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四章 這是好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四章 這是好事字體大小: A+
     

    鏡湖孟府,書房。

    練刀練了一整天,雖然精神亢奮,但真氣耗盡身體疲倦,也必須得歇息。孟川也來到書房開始了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畫畫。

    鎮紙壓著紙張,一旁也放著精美的調色盤,裡面的種種顏料也都是上品。

    孟川正在用心畫著。

    從小,孟川就喜歡畫畫。

    可能是母親就擅長畫,教導著兒子畫畫。這是他年幼時最喜歡的一件事,一個三四歲孩童連續畫上三四個時辰,連吃飯都忘了,一點都不嫌累,身上都沾滿了顏料,依舊笑呵呵開心的很。母親就說過「我兒天賦卓絕,定能成為天下第一等的畫師,一幅畫值千金。」

    生在孟家,父母又寵愛,本無憂無慮。

    然而六歲那年……

    那場浩劫,死了十餘萬人,母親也去世了。

    他在父母拚命保護下逃回了東寧府,從此往後他用心修鍊,可還是每天會畫上一個時辰,畫畫的時候,他修鍊的疲累都會忘卻,甚至感覺又回到小時候,母親在一旁指點自己畫畫,心靈也無比的寧靜。

    十五歲了。

    畫了十幾年,也拜過數位畫師,早就青出於藍勝於藍。母親說的對,他的天賦的確夠卓絕,至少比他修鍊刀法的天賦要更高。

    又有什麼用呢?

    再厲害的畫師,能殺妖怪么?

    「咚咚咚。」書房外略有些急切的敲門。

    「嗯?」

    孟川疑惑朝外看去,「我畫畫的時候,一般沒誰會來打擾,怎麼回事?」

    放下畫筆去開門,父親孟大江正站在門外,平常他都是笑呵呵的,可今天臉色卻有些鄭重。

    「川兒,速速隨我去祖宅。」孟大江說道。

    「好。」

    孟川沒猶豫,立即跟著父親往外走,「爹,最近幾天你怎麼經常去祖宅?」

    「沒什麼。」孟大江沒多說。

    「那我現在去祖宅,有什麼事么?」孟川又問道,他一個小輩一年也就去祖宅三五次而已。

    孟大江看了眼兒子,還是說道:「是你和雲青萍的婚約,雲家和孟家商量,決定解除婚約。」

    「解除婚約?」孟川很吃驚,「爹,怎麼突然解除婚約?」

    「你捨不得?」孟大江看著兒子。

    「沒有。」孟川連搖頭,「我和雲青萍數月才見一次,性子又合不來,解除婚約對我也算是好事。」

    今年年僅十五歲的孟川,還不懂什麼愛情。

    對雲青萍,感覺就是一個較為熟悉的有些任性的小妹妹罷了,僅此而已。

    「你這樣想就好,這次的事,雲家和我孟家都已同意解除婚約。」孟大江說道,「到了祖宅,你也只管聽著,少說話。」

    「是。」孟川點頭應道。

    ……

    孟家祖宅,在東寧城的西城,佔地極大,裡面生活的族人就超過兩千,從南到北沿著中軸道走都有一里地。

    當然孟家的根基是在鄉下,因為有妖族威脅,鄉下人們都是結成塢堡以自保。每座塢堡都是有數千人,同一個氏族聚集在一個塢堡也很常見。孟家經過千年繁衍,有三座大型塢堡,加起來便是過萬族人。在東寧府,這種大的家族也有不少。

    孟家的特殊在於,有神魔存在。

    自然立即成為東寧府地位最高的五大神魔家族之一。

    「長老。」

    「長老。」

    祖宅內秩序井然,一些巡邏的族人們看到孟大江父子二人,也都恭敬向孟大江行禮稱呼『長老』。

    孟大江,在孟家實力排在前三,也還算年輕,還有一絲希望成為神魔。是家族內定的下一任族長。

    「嗯?」

    孟川跟著父親,進入迎客的殿廳。

    殿廳兩側早就坐了不少人,一邊是孟家人,另一邊是雲家人,只是氣氛明顯不太對勁。孟川一眼能看出,自家的長輩們臉色大多並不好看。

    「大江兄來了。」雲符安起身笑著道,「婚書也帶來了吧。」

    「帶來了。」孟大江微微點頭。

    雲符安笑道:「其他長老們對於解除婚約並無異議,大江兄,應該也沒異議吧?」

    孟大江站在那,笑呵呵道:「兩家若是有意,結親是好事。既然無意,還是早早解除婚約的好。這是婚書。」

    說著從懷裡取出一卷婚書,雙手遞給雲符安。

    雲符安接過後,展開仔細一看,看上面的名字筆跡,微微點頭,的確是當初的那一封婚書。兩位老祖宗的筆跡是模仿不來的。

    「雲符安,婚書還請在這直接撕掉。」孟家一位光頭乾瘦老者開口道。

    「哈哈,擔心我帶回去,等將來關鍵之時拿出來,逼孟川娶我女兒?」雲符安笑道,「你們放心吧,我做不出那等無恥之事!」

    說著「撕啦——」雲符安直接撕掉了手中的婚書。

    「婚書我已經撕了,諸位也看得清清楚楚,這下放心了吧。」雲符安笑著目光一掃在場孟家眾長老,「那我就不多留了。」

    說著便往外走,他身後其他雲家人也跟著。

    當走到孟川身旁時,雲符安停了下來,笑看著孟川:「孟賢侄,你可記清楚了,從今往後,你和我女兒青萍便再無瓜葛了。」

    「是的,再無瓜葛。」孟川應道。

    雲符安這才點頭,率眾離去。

    孟大江看著雲符安離去,眉頭微皺,平靜吩咐道:「川兒,婚約解除了,你也先回去吧。爹在這還有事。」

    「是。」孟川看了眼眾長老們,便乖乖離去。

    轟隆~~~

    殿門關上,大殿在兒臂粗的蠟燭光下,也依舊亮堂。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那光頭乾瘦老者氣的拐杖砸在地面,砸的聲音都有些刺耳。

