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十八集 第二十四章 安海王的記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十八集 第二十四章 安海王的記憶字體大小: A+
     

    孟川他們都在一旁看著,李觀卻是仔細觀看這些典籍,四本典籍仔細看了。

    「三門尊者級的絕學,一門帝君級的半部絕學。」李觀看完后,從中挑選出兩本,「其中這本尊者級絕學《四絕劍》和帝君級《時光刀》一脈相承,而且裡面都有所謂的『冥想法』,《四絕劍》有冥想法的基礎篇,《時光刀》有冥想法的後續……我懷疑,你的意識分裂應該和這冥想法有關。」

    李觀畢竟是洞天境圓滿,眼光要毒辣得多。

    「那半部絕學,我沒修鍊。」安海王說道,「因為我在群星樓得到更強大的傳承,之後,妖族才送來這半部帝君級絕學。」

    李觀微微點頭。

    如他所料……

    若是修鍊後續冥想法,安海王不會這麼早暴露。

    秦五痛心看著安海王:「薛廷,元初山早就告訴過每一個神魔,妖族心懷叵測,切不可相信它們的承諾。它們給的寶物可能就是毒藥,它們給的絕學,可能就存在大缺陷。」

    「是,你們是說過。可天下間的神魔,又有多少信呢?」安海王平靜道,「大家都只當是你們恐嚇。並且很多神魔都認為,如果給的寶物是毒藥,給的絕學有缺陷,最基本的信譽都沒有,神魔們又豈會繼續和妖族勾結?妖族定不會如此短視。」

    「妖族是不會這麼短視,但你是有望成造化尊者的,妖族針對你就很可能了。」秦五皺眉道,「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何要勾結妖族?」

    「學它們的絕學,讓自己更強大。」安海王看著眼前四人,「然後再去斬妖族,不很好么?妖族是很可惡,但它們的絕學還是可以學的。」

    「妖族絕學,若是蘊含規則奧妙的招數可以參悟一二。但是一些特殊的秘術,不明白秘術的根本,是不能修鍊的。」李觀說道,「修鍊了未知秘術,就走向未知了。我們收繳的所有妖族絕學,都是經過我們尊者查看。我們能夠確定的,看懂的,才會讓神魔們去學。」

    安海王疑惑道:「妖族讓我發瘋,去屠戮人族?雖然死去數百萬人很慘痛,但實際上對整個戰爭而言,卻是不損人族根本的。」

    「因為你沒繼續修鍊,你繼續修鍊,就不會這麼早暴露了。」李觀指著那半部絕學,「我猜,妖族謀划甚大。從新意識誕生,你卻完全不知道來看……很可能這特殊法門,是讓新意識最終吞噬掉你主意識,徹底代替你。並且妖族應該有控制之法。」

    「若是你成了造化尊者,又絕對忠誠於妖族,那對我人族威脅就太大了。」李觀說道。

    安海王沉默。

    孟川他們都看著安海王。

    多年來,安海王的確為人族立下大功勞,甚至他所有子女們都為人族奮戰。誰能想到安海王會勾結妖族?

    「你不該勾結妖族的,妖族的好處,是那麼容易拿的嗎?」秦五看著他。

    「我從來沒想過背叛人族。」安海王看著眼前人,「我知道,我薛廷罪無可赦,該處死。但這麼死去只是便宜了妖族,我希望我的死更有價值,讓我能盡量贖罪。這些年,為了勾結妖族,我出賣了一些情報,也造成了一些神魔戰死。我虧欠太多了。」

    「你說的這些,我們不敢信。」李觀冷聲道。

    「現在需要你去一趟心海殿,我們之後才能決定怎麼處置你。」秦五說道。

    「好。」安海王點頭。

    ……

    藉助心海殿,可立下心之誓言,不可違背。

    也可藉助『心海殿』,驗證強大神魔所說一切。

    「嗡。」

    安海王盤膝坐在心海殿內,沉浸在心海殿的幻術控制下。

    孟川、秦五、洛棠、李觀四人在一旁,護法神『黑袍老者』也出現在一旁,黑袍老者說道:「現在我會將他的記憶外顯,你們都可以仔細查看。」

    「諸位仔細查看他記憶,最後一起決定,如何處置安海王。」李觀說道,孟川、秦五、洛棠都點頭。

    心海殿半空中開始顯現一幅幅畫面和聲音,那都是安海王的記憶。

    安海王孩童時,家鄉城池遭到妖族入侵,第一時間他父母就死了,還是孩童的他和無數人驚慌逃亡,大量妖族追殺。待得妖族離開時,四散逃跑的人族也只有兩三成活下來,而他成了流浪的小乞丐。

    「孤兒乞丐?」孟川看著這幕。

    整個人族世界遇到妖族入侵的有很多,自己也碰到過,可父母當時保護好自己。

    安海王卻是成了孤兒乞丐。

    ……

    記憶不斷顯現在半空。

    安海王孩童時,在成小乞丐的時間裡,遭受很多磨難,經歷了人世間最黑暗的一面。

    天越來越冷。

    寒冬臘月,這小乞丐快凍死之時,終於僥倖成為一大家族的小僕從。小僕從的日子也挺艱難,可至少餓不死,他在這大家族內他才真正接觸到修行……

    作為小僕從,沒有好的師父教導,他只能暗中偷偷自己修鍊,對自己足夠狠。

    「他並不在乎凡俗。」李觀看著,輕聲道,「在他心中,凡俗面對妖族根本毫無反抗之力,只會窩裡橫,欺負弱小。」

    「倒是對神魔,他還算看重,每一個神魔死去他都會很痛心,覺得那是損失了一份對抗妖族的力量。」

    孟川、秦五、洛棠都微微點頭。

    看著安海王的成長軌跡,他的所思所想都完全顯現。

    「他最相信的還是他自己,他一心想著對付妖族。」秦五說道。

    「對妖族,他的確最恨。」洛棠輕聲道,「因為強大神魔的子女,一般也會很強大。所以他娶了很多妻妾,有了一堆子女。他那些子女們年少時多經歷苦難,竟然是他暗中引導的,他認為苦難挫折才能磨練心志。」

    孟川看的皺眉。

    好友『晏燼』悲慘的年少時代,竟然是安海王暗中引導?

    一邊在兒子身上留下『劍印』,一邊有各種磨難折磨。至於晏燼的母親,在安海王眼中只是個『工具』,生育的工具、磨練晏燼的工具。

    安海王心中沒在乎過其他親人,也就重視子女們,他其實是以另一種方式『栽培』子女。顯然他子女們不喜歡這種的栽培方式,包括最優秀最妖孽的『薛峰』,也無法理解他的父親。

    記憶影像消散。

    孟川等人都看著盤膝坐在那被控制著的安海王。

    「看完了。」李觀說道,「諸位說說,怎麼處置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