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慫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慫玄字體大小: A+
     

    文強大義也!

    通天界之中,流傳開了、

    人人傳頌,文強大義也!

    安保營之中,到處都是議論紛紛之人:

    “聽說了么?李文強竟然主動的要求加入神風營了。”

    “握草,真的假的?不是傳說文強乃鼠輩焉?怎么有膽量直接加入神風營?”

    “神風營……那是通天界之中最值得敬佩的人了。他們不參與修橋鋪路,不參與與通天界異族的正面交鋒。但是他們卻深入通天界,在最近通天界城池的地方,像是一顆釘子一樣卡在通天界的城池前,為人類把好第一關。那是前線,真正的前線。”

    “屁,你說前線都是侮辱了神風營。神風營已經不僅僅是前線了,他們,是特種部隊。”

    “對,是特種部隊。通天界的異族只要有任何的異動,神風營都會第一個知道。”

    “異族的城市只要一發兵,神風營立馬就要堆上去,拖住異族的腳步。同時給大后方報信,讓大后方做好準備》”

    “我曾經更是聽說了,有一次異族發動了大規模進攻。出兵二十萬人,神風營的一萬戰士以死亡九千人為代價,拖住了異族的步伐,拖了兩天時間,然后大后方發兵,滅了那二十萬人。人類勝!”

    “都是真正的英雄啊,戰死率是百分之九十,居高不下。未曾想到,文強也敢加入那個地方?”

    這時,有一個老實人不由得皺眉,呢喃一聲:

    “你們說……李文強會不會根本就不知道神風營是干啥的,所以他才加入的?”

    “……”

    場面一靜。

    頓時,所有人怒目而視:

    “說尼瑪呢!”

    “文強不可能是這種人。、”

    “李文強怎么會是這種人呢?”

    “說,你叫什么名字,哪個單位的?竟敢質疑我偶像!”

    老實人被嚇得臉色煞白,看著氣勢洶洶圍上來的眾人,眼里噙著淚水:“別別……別打我,我,我只是一種猜測。”

    “放肆!”

    一個禿頭英俊男子爆吼一聲:“說,你哪個單位的?誰允許你胡亂猜的?你說話負不負責任?”

    “我……我沒有,不是我,你別瞎說。我沒有亂猜,剛才不是我說的,剛才……剛才是別人說的。我怎么會說那樣的話,文強,乃好漢也!”

    “……”

    遠處,一匹白馬之上,九玄褪掉了那‘凝氣期無敵’的道袍。

    重新換上了一席初級梭子鎧甲,同樣的,二十四小時不準脫,同樣的,和眾人一樣,屁縫兒有一條拉鏈。

    那拉鏈設計的也頗為獨特。兩邊拉開,方便拉屎。

    白馬的脖子上,掛著一個銅鈴。一走路‘叮鈴鈴’的響。似乎在告訴全世界,他來了,那個男人來了。

    九玄嘆口氣:“唉,這不科學。這馬的脖子上怎么還掛著鈴鐺?好像生怕是不讓敵人知道,我來了。”

    說著,自覺威風凜凜的九玄,便要伸手去摘那銅鈴。

    “你干啥!”

    這時,旁邊的大隊長爆吼一聲。

    九玄笑道:“隊長,我摘掉這銅鈴。免得讓敵人知道了我的行蹤……其實我不用騎馬,速度太慢了,我還是飛行較好。”

    “放屁。你飛個雞毛。堂堂安保營,出門在外豈能沒點威儀?”

    九玄訕笑一聲:“也是哈……對了,我們啥時候打仗。”

    “我們不打仗。”

    九玄眉頭一皺:“不打仗干啥?”

    “安保啊!”

    “是啊,安保啊。啥時候出去安保》?”

    “出去干啥啊?”

    “不出去咋安保啊?”

    “對內安保……反過來念,也成立。”

    九玄皺眉喃喃一聲:“保安?保安?保安!握草,保安……保安!”

    “對啊。你不要小看這個保安,我們不僅要負責通天界各個營帳之中的治安問題。畢竟都是血氣方剛的修真者,難免有個摩擦,我們要解決,同時還要勸架。另外,我們的職責也非常的重要,要保護后勤的問題。修真者雖然可以辟谷,但是少有人真正的辟谷,大家都是從凡人一路過來的,習慣了五谷雜糧……吃了,就得拉。所以你得時刻的注意治安問題,經常要疏導茅坑,嚴防堵塞。我們的理念是:

    五洲戰士上戰場,安保做好第一線。雖不經歷生死關,但卻職責比天高。記住了么?”

