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七章 :后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七章 :后手?字體大小: A+
     

      李文強有些迫切的看著陸月生:“什么叫個二轉大乘期?什么意思啊?意思難不成是大乘期里邊還有強弱之分?這怎么可能?這不科學啊。”
      
      你欺負老子前世看的少是咋滴?
      
      大乘期,那不就已經到達修真的頂峰了么?
      
      大乘期再往上走,那不就應該飛升仙界了么?
      
      這會兒你什么意思,你給老子鬧出來一個什么二轉大乘期?是我聽錯了?
      
      什么叫個二轉?是不是我少聽了一個‘人’字?
      
      陸月生往前看了一眼,發現老者微笑的投來了眼神,顯然是已經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連忙拉扯了一下李文強:
      
      “這會兒你先別鬧,認真聽課。”
      
      李文強更蒙蔽了:“聽課?聽什么課?啥意思?”
      
      話音剛落,老者忽然笑瞇瞇的指向了李文強:“這位小友,請你站起來一下。”
      
      李文強愣了愣,轉過頭去看了看老者。轉頭四顧,發現船艙里的人都看向了自己,有些愕然的站了起來:“我?”
      
      老者笑著點點頭:“對,就是你。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文強有些緊張了起來。心中知道,這怕是讓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了吧?眼前這個老者一看就是牛逼的人,和五洲游離的那些大乘期可一點兒也不一樣。
      
      據陸月生所說,這種白袍再加個昆侖二字,手下至少掌兵十萬人!
      
      是真正的德高望重的前輩,非常的德高望重。
      
      深吸一口氣,李文強上前一步,鄭重的鞠了一躬:
      
      “回老爺爺,晚輩玄真。”
      
      老者和藹可親的一笑:“玄真啊,好道號。我看你問題頗多,充滿了好奇心,所以喊你起來的。你不會不樂意吧?”
      
      李文強連忙擺手:“不樂意不樂意……不是不是,我是說不會不樂意。不會不樂意,不會不樂意。”
      
      “哈哈哈哈,有意思的小家伙。叫玄真的還挺多,我手下就有四個玄真……唉,我孫子也叫玄真,他如果沒死的話,現在也該你這么大了。”
      
      李文強:“……多謝老爺爺抬愛。”
      
      老者有些喜歡他了:“玄真,你是打哪兒來啊?”
      
      李文強恭恭敬敬的回答:“回老爺爺,玄真是從南洲來的。”
      
      “南洲……”
      
      老者呢喃一聲,忽然兩眼一瞪:“什么?你就是那個李文強!”
      
      李文強:“……”
      
      沉默了許久,李文強有些幽怨的看著老頭:“在下,俗名……也可以叫李文強。”
      
      老者頓時‘等等’的上前兩步,滿眼驚喜的看著李文強:
      
      “你可就是那個融資創始人李文強?”
      
      這時,陸月生插嘴:“老爺爺,他就是那個著名的南洲頭號詐騙犯李文強。沒錯的。”
      
      李文強猛然回頭瞪著他:“你才是詐騙犯,你全家都是詐騙犯。”
      
      老者也怒了,指著陸月生冷聲道:“看你也年紀不小了,嘴上怎么沒個把門兒的?什么叫詐騙?那,叫融資!”
      
      陸月生嚇得一縮脖子,心中知道自己想出風頭,結果出洋相了。連忙拱手:“老爺爺,是我口不擇……”
      
      “放肆!”
      
      老者一聲怒吼打斷了陸月生,兩眼瞪得溜圓:“老夫今年才九百歲,看你的樣子和根骨怕是比我小不了兩歲。哪個讓你喊我爺爺的?在折煞老夫?喊前輩就是了。”
      
      陸月生都要哭了,委屈的道:“前輩……在下,今年十九。”
      
      “放肆!”
      
      老者再次怒喝一聲打斷了陸月生:“你這模樣像是腰都埋在土里了,十九?你騙哪個?老夫生平最恨兩種人,第一種是說融資就是詐騙的人。第二種是裝嫩的人!”
      
      陸月生‘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揚天嚎哭:“前輩,我真的十九!”
      
      “哼!”
      
      老者冷哼一聲,不再搭理他,轉頭有些諂笑的看著李文強:“來來來,文強這邊來。”
      
      李文強滿臉茫然的看著老者,然后跟著老者往后倉走去。
      
      這一刻,不僅僅李文強。
      
      整個飛船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李文強的名字就這么響亮?連通天界里可掌十萬兵的將軍,都聽說他的名字了?而且,還如此的客氣?
      
      九玄回過頭去,也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這個走哪兒都有人知道的徒兒。他心里就納悶兒了,自己,九玄,凝氣期無敵,衣服上都寫的明明白白了……為啥自己的知名度就沒李文強高呢?
      
      后倉。
      
      老者指了指沙發:“坐坐坐。”
      
      “啊……不用了前輩。”
      
      “不愿意坐也行。”
      
      老者笑了笑:“我叫徐鐵。”
      
      “徐前輩!”
      
      “不要前輩前輩的了,沒必要。說到底我還要向你請教呢。、”
      
      李文強徹底滿臉茫然了:“前輩折煞我了……在下只是修煉一年半的練習生,也僅僅只是化神期罷了,今年不過十七歲爾爾。除了進了五洲少年榜前五,自問年青一代無敵手,并且還收服了一只昆侖貓妖當坐騎之外,倒是沒有什么可以值得一提的。”
      
      徐鐵:“……”
      
      雙目相對。
      
      沉默了良久,最終徐鐵還是打破了這個尷尬的僵局,干笑一聲:
      
      “恩……確實還是挺優秀的,不是,文強啊,我想要向你請教的倒不是這些東西。恩,當然,我不否認你確實也很優秀。噢對,厲害啊,才修煉一年半就化神期了。真的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非是池中物。”
      
      徐鐵也是個明白人,敷衍的夸了幾句,然后有些局促的問道:
      
      “你那個融資……后手是啥啊?”
      
      李文強皺眉:“什么叫個后手?”
      
      徐鐵訕笑一聲:“不得不說你那個是很先進啊。我聽說了你在南州的事跡之后,我也開始著手在通天界里弄了個盤子。也是承諾給他們投資,每個月返一次利息。這一兩個月以來,倒是也賺了些錢。但是,后手是什么啊?現在通天界要打仗了,大家最近無暇賺錢,紛紛要求提出本金了。我尋思著要是都提出來了,那我豈不是盤子就崩了?所以,后手是啥啊?”
      
      李文強驚呆了。
      
      通天界里,竟然有人模仿我搞詐騙……不,融資?
      
      這么神奇的么?
      
      在通天界里,竟然也有傻子?
      
      這也信?
      
      我原以為修為是和智商匹配的。是我文強想多了啊!
      
      他理解這個老者為啥這么殷勤了。這是問自己取生意經呢。
      
      但是……這種盤子可不就是這樣嘛,賺一筆就跑路。沒有新的韭菜加入,盤子就崩了。得遵循一個能量守恒定律呀。
      
      他竟然問我后手?
      
      看來……他涼了呀!
      
      但是,我在通天界沒熟人,必須要抱上一個大腿。他還不能涼呀!
      
      ps:今天太累了,就一更。恩……我覺得說休假的話就有點見外了。我和你們關系這么好,誰跟誰啊。對吧……啊哈哈,就這樣啊。
      
      謝謝你們的諒解。都是自己家里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