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滄元圖 » 第三章 匠人和宗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滄元圖 - 第三章 匠人和宗師字體大小: A+
     

    孟川仔細閱讀著一本本傳記故事,這些有的是大家族為了某位老祖宗立的傳記,宣揚自家老祖宗的!有些是真的聲名遠播,民間自發寫的傳記故事。甚至最出名的一些神魔,有數十版本的傳記故事。也有宗派給神魔主動寫的傳記。最誇張的有神魔親自書寫的,想要讓後輩記得他的事迹。

    「這些傳記故事,主要是講故事,對我修行有用處的,有時候一本就那麼幾句話。甚至一本傳記故事,都沒發現有用的地方。」

    「而且,這些故事,有些可信度高,有些可信度低些。也需分類。」

    孟川畢竟是神魔家族子弟,又經過鏡湖道院系統的教導,基礎很紮實,頂尖刀法都修鍊到大成地步,離『合一境』只差臨門一腳。

    有這樣的底子……

    更能從傳記故事中,去分辨哪些是有用的。

    「練劍不用心,只是劍之奴。練劍用心,方成劍之主。」孟川看到傳記故事中北地劍皇指點後輩說過的一句話。

    孟川盯著這句話,思索著:「北地劍皇,指點的後輩也是一位無漏境強者,那位後輩當時劍術至少達到了合一境。平常修鍊應該算是用心了。可北地劍皇還說了這麼一句話……顯然,無漏境強者的劍術,在他看來,修鍊依舊不夠用心。」

    ……

    孟川繼續看著一本本神魔傳記。

    偶爾某位神魔留下的隻言片語,甚至某個事迹,便會引起孟川的一些推測。

    在普通人看來只是故事。

    在有心人眼裡,卻能看到那些神魔們強大的一些原因。

    「一招鮮,吃遍天。殺敵只要一招,只要你練出最強的一招就足夠了,練那些亂七八糟的再多又有什麼用。」這是一本傳記故事中,三千年前一位強大神魔『魔刀』魏馮和弟子的其中一句談話。關於魔刀魏馮的傳記故事,在東寧府市面上一共找到了十五個版本。

    其中都有「一招鮮,吃遍天,殺敵只要一招,只要練出最強一招就足夠了。」類似的話。

    孟川同樣記錄下來。

    除了傳記故事,一些流傳出來的出名的神魔家族的家訓,孟川同樣重視。

    家訓,是神魔留給後輩的,一般都是神魔認為極重要的事。

    記錄下的越多,孟川也是暗暗心驚。

    「學其上,僅得其中;學其中,斯為下矣。和歷史上最強的神魔學。這點是沒錯!可傳記故事,都是一鱗半爪。如果本身沒有足夠深厚的基礎,就很容易走歪了。」孟川明悟這一點,因為他看到不少家族的家訓,都很重視修鍊基礎。

    都明令,家族弟子必須進入道院,進行完整的系統修鍊。

    因為道院……是天下最古老的宗派『元初山』在大周王朝每一個大城都建立的,道院的教導體系,是元初山制定的。在道院修行,才能擁有足夠紮實的基礎。

    當然也只是教導基礎,孟川的刀法離合一境只差臨門一腳,道院的七年修鍊,該教的都教給他了。他需要的更多是自己去摸索。

    「我的基礎足夠,現在需要的就是最後一步突破。」

    「我這一天,記錄下的一條條,很多對我都有啟發。」

    「不過,不急。我將這些書籍都簡單看一遍,再整理合併,一些修行的道理,至少三位神魔都說過,才能更值得信。」

    ……

    一天又一天。

    孟川搜集的越多,整合的越多。再結合鏡湖道院的一些『修行鐵律』,那可是元初山定下的一些修行規矩。

    二者結合,讓孟川明白更多。

    「好了。」

    傍晚時分,孟川看著面前自己的筆記,露出笑容。

    「這五天時間,比我修行五年都重要。」孟川有些激動看著面前的筆記,他對修行有了更清晰的認知。

    修行第一條,基礎無比重要,猶如房屋之根基,進入道院進行完整的修行,是最佳選擇。

    第二條,次數很重要。腦袋空想再多,也比不上去修鍊上一萬遍!每日拔刀萬次,每日練『血影刺』萬遍,類似的話,足足十二位神魔都說過。

    第三條,一招鮮,吃遍天!和第二條有相似處,殺敵真的只要一招,一招修鍊到極致,比修鍊十個比較厲害殺招都有用。

    第四條,修鍊的確艱辛,忍著艱辛咬牙去修鍊,終究只是一匠人!唯有真正享受其中,痴迷其中,仔細琢磨每一招的奧秘,方成宗師。

    孟川也明白了北地劍皇那句「練劍不用心,只是劍之奴。練劍用心,方成劍之主。」的真正含義,尋常修行者似乎很認真的刻苦修鍊,但這還不是真的用心。真的用心……是真的享受劍法,痴迷劍法,拋卻一切外物,完全沉迷其中,如此瘋魔,方有大成就,方能成宗師。否則只是一個匠人罷了。

