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四集 第十五章 怎麼會是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四集 第十五章 怎麼會是我?字體大小: A+
     

    黑暗祭壇上面的一個個天才們,腳下都有黑霧升起滲透進他們體內。

    而在一旁空地上,姬元通也恢復了清醒。

    「如今被淘汰的才九個?」姬元通目光一掃,心中一沉,「一百人,我排在第九十二?」

    他何等驕傲。

    從小就傲視同齡人,家族內的那些兄弟姐妹們他一律瞧不上,而家族也傾力栽培著他,希望姬家再出一位強大神魔。

    這次元初山入門考核,他也僅僅將『孟川』視作競爭對手。可終選最後一項考核,卻一棍子把他給砸蒙了,他竟然幾乎墊底。

    「他們的內心意志,都比我強?」姬元通看著上面一個個天才們,其中有很多都是從來沒服用過天地奇珍的,之前他沒放在眼裡,可這些天才們都在緩慢的一步步往上走,他卻已經停下腳步出局了。

    ……

    「姬元通的潛力要大大折扣了,希望其他神魔根基強的,別再出意外了。」觀戰的眾神魔們想著。

    元初山當然重視那些神魔根基強、境界又高、戰鬥天賦又高的天才們,希望他們在最後一項『內心意志』方面別出現太致命短板。

    一層層台階,接連有天才倒下。

    「哈哈哈……」

    神魔們中忽然傳來笑聲。

    因為這群天才中個子最小,最稚嫩的十三歲天才『閻赤桐』走到了第二十二層也停下了腳步,眼睛也變得一片漆黑。東河王也笑著將閻赤桐給挪移了下來。

    「西海侯,你兒子很不錯了。」

    「對,十三歲就能走到黑暗祭壇第二十二層,是很厲害了。」

    「十三歲這個年齡,還在心智成長過程,能到第二十二層的確很優秀。」這些神魔們都笑著評價。

    閻赤桐,還是個少年。

    姬元通卻早已成年,成年人,心智一般都成熟了。卻依舊只是到第十七層,的確讓很多神魔憂心。

    「竟然輸了。」

    閻赤桐也恢復清醒,看著黑暗祭壇上還有大批天才們,不由拳頭緊握頗為不甘心,可當他目光掃到周圍的姬元通時,他卻咧嘴笑了。

    ……

    三十層,是元初山神魔們認為的一個最低界限。

    幸好他們最看重的神魔根基強的其他天才們都過了這條最低界限,百名天才中有二十六位沒能達到三十層。

    「嗯?」

    「楚雍也停下了?」

    眾神魔們微微皺眉。

    名氣極大的王都第一天才『楚雍』停在了第三十八層,眼睛也變得漆黑,彷彿一座雕塑。

    雖然過了最低界限,但是『三十八層』這個成績真的很平庸,甚至屬於百人中的『中下游』水準。

    但緊跟著——

    公主李英,和速度上僅次於孟川的『金煥』,都在第三十九層停下了。

    「什麼?」

    「他們三個,接連停下了。」

    東河王等一個個都微微皺眉,這次神魔根基極強的除了閻赤桐也就十個,正是楚雍、燕鳳、孟川、晏燼、宗沙、李英、金煥、寧一卜、董方、姬元通。這十個除了燕鳳是因為奇遇,其他九個都是天賦卓絕,才得到家族傾力栽培。

    修行境界、神魔根基都非常高,姬元通在第十七層停下腳步就讓人心痛了,楚雍、李英、金煥也在三十七八層位置停下,也只是百人中的中下水準。

    很快那最是壯碩的『董方』是在第四十三層停下腳步,屬於中等水準,排在百人中的五十名左右。

    「這十名神魔根基強的,有一半在五十層以下。」神魔們平靜看著,這在他們的預料當中,神魔根基和內心意志沒任何關聯。百名天才有六十一人沒能達到五十層,十名神魔根基強的有五名沒到五十層,這是很正常的比例。

    時間流逝。

    天才們在一步步往上走著。

    寧一卜,在第五十九層停下,也被挪移出了黑暗祭壇。

    「嗯?」寧一卜恢復清醒后,抬頭就看見此刻黑暗祭壇上剩下的天才們最慢的也有六十層了,「黑暗祭壇上還剩下十八位天才。」

    他關注的天才中,也僅有孟川、晏燼、宗沙、燕鳳四個人還在黑暗祭壇上緩慢的行走,都很艱難。

    ******

    孟川感覺陷入了一場難以醒來的噩夢中,但又能感應到自己身體的存在。就彷彿那種半夢半醒狀態。

    「這都是幻象,都是假的。」

    「繼續走。」

    孟川努力維持清醒,強烈意志努力操控著身體,讓身體繼續行走。

    幻象不斷籠罩過來,讓孟川意識有一種墜落深淵的感覺,很多記憶都開始模糊,開始混淆真實記憶和幻象了,似乎幻象是真的?

    「清醒,維持清醒。」孟川意識在怒吼著。

    「這點幻象都堅持不住?還要斬盡一切妖怪?」孟川內心在怒吼。

    他憤怒。

    憤怒自己被幻象影響。

    可再憤怒,記憶越加模糊,意識越加沉淪。幻象更加真實。

    自己成了一個士兵,正在戰場上和同伴們面臨鋪天蓋地妖怪們的圍攻,身邊同伴一個個死去。

    「擋不住的,擋不住的。我一個人怎麼擋得住這麼多妖怪,會被殺死的。」自己和僅剩的同伴們在恐懼,妖怪們鋪天蓋地湧來數量不計其數,而自己人卻寥寥無幾。一個個同伴被撕碎,鮮血灑在自己身上。

    驚恐絕望充斥心中。

    終於,這戰場上只剩下自己一人!同伴們都死光了,無數妖怪們猙獰著撲來。

    沒希望了!

    完了!

    「這怎麼會是我?」

    「這麼軟弱,這麼畏懼!怎麼會是我?」

    一道怒吼在心中響起。

    那是憤怒。

    憤怒自身的軟弱,憤怒這不是自己!

    「我孟川就是死,也得殺,能殺一個殺一個,能殺十個殺十個。」孟川意志在怒吼,「我孟川,絕不會畏懼妖族!死也不會!」

    孟川意志在凝練,在擺脫這些幻象,對身體感應在變強。

    孟川恢復了部分清醒,記憶也清晰許多。

    他記得,他還在黑暗祭壇上行走。

    「繼續走。」

    「東寧府,那些弱小普通人,為了子女,都用身體去抵擋妖怪的利爪。」

    「三長老,為了年輕的族人,用命去抵擋。」

    「一代代人,都往上沖。」

    「我也是他們中的一份子,我豈會畏懼妖族?」

    「我曾發誓,斬盡一切妖族!那就先斬盡自己的軟弱,自己的畏懼!」

    孟川意志在凝練著,繼續一步步往上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