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五集 第十一章 這一生一起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五集 第十一章 這一生一起走字體大小: A+
     

    「讓七月看到了,她恐怕要擔心了。」孟川心中浮現這一念頭,跟著身體深處被噬咬的痛苦再度讓他無法分心。

    他忍不住發出低哼,緊緊咬著口中的毛巾,強忍著痛苦。

    「和死亡相比,和絕望相比,這點痛苦算什麼?」

    「來吧,來吧。」

    「這隻會讓我更強大!」孟川腦海中浮現著一幕幕場景,那是《向著朝陽》中曾經畫出的那些場景,那些絕望場景,以及人們依舊拚命去戰鬥的場景給了孟川心靈力量。在那等殘酷的戰爭面前,修鍊時的一點痛苦又算什麼?如果這都扛不住,還說什麼斬盡天下妖族?

    斬盡天下妖族,如果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如今修鍊痛苦折磨就是一座小土堆。

    如今的自己,先踏平一座小土堆吧!

    在痛苦折磨中意志不斷被磨礪,寶劍鋒從磨礪出,意志也猶如一柄刀不斷被磨礪,充滿鋒芒。

    也不知過去多久……

    終於全身的疼痛如退潮般,迅速退去。

    之前宛如身處地獄,如今疼痛盡去,孟川甚至有一種全身輕飄飄的感覺,只覺得好舒服,無比的舒服。孟川明白這些都是錯覺,是長期經歷疼痛折磨都適應了,如今疼痛盡去卻覺得無比舒服愉悅。

    「今天的神魔體修鍊結束了。」孟川從浴池中起身,真元在體表流轉,水滴便盡去,跟著簡單穿上貼身衣袍,走路都有些輕飄飄的。

    吱呀。

    孟川打開了木門,看到了外面走過來的柳七月,柳七月笑道:「阿川,你現在也餓了吧,我剛給你做了些吃的。」

    這一刻孟川心中一暖,只覺得七月待自己是真好,若是這一生,能和七月油鹽醬醋茶,一同悠閑享受生活……那真是無比美好的事了,只是自己和七月都得努力修鍊,七月覺醒鳳凰血脈,元初山同樣對她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他們倆都懈怠不得。

    「還真餓了。」孟川笑著,二人一同來到廳內,兩碗白米粥以及一些小菜。

    孟川坐下后立即端著這一大碗粥喝了一大口,只覺得胃裡暖暖的,點頭道:「平常還沒覺得粥這麼好喝。」

    「那你每晚修鍊完,我都幫你熬些粥。」柳七月也在喝著,同時忍不住道,「阿川,你每天修鍊都這麼痛苦的嗎?」

    孟川笑道:「想要練成超品神魔體,哪有那麼容易,如今吃些苦頭,將來實力可以變得強很多,這可是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從你七煉那天開始算起,你第八煉應該有五天了吧?」柳七月說道。

    「對,第五天。」孟川點頭。

    「每天都煉煞?」柳七月問道。

    「藉助藥物外力相助,第二天我身體就完全好了,當然得每天修鍊。」孟川說道,「修行時間,必須抓緊。」

    柳七月忍不住道:「可是這第八煉似乎非常痛苦,我問了劉管事,從你葯浴開始到結束,足有兩個多時辰。兩個多時辰的痛苦折磨……每天都經歷一次,精神會承受不住吧。我師父說過,精神也是有承受極限的,超過自身極限,精神就崩了!我覺得你修鍊一天,歇息一天,如此可能更好些。」

    「哈哈。」孟川笑著道,「七月,這才是第八煉,第九煉是『六欲煞』,對意志要求要高得多。我是想要將雷霆滅世魔體九煉都練成的,而如今第八煉的疼痛折磨,恰好是對我意志的磨礪。」

    「雖然會累,但依舊要堅持,意志也能越加強大。」

    「這可是難得磨練意志的機會啊。」孟川笑道,「我怎麼會修鍊一天歇息一天呢?放鬆壓力,磨礪效果就變弱了。」

    「磨礪?」柳七月一愣。

    她沒想到,她認為疼痛折磨是苦難。阿川卻是將其視作修行,意志的修行!為第九煉做準備。

    「這才是八煉開始的第五天,整個修行會持續一百二十天。」孟川說道,「我相信一百二十天後,我的意志一定會進步大很多。若是能夠直接達到修鍊『六欲煞』的意志要求那就好了,可我估摸著,六欲煞對意志要求太高,沒那麼容易。」

    「阿川,你已經很厲害了。」柳七月勸慰說道,「入門僅僅大半年,就練成超品神魔體、黑鐵天書絕學。」

    「我可沒練成超品神魔體。」孟川說道。

    「達到七煉,你就隨時能成雷霆滅世魔體了。」柳七月說道,「你入門后修行速度非常驚人了,比薛峰、蕭雲月都要更快。沒必要這麼拼。」

    孟川轉頭透過大門看著外面,夜色朦朧,彎月高懸。

    「七月。」孟川說道,「我修鍊從來不是為了和別人攀比,甚至薛峰、蕭雲月我也沒在意過,我想的是神魔傳記中的那一位位歷史留名的強大神魔!我要做的,是趕上他們,甚至超越他們。唯有媲美那些歷史留名的強大神魔,甚至超越他們。我才有可能做到……斬盡天下妖族。」

    柳七月愣愣聽著。

    她從來沒聽過孟川說這些。

    「斬盡天下妖族?」柳七月喃喃低語,有些震撼,這是八百年來所有人族神魔想要做到的,卻一直做不到。

    「聽起來有些傻。」孟川笑道,「我也知道自己不自量力,連師尊他們這些超越封王神魔的存在,都做不到這些,都依舊被妖族壓制著。一次次妖族殺進來,屠戮我人族。那一處處城關……人族神魔一批批戰死著。可是我還會沿著這目標往前走。」

    「即便殺不盡天下妖族,但我竭盡自己所能,拼盡這一生,能殺多少殺多少。」孟川說道,「只要我真的盡全力了,那即便最終戰死,我也無憾了。」

    柳七月握住孟川的手,鄭重道:「我會陪你一起的。」

    「這一生一起走。」孟川看著柳七月,「要麼殺盡天下妖族,還天下一個太平。要麼戰死沙場。」

    柳七月臉微微紅了,可還是點頭道:「我們一起征戰。」

    隨即柳七月笑了:「你這是要娶我的意思嗎?」

    孟川看著她:「你答應嗎?」

    「妖族入侵那天,我在烈陽道院烈陽堡內,那時候眼看烈陽堡就要被妖族攻破,所有人都要被殺死。」柳七月看著孟川,「那時我看到阿川你,你從遠處趕來,不惜一切趕來。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要嫁,就一定要嫁給這個人。」

    孟川握住七月的手,也輕聲道:「我孟川發誓,這一生定不會負你。」

    「我相信阿川。」柳七月眼中滿是幸福喜悅。

    這一生,將一起走。

    一同征戰沙場,拼生死,斬妖族。

    生當同衾,死亦同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