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殺雕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殺雕之戰字體大小: A+
     

    夏天來了。

    又到了交‘不讓寫’配的季節。

    雄性咕咕雕們在陽光下登入了泥沼,無所畏懼的漫步在這一片大澤之中。在方圓數千里的范圍內,它們沒有對手。而因為自然界的急劇惡化,曾經的咕咕雕的天敵,也變得稀缺了起來……

    ‘啪嗒、啪嗒’

    一只雄性的咕咕雕從遠處的森林里走來,踩在這泥沼之中,發出了‘啪嗒’的聲音。因為上個月忤逆了雕王的命令,它被排斥在了雕群之外。

    而這一次它的回歸,有些垂頭喪氣了起來,不復往日的驕傲。

    ‘咕咕咕——’

    它發出了弱勢的聲音,抖動著自己鮮紅的羽毛,想要重新融入這雕群。

    它不敢回憶被排斥在雕群之外的日子,那對于喜愛沼澤泥潭的咕咕雕而言,被雕王懲罰它每天將腦袋埋在沙子里,是一種恥辱,也是一種不堪回首的往事。

    因為去過沙灘的它,會被族類嘲笑為——沙雕。

    雕王,接受了它的回歸。

    而能夠重新回歸雕群的沙雕,也終于能夠重振雄風了。

    ‘咕咕咕’

    ‘咕咕咕’

    沙雕的叫聲歡快了起來。沐浴在陽光之下,踩在泥沼之中,它肆意的抖動羽毛。發出了求偶的信號……

    交配后的雄雕已經履行了自己做父親的責任,然而此時,雌雕的傳奇故事才剛剛開始。

    受孕的雌雕即將挨過隨后到來的漫長三個月的冬季,在沒有烈日的環境下,它將躲藏在黑暗的巖石之中,當又一個春季的黎明發出召喚時,這些通天界珍藏的珍寶,又會重現身影。

    這個故事講述了這些驕傲的咕咕雕歷時兩年的生活,我們還將看到兩只幼雕,他們必須學會在這個世界上最荒蕪的地方生存……

    而在這個位于柢山之東的這片沼澤,旁邊的山林之中,漸漸的,開始出現了一些令人恐懼的身影。

    那是一個個擁有雙足、雙手的二腳獸。

    他們每一個都披著鎖子鎧甲,屁縫兒處都有設計獨特的人性化拉鏈。此時,這些二腳獸們潛伏在巖石與大樹的后方,靜靜的觀察著無憂無慮的咕咕雕們。

    有些手中拿著一種名為‘劍’的器皿。有些手中拿著名為‘刀’的兵器。有些手中那著名為‘網’的工具。

    太陽快落山了,咕咕雕的一天即將結束。

    而二腳獸們的狩獵狂歡,即將上演……

    可憐的咕咕雕們并不知道。在另一座山,也隱藏著一幫二腳獸。

    他們來自另一個名為羅剎國的族群,他們與來自遙遠五洲的族群模樣相似。同樣雙足、雙手。并且身著鎖子甲,但是屁縫兒處卻不帶拉鏈。

    顯而易見,他們這個族群的鎧甲設計,不夠人性化,設計師在設計之時并沒有考慮到‘人有三急’這個選項。

    他們的手中同樣拿著劍、刀、網、這樣的器皿以及工具。

    暗夜,即將到來。

    這個來自兩方陣營的二腳獸們,都是受到了同樣的一個感召而來。

    有人說——咕咕雕補腎有奇效。

    于是,驚起兩方族群的熱捧與追逐。

    山的那邊。五洲的族群們,小心的開始圍攏了起來……

    “噓。”

    “聲音小點!”

    九玄屏住了呼吸,收斂著自己的氣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手中劍出鞘,目光緊鎖前方的歡樂的咕咕雕的族群。

    他知道,自己即將要發財了!

    他并不打算幫安保大隊長去賣命,是時候為自己以后在通天界成家立業考慮考慮了。

    九玄緊緊的盯著前方的咕咕雕,心中暗道:

    “抓一公一母,回去找個地方偷偷圈養起來。每天讓它們持續繁衍,然后等到明年這個時候,我就會收獲許多的咕咕雕……”

    “一只咕咕雕的價值連城。而通天界的東西;流傳到了外界五洲,則更是價值連城。我要發財了……我也必須要為自己的修為考慮了。馬丹,來了通天界才發現,依然沒錢寸步難行。法寶要錢,更牛逼的戰甲要錢。想要完成一個工作調度,還特么要錢1”

    “想要出去殺敵建功立業,也要錢!”

    “什么都特么的要錢,特么的什么都要錢。只有修煉是免費的……但是丹藥也要錢!”

