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元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三章 甦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元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三章 甦醒字體大小: A+
     

    當週元睜開眼睛的那一瞬,一旁的趙牧神渾身汗毛都是在此倒豎起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危險氣息涌上心頭,那種感覺彷彿眼前甦醒的,是一個極爲恐怖的怪物一般。

    周元輕輕扭了扭脖子,發出了細微的咔嚓聲音,他緩緩的坐起身來,然後目光看了一眼渾身散發着赤光,眼眸緊閉的武瑤以及蘇幼薇,眼中掠過一抹複雜之意。

    此前雖說是在昏迷狀態,但他也是隱隱的感知到了發生了什麼。

    他倒是沒想到,武瑤會主動的將那最後一道聖龍之氣交出來。

    如今,他的體內,聖龍之氣再度圓滿。

    而對於此,即便是周元,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心潮澎湃...自從當年出生時聖龍之氣被奪,他這些年來爲此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也不知道多少次遊離於生死之間。

    但不論如何,那個自大周王朝走出的少年從未選擇過放棄。

    而在歷經這麼多年的努力後,他也終於是再度的將曾經屬於他的東西,徹徹底底的拿了回來。

    “父王...我做到了。”

    周元手掌緩緩緊握,低聲喃喃自語。

    “從此以後,你我兩家,再無相欠。”他看向武瑤,在心中輕聲說道。

    武王奪了他的氣運,險些毀了大周王朝,但周元同樣斬殺了武煌,武王也是爲其間接所殺,導致大武王朝破滅,如今他拿回了最後一道聖龍之氣,所以這雙方糾纏多年的恩怨,算是了結了一個清楚。

    “你現在狀態如何?”一旁,那趙牧神問道。

    周元看了他一眼,目光在他那光禿禿的雙臂上面停留了一下,道:“喲,新造型不錯哦,無臂狂魔?”

    趙牧神臉龐頓時一黑。

    “不過,謝了。”周元面露微笑,雖然此前是昏迷狀態,但他卻知曉到趙牧神做了什麼。

    趙牧神面無表情的道:“只是因爲不幫你恢復的話,我們都會陷入危險境地而已,所以我這是在幫我自己,你沒必要感謝我。”

    話落,他轉開話題,再度道:“你現在狀態如何?”

    周元咧嘴一笑,露出白燦燦的牙齒:“前所未有的好。”

    的確,此時的他,感覺到渾身涌動着一種以往不敢想象的力量,他的身軀不論內外,都是有着翻天地覆得的變化。

    “你開闢法域了嗎?”趙牧神有些驚喜的道。

    周元搖搖頭。

    趙牧神見狀,嘴角頓時一抽,搞了半天,你還在源嬰境?

    周元則是不理會他的神情,而是心念一動,感應神府內,只見其中源氣浩瀚無盡,那種底蘊,甚至足以媲美正常的法域第三境!

    而最讓得他在意的是,在神府中央處,一道源嬰靜靜盤坐。

    那道源嬰與以往也是出現了極大的變化,只見得源嬰表面,有淡淡的龍鱗若隱若現,雙目開合間,竟是顯露出一對威嚴深邃的龍瞳。

    當然,最讓得周元心中忍不住翻江倒海的是...他的源嬰尺寸...

    超過了九寸九!

    “極限突破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即便有些心理準備,他依舊是感到了震撼,眼前的源嬰給人一種極爲神異的感覺,它超過了九寸九,但卻又無法真正的測量出它的大小。

    你若是仔細看去,它彷彿是如山般的巨大,難以丈量,可再一晃神,卻又覺得一掌可馱。

    周元心有明悟,當源嬰在突破那九寸九的極限後,它就已經失去了尺寸這種表面的束縛,它可大如山嶽,也可小如沙粒...

    “既然極限已破...”

    周元睜開眼睛,雙目之中有着期盼之色涌出來,如今他已達到了夭夭的要求,那麼,法域也該凝鍊了。

    “還需要一些東西輔助...”

