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千之心 » 第42章 心 2(感謝1筆夢星辰1的盟主打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萬千之心 - 第42章 心 2(感謝1筆夢星辰1的盟主打賞)字體大小: A+
     

    一條命換十年的忠誠,這已經很划算了。畢竟到時候放不放,還要看各自的實力。

    很顯然,鍾蠶也是這麼想,他沒加思索便同意了。他自信以自己突破后的實力和進步速度,十年後,沒什麼手段能控制住自己。

    「好。不過你打算怎麼保證我出來后不動手?光是我承諾,你不會相信吧?」

    「很簡單,只需要一點小小的保險。」王一洋平靜道。「而且,我找到了讓武道更進一步的路。跟隨我,你就能看到未來更進一步的希望。」

    這話一出,玻璃房裡的鐘蠶猛地抬頭,雙目宛如明亮的寶石,死死盯著玻璃房外的王一洋。

    「你確定?」

    「我沒有騙你的必要。」

    「那麼,我需要做什麼?」鍾蠶低下頭,語氣迅速活躍起來。

    如果說之前他的聲音是平淡沒有起伏,那麼現在,他聲調里隱藏著額外的活力。

    王一洋想了想。

    「植入一個晶元,以及,睡一覺。」他一揮手。

    身後兩個人頓時上前,從玻璃房上方打開通氣孔,往裡注入強效麻醉氣體。

    一罐罐的麻醉氣體宛如煙霧般,不斷湧入玻璃房。

    鍾蠶平靜的閉上眼,盤坐在地,不一會兒便頭一歪,微微昏睡過去。

    這些麻醉氣體足以放翻兩頭大象,用來對付他一個大正武者,自然綽綽有餘。

    王一洋等待著,他沒有馬上打開玻璃房,而是依舊等在外面。

    十五分鐘后,麻醉氣體徹底起效,被迅速抽離。

    「給我一隻記號筆,要紅色。」

    「是。」

    很快,一直紅筆遞到王一洋手上。

    他緩緩上前,開始在玻璃房的透明玻璃上,一個個塗塗畫畫起來。

    他掌握的塔斯達克符號催眠,主要是通過聲音,符號,作為手段,引導催眠外人。

    催眠效果,視對方的意志和注意力決定。

    越是警惕,越是放鬆,越容易被催眠。

    只有極度自我的人,處於心境平和,思維發散狀態,才很難被催眠。

    換句話說,以自我為中心的偏執狂或者處於自我幻想中的精神病,是最難催眠的。

    塔斯達克符號催眠中,一共有兩種方式,一是言語聲音,二是手寫符號。

    符號沒有固定形式,只要能吸引人注意力就好。

    所以王一洋用了紅筆。

    片刻后。

    他在玻璃房上密密麻麻畫上了大片的怪異符號。

    一個個符號宛如鮮血淋成的符文,扭曲而怪誕。讓人一眼望去,就無法移開視線。

    很快,整個地下室的五名保鏢,包括傑恩在內,全部的人,都被這些鮮紅符號所吸引。

    他們原本正在做事的動作,越來越慢,越來越緩。視線卻彷彿被黏在了玻璃上的符號里。

    『接下來,該布置什麼暗示呢?』王一洋眼神微眯。

    塔斯達克符號催眠,僅僅只是費恩掌握的其中一種快速催眠術,它很有用,但也很局限。

    這種催眠術,最大的效果,就是在人的意識裡布置一段小程序。一段不和自己生命安全相矛盾的小程序。

    而被催眠者,只要感知到固定的開關,這段小程序就會被執行。

    比如讓人做一些事,完成一些簡單動作,又或者突然產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當然,如果單對單,能做的更多,能讓人身陷自己曾經過去記憶里的幻覺。就如之前酒吧里那樣。

    但現在是一對多。效果就沒那麼強了。

    王一洋思索了下。

    「當我詢問,你是否忠於我時。用心的重複念誦十遍,我忠於王一洋老闆。」

    他的聲音緩緩再整個地下室回蕩。

    還好這裡空間不大,聲音能夠讓每個人都聽到。

    「現在,回答我,你是否忠於我?」

    「我忠於王一洋老闆。」「我忠於王一洋老闆。」.......

    一遍遍,所有人都眼神獃滯的不斷重複念誦。

    這樣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用,但重複多了,這就會成為一種自我暗示。

    有一句諺語叫,謊言說得多了,就會變成事實。

    對於自我的催眠暗示,同樣有著這效果。再配合塔斯達克符號催眠的加成,效果會更強。

    所有人宛如精神病一般,不斷的一起念誦這句話,直到十遍。

    雖然給人有點傻的感覺,但王一洋知道,只要次數一多,潛移默化下,這群人將徹底的忠於他,不二心。

    等到所有人都念誦完,王一洋伸手在玻璃上一抹,頓時破壞掉上邊鮮紅符號的整體感。

    地下室內所有人頓時微微一顫,清醒過來。繼續之前的動作,彷彿根本忘記剛剛發生了什麼。

    很快,鍾蠶被抬了出來,然後早已準備好的外科醫生迅速上前,消毒,鋪上無菌手術布,開始植入晶元。

    晶元被植入進鍾蠶的心臟附近。

    其體積只有指甲蓋大小,但能瞬間釋放出足以讓人全身麻痹的電流。並且重要關頭,還能物理爆炸。

    爆炸威力足以毀掉和鍾蠶同等體積,高強度的防爆混凝土。

    植入僅僅只是個小手術,五分鐘就完成了。

    然後鍾蠶便被放置在外,注射中和麻醉氣體的藥水,等待清醒。

    同時王一洋也喝退了所有屬下,開始在周圍牆壁上到處都塗畫起各種血紅的符號。

    他要嘗試催眠鍾蠶!