    九玄都要哭了。自己的修煉之路在外界雖然非常的快,及其恐怖的速度往前竄,而且戰斗力牛逼。

    但是來到這里,是個人都能把自己當個丸子捏兩下。而且還聽說,最高……尼瑪八轉大乘期!

    那還修尼瑪哈麻皮!

    什么叫絕望?這,就叫絕望!

    很明顯,九玄身后的至少數千上萬人,也是這么想的。、

    捉幾只咕咕雕!必須捉!

    “等會兒,我們在接近到最前方的時候,所有人,傾巢撲出去。大家得聯合了……因為咕咕雕好戰。”

    “對啊,山河經記載,咕咕雕戰斗力頗高。、”

    “我們得聯合起來,把它們打亂、不能讓它們群起而攻之,單槍匹馬老子還是不虛它們的。”

    “行動定下來了啊,所有人撲上去。打亂它們,然后單槍匹馬的戰斗,能不能捉到,那就看緣分了啊!”

    “瑪德……今天我沒穿我的寶鞋,不然速度有加成。唉,我飛的速度太慢了,萬一捉不到就虧大了。”

    “這一次,是殺雕大作戰。所有人,鼓起勁兒來。就算捉不住,也得一刀砍下去,然后喝血啊。血也不能浪費啊。”

    “嗚嗚嗚,我修為敵,不敢去和咕咕雕打。要不我猥瑣在下邊,等你們誰傷了咕咕雕,我在下邊接兩口血喝也好。”

    “想尼瑪呢!”

    “這玩意兒,生飲其血,補腎啊。老子來一趟就算捉不住咕咕雕,補補腎也是好的。”

    “我說一二三,準備沖鋒啊!”

    “殺雕大作戰,必然萬勝!”

    “……”

    與此同時,山的那一邊。

    來自羅剎國的強者們,此時也都屏住了呼吸,一點一點,一步步的向著沼澤的這個咕咕雕族群開始靠近了起來。

    羅剎國的將軍深吸一口氣,緩緩抽出了自己的寶刀:“這一次,一定要盡量的將這里的扁毛畜生,盡量活捉了,活捉不了的,立即撲殺。”

    “那些五洲異匪想要得到它們,雖然我們也不知道這有啥用。但是,五洲異匪向來狡詐,他們覺得有用的東西,甚至不惜興師動眾來撲殺,肯定有我們無法理解的妙用。全給他們提前突突了,讓他們落空。有好處,我們羅剎國也自己研究……”

    “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撲上去。一個不能放過!“

    “明白了將軍!”

    “……”

    山的這邊。

    “三……”

    “二……”

    山的那邊:

    “一……”

    “二……”

    山的這邊和那邊,同時發出了一聲爆吼:

    “三!”

    “沖鴨!”

    “等等!”

    兩方人同時大吼一聲,同時愣住了。

    不對!

    兩方,每個人,所有人眼睛瞪得像銅鈴。隔著一片沼澤,震驚的眺望著彼此……

    ‘咕咕咕——’

    沼澤之中,歡樂的咕咕雕們,發出了一聲聲的疑問。

    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

    它們的心中不禁萌生出了一個疑問:

    “你們是誰?你們在干啥?”

    “……”

    沉默。、

    死一樣的沉默。

    五洲人面色凝重無比,眺望著沼澤對面的異族。

    羅剎國人面色也是凝重無比,也眺望著沼澤對面的異匪。

    兩方人,就在這夕陽西下的時候,陷入了沉默,并且陷入了思考……

    遠山,高峰之上。

    玄真先生負手而立,眺望著下邊的三足鼎立,眼神無比的復雜,同時,也很凝重。

    “吾,玄真,不禁有一個大膽的猜想……”

    “今夜,必定有一方喋血于此。”

    “……”

    沉默。

    詭異的依然沉默。

    在這沉默之中。

    忽然,五洲人,以及羅剎國人,同時睚眥欲裂的齊聲用自己的家鄉話爆吼了出來:

    “果然是重寶!就連異族(異匪)都來了!”

    “所有人聽令,今晚的主要目的不是異匪,即使我等全部犧牲,也務必斬殺所有這些扁毛畜生,不能留給五洲異匪!”

    “所有人聽我說,異族來了。我們今晚的目標不能是異族,全部先率先以捕捉咕咕雕為首要任務。”

    “咕咕雕比我們想象中更價值連城啊。它一定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連異族都被吸引了。”

    “沖啊!”

    “不要管那些異族(異匪)!”

    “先殺雕!”

    “……”

    咕咕雕左看看,右看看:“???”

    你們全世界都想針對我?

    我!不!怕!

    ‘咕咕咕——’

    所有的咕咕雕全部尖利的叫喚了起來。主動的撲向了兩方的二腳獸。

    殺雕之戰,正式拉開了帷幕……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