    周元微微偏頭,望着大地深處,在聖龍氣運完整之後,他感覺自身似乎對於祖龍殘魂的感知更爲的敏銳了,不過這也正常,畢竟聖龍氣運乃是祖龍身化萬物後的一縷氣所化。

    他伸出手掌,對着地底伸出,五指曲攏。

    “你在幹什麼?”趙牧神皺眉問道,這傢伙甦醒後就有點神神叨叨。

    周元依舊沒理會,只是保持着手掌伸出的姿勢,維持了足足數分鐘的時間。

    而就在趙牧神愈發不耐的時候,他神色忽的一凜,因爲他感覺到了腳下的大地在細微的震動,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在迅速的接近。

    咻!

    還不待他細細感應,腳下的大地突然撕裂開來,一道道光團如飛鳥般的自地底竄了出來。

    這些光團直撲周元而去,最後環繞在其周身,隱隱有着歡呼雀躍般的波動傳出。

    趙牧神驚愕的看去,下一瞬,他瞳孔便是猛然緊縮。

    因爲他見到,周元周身懸浮的那些光團之中,皆是有着一道道細微的龍影在蜿蜒遊動,一股極端古老,蒼茫的氣息,自其中散發出來。

    那種氣息趙牧神並不陌生,赫然是祖龍殘魂。

    但那些光團內的龍影所蘊含的這種氣息,遠比普通的祖龍殘魂濃厚。

    “這是...祖龍魂髓?!”趙牧神震驚了,他自然是知道祖龍魂髓是何等的珍稀罕見,這就算是在石龍祕境內,都絕對算得上是稀少,然而眼下,周元竟然是直接從地底掏出了這麼多?

    他粗略看去,那些祖龍魂髓,怕是有二十多道!

    “你,你把這石龍祕境的老窩給掏了?”趙牧神忍不住的道。

    “只是取了一部分而已。”周元微微一笑,道:“這本就是無主之物,我們不拿來提升實力,一旦落到聖族手中,那豈不是資敵?”

    趙牧神啞然。

    周元屈指一彈,只見得兩道祖龍魂髓飄向了趙牧神:“好處人人有,我周元可不是吃獨食的人。”

    這趙牧神先前自吞雙臂,以血氣來救他,周元自然不會虧待於他。

    趙牧神見到飄在面前的兩道祖龍魂髓,也是愣了愣,顯然他沒想到周元竟然會將這種連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都垂涎萬分的奇寶贈予他。

    趙牧神心氣高傲,他想要表示他對這種嗟來之食沒什麼興趣,但目光在停留在那祖龍魂髓上面後就有些移不開了,於是最終只能默默的吞下升起的傲氣,將兩道祖龍魂髓收起。

    只是,那微微揚起的嘴角,還是暴露出了內心的情緒。

    周元袖袍揮動,又是四道祖龍魂髓分離而出,直接是各自投入到了正在沉浸於修煉中的武瑤與蘇幼薇體內。

    做好分配後,他便是不再猶豫,嘴巴一張,吸力涌動間,一口就將剩餘的所有祖龍魂髓給吞了下去。

    一旁的趙牧神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點頭皮發麻,祖龍魂髓極爲的霸道,就算是法域第三境都難以輕易的煉化吸收,而眼下這周元,竟然直接一口全吞了。

    這傢伙,想要幹什麼?

    想到此處,趙牧神心頭突然一凜。

    他明白了這傢伙要幹嘛了...

    周元這是想要...直接開闢法域!

    不過他又是生出了諸多的好奇之心,他倒是很想知曉,這傢伙開闢出來的法域,又將會是多麼的驚人?

    龍首戰區,地面。

    巨大的結界光罩上,覆蓋著一層層粘稠如鮮血般的猩紅之光,而這些猩紅之光顯然是具備著一種特殊的侵蝕,污染之力,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集合了諸天大軍力量的防禦結界,正在漸漸的變得稀薄,黯淡。

