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六章 :昆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六章 :昆侖字體大小: A+
     

      李文強沒躺多久。
      
      只聽飛船外邊傳來一陣嘈雜之聲,隱隱夾雜著朝廷士兵的呵斥聲。
      
      甚至有嘲諷的聲音傳來:“化神期你還不去?恥辱!”
      
      “趕緊滾上去!”|
      
      “齊家的,不到地方不準放他下來,登記在冊!”
      
      “……”
      
      李文強摘到眼罩,眼神迷蒙的往門外看去。卻見兩個朝廷士兵,推搡著一個老頭走了進來。
      
      陸月生!
      
      一聽他們的對話就知道,狗曰的陸月生想要逃兵役,讓人給逮了。
      
      人家也甭管他到底是齊家人,還是陸家人。也根本不管他有啥背景,先逮上來再說。
      
      陸月生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刷的投了過去,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嘲諷,不屑。因為大家都是主動上來的,而陸月生,是讓朝廷的人強行扭送上來的!
      
      一看就是個慫貨!
      
      陸月生也知道自己理虧,心虛,紅著臉弱弱的站在靠墻的地方,不敢說話。
      
      他也看見了九玄,想去給九玄請安喊一聲師傅來著。但是一看九玄瞪來的目光,當即又委屈的靠墻站好。他心里大概知道了,九玄怕認識自己丟人。
      
      轉眼間,陸月生又看見了李文強,連忙驚喜的喊道:“文強,你也……”
      
      李文強當即怒斥一聲:“瞎說什么呢?貧道玄真!”
      
      “玄真,你也在啊?”
      
      李文強皺眉呵斥:“你誰啊?老子認識你么?”
      
      陸月生屁顛兒的走了過來:“文強兄,你突破化神期時的英姿颯爽,月生驚為天人。實在是風騷!”
      
      “哎呀你滾行不行?”
      
      “滾什么啊滾,還有沒有吊床,給為兄一個。”
      
      李文強回頭,果然看見滿船艙的人都用嘲諷的眼神看著自己,隱約的還聽見幾聲‘人以群分。’。
      
      李文強受得了這種委屈?
      
      當即用劍指著陸月生呵斥道:“滾過去,老子根本不認識你。少特么套近乎。”
      
      陸月生湊到近前神秘的說:“你這會兒假裝不認識我,到了通天界你可別求著我……”
      
      李文強一愣:“到了再說。”
      
      “你特么還要不要點臉了?”
      
      李文強認真的回答道:“我也有個臉?”
      
      陸月生:“……你無恥的樣子,像極了愛情。”
      
      說完,陸月生也不再多言了,轉身就走,走之前還給李文強傳音:“我陸家在通天界有勢力。你確定?”
      
      李文強考慮了一會兒,開口喊道:“一萬靈石。”
      
      陸月生納悶的回頭:“什么?”
      
      “吊床一萬靈石。”
      
      “……你特么去搶吧。”
      
      “不要算了。”
      
      “……”
      
      過了五分鐘,陸月生站的受不了了,倒不是因為累,而是因為好多人都看著他,太丟人了。好歹有個吊床不那么丟人。
      
      “五千!”
      
      李文強沒搭理他。
      
      陸月生皺皺眉:“六千!”
      
      “九千!”
      
      “八千!”
      
      “給錢。”
      
      陸月生哼哼唧唧一會兒,這才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子。大錢都在儲物戒里呢,零頭才放在儲物袋里。
      
      看見陸月生掏出儲物袋,李文強連忙喊道:“扔過來。”
      
      陸月生愣了愣:“干啥?”
      
      李文強鎮定自若的道:“我信不過你,我親自數八千出來。”
      
      陸月生聞言,皺眉沉思了片刻。他隱隱覺得這話里邊好像有哪里不對,但是短時間內想不出來哪里有問題。
      
      于是,陸月生有些懵的將儲物袋遞給了李文強,心中一個警醒,不對,老子有病還是他有病?我特么從我的錢包里掏錢給你,你給我來一句你信不過我?我掏出來的錢是假的不成?
      
