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29集 第18章 功成(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29集 第18章 功成(大結局)字體大小: A+
     

    孟川六十九歲時,已達八十八歲的方大龍含笑逝去,方大龍出生在大虞王朝末年,在那黑暗時期從鄉下普通人一步步走到濱海城三大幫派’金銀幫’高層之一,每一步都歷經艱辛。然而四十一歲那年開始,自從兒子方岐從京城回來,方大龍便一飛沖天。

    孟川不在意權勢,但方大龍憑藉兒子影響力,兒子寫下的一些驅魔典籍,建立了天下第一大驅魔家族‘方家’。

    孟川九十六歲時,小妹方倩已是九十三歲高齡,雖然她從小練拳,兄長又照顧的好,可生老病死是不可阻擋的。方倩這一生,從小有父親照顧,後有兄長看顧,也的確夠幸福了。她在帝國中也有極高地位權勢,因爲她是老天師最在意的親人。

    自從方倩去世後,老天師‘方岐’便行走天下,他若是不願露面,誰都難見他一面。

    雖然從年齡判斷,老天師已超過百歲,可能隨時死去。但偶爾露面,卻證明老天師還活着。

    對於這位,在二十九歲時就斬殺九大源魔的有史以來最強驅魔天師,如今年過百歲,整個天下各方都無比關注,誰也不知道這位老天師到底修煉到了何等境地。

    ……

    天川城外,高山之巔。

    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有一位斷臂白髮老人坐在山頂,在那沉浸在繪畫中,誰也不知道這陡峭的山峰,斷臂老人是怎麼上去的。

    “哈哈哈……”

    “來到這方世界百年了,終於看清了。”孟川暢快笑着,如今他滿頭白髮,蒼老無比,臉上都有着老人斑,從表面來看,像是八十歲。可實際上孟川今年已經一百二十一歲!

    雖然‘成爲世界最強的存在’的目標一直沒完成,甚至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看不見目標,但孟川從未放棄過!

    他心性何等之堅定。

    沒有一天鬆懈,時時刻刻修行求索,朝更強境界進發。

    他曾發現,生靈越多的地方,誕生魔的數量也就越多。是不是說……沒有生靈,就沒有魔?那位比他孟川更強的存在,是不是也對生靈有依附?如果沒有生靈,那位存在會實力大損?

    雖然有此推斷,但孟川瞬間便否定這條路。

    滅絕衆生爲自己?這根本不是自己的路,自己寧死,也不會如此做。

    在這世界,再強的驅魔天師,也只是透過符籙、法器、陣法等物,借用天地之力!自身依舊是凡俗,即便是孟川對肉身的保護達到凡俗的極限,達到一百二十一歲的他,能感覺到離‘死亡’不斷接近。

    大限之前,孟川有過很多其他想法。

    但或是守住本心,或是覺得希望不大,盡皆否定了那些道路,他一門心思依舊在驅魔秘法上。

    終於在今天,他看到了一線曙光。

    “這個世界的人類,在苦海中掙扎,永遠是凡俗。即便是我,也無法感應規則運轉。”孟川笑看着眼前的畫,“但我這些年創出的驅魔符法,煉製的法器,琢磨出的陣法,能借用的天地之力越來越多……到今日,我終於看清了這方世界的運轉。”

    看不見,感應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但想要透過符法、陣法表象推斷整個世界規則運轉,簡直不可思議。

    就像瞎子摸象,摸到一根毛髮,以爲大象是無數毛髮。

    摸到長長的鼻子,以爲大象是蜿蜒長的動物。

    摸到粗壯大腿,因爲大象是柱子般的生靈。

    因爲看不見,感應不到……想要徹底弄清楚世界運轉規則,比瞎子徹底摸清一頭大象的模樣,要難千倍萬倍。

    孟川看過這方世界幾乎所有珍貴驅魔典籍,更以畫道智慧推演百年,一次次實踐驗證,他一凡俗的身份,終於看清了這方世界的規則運轉。

    “看到了。”

    “這方世界,原來是如此運轉。”白髮蒼蒼的孟川,看着畫冊上的圖畫,”那我就可以佈置一座大陣,徹底調動整個世界的力量。”

    二十九歲那年,他僅僅憑藉些法器,便可調動調動百里之內天地之力。

    六十歲時,憑藉法器陣法,他可調動八百里範圍天地之力。

    九十六歲時,憑藉法器陣法,可調動一千三百里範圍天地之力,只要願意,可毀滅一千三百里,也難怪整個帝國越加重視這位老天師,畢竟二十九歲斬九頭源魔時展露的實力,就足以讓各方不安了。

    這些年,孟川對這方世界瞭解越來越深,借用的天地之力也越來越多。

    今日,他有野心!