    ............

    ............

    北城區,放心旅館。

    牆上的掛鐘緩緩發出細微的咔咔聲,指針指向了三點十五。

    深夜裡,旅館接待廳里就只有玩著手游的老闆娘一個人值班。

    她頭髮還包著不少尖刺一樣的染髮紙,加上肥胖的身材穿著奶黃色的長裙。遠遠看去,就像開了口子的胖榴槤。

    嘶。

    忽然旅館的門被悄然無聲的推開。

    一個個渾身黑衣的人影,手持消音衝鋒槍,背著彈藥鏈條,身上穿著防彈背心,迅速湧進旅館。

    幾個黑衣人相互比了個手勢。上前一人一記手刀,砸暈低頭玩遊戲的老闆娘。

    其餘人魚貫衝進旅館走廊。

    他們一半人守住電梯,一半人沿著樓梯迅速上樓。

    很快,他們悄然到了空平和古夫兩人住下的房間,這種極其便宜的小旅館,而且還不需要身份證的地方。

    房間的房門根本不需要動手,本身就有著細小的縫隙。

    一名黑衣人動作熟練的取出一根小針,輕輕從門縫伸進去,然後又取出一個魚泡般的黃色圓球,接到小針的末端,用力一擠。

    很快,無聲的氣體慢慢湧入房間。

    黑衣人靜靜等待著,直到所有氣體完全注入。

    然後抬手看了下腕錶,計算時間。

    兩分鐘后,一人伸手握住門把手,另一邊有人手持工具,對著電子門鎖輕輕一劃。

    咔嚓。

    門鎖開了。

    房門緩緩被推開。門後面黑暗中,一個紅髮的年輕男孩正對著來人微笑。

    「你們好。」

    古夫抬手打了個招呼。

    轟!!

    側面的空平化為一道紅色身影,重重衝出,撞在門口的兩名黑衣人身上。

    兩人身體如遭炮擊,倒飛撞在牆壁上。濺出大片血漿。

    空平若無其事的站起身,收回右臂。

    砰砰砰砰!!!

    走廊兩側,所有黑衣人瘋狂的朝他射擊。

    密集的衝鋒槍子彈形成兩片傾斜的大網,完全將空平和古夫兩人籠罩。

    但兩人只是簡單的抬起手,一層薄薄的防護光幕阻擋在他們身前。所有子彈完美的鑲嵌在光幕上。

    「你左我右。」空平緩步走出,忽然縱身,在半空中揮出右手。

    哧!!

    他的右臂前半截驟然分離,整個右臂在空中分解,化為十多道微型金屬裝置。

    所有金屬裝置精準對上右側所有黑衣人,帶著無色的尾焰飛射而去。

    噗噗噗噗!!

    密集的撞擊聲同時炸開。

    走廊一側的所有黑衣人全部被金屬裝置射中目標,無一人存活。

    所有金屬裝置再度從屍體腦袋上浮起,自動回到空平身前,合成手臂,嵌入原處。

    他面色平靜回頭看去。

    另一邊的古夫也正好笑著收回手,朝他比了個ok手勢。

    「外面還有,抓個活口。」古夫再提醒一次。

    空平點頭,快步朝走廊樓梯間走去。

    走到一處拐角時,他猛地抬手擋住左臉。

    轟!!

    劇烈的爆炸從左側炸開,赤紅的火焰瞬間變將他完全吞噬。

    樓下同時射出大量子彈,瘋狂的對著火焰掃射。

    火光散去,空平慢慢走下樓,從煙霧中步出。

    所有子彈全部凝固在他身前一米處。

    一抹紅光從他左眼緩緩亮起。

    哧!!

    剎那間,十多道透明尖刺從他身前轟然爆開,朝周圍一樓所有黑衣人轟射而去。

    一道道尖刺足有巴掌長,通體如清水凝結,頂端尖銳。

    它們在半空中高速旋轉,帶出巨大穿透力。

    周圍的黑衣人根本來不及反應,統統被尖刺穿透眉心,軟倒在地。

    一時間一樓旅館大廳里滿目瘡痍,到處是彈孔和血水。

    「嘖嘖嘖,空平你的收割者套裝,掌握度比我高出這麼多,已經能動用力場刺了么?」

    古夫從後方走出來,右臂緩緩從金屬色恢復成肉色。

    空平沒有回話,看向一處牆角。

    「出來。」

    牆角的一個酒櫃吧台後,一個渾身顫抖的黑衣人慢慢直起身。

    「別....別殺我!我什麼都說!!」他聲音裡帶著哭腔。

    「誰派你們來的。」空平淡淡道。

    「我們是.....是安全部的人!」黑衣人顫抖著回答。「是王一洋!王部長!是他讓我們來幹掉你們的!!別殺我!我什麼都說了啊!!」

    他猛地大叫起來。

    「他沒說謊。」古夫在後面低聲道。

    空平沉默下來。

    吱嘎。

    被子彈打得有些破碎的大門,忽然緩緩被推開。

    門外一個瘦高修長的人影,沐浴著月光緩緩踏入大廳。

    「初次見面。」

    來人取下遮掩面孔的圓帽。

    「我是王一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