    遠處的虛空上,血鏡矗立,不斷的折射出道道猩紅洪流。

    聖族大軍遠遠圍觀,他們望著結界後方慌亂的諸天大軍,皆是面露譏嘲,殘忍的笑容。

    只要待得這防禦結界被破,那麼接下來這些諸天大軍,就是他們眼中待宰的豬狗。

    太軒凌空而立,他眼神淡漠的注視這一幕,他視線掃過諸天大軍中的徐北衍,郗菁等人,暗暗搖頭,感覺到了有些無趣。

    「諸天還是如此不堪...這種廢物生靈如何能與高貴的聖族相比?果然這個世間,唯有我聖族聖神才是唯一,那創世祖龍創造出來的這些生靈,毫無潛力。」

    「不過也罷,終歸是要被滅絕,世間之力,都將會回歸吾神。」

    太軒搖了搖頭,對著結界內淡淡的道:「待得結界破碎時,若是有人跪下投降,為我聖族之奴,可留性命。」

    聽到他的話,頓時諸天大軍皆是面露怒意,此人居心叵測,此時竟然還想打擊士氣。

    「鱷魚的憐憫,簡直可笑,我諸天,寧死不降!」郗菁眸光冰寒,冷聲道。

    「我諸天,寧死不降!」

    有諸多諸天強者眼中有戰意升騰,下一刻,無數道振奮人心的厲吼聲響徹起來。

    太軒見狀,笑了笑,無所謂的道:「感人至極,既然如此...那就都去死吧。」

    「這結界,還有半柱香時間...這就你們最後的時間了,好好享受吧。」

    他雙手負於身後,眼目微閉,僅僅只是一人立於虛空,那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是讓得諸天這邊眾多法域強者都是有些難以呼吸,眼中的驚懼根本掩飾不住。

    對方的強大,簡直就讓人感到絕望!

    以前他們從未想過,竟然有人能夠在法域境時達到如此恐怖的程度,眼下的太軒,恐怕才是當世真正的聖者之下第一人。

    整個結界內的氣氛,壓抑到近乎凝固。

    而半柱香時間,也是緩緩而過。

    眾多強者望著那立於虛空上,依舊氣勢浩瀚強盛的太軒,眼中不免浮現出一些絕望,他們退守結界,原本就是指望能夠撐到那太軒跌落強盛期,但眼下來看,結界顯然是撐不到那個時候的。

    徐北衍此時的面色也是有些難看,他雙掌緊握,只是他那看向太軒的目光深處,則是帶著一絲懼意。

    「諸位,結界即將破碎,我們已經無路可退,準備拼上所有,與他死戰吧。」

    郗菁冷冽的聲音響起,其中蘊含著決然之意。

    附近的法域第三境強者皆是看著她,他們面對著此時郗菁那種無所畏懼的決然之態,也是抱有欽佩,畢竟在面對著如此強敵,還能夠保持著不懼與戰意,這並非是所有人都能夠做到的。

    「這太軒是此次聖族集中所有力量方才創造而出的產物,若是能夠將他拖死在這裡,就算我們全部自爆法域,那也是值得的!」

    郗菁眸光掃向其他人,緩緩的道:「就看...我們敢不敢而已。」

    自爆法域?

    諸多法域強者心頭一震,神色複雜,這算是法域境最後的手段了,而一旦施展,就再無挽回的機會,唯有真正的殞命一途。

    徐北衍望著此時氣勢凌厲,決絕的郗菁,喉嚨滾動一下,有些乾澀的道:「郗菁元老,沒必要如此吧?這裡都是諸天的精銳力量,如果事不可為,為何不暫退一步?保存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郗菁冷冷的看來:「此時後退,必將讓出石龍秘境,聖族可憑此再出現許多強者,而之後,聖族侵犯諸天,到時候你又退哪裡去?!」

    「還是說,你徐北衍...怕了?!」

    面對著郗菁的咄咄逼人,徐北衍頭皮有些冒冷汗,心中暗罵瘋女人,但此時其他人也是目光看來,他這若是承認了膽怯,往後聲名怕是得盡毀。

    於是,他勉強一笑,道:「怎麼可能?」

    咔嚓!

    而就當他們這邊說話的時候,突然有著一道細微的碎裂聲響起,那聲音雖然不響,可落在諸天大軍耳中,卻是宛如驚雷一般,讓人猛的渾身汗毛倒豎。

    一道道驚駭的目光順著聲音投去,便是見到那結界光罩上面,有一道裂痕,緩緩的延伸而開。

    「結界要破了...」有人聲音乾澀的道。

    咔嚓!咔嚓!

    破碎的聲音在短短數個呼吸間,此起彼伏的響起來,裂痕在諸天大軍驚恐的目光中迅速的蔓延,最後直接是覆蓋了整個結界光罩,遠遠看去,猶如破碎的雞蛋殼一般。

    轟!