    第五條,日有所進,月有所變,終有所成……

    第六條……

    ……

    一共九條。

    都是至少三位神魔都提到過,並且以孟川的見識,也認為非常有道理的。

    「每日我練刀都有數個時辰,全身疲累不堪,再累都是咬著牙撐下來。我過去以為很認真用心,但是顯然我不夠『用心』。我應該享受刀法,沉迷於刀法,認真琢磨每一招才對。」孟川覺得這點,是自己問題最大的一點。修鍊本是很累的事。

    平常他都下午畫畫一個時辰,這是他僅有的奢侈的享樂,是幼年養下來的愛好,在畫畫中,修鍊的疲累會忘卻,心靈也會無比平靜。

    如此,他才一年年堅持下來。

    現在看來,心態就錯了。

    「我之前那樣,看似勤奮努力,終究是一匠人。」孟川根本忍不住,放下記錄的筆記,直接出了書房到院子中。

    在院子便開始修鍊頂尖刀法《落葉刀》。

    和過去不同。

    這次僅僅落葉刀第一式『拔刀式』,孟川將一切都拋之腦後,心完全用在刀法上,彷彿天地間唯有手中的刀!隨即,出刀!感受著刀出鞘時的悄無聲息,感受著刀切開『風』的感覺,刀法還是那一套刀法,可心態變了,『看到的』也就變了。

    從小選擇快刀,是因為孟川的確發自內心喜歡。只是在日復一日的修鍊下變得疲累不堪,那份熱情喜愛被消磨。而今天當他心態改變,再度全身心感受著刀法時。

    那份喜愛在蘇醒。

    刀,無聲無息出鞘。

    刀的軌跡,就彷彿繪畫的痕迹,那麼美麗。他努力讓這道軌跡更漂亮,破開『風』更快!真正強大的刀術是有美感的,孟川的刀術也在接近這一層次。

    孟川一遍又一遍嘗試著同一招,出刀努力更快更悄無聲息,切開『風』努力更迅疾。

    連續施展了五十遍,才算盡興。

    「就該這樣修鍊!」孟川激動興奮,跟著他又施展第二式『旋月式』。

    ……

    在孟川整合出修行筆記的第二天,雲家的一處地下大殿中。

    「呼呼~~~」

    大殿中央,有紫色火焰升騰。

    一名黑髮老者盤膝坐在火焰當中,毫髮無傷。

    「爹,你找我?」雲符安恭恭敬敬走到大殿內,卻根本不敢靠近,距離老遠他都覺得熱浪撲面而來,空氣都在扭曲。

    「符安。」黑髮老者睜開眼,眼神平靜,「我剛得到一消息,孟家的那位老太婆在安海關抵擋妖族時,受到重創,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應該最近幾天就會回到東寧。」

    雲符安驚愕萬分:「爹,你說的是那位孟仙姑?」

    「就是她。」

    黑髮老者微微點頭。

    「會不會弄錯?」雲符安不敢相信,「不是說孟仙姑最擅探查,十里之地一切動靜都瞞不過她,她都不需要衝殺在最前面,怎麼會突然重傷?」

    「不會錯的。」黑髮老者冷然道,「安海王為她請了數位高明醫者,那老太婆傷勢太重,已經回天乏術。在安海關那邊,這已經不是秘密了!她若是不再廝殺,小心苟活,最多也就撐上七八年。若是拚命廝殺,怕是活的更短。」

    「最多也就七八年?」雲符安忍不住道,「沒了孟仙姑,孟家不就完了?」

    「東寧府五大神魔家族,很快就要變成四大神魔家族了。」黑髮老者點頭說道。

    一個家族,因神魔而興盛。

    同樣,沒了神魔,家族也就變得平凡了。

    「他們孟家也沒資格在東寧占那麼多位置,那麼多好處了。」黑髮老者冰冷說道,「對了,當初定下的青萍和孟家那個叫孟川小子的婚約,你也去一趟孟家,讓他們交出婚書,當場直接撕了!如今的孟家……不配和我們聯姻。」

    「是。」雲符安恭敬道。

    「不過那老太婆沒死之前,也不必做的太難看。」黑髮老者說完便閉上眼。

    雲符安便悄然告退。

    ……

    「什麼?解除婚約?」雲青萍驚愕看著自己父親。

    不是不答應么?怎麼突然改口了?

    「爹只是告訴你一聲。」雲符安微笑道,「今天我就會去孟家,幫你解除婚約。」

    「這孟家會乖乖交出婚書嗎?」雲青萍忍不住道。

    「他們會乖乖交出的。」雲符安自通道,自家父親從好友那都得到消息,孟家肯定早知道老祖宗的事了,這些大家族都是有自知之明的,頑抗也是自取其辱。

    雲青萍連說道:「爹,我是想要解除婚約,但也不想撕破臉,壞了兩家的和氣。要不,請孟伯伯過來商談一番……」

    「不必那麼麻煩。」雲符安笑道,「好了,這事情交給我,你只管在家等好消息就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