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三集 第二十四章 向著朝陽(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三集 第二十四章 向著朝陽(下)字體大小: A+
     

    孟川落筆,就在整幅畫的中央以濃墨畫出『世界入口』,一頭頭妖怪正密密麻麻從這世界入口出來,並且朝四面八方蔓延著。

    他慢慢畫著,只是畫出一大概的虛影輪廓。

    而後重點畫四面八方蔓延的最邊上的其中一頭妖怪,那是一頭螳螂大妖,那頭螳螂大妖畫得無比仔細,因為那是他六歲那年被妖怪追殺時印象最深刻的一頭妖怪。

    ……

    孟川在畫畫時,在眉心空間中,那半透明的小人卻又開始綻放著靈性的光芒。這麼多年,自從《眾生相》后,這是第二次令眉心中半透明小人發生變化。

    ……

    孟川沉浸在畫畫中,他主要畫的就是螳螂妖怪,以及螳螂妖怪追殺的一家三口。

    父親背著孩子飛奔,母親持著劍卻沖向螳螂妖怪。

    單單這一畫面,孟川就無比認真的畫了足足兩個多時辰。這也只是這一巨幅畫的一角落而已。

    在停筆時,孟川才發現眉心空間的變化。

    「我眉心空間的小人,竟然會微微發光?」孟川驚訝,但漸漸那靈性光芒在減弱。

    「這眉心空間的出現,竟然真和我畫畫有關。」孟川很吃驚,十六歲那年他畫出《眾生相》這幅畫,也是多年來他最巔峰的一幅畫,畫完那一晚他就發現了眉心空間,擁有了心魂之力。可當時他還不敢完全確定和畫畫有關。

    怕只是巧合。

    可這次畫畫,那濃烈的情緒不亞於畫《眾生相》時,眉心空間的小人綻放光芒的一幕,讓他徹底確定了。

    和畫畫有關!

    「我從來沒聽說,畫畫會產生神秘的心魂之力?」孟川疑惑思考許久,也沒想明白,「罷了,等進入元初山,定要查探明白。」

    至少現在看來,心魂之力對自己幫助很大。

    ******

    從這一天開始,孟川將心中濃烈情緒完全融入畫中,這一幅畫同樣耗費時間很久,每天少則一個時辰,長則兩三個時辰。

    當耗費六個多月後,孟川才終於畫完。

    這是一套組畫,分成了三幅畫。

    第一幅,長一丈六尺。

    畫卷的中央,是世界入口有密密麻麻妖怪出來,朝四周蔓延。

    妖怪追殺各處。

    有父母要保護孩子,卻是盡皆被妖怪鋒利尾巴刺穿的場景。

    有滿地屍體的場景。

    有孩子站在那哭泣,老者迎戰妖怪場景。

    也有父親背著孩子飛奔,母親持劍抵擋妖怪場景……

    孟川畫了足足三十八種場景,每一種場景都清晰畫了妖怪和人們的模樣,那都是他親身經歷,或者親眼見過的場景。每一次畫……都讓他心中的『火焰』越加熾熱。

    ……

    再外圍。

    距離妖怪們稍遠些的,路上的道院弟子、街頭的商販、普通行人們個個都驚慌失措。

    ……

    最外圍。

    有玉陽宮,三名神魔嚴陣以待。

    更有其他一處處地方。

    道院內,弱小弟子們全部進入地道,而實力強些的弟子們一個個或是堅毅、或是忐忑的看著遠處的妖怪們。這些少年們在院長教諭等人的帶領下,在一些退役的成年人們帶領下一同準備迎戰。

    普通民居,酒樓等繁華之地,神魔家族……無一例外,婦孺老弱等弱小者都在排隊進入地道。

    而一個個實力強大的,不分男女,不分老人少年,一律並肩迎戰。

    ……

    畫卷中國的太陽也才剛剛冒出邊緣,顯然表明妖族入侵是在清晨時分。

    這僅僅是第一幅畫。

    第二幅畫,長一丈八尺。

    就殘酷血腥多了。

    畫面中央被妖怪入侵的核心區域是一片屍體,男女老少皆有,更有些穿著道院衣袍的少年們。

    而在四面八方,卻是處處在戰鬥。

    一名人族戰士持著盾牌抗住妖怪,另一名人族戰士在遠處放箭射出。

    一名人族腹部被刺穿,可依舊緊緊抱住妖怪。另一名同伴一刀斬開妖怪的頭顱。

    有人族布置陷阱,成功擊殺妖怪。旁邊卻有其他妖怪衝來。

    有父子聯手對付妖怪。

    有殘疾的老兵們在對付妖怪。

    ……

    種種慘烈場景,那都是孟川親眼看過的,都是東寧府遭到妖族入侵很常見的。他只是將記憶中的這些一一畫出來。那些和妖怪同歸於盡的人們眼中的決絕,同伴痛苦卻依舊繼續戰鬥……

    「他們這麼拚命,是為了什麼?」孟川曾經困惑過。

    可在他畫的過程中。

    將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畫出來時,他就明白了。

    他們為的是希望。

    為了心中最在意的親人們,還有希望。還能看到太陽升起。

    他們需要去拼,給家人們拼出一條活路來。

    ……

    道院那裡也在拼著,妖族殺入了烈陽堡,一名名老兵們、士兵們和還很稚嫩的少年們瘋狂抵擋著。用生命築造成了一堵牆,保護住那些躲在地道的更弱小的師弟師妹們。

    ……

    神魔家族裡也在拼著,一位位長老們沖在最前面抵擋著妖怪,年輕的後輩、少年們也在拼殺。一位光頭老者沖在最前面,只是胸口已經被觸手貫穿,可他依舊一刀劈殺死了一頭妖怪。

    ……

    玉陽宮也在拼著,一位神魔已經倒下,一位女性神魔艱難支撐,唯有一名男性神魔還在迎戰,迎戰著四名妖王。

    他們只剩下一名神魔還有足夠戰力,可還是在拼。

    也是為了希望。

    ……

    這一幅畫的太陽又升起了些,更高了些。

    整幅畫處處都在戰鬥,孟川畫這一幅畫就畫了三個月。

    ******

    第三幅圖,長一丈六尺。

    整個戰場局勢逆轉,四面八方的人們開始朝妖怪們進攻,妖怪們開始倉皇逃竄。

    所有妖怪都在逃。

    它們也會恐懼,也會狼狽,也會一個個被斬殺。

    它們瘋狂的朝中央的『世界入口』衝去,那是它們的來處,如今也是它們逃命的地方。

    而外圍。

    玉陽宮,一道劍光從天而降斬殺向妖王,其他妖王也狼狽逃竄。

    道院內,大家在救治那些重傷的同伴,重傷的有成年人們,也有少年們。

    同時還有戰死的人們,男女老少都有戰死的,或者還很年輕,或者很漂亮,或者很蒼老,可個個倒下。一旁也有許多人在哭泣著。

    一處處地方。

    普通民居、酒樓茶樓、神魔家族等等,都開始救治傷者,收斂戰死者屍體。

    雖然戰勝了,但是整幅畫感覺不到喜悅,感覺到的是『戰意』,更濃烈的戰意!英雄死了,但是活著的人們會繼續前進,和繼續戰鬥,永不停歇。

    城池的東方,太陽升的更加高了。

    整個一幅畫色彩也更亮了些,似乎是被太陽照亮的。

    ……

    孟川畫完后沉默許久,方才在最後一幅畫上寫了四個字——『向著太陽』。第一幅畫和第二幅畫他都沒有寫名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