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95章 感受火 1(感謝青寧子的白銀大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95章 感受火 1(感謝青寧子的白銀大盟)字體大小: A+
     

    小屋內。

    魏大勇靜靜看著對面開著的小電視,上邊正在播報最新本市新聞。

    『今天凌晨五點,比拉區431號的環球商貿大樓,出現意外失火,大火導致十多人傷亡。初步推測,失火原因應該是顯露老化,電路短路導致。』

    畫面上,一處高達數百層的銀色大樓,正從中段部位不斷冒出濃煙火光。

    消防直升機正不斷圍繞火光,噴射白粉狀滅火劑。

    屏幕下方是一行觸目驚心的紅色標題字樣。

    『現在火勢已經得到控制,消防人員正在全力搶救,據調查,環球商貿大樓位於比拉區社林路311號,高214層,建築面積.......』

    「又在看這些?」一個穿灰色長風衣的年輕男子,擋住魏大勇的視線。

    「哥?」魏大勇抬頭,面色有些頹廢,「我什麼時候能變強?奪魂教還在到處追殺我們,你明明告訴我,來這裡就有機會報仇。」

    這個突然失蹤,然後又突然出現的哥哥,在他眼裡神秘而強大,幾乎無所不能。

    當初他快要被奪魂教的人抓走時,就是哥哥現身,殺掉了那幾人,帶著他一路逃離。

    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哥哥承諾他的報仇。

    空平平靜的注視著魏大勇。

    「在這座城市裡,我們是最弱的一方。所以,我們要耐心等待。」

    他輕輕在手臂上一按,一圈無形的干擾波隱蔽擴散開,將周圍三米內範圍,轉化成安全防探測區域。

    「安全局,美星集團,西萬的人,還有其他大大小小十多個勢力,這些力量中,每一個我們都難以應付。」空平平緩的解釋。

    「可我們都在這裡停留三天了!」魏大勇一想到自己被殺的朋友,同學,還有暗戀的女孩。他便心如刀割。

    他想要復仇,想要殺死所有奪魂教的殺手。但他沒有力量。

    「所以我現在來找你了。」空平平靜道。

    「你找到願意支持我們的人了?」魏大勇迅速反應過來。精神一振。

    「是誰!?」

    「安全局的組長拜爾德,美星集團的安全部長西堤,他們都拒絕了我們的請求。

    但除開這兩人外,還有一人,和他們一樣,是聯邦檔案局S級危險人物。他一樣有足夠的力量為我們提供庇護。」

    「誰?!」魏大勇抬頭狠狠盯著哥哥的眼睛。

    空平沉默了下。

    「米斯特集團現在的董事局主席,潛伏者,王一洋。」

    「潛伏者....他居然是董事局主席,西萬呢?」魏大勇面色一驚。

    「被他殺了。就在前幾天。」空平平靜道,「他很危險,在此之前,我曾經和他合作過,當時完全感覺不到他有多少力量。可沒想到才過這麼點時間,他居然就肅清了整個米斯特。

    只是一晚上,西萬被殺,研發部部長克薩提被殺,整個米斯特平穩移交。」

    「那我們豈不是提前報仇了?然後呢?」魏大勇咧開嘴,笑了。

    「他已經初步答應了,提供後勤隱蔽我們。但我需要你隨時隨地提高警惕。不要被他的假象所欺騙。」空平叮囑道。「你要知道,潛伏者,是聯邦檔案局綜合所有情報后,對他的評估稱號。」

    「為什麼和我說這些?」魏大勇不在乎道。

    「因為,合作的條件前提。」空平停頓了下,「是他要見你一面。」

    ...........

    ...........

    ...........

    幻魔指是有極限的。

    王一洋很清楚這點。

    特種催眠術,雖然很強大,對人有這近乎絕對的剋制,但也有弊端和弱點。

    弱點就是,催眠術的效果是有時限的。

    無論是普通催眠狀態,還是強制催眠狀態,其持續時間,不光受到催眠師的手法、引導方式、以及刺激強度等有關。還和被催眠者本身的體質,意識抵抗,對催眠的抗性等有關。

    幻魔指也好,一般催眠也好,王一洋和所有的特種催眠師,都只能做到種下暗示,引導潛意識,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做出他們想要達到的事。

    坐在星海星餐廳的靠窗座位上。

    王一洋看著外面商場里路過的人來人往,一邊喝著蘋果牛奶,一邊思索如何改進幻魔指。

    幻魔指的核心原理。其實是洛伊所創立的特種催眠術。

    特種催眠的控制方式,主要是心理暗示,和記憶幻覺。

    心理暗示方面的研究,已經達到了極限全面的狀態。以洛伊為首的主教級催眠師,以及眾多沉湎之心的催眠師,都已經將心理暗示應用到了各種領域。

    可以說已經窮極變化。

    但後面的記憶幻覺,則是洛伊晚年創立的新催眠狀態。

    它指的是,強制讓人進入一種半夢半醒之間,沉浸進入自身記憶的恍惚狀態。

    記憶幻覺的效果,其實是特種催眠狀態的加強版。

    但就是到現在,他也依舊只是摸到一點邊角。並沒有真正踏入其中。

    記憶幻覺最大的成果,其實就是之前他在酒吧催眠那個酒托女的狀態。

    咚。

    忽然桌子上被人放了一個啤酒瓶。

    酒瓶和石面的桌子碰撞,發出清脆響動。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王東寧一臉笑容坐下來。

