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九十一章:甩鍋給9玄就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九十一章:甩鍋給9玄就對了字體大小: A+
     
      眨眼之間,李文強的面前多了數百個人。

      無一例外,這數百人,多半都是強者,當然,還有大批大批的弱者正在趕來的路上。第一批到達的只有強者,只有強者才擁有這樣靈通的消息以及速度。

      而張倩倩是第一個到達的,由此可見張倩倩的那個筋斗云有多么牛批,簡直批爆了。

      張倩倩嘟著嘴看著聞訊趕來的那么多人:“李文強,我可是第一個來的啊,你要收徒弟也必須先收我。”

      李文強此時驚的滿頭冷汗。

      收徒弟?

      收雞毛徒弟。

      他又不是個傻白甜,他自己心中清楚,攤上事兒了,攤上大事兒了。攤上天大的事兒了。

      現在露面的全部都是強者,相對的強者,其實在整個修真界只是屬于中不溜而已。

      真正的強者其實都隱藏在暗中的,這會兒都沒有出來。比如那些大乘期。

      “李大師,請你收我為徒。:”

      “李大師,現在都說你掌握了真正的修真真。你快告訴我。”

      “修仙就修仙,什么修真真。你一個糙老爺們,說話怎么還疊字兒呢?”

      “老子這會兒沒工夫跟你扯,耽誤我拜李文強為師,我要了你狗命。”

      “文強大師,請教我吧。為修真界做一份貢獻。”

      “李文強,你給五洲修真者傳授了修真真之法。此舉猶如第一代祖般偉大,你的光芒照耀修真界,你便是要做祖的人啊。”

      “文強大師還請不要吝嗇,我等幫你發揚光大修真真之法,萬年之后你便也是第四代祖了。”

      “……”

      李文強哪敢說話啊,他這會兒只能保持沉默,因為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將來都有可能成為呈堂證供。

      他現在必須要保持沉默,不否認,也不肯定。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不說話。此為大智慧。

      否則現在有可能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可能被有心人抓住,摳字眼兒,陷害自己與泥炭沼澤之中無法自拔。

      尋思來去。,

      李文強回頭,齊愛文和陸月生滿臉痛苦的坐在青樓里,互相用一種警惕的眼神看著對方,都懷疑對方是內鬼,是狗賊。

      九玄繼續在嫖。

      看樣子,他是不打算出來幫自己接鍋了。

      但問題是,李文強只是一個元嬰期而已。沒有了九玄做依靠,他根本沒有辦法處理眼前這些事情。

      想來想去,李文強只能給九玄傳音:“師傅,你知道我不能說的。”

      九玄摟著一個肥婆上下其手,面不改色的道:“徒兒,為師也想通了。你現在長大了,擁有了足夠的實力了,不應該再總是生活在為師的羽翼之下了。曾經我限制你的自由,總是給你約束些條條框框,現在想來為師錯了。其實應該放你飛,給你自由,讓你有足夠的能力去面對眼前的困境……“

      “文強你是大自在人。曾經是一只雛鷹,為師只能用羽翼來呵護你。但是現在,你該學會飛行了。為師期待著有一天,你鷹擊長空的時刻光芒萬丈……”

      九玄的話,說的感人肺腑。

      李文強被感動的眼睛都紅了,同時也從九玄的一大堆廢話里總結出了一個核心思想——他不管!

      李文強是那種你說不管,他就轉身走掉的人么?你不管也得管啊。

      他知道九玄是真的沒法管,九玄一天就想嫖,他懶得帶徒弟。九玄沒啥耐心,平時九里和留痕請教他,他都嫌煩。

      要是李文強給九玄甩鍋,那九玄恐怕要瘋。而且九玄也怕攤上事兒……

      道理是這么個道理。但李文強不服啊。

      狗曰的,你怕攤上事兒,我就不怕攤上事兒了?