    要借用整個世界所有力量!也足以稱得上‘代天行罰’。

    “借用天地之力的極致,就是借用所有天地之力,我就不信,憑此大陣,還找不到你。”孟川於是開始行動,開始煉器佈陣。

    用了足足十年時間,煉製大陣的諸多部分,分別佈置在天南地北各地。

    ……

    “成了。”

    站在一座巍峨高山之巔,白髮蒼蒼滿是皺褶的孟川,已是一百三十一歲高齡,即便以他對身體的完美控制,能確定一百三十五歲便是他的大限。

    然而終於在大限前,佈置好了這座大陣。

    整個大陣,分三十五個分陣,佈置在天南地北,大陣整體,東西向一萬三千里,南北向九千八百里。

    大陣本身可自然引動天地之力,本能的就形成了一座廣闊結界,這座結界壓制一切魔氣,令結界範圍內詭魔誕生難度都很難,強大些的大魔、源魔誕生可能性更無限趨於零。

    這還是本能運轉,若是孟川這位陣法創造者、煉製者,徹底調動整個陣法,借用的天地之力就恐怖了。

    “來吧。”

    “徹底調動整個世界的力量吧。”孟川又期待又忐忑。

    能調動所有天地之力,也只是他的猜測。

    是他畫道一次次剖析推演的結果,沒有實踐證明。

    “轟。”

    伴隨着孟川的精神力引動腳下的整個大陣的中樞,肉身衰老到如今的地步,精神力只有三十歲時的兩成強度,但這是調動所有天地之力!精神力就是再強十倍,也不可能多調動一絲天地之力,因爲這已是極限。

    “轟隆隆~~~~”

    天地震顫,蒼穹轟隆,雲層都散了。

    這一刻,諸多驅魔人都擡頭看天,感覺到天地的大變。

    過去最多調用千餘里範圍之力,這一刻,孟川藉助這座大陣,調動的力量要磅礴太多了。

    “成功了,借用到了所有的天地之力。”孟川這一刻,看到了四海的盡頭,看到了所有高山、沙漠、森林,看到了所有城市,更看到了海洋深處,看到了大地深處。

    這一刻,整個天地之力都被調動。

    整個天地在他面前,都不再有秘密。

    都說凡俗是借用天地之力,可當借用了所有天地之力……便是另一種程度上的‘掌控天地’。

    “整個天地,我都看到了。”

    “可是,比我更強的生命,在哪?”孟川疑惑,“對了,魔氣!”

    孟川發現了,大地之上融入天地的魔氣,卻是源自於大地,大地深處有大量的魔氣脈絡,彷彿根鬚一般,連接着大地極深處。

    “是那。”

    “所有魔氣,最終源頭都是一處,是在那。而那裡,在我感應中是一片黑暗。”孟川感應到了那裡。

    看不見,但孟川隱隱確定,那頭恐怖生物應該就在那。

    “嗯?”

    孟川擡頭看天。

    冥冥中,無盡時空規則的力量再度降臨。

    “我成功了?”在無盡時空規則力量降臨,籠罩自身的剎那,地底深處被隔絕遮擋的存在,孟川也終於看見了。

    看見了那頭龐然大物,一切魔氣的源頭。

    “原來,這方世界所有的魔,都源自於它。”孟川瞭然,“它纔是之前最強的生命!有無盡時空的規則遮掩,這次渡劫過程中,我永遠看不見它,找不到它。只有我超越它,渡劫功成那一刻,才能看到它。”

    “原來,法器陣法也算是我的實力。”孟川這一刻也確定了這一點。

    因爲單單憑藉結印、虛空畫符等方法,孟川根本無法威脅這一頭恐怖的存在。

    唯有之前能借用整個世界力量的大陣,堪稱掌控天地的力量,方纔能殺死那頭存在。

    “譁。“

    孟川這具肉身消散,意識被裹挾着前往遙遠的家鄉宇宙,這一刻,孟川也頗爲慶幸。

    這次渡劫,否定其他所有修行體系,只有驅魔秘法一條路,必須從頭來學。而這個世界的體系僅僅是基礎……要在基礎上,達到‘代天行罰’的地步,難度高得匪夷所思。孟川也是畫道天賦,汲取混沌領主智者的百道智慧,一刻不曾懈怠,修行過百年,才終於創出那座浩瀚的結界大陣。

