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68章 練習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68章 練習 2字體大小: A+
     

    博客康納州,州首府,納爾遜市。

    位於納爾遜的聯邦安全局州級總部大樓內。

    明亮的辦公室里。

    總負責人瑪奇,扶了扶臉上的老花眼鏡,仔細查看手裡傳上來的文件。

    「影星市的負責人中,有一個車禍殉職?彥虎門的培珈動的手?真是糟糕。」

    瑪奇今年已經八十歲整了,上個星期剛剛和家人一起過了八十歲的壽宴。

    但此時她原本不錯的心情,也被這份突然傳遞上來的文件情報破壞了。

    「遇害的是肯尼特費哈爾,是影星市的聯絡組長,在調查米斯特集團董事王一洋時,發生車禍。

    我們初步估計,王一洋應該和彥虎門那邊有某種特殊聯繫。」

    辦公室內的另外一人低聲回答。

    這人身材高挑,穿著性感的紅色包臀皮裙,金髮披肩,眉目精緻,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妖艷美女。

    但唯獨她的雙眼,卻完全破壞了這份性感和美感。

    她的眼睛完全是一對人工製造的機械眼球。此時正微微旋轉,中心閃爍著淡綠色的微弱熒光。

    「你怎麼看?這件事該怎麼處理?」瑪奇嘆息一聲,看向面前這個自己最得力的下屬。

    同時也是她最親愛的孫女——芙拉·艾希。

    「比起彥虎門和米斯特,我認為更重要的核心,還是復仇者,他們所持有的機械化套裝收割者,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不穩定因素。

    我們必須最快速度將人抓捕歸案,將機械化套裝處以沒收。」

    芙拉·艾希神色冷靜,紅唇冰冷的說出最直接的處置方案。

    「無論是我們,還是米斯特集團,派出抓捕復仇者的人手,已經超過了數百人,他們的危險等級,也從最開始的三級,不斷提升,直到現在的六級。

    雖然我也很像儘快抓捕他們,但很無奈的是,現在我們的力量,並不足夠分兵應付一切。

    我們的重心,應該放在奪魂藥劑事件上。那才是迫在眉睫的麻煩。」瑪奇認真道。

    「我明白,所以我請命,由我親自帶隊,前往解決此事。」芙拉沉聲道。

    瑪奇抬起頭,真真正正的注視著自己這個小孫女,從小她就是這麼極有主見。

    無論任何事,都充滿自信。

    就算在一次案件里因為失誤,意外失去了自己的雙眼,她也依舊貫徹著屬於自己的行動理念。

    沉默數分鐘后。

    瑪奇終於緩緩點頭。

    「好吧,一路順風。」

    「放心吧,我可不是那兩個才得到套裝幾個月的小屁孩。」芙拉寒聲道,轉身推門而去。

    .............

    .............

    無論是安全局,還是米斯特的動作,都沒能影響此時的王一洋放鬆自我。

    他在一家安靜的酒吧里,足足待了一晚上。

    當然,他並不是完全的荒廢了一晚,而是一直在整理腦海里屬於洛伊記憶中的基礎特種催眠術的內容。

    雖然系統植入給他的記憶,大多都是簡略和簡介版本,但從很多經歷和事件記憶中,他也能總結出很多東西,很多技巧。

    這些總結出來的東西,對他掌握的塔斯達克符號催眠,有著相當重要的幫助。

    塔斯達克符號催眠,本身並不是一個孤立的技術。

    它包含有基礎催眠術的原理,進階符號催眠的原理,引動心理暗示的方式等等很多小分支。

    而王一洋此時得到了洛伊的記憶后,再結合塔斯達克符號催眠的各種基礎知識。

    終於算是正式的踏入了特種催眠術的大門。

    一整個晚上,他都在重新溫習關於特種催眠的很多基礎。

    在洛伊德體系中,催眠師,大致可以分為普通的職業催眠師,特種催眠師,以及後面的紅衣級別,和主教級別。

    而洛伊自己,屬於主教級別中最全面,最強大的頂點。

    之前的身份,催眠師費恩,就是屬於特種級別的催眠師。

    而他面對的紅術師巴萊,則是紅衣級。

    『按照洛伊的體系,主教以下的催眠師,如果毫無準備,面對熱武器,也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