    「表面上說和我們商量,實際上我們根本沒得選。難道厚著臉皮要去聯姻?」一位黝黑老者冷笑說道,「敢去雲家鬧騰,怕是會被雲家老祖一巴掌拍死!」

    「解除婚約也是好事,我們真拿婚約去逼雲家,令兩個小輩成親,有用嗎?只會令雲家記恨。聯姻是想要彼此成為助力,如果結仇,就沒必要了。其實對我孟家而言,這婚約只是小事,三姐的傷才是動搖我孟家根基的大事!」一位儒雅老者看向最上面的胖老者,「族長,三姐的傷,真的沒法醫治?」

    胖老者皺眉道:「就這兩天,三姐會回到東寧。到時候再說吧。」

    孟大江在一旁聽著,眉頭緊鎖。

    孟家的擎天之柱搖搖欲墜,孟家眾位長老也都心憂。

    孟家也將消息保密,僅長老們知曉。畢竟若是傳開,家族上萬族人都人心惶惶,會徒增不少事端。

    如今……

    其他四大神魔家族高層也大多知曉了消息,不過也沒有外傳,也怕真有瞎了眼的後輩去激怒了孟家。畢竟『孟仙姑』還沒死呢!即便孟仙姑真死了,她也是有些神魔好友的。不過只要不做得太過分,那些神魔好友們也不會插手。

    畢竟沒了神魔,孟家就無法擔起許多重任。扛不起重任,自然無法享受諸多權力。

    責任和權力對等。

    在如今的世界,下至凡俗,上至神魔,沒有誰能逃避責任。

    凡人只要達到洗髓境,不問男女,二十歲時都必須去服兵役五年!能活著回來的勉強只有一半。但人們還是想要達到洗髓境,因為若是太弱,連服兵役的價值都沒有,在朝廷規矩中,不服兵役許多職業都是不允許從事的。只能混跡在最底層,過著最可憐的日子。

    而神魔,那更是人類的脊樑。每一個神魔一生都在征戰守護,即便回到家鄉歇息,也要鎮守家鄉城池。

    如此,神魔耀眼尊貴,他的家族也能輝煌鼎盛。而神魔死了無法擔任重任,家族自然也得從重要位置退下。

    ******

    孟川回到家,天都快黑了。

    「阿川,快坐下一起吃,聽說你和孟伯伯去祖宅,還以為你們今天不回來吃晚飯呢。」柳七月正坐在那喝粥吃著麵餅,孟川也在對面坐下,有丫鬟將盛好的一碗粥端上來,孟川喝著粥,卻有些走神。

    「你回來怎麼一句話不說,發生什麼事了?」柳七月問道。

    「哦。」

    孟川醒過神來,隨意道,「雲家和我孟家商量了,決定解除我和雲青萍的婚約。」

    「解除婚約?」柳七月眼睛一亮。

    「嗯,就剛才,婚書都當場撕了。」孟川點頭。

    柳七月仔細觀看著孟川,問道:「怎麼,解除婚約你很傷心?連喝粥都發獃?」

    「不是。」孟川連搖頭,「我和雲青萍性子合不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解除婚約,她開心。我也輕鬆。這是對她對我都好的事,這是好事,我怎麼會傷心。」

    「那你怎麼發獃?」柳七月追問。

    「我是覺得不對勁。」孟川皺眉道,「婚約是當初兩位老祖親自定下。就算登門解除婚約,雲家至少要派他們家『雲家三雄』一起來。這是對我孟家最基本的尊重。可這次僅僅是排行老五,最沒什麼用的雲符安單獨前來。未免有些瞧不起我孟家了,這是第一個疑點。」

    「二來,當時大殿內,族長和諸位長老們臉色很難看。可從頭到尾他們都忍住了,族長他們什麼時候這麼好脾氣了?」

    「三來,雲符安平常在我爹他們面前,都討好的很,姿態也很低。今天卻放肆了許多,他哪來的底氣?」

    「關鍵的是,解除婚約,背後總有原因。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兩位老祖宗定下的婚約都解除了?」

    孟川看著柳七月,「我猜要麼是雲家傍上了大靠山!要麼是我孟家的原因。」

    柳七月聽的有些驚愕:「阿川,沒看出來,你能想到這麼多?」

    「只是些瞎猜,爹他既然沒告訴我,自然有他的原因。」孟川笑笑。

    「被解除婚約的人還笑得出來,趕緊吃你的餅吧。」柳七月笑催促道。

    「吃餅吃餅。」孟川當即拿著麵餅大口吃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