    凡俗之身,壽命一共纔多少?降臨時都十九歲了,孟川的智慧都修煉百年之久。

    只要中途不愛惜肉身,令壽命短些。

    只要中途懷疑道路,換一個道路,耽擱了驅魔秘法之路。

    只要畫道積累弱些,老死那一天,怕都悟不出代天大陣。

    任何一種可能,都將失敗。

    “如果我早早就找到這頭可怕存在,有明確目標,那還容易些。我之前根本沒有明確目標。”孟川唏噓。

    不知道是什麼生命,永遠找不到。

    讓自己在黑暗中摸索……

    隨着壽命接近大限,壓力會越來越大。

    “我修行一生,都算是天賦卓絕,修行都很快,即便修煉成元神八劫境生命體,也只是耗費三萬餘年。從來沒有‘大限逼近’的滋味。”孟川慨嘆,這次他感受到了,大限逼近,身體越來越衰老,永遠看不到希望,自身道路是否對?

    他也有過諸多雜念,但他都毫不猶豫否定了,有些雜念的道路……就算成功,他也寧願失敗身死。

    “現在來看,那些雜念都是錯的。如此可怕存在,唯有借用所有世界之力,才能斬殺它,這是唯一一條路。”孟川有些慨嘆,“一百三十一歲,臨近大限,方纔功成。”

    ……

    譁。

    家鄉宇宙,滄元界。

    靜室內,盤膝坐着的孟川睜開了眼,意識已然迴歸。

    “成功了。”孟川能清晰感覺到變化,過去無盡時空對他有着壓制,他只要敢跳出時空長河,跳出時間線,恐怖天劫就會降臨。

    如今,天劫渡過去了。

    也就天高任鳥飛!

    “轟隆隆~~~”孟川意識完美和滄元界合一,也就家鄉生命世界,才能完美融合。

    完美融合剎那,孟川將一段‘時空長河’支流從整個宇宙的浩瀚時空長河,徹底獨立了出來。

    這一刻。

    滄元界開始大肆汲取外界力量,整個宇宙的力量開始朝滄元界涌動,滄元界開始迅速的擴張,陸地在延伸,海洋在擴大,海洋中更有新的陸地出現。

    “嗯?”

    孟川將滄元界時空支流獨立開的剎那。

    一處時空,黑色華麗衣袍的龍首老者看向了滄元界方向,露出了喜色:“哈哈,孟川渡劫功成,是我們這方宇宙的大幸事!一位元神八劫境,還是永恆弟子……我也能有一大助力了,這方宇宙的底蘊也深厚許多。”這方宇宙的八劫境中,龍祖一直是統領者帶領者,而孟川只要修煉到頂尖元神八劫境,以元神一脈的特殊,以永恆弟子的關係網,影響力便可不遜色於龍祖。

    “我們這方宇宙新的元神八劫境,還是永恆弟子。”一位面容謙和的偉岸存在,也醒了過來,“而且和我永恆樓還有些緣分。”

    “東寧,元神八劫境,還拜入了青火山?”一位星光環繞的女子遙遙看着。

    元神八劫境地位,本就比肉身八劫境略高些,又拜入了青火山。

    單論影響力,孟川如今便不遜色於他們五位頂尖肉身八劫境了。

    “這位東寧道友,上次一別,如今已是同道了。”魔山主人遙遙看着,露出一絲笑意。

    “東寧道友的妻子,也有鳳凰血脈,和我也有些緣分。”火焰中沉睡的紅衣女子睜開眼,狹長眸子看着孟川。

    這方宇宙的五位頂尖八劫境,除了黑魔始祖,其他一個個都自然對孟川保持善意,因爲同個家鄉宇宙……在無盡時空中,自然就是很親近的關係,大家也會團結互助。因爲不團結互助,家鄉宇宙早就會被其他異宇宙的八劫境滲透侵蝕,乃至吃掉都有可能。

    “還真成功了?”

    黑魔始祖不敢相信。

    “他修行三萬餘年,就開始渡劫。修行快代表他天賦高,但修行歲月短暫……代表他用來積累智慧的時間短了些,渡劫成功的可能性很低纔對。”黑魔始祖看來,孟川心靈意志如果成長慢些,到十五萬年時才承載時空演變,有足足十五萬年來修行積累,智慧肯定比僅僅三萬餘年要高得多。

    僅僅三萬餘年積累的智慧,度過了考驗心靈智慧的元神第八劫?

