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75章 亂局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75章 亂局 2字體大小: A+
     

    威克低下頭尊敬道:「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完全按照您的吩咐設置。」

    雖然他不知道老闆要他布置的那些,是用來做什麼。不過他最大的一點好處,就是不多想不亂想,只做事。

    「很好。」王一洋滿意道。他伸手輕輕摸了摸自己右邊耳垂。

    耳垂上戴著一個小巧精緻的紫水晶耳釘。

    耳釘的外形相當怪異,形狀就像一片樹葉,上邊還有著細膩而真實的紋路。

    但如果靠近了看,就能看到耳釘內部,有著一抹璀璨的暗金色。

    這枚耳釘就是屬於洛伊身份的標誌。

    同時也代表著沉湎之心最高的權利和地位象徵。每一個主教級,都有這麼一個堅不可摧的紫水晶耳釘。

    主教和主教之間有所不同的,就是它們內部的顏色不同。

    屬於洛伊這個身份的耳釘,內部是暗金色標記。

    屬於其他九大主教的耳釘,內部是白銀色。

    王一洋也是後面才發現自己身上多出來的這個耳釘。

    發現后他毫不猶豫的馬上戴上。

    因為這耳釘不只是象徵意義,其本身,還是用極其堅硬和特殊的材料製作而成。

    在催眠師的廝殺暗戰中,主教級的耳釘可以幫助他們提升一定的對催眠術抗性。

    耳釘的材料只要接觸皮膚,就能緩慢的刺激耳部,從而產生源源不斷的疼痛感。

    這種疼痛感猶如用小刀切割耳垂,對普通人來說或許只能作為刑具使用。

    但對催眠師來說,這股疼痛感,還有額外的效果。那就是提升對催眠術的抵抗力。

    這種抵抗力的原理,王一洋並不清楚,就算是洛伊也不清楚。

    他也是偶然獲得這種材料,才艱難打造出這麼點耳釘使用。

    但這東西是對主教級催眠師也有用的好東西,所以王一洋毫不猶豫就戴在耳垂上。

    雖然有些娘炮和痛苦,但安全第一。

    嗡...

    屬於格文的私人飛機緩緩降落。

    機場廊橋口處。

    鍾蠶和數名便裝屬下已經提前等候在這裡。

    身高足足兩米二的鐘蠶,再加上渾身強健如岩石的肌肉輪廓,就算是黑色T恤也沒法掩蓋他身上的兇悍之氣。

    加上他身後整齊站立著的數名神色冰冷的男女。

    一伙人站在機場廊橋口,光氣場便壓得路過的機場工作人員不敢直視。

    王一洋緩緩沿著廊橋通道走出,環顧四周,感覺整個機場通道有些空蕩。

    他這才想起自己是坐的格文的私人飛機。不像以前是大客機,所以下機的人多。

    看著邊上靜立低頭的鐘蠶等人,還有遠處早已等候多時的本地幫派人手。

    一大群人圍繞的核心,就只有他一個人。

    王一洋心頭忽然有種莫名的疏離感。

    儘管有著很多身份記憶,但那些模糊的記憶,終究不如他自身記憶真實深刻。

    從普通人,到如今大佬級頭目的身份轉變,這中間實在太快了,讓王一洋隱約有種陌生的不適應感。

    事到如今,他如果不自己主動吩咐,以後必然會距離一般人越來越遠,距離普通人的生活也越來越遠。

    一想到衣食住行,自己以後都很難再有以前的體驗了。王一洋心頭就有種莫名的感慨。

    好在這種感覺稍縱即逝,融合了洛伊記憶的他,在適應性和掌握自身上已經更進一步。

    「先去住處。」他看向鍾蠶。

    「好。」

    一行人穿過通道,從機場的工作人員出入口離開,而不是一般乘客穿行的行李大廳。

    納爾遜市的堅果機場雖然只有一個,但面積卻是整個博客康納州最大的。

    王一洋從下機到走到出口,中間還坐了一趟內部小巴車,都花了足足十五分鐘。

    走出機場,外面是一片寬闊的黑色廣場。

    廣場上豎立著一座金屬巨樹雕像。四面邊角分別有著四個直升飛行器升降坪。

    一架架飛鳥外形的黑色飛行器,源源不斷的從升降坪上起起落落。

    地面上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運輸車輛。這些車輛不光運輸行李箱和貨物,同樣還有大巴外形的乘客運輸車。