      在九玄的思維里很簡單,有危險的事情,有暴露風險的事情,讓李文強上。在他固有的世界觀之中系統是無敵的,他覺得李文強肯定死不了,有系統當靠山,肯定能化險為夷的。

      巧了。

      九峰也是這么想的……

      九玄是知道李文強的靠山是系統。

      而九峰是斷定李文強肯定有個大靠山,但是不知道是啥。

      兩人都覺得,嗯……有靠山的人,死不了!

      李文強看著越來越多的人聞訊趕來,心思漸漸冷靜了下來,沉吟良久開口說道:

      “咳咳咳。”

      清了清嗓子,場面逐漸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緊緊盯著李文強。

      李文強沉吟道:“那個……我講兩句啊。”

      不給眾人附和的機會,李文強雙手叉腰,朗聲說道:

      “關于這個修仙之事,玄真不知是何人在背后妄言非議,不知怎就傳了出去。玄真自問周身毫無秘密可言,如今也只是區區元嬰是也。”

      話音落下,場中響起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

      “玄真是誰?”

      “咋又多了個玄真呢?玄真是哪個啊?也會修仙?”

      “玄真就是李文強!”

      “嗨,他李文強就李文強唄,還整個特娘的叫個玄真。”

      “你激動個錘子,人家道號就叫個玄真,礙著你事兒了?”

      “那可不咋地,貧道鐵嶺玄真。”

      “踏馬的……我也叫玄真。我來自秦皇島,我們不遠處的通縣也有個叫玄真的。所以別人一般叫我秦皇島玄真,稱他為通縣玄真,目的就是為了區分開來。我原以為挺巧的,世界之大竟然有兩個道號相同的人,原來是我太天真。”

      “貧道……葫蘆島玄真。”

      “……”

      李文強:“……”

      他留了點時間給眾人討論,然后又說:

      “但是既然你們已經來了,你們說的話我也聽明白了。仔細想來,我也醒悟了,原來我一直修的是真真。我就說為何總是與人不同。”

      這一次聽明白了。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要劃重點了!

      李文強語氣又頓了頓:“但是!”

      “你們有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我玄真何德何能?怎會一人掌握那種驚世駭俗的修仙之法?你們有沒有考慮過背后的問題?有沒有進行過某種思考?”

      張倩倩焦急的插嘴:“什么問題?”

      李文強回答到:“貧道玄真,有五個師傅。大師傅九玄,二師父九里,三師傅紫玉,四師傅留痕,五師傅秦文昌!”

      ‘嗡——’的一聲,場面有些轟動,有些騷亂。

      眾人這才醒悟過來,對啊!

      李文強在南洲的時候就有一個外號——三姓家奴!

      好多人都說他師傅太多了,而且一會兒加入紫云派,一會兒又帶著紫云派的師傅加入金龍宗。一會兒又帶著師傅跑了投奔花城。

      這,是重點!

      李文強回頭看了九玄一眼,發現九玄的手放在那肥婆的大腿上,動作有些僵硬。

      李文強心想,九玄那么牛批,他應該能合理的解決問題吧?

      巧了!

      三個人都這么想!

      三個人都覺得對方肯定沒事兒……

      李文強郎喝一聲:“我,玄真,是由我師傅九玄親自教導的。你們讓我教你們?抱歉,師命不可違。師傅傳授的東西,在沒有師傅的許可之下徒弟怎能教授?”

      “你們去打聽打聽我李文強的人品,在南洲是有口皆碑。以我李文強的人品,斷是死,也定然不會做出違背師命、倫理道德、古老傳統的喪人品的事情來。”

      “所以,你們找錯人了!”

      “……”

      ‘噗’的一聲。

      寂靜的場面里,青樓中,九玄噴了一口奶,嗆得直咳嗽,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李文強傳音道:

      “坑爹是要挨雷劈的!”

      李文強呵笑一聲,都不屑搭理九玄。

      呵呵,抱歉。文強年幼,生于姑蘇,挨雷劈長大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