    九玄冷喝一聲:“我記你麻痹。什么狗屁口號,念都念不通。老子不當保安……艸,你們騙我?我以為能打仗所以才來的,你們騙我來當保安?我可去尼瑪的吧、”

    “嗨,你這凝氣期怎么脾氣還倔的不行?沒事兒,很多人剛來都和你一樣,習慣了,你就會慢慢喜歡上這個職業的。乖,來,把這個帶上。”

    說著,隊長走到九玄面前,柔和一笑:“手給我呀。”

    “干啥啊!”

    九玄憤怒的吼著,就看見隊長給他帶上了一個袖套。

    上書兩個字——執勤。

    “握草尼瑪!”

    “我可去尼瑪的吧。我,九玄,凝氣期無敵,我是來打仗的!”

    “老子是來打仗的,我可去尼瑪的吧,老子不當保安!”

    九玄暴怒,他覺得自己被戲耍了。而此時,更是聽見了遠處的議論聲。聽見了所有人都在談論李文強,文強,好漢也。一聲聲如耳,就如刀子一樣扎九玄的心!

    憑什么!

    憑什么李文強就能去前線?老子凝氣期無敵,卻要在這保安大隊辱沒了?

    九玄當即脫下了鎖子甲:“我不干了。瑪德,騙人,我不干了……”

    話音剛落。

    ‘轟’的一聲巨響。

    九玄默默抬頭,卻見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只光影組成的巨手。從天而降,照著九玄當頭壓下。

    九玄瞳孔一縮,猛然抽出了佩劍向著天空斬去。

    ‘咻’凝氣期無敵的實力,化為一道劍芒。落入掌中,卻消弭無聲。

    嘶——

    九玄倒吸一口冷氣。驚恐著,這一刻,他怕了。

    他的自信心受打擊了,為啥?咋回事啊?怎么突然感覺,是個人都能把我捏兩下了?

    我之前在外邊,吊打渡劫期,嚇退大乘期了!

    ‘嘭’一聲巨響。

    地上出現了一個五指坑。九玄一身鎖子甲破裂,趴在地上不斷的嘔血。

    此時的九玄滿臉驚恐之色,這……怎么回事啊?

    為什么這里的人會這么強?

    通天界,果然臥虎藏龍!

    而剛才給九玄帶袖套的隊長,連忙單膝跪地對著一個方向喝道:“參見支隊長。”

    支隊長?

    正此時,九玄的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你再說一遍?不干了?”

    九玄也是一條硬朗的漢子,從地上爬起來爆吼一聲:

    “我說,老子從今天開始,好好干!”

    ‘轟’又是一個手掌壓下來。九玄再次被壓在了指紋里,再次嘔血。

    “老子?給誰當老子?”

    九玄深吸一口氣,雙眼噴火,對著那個方向爆吼一聲:

    “老子,您聽錯了!”

    “……”

    這時,和善的隊長過來攙扶起九玄,笑道:“早就說了嘛,乖嘛,我們安保營也是很重要的。來,帶上。”

    九玄從來沒受過這種屈辱,心中記下了那個聲音,你等老子再放出幾個魂魄,然后再合體,再突破個幾十層……狗曰的,倒時候站在你面前稱老子!今日之仇,來日血洗!

    隊長哈哈笑道:“還犯驢脾氣呢?別鬧,這不是五洲……來,帶上吧,你看你鎖子甲都破了。還有沒有點保安的威嚴?”

    正在氣頭上的九玄暴怒,一把推開隊長:“你特么別碰……”

    ‘嘭’的一聲,九玄整個人倒飛了出去,人在空中,又噴出一口血來。

    他都要哭了!

    我曰尼瑪喲。咋回事的?

    怎么這里是個人都能把我捏兩下?

    落地,九玄抬頭,卻見那隊長手里提著‘執勤’倆字兒的袖套,笑吟吟的看著九玄:“我特么別碰啥?說完。”

    九玄默默的拍了拍身上的灰,低著頭道:“我說您別碰我,畢竟你的手那么干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