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沒受過這委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沒受過這委屈字體大小: A+
     

    更了!

    更了!

    大本營之中,鎮守后方的五洲戰士們,激動的奔走相告:

    “終于更新了!”

    “終于更新了啊,快去看!”

    “哈哈哈,文強兄弟終于更新了。通天山河經都已經斷更了很久了,今天終于更新了。”

    “是什么?”

    “咕咕雕?咕咕雕這是什么東西?”

    “握草,補腎!”

    “……”

    一石激起千層浪。

    安保營之中,九玄也看見了關于咕咕雕的描述。他只看見了一句話——生飲其血,食之其肉,補腎有奇效!

    嘶——

    九玄倒吸一口冷氣,眼里閃過一抹鄭重之色:

    “奇效!”

    “文強怎么知道的?”

    恩……這是個問題。

    九玄覺得,自己似乎是發現了一個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喝了咕咕雕的血,吃了他的肉,補腎有奇效。

    文強何知?

    正如世界上第一個發現牛奶能喝的人,他究竟對母牛做了什么?這不得而知,為未解之謎!

    但是這些疑慮,九玄也不是多么的在乎。他久經沙場,雖然能力戰渡劫期。但卻時常腰膝酸軟,雙腿無力,并且有點牙齒松動……

    這一切的一切,讓九玄洞悉到了自己的一個危機——虛!

    九玄有些動容的看著書中所記載的詳細信息,喃喃一聲:“是時候弄一只咕咕雕了……”

    “唉,羨慕文強為天下人所敬仰。為什么這種出名的機會,總是落不到我九玄的頭上?為何文強走哪兒都可以出名,為什么我九玄卻總是如此的無力?”

    “來了通天界才多長時間,文強已經廣為通天界所熟知。為何總是輪不到我九玄有這樣的好機會?”

    坐在營帳之中,九玄支著下巴,眼神向往的眺望著遠方,通天界的深處。

    我九玄,什么時候才能離開保安大隊,進入通天界,身經百戰?揚名天下?

    就算不讓我身經百戰,讓我揚名天下也行啊……

    九玄現在已經不穿凝氣期無敵的道袍了,沒用,在通天界里,人家不認你這個鉚。

    正在九玄發呆的時候,小隊長騎馬而來,爆喝一聲:“九玄聽令。”

    九玄連忙單膝下跪:“九玄在。”

    “安保營大將軍令:差九玄等人,著一百人小隊,前往柢山以東。捕獲咕咕雕,越多越好。捕一只,賞上品靈石五十萬。”

    九玄猛然瞪大了眼睛,瘋了!

    這些人有病吧?真的瘋了,全都瘋了吧?真的還想去捕獲咕咕雕來著?就因為李文強說,這玩意兒補腎有奇效?

    讓將軍都親自下令去捕捉咕咕雕了?

    小隊長眉頭一皺:“怎么?你不去?”

    九玄沉思片刻,又回想起了通天山河經之中記錄的:“群居、好斗……”

    群居!

    李文強說的群居,那肯定是真正的群居。動輒鋪天蓋地。

    自己這凝氣期無敵的實力,說實話,在通天界里有點落后就挨打的感覺。誰都可以捏自己兩下。如果自己真的去了,那豈不是白送?

    不行,不能去。

    九玄雖是好戰,卻頗為理智。能打得過則戰,但凡平手則不戰,要輸則肯定不戰。

    我就算不是怕死,是想活著!

    “我可以不去么?”

    小隊長爆吼一聲:“你敢抗命?”

    九玄連忙堆起了笑臉:“給個面子啊……”

    小隊長抬起鞭子就要抽:“給你面子?敢問先生是哪位?”

    九玄躲了一下,眼里閃過一抹屈辱之色,大吼一聲:

    “我徒弟是李文強。請給我徒弟李文強一個面子。”

    小隊長皺了皺眉:“哪個李文強?”

    “南州雞籠山人士,山河經作者,玄真先生!”

    小隊長:“???”

    小隊長有些詫異的看著九玄:“別說你徒弟是李文強,就算你師傅是李文強你也得去!”

    “我說的是真的啊。我真的是李文強的師傅啊,還請給文強一個面子……”

    “特么的,你有病吧?就算真的是。我何必給他面子?他李文強面子就那么大?”

