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五章:訛座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百零五章:訛座位字體大小: A+
     

      當李文強脫了鞋躺在吊床上的瞬間,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用一種懵逼的表情看著李文強……
      
      他是個什么鬼東西?
      
      這時,一個化神期的女修真者皺著眉頭走了過來,指著李文強說:“你擋著我路了。”
      
      李文強也不多說啥:“哦哦,好的。”
      
      說著,將吊床的另一頭摘下來,站下來給女同志讓路。
      
      看著女同志的背影走向衛生間,李文強也不急著重新掛上去,看她走的匆匆的樣子,李文強就此分析她不應該是大的……從走路的姿態來看,像是小的。
      
      果然,沒一分鐘的時間那個女修真者從廁所里又走了出來。
      
      李文強笑嘻嘻的給讓路,等她走過之后,再次將吊床掛上,然后悠哉的躺在了上邊。
      
      女修真者卻駐足了,用一種看大便的眼神看著李文強:
      
      “你不要在這里搭吊床了。太影響別人了。”
      
      李文強環視四周,然后認真的看著女同志:
      
      “你……要給我讓座么?”
      
      女修真者:“????”
      
      “我憑什么給你讓座。”
      
      李文強一攤手:“那你憑什么不讓我搭吊床。”
      
      女修真者憤怒的指著李文強:“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啊?”
      
      李文強認真的想了想,說:“因為我沒素質啊。”
      
      “你……”
      
      女修真者指著李文強,你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來。然后轉身走了……
      
      因為我沒素質啊。
      
      好特么有道理啊!
      
      他都這樣說了,你還能說啥?你還能干個啥?
      
      于是,滿船艙的人都面無表情的轉過了頭去,不再搭理李文強……
      
      片刻后,和外邊把守的人說了會兒話,聊了聊天的九玄走進來了。九玄站在那里干巴巴的望了一陣,也發現沒座位了。
      
      但不得不說,九玄的素質就比李文強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沒有搭吊床。
      
      也沒有站在那里。
      
      更沒有拖鞋。
      
      而是提著一把嶄新的劍,走到一個出竅期的修真者面前,一劍扎在椅背上,劍鋒貼在了出竅期修真者的喉結上。
      
      那出竅期修真者嚇得一哆嗦,帶著哭腔喊道:“你……你干嘛啊。”
      
      九玄淡淡的看著他:“你,起來,讓我坐會兒。”
      
      “你這個人好生無禮!”
      
      九玄愣了愣,認真的道:“那……麻煩您起來,讓我坐一會兒。”
      
      出竅期擦了擦眼淚:“這就對了嘛……”
      
      乖乖的站了起來,給九玄讓了個座位。
      
      九玄大咧咧的坐在座位上,翹著二郎腿,這才發現旁邊坐了個元嬰期的妹子修真者,不由得溫文儒雅一笑。一只手撐著墻,并不接觸妹子的身體,卻做出一副耍流氓的姿勢;
      
      妹子渾身僵直,動也不敢動彈一下:“你……你要做什么。”
      
      九玄微微一笑,語氣深沉的道:
      
      “美人,你想了解我的過去么?”
      
      “……”
      
      李文強躺在吊床上木呆呆的看著大師傅,心中駭然,這……這也可以?
      
      而此時,那個被訛了座位的出竅期修真者,也提著一把劍走到了前排一個化神期的面前。一劍扎在人家椅背上,淡淡的道:
      
      “麻煩你起來一下,讓我坐會兒。”
      
      化神期二話不敢說,站了起來,提著一把劍又走到了一個元嬰期的座位上:“你……:”
      
      “前輩,請坐。”
      
      “……”
      
      奉天的修真者們的所作所為,徹底刷新了李文強的三觀。
      
      他只是傻傻的看著這些人,然后漸漸的,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最后,多了一個人站在過道里,大家都有座位了……
      
      這特么也行!
      
      奉天到底是個啥地方啊?
      
      這些人有沒有素質啊?
      
      李文強心中苦澀,還是我老實……
      
      不過這吊床咯屁股。
      
      李文強也想進步,李文強也想坐在柔軟的座位上。人家飛船的座位不是硬座,是軟臥,皮沙發。比吊床舒服多了。
      
      于是李文強也站了起來,手中提著一把劍,巡視了一圈,尋思著哪個好欺負。
      
      有了!
      
      將目光定格在了最后一排,一個長相有點猥瑣的元嬰期身上。
      
      元嬰期!
      
      呵呵,這可以不用打,便只需要展露我化神期的氣勢,便可以直接威懾的人!
      
      誰會在飛船上真打啊?
      
      都是嚇唬。
      
      有病了才會真的在飛船上為了一個座位大打出手。
      
      于是,李文強也抽出了自己的劍,一步步搖搖晃晃的走了過去。
      
      那元嬰期就這么和李文強對視,眼睜睜看著李文強走了過來……
      
      李文強微微一笑,走到元嬰期面前,猛然一展化神期的氣勢。一劍扎在了元嬰期的椅背上。
      
      ‘奪’的一聲,椅背被扎出個窟窿。
      
      那元嬰期嚇得一哆嗦。
      
      李文強正想開口說話,正此時,周圍騰騰騰的站起來了十幾個修真者。
      
      有七八個出竅期,還有五六個渡劫期。每一個都掏出了家伙,指著李文強爆吼一聲:
      
      “你干啥!?”
      
      “你欺負我兒子干啥?”
      
      “你想弄個啥?”
      
      “你干啥玩意兒?”
      
      “再動一下試試。”
      
      “……”
      
      李文強石化在了當場,瞠目結舌的看著十幾個強者,感受著那十幾個強者的氣勢。
      
      沉默。
      
      沉默了許久許久。
      
      李文強展演一笑,看向那個猥瑣的元嬰期:“你……我剛買的,你覺得我這把劍好看么?”
      
      元嬰期有點害怕李文強,即使背后有長輩撐腰,也還是怕,連忙點頭:“好看……”
      
      李文強呵呵一笑:“好看就好。”
      
      說著,拔劍,走人。
      
      自問不是一個喜歡欺軟怕硬之輩!
      
      玄真自問,不屑如此!
      
      最重要的是吊床舒服。
      
      收劍,面無表情的再次拖鞋坐在了吊床上。
      
      哼!
      
      ‘喵’橘胖兒吐了吐舌頭,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李文強。
      
      李文強哼了一聲,嘀咕道:“你懂個錘子,成天就知道喵喵喵的。難道你以為我怕了?”
      
      橘胖兒點點頭。
      
      李文強嗤笑一聲:“我只是在那一瞬間,突然覺得我的行為不妥。如果我真的那么坐了,去訛人家的位置,豈不是成了和九玄一樣的一丘之貉?我,不屑與此。”
      
      說著,李文強又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一個眼罩帶上,躺在吊床上。
      
      睡!覺!
      
      自從李文強身上裝不了靈石之后,他的九個儲物戒指,全都裝滿了一些吃喝玩樂的東西。閑著也是閑著。
      
      啥都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