    『所以當初我才能依靠晶元瞬間殺死紅術師巴萊。』

    王一洋輕輕搖晃著面前的酒杯,將裡面咖啡色的調酒搖晃出一圈圈的波紋漩渦。

    『按照這個體系,那麼現在的我,也就是屬於剛剛入門的職業催眠師。』

    王一洋抬眼掃視面前這個快要關門的冷清酒吧。

    之前的客人們都紛紛離場了。服務生也開始清理桌上椅子上的東西。

    整個店內,就只剩寥寥幾個人還在座位上。

    「先生,我們馬上要打烊了。」一個女服務生走近過來,小聲對王一洋道。

    「好的。」王一洋微微點頭,拿起外套,將手裡的酒水一飲而盡。

    啪。

    酒杯被輕輕放在女服務生手裡的托盤上。

    只是王一洋的手,在鬆開酒杯的同時,輕輕做了個無意識的手勢動作。

    女服務生清秀疲倦的面容,在不經意間注意到那個手勢,頓時眼瞳微微一散,露出迷茫之色。

    「我剛剛喝的是酒么?」王一洋輕聲問。

    「是的,格爾斯雞尾酒。」女服務生低聲回答。

    「不,那是蛇果汁。」王一洋披上外套,轉身踏步走出酒吧。

    他身後的女服務生身體一晃,回過神來。

    「我剛剛....是過來幹什麼的?」她一時間忘記了自己過來的目的,她似乎記得這裡這個座位,剛剛好像有人,又好像沒人。

    叮咚。

    悅耳的音樂聲從門口響開。

    王一洋走出酒吧,深吸一口清冷空氣。

    如果說之前的身份,讓他還覺得自己依舊是世界眾人中的一員。

    那麼現在這個洛伊的身份,則讓他隱約產生一種高高在上,凌駕於眾生的距離感。

    他平靜的沿著街道前行著。不斷嘗試著將符號催眠融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這是之前的他做不到的。

    在得到了洛伊的記憶后,他便明白了,這是一種最快的,也是最激進的訓練催眠術方法。

    最快,是指這種方法的效率極高。

    最危險,並非是指方法的危險性,而是對社會的危險性。

    這個方法會引來社會防衛力量的反擊。

    沒人喜歡被突襲式的催眠。沒人喜歡被無意識的控制。

    自然特訓。

    這就是這個方法的名字,很普通,很簡單,也很危險。

    王一洋一路隨意漫無目的的散步。

    從酒吧一條街離開,他很快進了一片滿是酒店商場的大型商圈區。

    此時天才剛剛亮,商場門口只有很多灰色清潔機器人在自動掃地拖地。

    酒店大門進出的人也稀稀疏疏,極為冷清。

    王一洋手插進衣兜里,悠悠走到一台自動飲料機前。

    一個戴鴨舌帽的雀斑少年正在往自動飲料機里塞硬幣。

    「能請我一罐咖啡么?」王一洋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少年。

    少年愣住了,抬頭認真看著王一洋,然後眼神變得微微茫然。

    「可以啊,我們可是哥們。」他摸了摸衣兜里還剩下的最後幾塊零花錢。

    然後毫不猶豫的掏出來,塞進面前的自動飲料機。

    哐。

    一罐咖啡飲料從下方滾了出來。

    少年拿出來遞給王一洋。

    「謝謝。」王一洋微笑道謝,隨手給少年衣兜里塞了一張十元紙幣,然後打開拉環,輕輕喝了口,揚長而去。

    穿過小吃街,他很快到了一處公共公園。

    公園裡綠樹成蔭,人工噴泉不斷放著鋼琴樂聲。

    一群剛剛抵達的老頭子老媽子,正在空地處安置播放器,準備開始晨運跳舞。

    公園內部還有環城跑道穿過,幾個穿運動服的男男女女正呼哧呼哧的小跑鍛煉身體。

    王一洋心頭一動,沿著公園的一條小路穿進去,走到環城跑道上。

    紅色的塑膠跑道上踩起來柔軟富有彈性,很適合慢跑運動。

    隨著一陣有節奏的奔跑聲接近。

    很快,一名單馬尾的清爽女孩,沿著跑道一路跑來。

    她穿著藍色運動服,腰間還綁著一個小巧腰包,耳朵塞了運動耳機,裡面隱約可以聽到有動感音樂聲傳出。

    王一洋和女孩迎面正要相錯。

    他忽然將手裡空了的咖啡罐,往上一拋。

    易拉罐在半空中劃出奇異的軌跡。十分詭異的吸引了馬尾女孩的注意力。

    啪。

    易拉罐驟然落回王一洋手中。

    同一時間,他面前的馬尾女孩也動作一頓,原地停了下來,眼神微微茫然。

    「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久。」女孩臉上露出熟悉又陌生的微笑。

    「告訴我你現在想做什麼?」王一洋現在運用的是催眠師體系中的引導傾述。

    原本這種技巧,是用於治療封鎖內心的心理病人,但被洛伊改良后,它已經可以運用於任何能夠接觸的普通人。

    就像眼前這個女孩一樣。

    「我想休息。很累。」女孩低聲回答。

    「那就休息吧,真是勤勉的孩子。」王一洋將空了的易拉罐塞進女孩手裡。

    「幫我扔下,謝謝。」

    他錯身離開,穿過跑道,朝著公園深處走去。

    身後的馬尾女孩木然的將易拉罐丟進垃圾桶,眼神重新恢復清明,然後她莫名奇妙的晃了晃腦袋,感覺很累,索性就在路邊的石凳子上坐下休息。

    越過一群集合準備集體活動的小孩子,王一洋悠然走到人工噴泉邊上。

    和他一樣看噴泉的還有幾個人,其中一個棕色短髮的年輕女孩吸引了他注意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