    剛一出來,王一洋便被機場外面嘈雜的雜訊弄得眉頭一蹙。

    「這地方太吵了。」

    「納爾遜市是整個聯邦都有名的重工業城市。以製造生產汽車和飛行器聞名。堅果機場不光是客運機場,同時還是運輸機場。所以這裡一直都如此。」後勤負責人威克大聲解釋道。

    幾人簇擁著王一洋,很快上了路邊的一輛防彈飛行器。

    同時其餘人也分別上了其他車輛。

    飛行器和汽車車輛,組成一支小型車隊,迅速朝著市區駛去。

    王一洋還是第一次乘坐飛行器。

    他坐的這架飛行器,是產自葛賽雅集團的極光型號。本身具有防彈,防高熱,抗風阻,絕緣電流等各種複合功能。

    市面上一般只出售給資產上十億的富豪階層。

    王一洋這次也是因為一口氣得了五十多億,錢一時間沒地方花。

    原本他打算找彥虎門訂購模塊和套裝,但一口氣全部花掉所有資金,才勉強能弄到一套機械化套裝,這完全得不償失。

    還不如用這些錢做其他更大的用途。

    在這樣前提下,他才訂購的這架飛行器。

    坐在飛行器內部,王一洋感覺和乘坐飛機沒什麼兩樣。只是感覺要輕飄飄一點。

    整個飛行器只有四個位置,前面兩個,後面兩個。

    每個位置都有層層疊疊的安全帶安全扣,防止顛簸撞擊受傷。

    王一洋坐在後排左側,新奇的觀察了一陣后,便也不再浪費時間。

    拿出一個新定製的手機,他撥通彥虎門那邊的私人號碼。

    手機是經過他前幾天,花錢請高級機械師調試組裝而成的新貨。

    為了安全起見,王一洋甚至將手機拿去,讓十多個不同身份,不同背景,互不相識的高級機械師,進行分別拆裝檢查。

    為的就是防備有手腳暗門設置在裡面。

    在連續兩次發現手機被做手腳后,王一洋讓人幹掉了兩個手腳不幹凈的間諜機械師,之後便一切順利了。

    反覆檢查了多次,直到一直沒問題后,他才放心的拿過來自己使用。

    不怪他如此謹慎,沒辦法,他身上的秘密太多,最怕的就是被人監聽。

    回過神,王一洋撥通彥虎門的號碼。

    很快,那邊馬上接通。

    「喂?」培珈門主似乎還在吃東西,陣陣咀嚼聲不斷從話筒那邊傳來。

    「是我,培珈。」王一洋平靜道。

    「王部長啊,看來你是換號碼了。我說還有誰知道我電話。」培珈語氣輕鬆起來。「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彥虎門如今被治癒的殘廢武者,已經多達三十人。

    這三十人中,至少有十七個極限武者。

    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微光段位,但對彥虎門的勢力增幅,已經起到了極大的增強效果。

    所以如今王一洋和培珈主持的彥虎門分部,正處於合作蜜月期。

    「我只是想從你那邊雇傭一批專業人手。」王一洋低沉道。

    「沒問題,什麼樣的人?」培珈很是爽快。

    「演技很強的人。」

    「演技?」培珈聲音里透出一絲驚訝。

    彥虎門什麼人才都有,畢竟是收容犯罪分子和非法人員的大本營,可演技....這種能力根本就不算是人才吧?

    培珈思索片刻,忽然有了幾個相當不錯的人選。

    「我明白你想要什麼樣的人了。我這裡有個以前做過雙面間諜的傢伙,為了私利害死了上百人。

    身份也是從外星逃過來的,絕對乾淨的黑戶。可以么?」

    「非常合適。」王一洋嘴角一勾,「給我送到納爾遜來吧。」

    「明天我派人送來。」

    「對了,如果不小心弄死了,沒問題吧?」

    「你隨意,那傢伙就是個人渣,害死同僚,害死家人,到我這兒時還想偷老子模塊,關在我這裡還嫌浪費糧食。」培珈無所謂道。

    「多謝。」王一洋滿意的掛斷電話。

    飛行器前後有著隔音擋板,只有打開通訊器,才能前後通話。

    所以他並不擔心自己的聲音內容,被前面的人聽到。

    想了想,王一洋打開前排的通訊器。

    「傑恩。」

    「在,老闆。」飛行器前排的傑恩迅速回應。

    「白蟲那邊有消息么?」王一洋隨口問。

    白蟲是代號,指的是戴在古夫和空平身邊的謝玉薇。

    當初復仇者被襲擊時,謝玉薇這個被王一洋安排照顧他們的小女僕,也被複仇者一起救走。

    根據她傳回的消息,她現在正和復仇者一起行動,同樣和之前一樣,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

    「白蟲那邊一切照舊,只是他們所在的地方,似乎成了奪魂教的動亂核心區域。

    從得到的情報來判斷,我懷疑奪魂教的人很可能是針對復仇者,專門抓走了魏孔屏的弟弟魏大勇。」

    傑恩得出的結論,和王一洋之前的分析一模一樣。

    「看來複仇者和奪魂教很早就有仇。」王一洋瞭然。

    「好在,現在各方力量的視線都聚焦到了奪魂教那裡,正好方便我們的布局和計劃執行。」傑恩低聲道。

    「不錯。」

    王一洋掛斷通訊。感覺有些疲倦,索性閉目休憩一陣。

    就在他閉目休息的同時。

    車隊後方,最後的一輛車子里。

    一個坐在後排的幫派成員,面色不變的悄悄摸了下褲兜上的紐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