    黑魔始祖猜的不錯,孟川這次渡劫之前,得混沌領主智者的百道智慧,令自己畫道積累提升許多,方纔最終度過那一劫。

    渡劫就是如此。

    有種種因素……每一位元神八劫境成功者,都會感覺到艱難僥倖。

    但任何一位成功者,都有他們成功的原因。正因爲都符合了,才渡劫功成。

    “東寧嫉惡如仇,也罷,也罷。”黑魔始祖很清楚,他根本沒法和孟川走到一起去,當即一念,手一撈。

    便將傳承秘寶‘黑魔殿’‘夢魘殿’都收了去,跟着一邁步便已然離開了這方宇宙。

    “從今天起,黑魔殿,散了吧。”

    一道聲音,在黑魔殿主、夢魘殿主腦海中響起。

    黑魔殿主‘離虹之主’、夢魘殿主‘雪羽殿主’,他們倆先是察覺到自己掌控的傳承秘寶憑空消失,黑魔殿總部多年積攢的寶藏也消失了,跟着就是那一道聲音——“從今天起,黑魔殿,散了吧。”

    “黑魔殿,散了?”

    兩位當代殿主驚愕萬分,傳承悠久,背靠八劫境恐怖存在‘黑魔始祖’的黑魔殿,就這麼散了?

    “我們怎麼辦?”他們兩位一時間都蒙了。

    ……

    滄元界。

    柳七月在書房內默默等待着,自從孟川渡劫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等,她沒告訴父母們,孩子們。

    一天,兩天,三天……十一天……

    當太陽從東方升起,第十二天的清晨時分,柳七月感覺到天地的變化,一擡頭,看到了清晨陽光照耀下的一道身影走了過來,她綻放開了笑容。

    “七月。”孟川走過來,輕輕擁抱住妻子,渡劫成功,真好。

    柳七月這十一天一直在擔心中,此刻也擁抱丈夫,方纔感到安寧喜悅。

    “阿川,你已經元神八劫境了,以後別讓我這麼擔驚受怕,好不好?”柳七月問道。

    “我答應你。”孟川點頭。

    感受着滄元界時空長河分支,滄元界在擴張蛻變中,時空長河分支也獨立出來,完全受孟川控制。孟川看到了這一時空長河分支中很多存在。

    那個爲人族付出一生,對他無比照顧的姑祖母‘孟仙姑’……還有爲人族奉獻的李觀尊者、對他本不是太看好的洛棠尊者等等尊者們……還有晏燼心中永遠的痛,死在妖族手裡,當代天賦最接近孟川的‘薛峰薛師兄’……還有那位犧牲自己,阻止妖族從世界間隙入侵的真武王王師兄,若不是王師兄,妖族成功入侵,怕等不到孟川成長起來,滄元界就迎來大浩劫了……還有一位位前赴後繼的神魔們……

    孟川曾有許多遺憾,他看到過許多同門戰死,一個個名刻赤血崖。

    這也是他一直從未鬆懈,想要成八劫境的一個原因。因爲,都可以彌補那些遺憾。讓那些受盡苦難的英雄們,從時空長河中走出來,好好享受和平繁華的世界。

    滄元界,是很年輕的世界!僅僅三千萬年的人族歷史,除了孟川關心的人外,其他歷史上的人們,只要對人族貢獻達到一定程度,孟川都會將他們從時空長河中撈出。

    畢竟年輕的滄元界,如今神靈位置還很多。或許很久以後,神靈位置會緊張。但現在……還多得很。

    “又要再見到那些老友了。”

    “能和薛師兄、王師兄他們一個個再喝酒暢談,比什麼大機遇都要讓人開心啊。”孟川很滿足。

    遺憾都彌補,更可和最關心的親人好友盡情享受歲月。

    更可派遣幾尊元神分身,和其他八劫境們一同闖蕩其他時空,探索更多未知。

    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不滿足?

    “對了,渡劫成功,也該立即去拜見師尊了。”孟川一個念頭,便分化出一尊元神分身。

    “轟。”

    藉助永恆印記施展時空秘法,形成一條時空通道,孟川這尊元神分身,便沿着時空通道離開了家鄉宇宙,前往遙遠的青火山。這趕路也需約莫十年時間。

    “孟川,我們這方宇宙諸位八劫境都已甦醒,慶賀你渡劫功成,趕緊過來吧。”一道聲音遙遙傳來。

    孟川生出感應,擡頭看去。

    在一處時空中,龍祖、魔山主人、鳳凰始祖、永恆樓主人……赤寧真君、星空始祖、山吳道君……

    衆八劫境們都感應到孟川的目光,也笑看向孟川。

    這是一位元神八劫境,還是永恆弟子。如今地位便足以媲美頂尖八劫境,將來更將是有望成爲這方宇宙和龍祖並列的帶領者,自然個個帶着善意。

    “來了。”孟川笑着應道,一尊元神分身已然前往。

    (全書終)

    (等會兒發完結感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
    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