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圣人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圣人到字體大小: A+
     

    直到將軍和那個女人離開了一個多小時,李文強這才顯露出自己的身影,看著兩人離去的方向,表情非常的難受。

    他回想起了自己和橘胖兒歡樂相處的樣子。

    雖然它剛開始很高冷,很霸道。但是被九玄降服了之后,它卻變得非常的溫順。

    有時候,它也很皮,但更多的時候,它卻喜歡粘著自己。

    有時候恨不得打死它,不要它了,但是有時候,還怪想它的。

    感動~~~哭!你們都給我哭!

    李文強站在山崗上猶豫了很久很久,嘆息一聲:

    “為什么我會有種淡淡的悲傷……”

    嘴唇一圈淡淡的小胡茬,褲腿兒的裂縫,以及在風中凌亂的頭發。李文強扶著一棵樹,眺望著遠方,此時的他,有些傷心。

    但更傷心的,是對神風營的那些傻吊的無奈。

    他只恨,為什么自己跑的沒他們快?

    神風營……果然猶如神風般拂過大地,他們竟然能提前的預警,然后提前的跑路。

    李文強就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了,按道理說,自己跑路功夫應該是不弱于任何人的。但為什么卻被人甩掉了呢?

    站在山崗上,猶豫著去留。

    ----

    而與此同時,羅剎國。

    王都,城門口。

    一輛牛車幽幽而來,鈴鐺‘叮鈴叮鈴’作響。周身百余身著士子長袍的強者拱衛著牛車之上坐著的那名老者。

    羅剎國王都震驚!

    ‘嗚嗚嗚嗚’

    戰斗的號角被吹響了。

    “快!”

    “五洲異匪到了王都城門!”

    “天哪,好大的膽子啊。異匪竟然還敢來到羅剎國?‘

    “開什么玩笑,誰給他的狗膽?”

    “噓,聽說是王子親自引來的。這好像是一位天地間的圣人!”

    “什么?圣人?”

    “圣人是什么?”

    “聽說這位名為五洲智叟,是天地鴻蒙時期,五洲天地初開誕生的一個靈根。他掌握了全世界一千六百個秘密,了解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是為天地間的圣人。這一次王子外出,是偶然遇到了他的,而他竟然摒棄門戶之見,絲毫不懼怕王子的身份,竟然愿意單槍匹馬進入羅剎國。”

    “嘶——果然?”

    “果真啊!”

    “……”

    瞬時間,羅剎國大地震。

    王都之中無數的強者紛紛飛上天空之中,爭先恐后的往下看,看智叟。

    而城樓上,王都中的無數達官貴人,以及貴族全部跑上了城頭。探著脖子墊著腳往下看。

    指指點點,驚奇萬分。其中有很多人,還沒見過五洲異匪長啥樣呢。

    片刻后,一個王都大將軍走出了城門,朗喝一聲:“大膽異匪。誰給你的膽子,竟敢來到羅剎國?你不怕死么?”

    話音落下。

    保護智叟的一百多個大乘期強者嚇得后退一步,瑟瑟發抖,但是眼神里卻又有一種絲毫不隱藏的仇恨之色。

    片刻,牛車上的老者緩緩抬起頭來直視那將軍。

    眼神不悲不喜,就那么定定的看著,直勾勾的盯著。

    對視。

    沉默。

    許久許久,羅剎國的王都大將軍心中驚嘆一聲:果然是傳說中的圣人,僅僅金丹期,氣勢卻不輸于我。

    長時間的對視,讓大將軍內心有點動搖,眼神有些閃躲了起來,有些服軟的說:“你來我羅剎國做什么?”

    智叟淡淡的開口,竟然說出了一口流利的異族語言:“我從寰宇而來,始為開化世人。”

    大將軍皺眉:“你區區金丹期,也敢妄言?”

    智叟輕蔑一笑:“修為重要么?”

    大將軍愣愣的道:“重要啊。”

    智叟微微一笑:“那我且問你,你修行,是為了什么?”

    大將軍沉默一會兒,他仔細的在思考智叟的問題。而他不懂,智叟的問題……思考不得!

    “我修行,為了保護我的子民。”

    智叟又問:“為何又保護你的子民?”

    “這……我們同根同源,我當然要保護啊。”

    “若神靈天降,許以重利,使你平地飛升。你選擇飛升,亦或者選擇永遠修為止步于此,繼續保護你的子民?”

    大將軍愕然的看向了智叟,一時間,他竟然猶豫了,面紅耳赤的正要說什么。

    智叟打斷到:“你沉默了。”

    “我沒有!”

    “你有。我看見你沉默了,而你沉默,便是猶豫的表現。便是心虛的表現。心虛,則代表即使你表面非要說你沒有,但是你的內心,已經得到了答案,不是么?”