    “文強乃山河經作者。”

    小隊長都氣笑了:“關我吊事?我又不看山河經……”

    言罷,小隊長嗤笑著嘀咕一聲:“山河經記載的那些地方,都在十萬八千里之外的通天界深處了。說的好像老子有膽量去探索似得。他山河經作者,跟我有毛關系……”

    九玄急了。

    自己不能去啊。

    他是真的不怕戰死。但是這也太特么惡心了吧?

    就因為李文強說了一聲咕咕雕補腎,接過上司就要讓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去給他抓咕咕雕?

    特么的,老子是想來打仗的。是想來建功立業的。

    九玄很憤怒,要是死在和異族交戰的戰場上,他眉頭都不皺一下。但問題是,要是死在一群扁毛畜生的手上,自己豈不是死都無法瞑目?

    想著,九玄靈機一動,連忙從懷里掏出一個袋子。

    ‘嘩啦’一聲,張開了口袋,九玄諂笑一聲:“隊長……別嫌少,隨便抓一把。”

    小隊長一愣,眼睛都直了。

    卻見,袋子里,滿滿當當一口袋的全部都是儲物戒指!

    “這……這是……九玄,你這就沒意思了。”

    九玄看了眼周圍人多眼雜,不敢明說,嘿笑道:“嗨,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意思意思。”

    小隊長看著那琳瑯滿目的儲物戒指,吞了口唾沫,心中暗道,這特么里邊得多少錢啊?多少天才地寶啊?九玄竟然是個富豪!

    但小隊長還是裝作強行鎮定的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九玄眼里閃過一抹冷笑,呸,垃圾,見錢眼開的玩意兒。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中年窮。等我九玄瘋狂練級之后,再次凝氣期無敵,吊打你狗曰的!

    表面卻笑道:“抓一把嘛。小隊長,我來這么久了一直得到你的幫助,連抓咕咕雕這種任務您都幫我壓下來,不讓我參與了。我要是再不意思意思,就真的沒意思了。沒什么好送的,隨便抓一把。”

    小隊長愣了愣,滿臉嚴肅的道:“既然你這么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可不要騙我啊,貴重的東西我可不要!”

    九玄注意到旁邊有人看了過來,連忙滿臉正色的道:“小隊長放心,就是些儲物戒指而已。一些土特產罷了。”

    “恩……”

    小隊長探進去一只手‘嘩嘩嘩’抓了一把。

    不僅僅抓了一把在掌心里,而且還利用真元的力量,在手背上也吸附了好多……

    九玄看的眼皮子一跳,狗曰的啊,心黑的不要不要的。你見過一把能從蛇皮口袋里抓走一半的么?

    特么無情鐵手!

    小隊長將儲物戒指裝好,笑嘻嘻的說:“那,你就不用去了。我看你也完不成這個任務,呵呵,以后好生修養著。先修煉,境界高了再執行任務。”

    “謝謝隊長栽培!”

    “……”

    小隊長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騎著馬離去了。

    一走到沒人的地方,小隊長再也忍不住了,呼吸急促的迫不及待的蹲在地上開始清點儲物戒指。

    “天哪,這么有錢?”

    “這九玄……真是小看他了。這么多儲物戒指,里邊得多少錢啊?就算是空間最小的儲物戒指,一個立方的空間。那也得裝不少東西吧?”

    “嘖嘖嘖……”

    小隊長驚嘆著開始清點了起來,拿起一個,神念探進去一看。

    恩……空的。

    眉頭一皺,再拿起一個。

    恩,空的……

    又拿起一個。

    還是空的……

    急了!

    “尼瑪!”

    小隊長咒罵一聲,挨個挨個的瘋狂清點了起來!

    “哎喲握草!”

    “真是儲物戒指啊!”

    小隊長猛然回頭,冰冷的看向了遠處的九玄。

    九玄笑嘻嘻的對著小隊長揮了揮手,還用唇語說了聲:“不成敬意……”

    小隊長的臉色逐漸的冷漠了下去,喃喃一聲:

    “我長這么大,沒被人玩過……”

    “你特么,是真滴給我一把儲物戒指啊!”

    “你完了……”

    “九玄……你,你欺人太甚!”

    “……”

    小隊長眼睛都紅了。長這么大,沒受過這種委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