      想著,陸月生就要收回袋子了。
      
      而李文強快速拿起儲物袋子,將手伸進去找了找,瞬間腦海里出現一個聲音。
      
      ‘滴’
      
      經驗值+5
      
      李文強面不改色的又將儲物袋子扔給陸月生,嗤笑一聲:“你搞笑呢,我早就說我信不過你了。你果然拿個空的儲物袋騙我。”
      
      “空的?”
      
      陸月生接過儲物袋,面色一變:“這怎么可能!”
      
      然后駭然的看向李文強:“你偷我錢!”
      
      李文強暴怒:“放你大爺的屁,你少賴我了。你站在邊上看著我的,我特么怎么偷你錢?你這個人怎么回事?”
      
      陸月生沉默了……
      
      李文強不依不饒:“這朋友還能不能做了?你自己沒錢,你還要怪人家偷你錢?”
      
      陸月生嘟囔一聲:“可我記得明明有錢啊……”
      
      “你特么記錯了,賴我?還給我潑臟水?”
      
      說著,李文強又取出一個吊床扔在陸月生腳下,冷聲道:“滾吧。自己拿去用吧,老子不收你錢,看錯你了。”
      
      陸月生急了:“不是……唉,李文強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我確實記錯了,我向你道歉。你別生氣。唉,我這有十萬靈石,我給你。”
      
      “我要你十萬靈石干啥?”
      
      “我陸月生得向你證明,我陸月生不是那種人。我不是那種人啊。”
      
      說著,陸月生掏出十萬靈石放進儲物袋里,連儲物袋一起塞給了李文強。
      
      李文強冷哼一聲,還在生氣,打算短時間內是不原諒他了。
      
      正在眾人吵吵鬧鬧的時候,一個老者出現在了船艙之中。
      
      隨著老者的出現,船艙里瞬間安靜了下來,緊接著,氣氛變得冷厲了些。
      
      老者穿著一身白袍,而在袖子上還秀有兩個字昆侖。
      
      李文強瞳孔一縮,低聲道:“昆侖派的?”
      
      陸月生搖搖頭:“不是的。”
      
      “不是的?他袖子上都有。”
      
      陸月生表情嚴肅的道:“昆侖的人是胸口上有一個‘翻天印’的標志,而不是昆侖兩個字。袖子上寫昆侖,是在通天界里所有人類的標志。通天界里的所有人類建筑、人類穿的衣服,都會寫有昆侖二字。因為昆侖對于人類來說,是起始。是一個標志,符號,也是人類共同的信仰和起源。所以昆侖二字,是通天界里用的。”
      
      李文強瞪大了一雙眼睛!
      
      這一刻,他心中忽然想到一件事……
      
      自己內里穿的一件昆侖道袍……是假的!
      
      原來昆侖派的人標志是一個翻天印,根本不是寫的字兒啊。
      
      李文強悄聲道:“這人是不是很厲害?”
      
      陸月生表情少有的嚴肅了起來:“地位很高。袖子上繡一個昆侖,手下至少掌十萬兵。你想一下,十萬兵。通天界里的兵,可不是蝦兵蟹將,元嬰期起步……”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十萬元嬰期!
      
      這是一種這樣的力量?
      
      十萬兵!
      
      那通天界的那些異族,又是多么的強大啊?
      
      陸月生又道:“袖子上如果繡一個昆侖,還帶一輪彎月的,那你便記得要行大禮。那種前輩是為人類做過大事情的,已經不能用掌兵來形容了。至少是屠過異族百萬人的才有。唉,說這么多,反正你這種小角色,也不可能遇到這種,我爹都沒遇見過那種前輩……對了,還有一件事兒忘了給你說。”
      
      “什么?”
      
      “袖子上有昆侖倆字兒的,修為至少是二轉大乘期。”
      
      “什么?”
      
      李文強滿臉茫然,啥玩意兒?
      
      什么叫個二轉大乘期?
      
      大乘期還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