全身開始冒冷汗。

    她的耳朵也開始耳鳴。雙手撐在地上,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毫無地面的觸感。

    明明此時的地面應該是冰涼的。

    王一洋走到她面前。

    「鍛煉過度了。」他看了下手錶。「體能太差了。需要強化。否則你什麼也幹不了。」

    「怎...怎麼強化?」弗雷拉氣喘著低頭問。

    「先跑步,每天繞著這裡跑,不要數多少圈,每次跑到你身體微微出汗即可。速度不能太快。保持一圈九分鐘左右即可。」王一洋算了下,給出時間。

    「如果跑得太慢出不了汗怎麼辦?」

    「那就一直跑,直到出汗。」王一洋隨口道。「走吧。現在時間太晚,該回去睡覺了。」

    「老師,你什麼時候走?」弗雷拉忽然問。她知道王一洋是旅遊簽證,在這裡是要跟團一起行動的。

    這點信息,她剛剛跑步的時候,就已經讓家裡人查出來了。

    「我餘下的簽證時間,會全部留在這裡。直到給你打好基礎。」王一洋隨意道。旅遊不過是消遣打發時間,但完成身份任務,卻是首要第一位。

    所以他打算離團獨行,就在這座城市把餘下的時間全部耗掉。

    十多天的時間,為弗雷拉打個好基礎。

    弗雷拉頓時一愣,隨機狠狠點頭。

    「謝謝老師。」

    ...........

    ...........

    ...........

    密恩聯邦,博客康納州。夜,11:56.

    霧氣瀰漫,籠罩著整個夜晚的納爾遜。

    車燈也好,廣告牌也好,還有無人機飛舞射下的彩色光束,半空中投影而出的巨大明星影像。

    所有的光影,全都被朦朧的霧氣模糊化,變得迷幻而虛無。

    嗖!

    恍惚間,深夜裡的天空中,一架架鷹隼般的戰鬥機,和夜色融為一體,攜帶著一枚枚高能燃燒彈,筆直朝著城市西面的大片荒原飛去。

    納爾遜市三面環山,唯獨西面是一望無際的大荒原。那裡曾經百多年前,還是大片的農田耕地。

    直到後來,農田產量大幅度提升后,生產整個聯邦所需的糧食,根本用不著這麼多的農田。

    於是這裡便荒廢成了荒原。

    而此時此刻,這片荒原正由軍方封鎖著,以軍事聯合演習的名義,拒絕任何平民靠近。

    枯黃的荒原上,此起彼伏的小丘陵後面,此時正不斷湧出大片大片的奪魂教活死人。

    他們前仆後繼,毫無神智。不斷被前方飛來的密集子彈打得紛紛撲倒。

    但他們沒有畏懼,沒有退縮,只是一個勁的往前衝鋒。

    天空中一群群戰機不時的投射下一枚枚高能燃燒彈。

    劇烈爆炸后,大量氧氣被燃燒殆盡。但大量的火焰才剛剛升起,就被奪魂教一方灑出的大片黑灰紛紛熄滅。

    奪魂教徒們一個個乾瘦如柴,披著寬大滑稽的黑色長袍,手裡提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黑色口袋。

    那些黑灰就是他們從口袋裡摸出來的。

    這些教徒們速度極快,偶爾從他們袖子露出的手臂,可以看到,他們的手根本就沒有多少血肉,是由純粹的機械構造而成。

    機械和金屬與血肉扭曲的糾纏在一起,泛著血紅而乾枯的色澤。

    「進攻進攻進攻!!」奪魂教後方,一道道黑色斗篷緩緩從霧氣中顯出身形。

    他們手持各種武器,腳下隱隱有震動一般的嗡鳴聲不斷響起。

    他們是整個奪魂教最精銳的主力,也是奪魂教真正依仗著攻破各州的核心部隊——妖傀。

    「殺!」

    妖傀部隊的速度幾乎是其他奪魂教徒的數倍,幾下便後來居上,沖入陣地,沖向對面軍隊。

    同一時間,奪魂教大後方,一道披著長長黑袍的人影升空。筆直朝著納爾遜飛去。

    「既然來了,還躲著做什麼?克克洛夫,盧法!」

    黑袍人影手臂一掀,袍子飛散撕裂,露出真面目。

    赫然是個皮膚黝黑的魁梧光頭。

    他全身都流露出堅硬的金屬光澤。看似和人體皮膚一樣,但強度天差地別。

    而他的右臂,早已被改造成了一蓬漆黑鋒利的銀色觸鬚,正在不斷扭曲蠕動。

    「滾出來!我等你們很久了!」

    光頭男子露出一絲獰笑。

    就在他的正對面,軍方部隊上空,同樣也緩緩升空兩道人影。

    一人身穿白色軍裝,肩上有著金色將星閃耀。頭髮鬍鬚根根如同尖刺。年紀起碼在五十左右。

    另一人一身銀色西裝,手裡提著一把巨大鐮刀,臉上戴著白色眼罩,一隻眼睛似乎失明。

    這兩人分別是來自聯邦軍方的克克洛夫少將,以及來自美星集團的盧法。

    兩人都是真正久經戰陣的七級完全改造人。

    「恐巴,你們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克克洛夫面色凝重道。「你應該知道,就算你們佔據再大的優勢,到最後也只有一個結局。」

    盧法眯眼看了下克克洛夫,作為後來突破的七級,他明顯不如這位少將了解的內幕多。

    他視線轉向對面,奪魂教主恐巴面對這句近乎挑釁的話語,居然一點也沒有反駁的意思。

    「結局?你們打得過我才有結局,否則,都給我去死!!」

    恐巴身後噴出大片藍色火焰。

    巨大的推進力,帶動他轟然越過戰場,沖向克克洛夫和盧法兩人。

    天空中飛來的火箭炮和穿甲彈之類,打在他身前半米處,便被一層無形的屏障穩穩擋住,毫髮無損。

    他舉起手臂,被改造成的無數銀色觸鬚如同鋸齒刀刃般,飛快滑動切割起來。斬向半空中的兩人。

    「殺!」

    克克洛夫和盧法兩人也不甘示弱,一人揮動鐮刀,一人後退抬槍,同時迎上交手。

    三人身邊都浮現出一層透明的全方位屏障。

    那是獨屬於七級強者的干擾絕對屏障。

    這是能免疫破壞力五級以下所有傷害的強大屏障。同時也是七級真正脫離於一般改造人的根本依仗。

    ............

    ............

    ............

    「干擾絕對屏障,會讓七級強者無法被任何已知儀器鎖定,能免疫除開核彈之外的一切攻擊。只有同為干擾絕對屏障的干擾,才能抵消這種屏障。」

    遠在巴塞米亞的羅蘭市,王一洋才起床,正悠然的看著從米斯特私有衛星傳輸過來的戰場錄像。

    七級大戰,可是非常難到手的珍貴資料。

    這對於他衡量七級具體的破壞力和強度,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