    他脫掉身上的灰絨外套,疊起來放到一邊,然後手靠在桌上笑嘻嘻的看著王一洋。

    「怎麼一段時間不見,感覺你都變帥了?」

    「我本來就這麼帥。」王一洋淡定道。「你老婆呢?」

    昨天處理完鍾蠶的事後,今天就是和王東寧吃飯的時間。

    他盤算著,吃完飯下午就去把k水晶藥劑注射了。為注射最終藥劑做好準備。

    這具身體太過孱弱,一直是他相當麻煩的弱點。

    他不求像鍾蠶那麼變態,只要不虛弱就行。

    「她去個洗手間,馬上回來。」王東寧看起來比以前乾淨清爽多了。

    頭髮剪成了板寸,皮膚痘痘少了很多,下巴上的鬍渣也剃得乾乾淨淨。

    「當初在公司時,你還在,安宇西他們也還在,還有夏穎,郭學東.....那時候大家和和氣氣,一點也不鬧騰。」王東寧開了啤酒,兩人一人倒一杯。

    「現在你是不知道,自從你走後,部門裡那叫一個烏煙瘴氣。明爭暗鬥,互相拆台,溜須拍馬,什麼事都能看到。」

    「現在辛達網路怎麼樣?」王一洋對以前那個自己上了幾年班的公司,還是略微有些感情,此時聊起便順便問一句。

    「比以前更差了。」王東寧搖頭。「這邊,這邊!」他忽然揚起手沖餐廳門口揮了揮。

    那邊走過來一個淡黃色長發的修長女生,容貌七十分,這還是化妝之後的效果,嘴唇口紅有點太暗了,給人一種過於成熟的味道。

    這女生帶著淺笑做到王東寧身邊,抬頭看了眼對面的王一洋,似乎是被王一洋的顏值震了下,她眨了眨眼。

    「你好,王一洋王哥,聽東寧提起你好多次了。我是鍾湛然。」

    她穿著迷彩外套,裡面是白色貓咪頭像的T恤,下半身穿著簡單的牛仔短褲和棕色厚褲襪,看上去更像學生,而不是在職人員。

    「那就是弟妹了。先坐吧。」王一洋微笑點頭道。

    「東寧很早就想約你一起吃飯了,可惜老是找不到時間。」鍾湛然笑道。

    「這不是之前在忙工作上的事么?因為公司總部在國外,所以之前被調到國外培訓了一陣,現在才回來。」王一洋隨意解釋道。

    只是他有些奇怪,之前明明是謝曉丹和王東寧在一起。兩個人都快訂婚了。

    怎麼現在突然換成了這個鐘湛然?

    他和謝曉丹,王東寧,都是公司里關係最好的同事。一時間有些詫異。

    「不說這些了,點菜點菜。」王東寧似乎看出了王一洋的疑惑,但沒有回答,只是拿起菜單給了鍾湛然和王一洋一人一本。

    「我和然然打算下周就辦婚禮,酒宴在老家薩丁,到時候你要是有空,一定賞臉過來啊。」王東寧拿起手機,笑著給王一洋翻出他和鍾湛然的照片給王一洋看。

    「下個周?這麼快?」王一洋蹙眉。

    「沒法。」王東寧無奈指了指肚子,「然然懷孕了,已經兩個月了。」

    「.......你厲害!」王一洋頓時無語。

    他有點明白,為什麼王東寧會和謝曉丹分手了。

    兩個月?

    不說更長,就是一個月前,王東寧和謝曉丹還是情侶關係,那時候王一洋離開公司,他們還一起聚餐過。

    現在鍾湛然懷了兩個月,也就是說,他們兩個早就背著謝曉丹滾床單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第三者?

    王一洋想到現在的謝曉丹的心情,估計她知道消息時,肯定是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傻了。

    他知道謝曉丹對王東寧的感情有多深。

    他是和王東寧是朋友,但和謝曉丹,也是朋友。

    接下來一頓飯,王一洋沒心思吃,王東寧兩口子也感覺到了氣氛。

    三人隨意尬聊了陣,王東寧似乎有些受不了好友的視線,終於起身,帶著鍾湛然主動離開。

    留下王一洋一個人坐在位置上。

    他不知道王東寧帶女友和他吃飯,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想爭取朋友的支持?堅定自己的決定。還是有其他什麼想法。

    但不管如何,他對王東寧這趟的做法,心裡還是有點膈應。

    你可以一個又一個的交很多女朋友,那是你的本事。

    但同時和兩個女生一起來,那就不是感情了,而是欺騙。

    就像他自己。

    王一洋覺得自己是個很真誠普通的人。是個很純粹,很簡單的人。

    和眾多平凡的芸芸眾生一樣,他也有愛有恨,有喜有悲。

    如果是他,他會一次只對一個人付出感情。這本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平等交流。

    沒有人高人一等,王東寧只用一半的真心,換別人的全部。這本身就是不公平。

    哧。

    前面的座位上,一個男人低頭用火機點燃香煙,深深吸了口。

    他吐出煙霧,迅速彌散到四周,帶出淡淡的煙味。

    王一洋眉頭微蹙,輕輕把手裡的牛奶杯放下。杯底在桌面上稍微重了點發出聲音。

    馬上,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從鄰桌迅速起身,走到前面抽煙男身邊。

    「幹什麼?你們要幹什麼?」抽煙男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兩人夾帶著走出去。

    「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你們!放開我!」

    聲音漸行漸遠。

    『回到剛剛的思路上。』王一洋眉頭鬆開,「剛剛想到哪來著?」

    「哦對了,我是個專一的男人。然後.....」

    王一洋低頭注視著牛奶杯子里的微微漩渦,忽然沒了繼續思索下去的興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