    當裂痕達到極限的時候,防禦光罩終於是無法承受,轟然一聲巨響,結界爆碎,化為了無數光點。

    那一霎那,彷彿連時間都凝固了。

    虛空上,負手而立的太軒緩緩睜開眼眸,其內一片淡漠無情,他注視著失去所有保護的諸天大軍,淡淡的聲音響起:「你們的屏障已破,接下來,是選擇死,還是跪下為奴?」2018

    轟!

    回答他的,是一道驚天源氣爆發,只見得郗菁俏臉凌厲,她沒有任何的言語,只是催動源氣正面迎上。

    她用行動表明了答案。

    在其後方,那些慢了一拍的諸天的法域強者見狀,眼中掠過一抹羞愧之意,他們的戰意,甚至都還不如一個女子...

    「上吧,我等可敗,不可辱!」有法域第三境強者聲音低沉的道。

    唰!

    下一瞬,一道道強悍源氣爆發,他們的身影化為流光暴射而出。

    郗菁沖在了最前方,她目光鎖定著太軒的身影,眼眸中滿是決然,她知道以她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太軒,所以此次出手,她已是抱著必死之心。

    她要用行動來振奮諸天的士氣,逼起他們的死戰之心!

    「風神法域!」

    青色的法域陡然間擴張,同時其內的力量變得極端的狂暴。

    「哦?這是要...法域自爆?」太軒臉龐上浮現了一抹饒有興趣,這個諸天的法域第三境女人,倒是有些血氣,值得欣賞。

    「不過...」

    他嘴角挑起一抹詭異之意。

    「看來你還沒有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

    「在我面前,你連自爆法域的資格都沒有。」

    太軒一眼就洞穿了郗菁的意圖,她想要以自爆來激起諸天死戰之意,但他卻並不打算讓她實現。

    只見得其眉心間,聖瞳之內有聖光流轉,下一瞬,一道光束射出。

    那道光束之光,肉眼無法差距,就連郗菁都是在這一瞬間被光束所籠罩。

    再然後,她就驚駭的察覺到,她的法域連同著自身,都是在這一刻失去了控制...她的身軀,凝固於虛空,彷彿時空洪流中被凍結的蚊蟲。

    太軒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他手指升起,指尖有恐怖的源氣匯聚而來,下一瞬,直接是形成了一枚雷霆長矛,那長矛之上,雷霆被壓縮,形成了一道道古老紋路,充滿著毀滅之意。

    「此為...雷魔矛。」

    「既然你有獻身之意,我就成全你吧。」

    他屈指一彈,前方虛空轟然爆碎,似有一道黑光破空而出,僅僅一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郗菁的前方。

    她眼瞳中倒映著雷矛,其上跳動的毀滅之力讓得她明白,就算是她一旦被擊中,今日也將會煙消雲散。

    但她沒有懼怕,只是感到極為的不甘。

    她不怕死,但卻不想這麼沒有付出就死去...而顯然,對方是故意為之,這種高高在上的戲耍姿態,讓得郗菁無比的憤怒。

    而在那後方,原本衝出去的諸多法域第三境,也是在此時身形凝滯了一瞬,那股死戰的勇氣,伴隨著雷矛轟向郗菁,正在一點點的被磨滅。

    「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他們有些痛苦的喃喃道。

    郗菁盯著咆哮而來的雷矛,最終有些無力的垂下了眼帘。

    「師尊,大師兄...郗菁無能,只能先走一步了。」

    「也好,可以去陪小師弟,免得他孤單。」她自嘲的低聲道。

    轟!

    前方毀滅雷矛破碎虛空暴射而至,郗菁已是能夠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恐怖力量...

    無數道視線凝視著這一幕,時間猶如是在此時凍結。

    不過,也就當雷矛即將擊中郗菁胸前的那一瞬,虛空中突然有著一隻修長手掌伸了出來,那手掌輕輕一握,如蠻龍般咆哮的雷矛便是被其牢牢的握住。

    再也無法寸進絲毫。

    修長手掌五指緊握,猛然一捏。

    噗。

    雷矛爆碎開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無數道望著此處的視線,瞬間目瞪口呆。

    而郗菁也是未曾察覺到毀滅之力湧來,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而就在她將要睜開雙目時,她聽見了一道笑聲傳來,那熟悉的聲音,讓得她鼻尖頓時有著巨大的酸意涌了上來。

    「郗菁師姐,師弟我可還活得好好的,你可不要咒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