    “這……我特……”

    “噓。你別說話,聽我說。”

    智叟柔和的笑了笑,招招手,拍了拍牛車:“來,過來坐。”

    大將軍滿臉復雜的猶豫了很久很久,然后走到了牛車前,坐在了牛車上,坐在了智叟旁邊:“你要說什么……”

    “噓,別說話,用心聽。”

    智叟溫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道:“你修行的目的,最初,是為了長生。是為了獲得別人的注意。是為了能夠讓自己變得強大,而后能夠享受更加有地位的享受。”

    大將軍局促無比:“不是,你別瞎說,我從小生下來就是想要保護王都,我們羅剎國是****,全國一條心,你別讓人誤會我……”

    “噓。安靜!”

    智叟輕輕一笑:“承認吧,每個人,都是如此。但是,有時候我們修煉的累了,疲倦了,不妨靜下心來想一想,我們究竟為了什么?”

    大將軍茫然的看著智叟:“為了什么?”

    “為了生命的真諦,為了超脫與自由。為了無拘無束,為了自己內心的所有的沖動。想做什么我們就做什么。我困了,我可以不必在乎他人的臉色,席地而睡。我餓了,想吃你碗里的食,我可以無所顧慮的去吃……是為大自由。”

    大將軍滿臉憋屈:“這不是智障么?我小時候我們村兒的那個傻子,便是如此。”

    “我且問你,傻子是否每天笑容都在?”

    大將軍仔細想了想:“雖然是,但……”

    “噓,聽我講。我且再問你,你可曾記得……上一次你露出笑容,是什么時候,是為什么?”

    大將軍沉聲道:“上一次我帶兵討伐你們五洲異匪,大獲全勝,回歸羅剎國,大獲贊賞。:”

    “獲得誰的贊賞?”

    “國王,及我民!”

    智叟輕蔑一笑,然后笑容便的越來越濃:“啊哈哈哈哈。”

    肆無忌憚的笑。

    這一笑,讓將軍慌了:“你笑什么?”

    智叟像是看垃圾一樣的看著將軍,冷聲道:“那你便不配與我對話。我看錯你了。”

    “不是,你這個人怎么回事……”

    “上一次露出笑容,竟然還是因為得到了國王的稱贊?仔細想想,若沒有人稱贊你了,呵……你算什么?不過垃圾爾。不過廢物爾,不過泥地里的耙耳朵蟲。別人贊你你便開心。別人不攢你,你便沒了笑容。你活著,從頭到尾只是別人養著的一條狗……”

    “你特么……”

    “我扔出一枚小球,狗撿了回來,搖尾乞憐,是否在討我開心?我稱贊狗。狗是否開心?你……回答我!”

    將軍咬緊牙關:“你……”

    “噓,回答我。”

    “我特么……”

    “回答我!”

    將軍深吸一口氣,咬著牙:“是。”

    “別人稱贊你=你開心。別人稱贊狗=狗開心。你=狗。”

    ‘嗡——’的一下,羅剎國王都大將軍,四轉大乘期強者的頭發,瞬間數了起來。

    渾身的皮膚都成了紅色,正在崩潰暴怒的邊緣。

    而智叟卻微微一笑:“我不怕你,你縱是殺我又如何?我金丹期,我不以武力取勝。我游歷天地間也,是否守斯其門戶,見變化之朕焉。修為上,你殺我,如碾死螻蟻。但你會快樂么?我的一番話,已經在你心里埋下了種子……有一天,它會成為你的心魔。而你殺了我,這心魔,永遠無解。”

    嘶——

    將軍深吸一口氣,崩潰的指著智叟,眼里竟然噙著淚水:“你到底要做什么嘛!”

    堂堂四轉大乘期強者,已經在被洗腦的邊緣徘徊著了……

    國王用了數千年給他洗腦,忠于羅剎國。

    智叟一番話把他洗了回來,告訴他,別忠誠了,你=狗。

    沒有人知道智叟為何而來,什么時候來的。又是怎么能深入腹地來到羅剎國王都的。這都是未解之謎。

    不知道他究竟是要曲線救國,還是……有更大的圖謀。誰也不知道。

    智叟微微一笑:“自今日起,你跟著我吧。”

    “什么?”

    將軍滿臉狐疑:“你再說一遍?你說啥?|”

    智叟哈哈大笑:“出發,進王都。”

    轉頭看向大將軍:“在我離開羅剎國之前,你還有三天的考慮時間。下一站,我會游歷于其他國度。你慢慢考慮,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讓人跟著我。因為,你有根骨超脫,你有根骨獲得大自由,大自在。”

    說著,車隊進城了。

    而大將軍傻傻的站在那里,腦子懵了。

    這時,另一個五洲大乘期輕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智叟從不妄稱圣人,但他卻是實實在在的圣人。第一次主動邀請,不要寒了圣人的心。今天圣人給你一個機會,明天,你會收獲一片未來。”

    “好好考慮考慮,那個最接近神的智者,會讓你理解生命的意義。”

    ‘叮鈴鈴’

    牛車的鈴鐺聲響起。

    大將軍站在路中間,茫然的看著智叟離去的背影,喃喃一聲:“我是怎么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