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九十章:你怎么知道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九十章:你怎么知道的?字體大小: A+
     
      正在此時,門外響起一陣嘩然之聲。

      李文強不禁側目,卻見是齊愛文和陸月生雙雙跪在門口大喊:

      “求九玄老師收我為徒。”

      李文強看了一眼也就不再多看了。他心里有數。

      這倆人兒一路上不停的給自己上眼藥水,來北州,就是想拜九玄為師。

      雖然李文強知道九玄根本不會收他們的,但是李文強也不點破。任由他二人去了。

      九玄傳他們功法和不傳功法,對于李文強都無所謂,他又做不得主。那雷要劈自己,自己也沒辦法。

      而九玄此時喝的醉醺醺的,往外看了一眼,熱情豪邁的大喝一聲:

      “來此便是兄弟,二位別跪在門外了,且進來一嫖。”

      門外,齊愛文和陸月生對視一眼,有些心動的看著里邊的鶯鶯燕燕。

      齊愛文左右看看,到處都是熟人,有些靦腆的說:“這……不好吧。”

      陸月生自問從不去煙花柳巷之地,他自問老實人,從來只對良家婦女下手,此時也有些內向了起來:

      “這……使不得啊。我今年才十九,我爹告訴我要學會養身子。”

      兩人嚅囁著。不好意思。

      這時,兩個窯姐兒主動出來攙扶著兩人往進去走。

      齊愛文又激動又焦急,回頭看著圍觀過來的熟人,還有齊家長輩,面紅耳赤的喊道:

      “修真者不拘小節,為了學習創作,看來愛文也只有獻身于此了。”

      陸月生不確定他老子有沒有派人來監視自己,也對著人群義正言辭的大喝一聲:

      “貧道不近女色,雖是拜師學藝。卻提前說好了……我們只吃菜,只喝酒,只談修煉,其他的一概不談。”

      說著,兩人被攙扶了進去。一進去就賊眉鼠眼的到處看,心中狂喜,沒想到拜九玄為師還有這福利……

      九玄不知是真的醉了,還是裝作醉了。攬著兩人稱兄道弟,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手大腳的耍小姐。只字不提拜師的事情,只是高談闊論風花雪月,以及關于‘青樓與紳士’的話題。

      片刻功夫之后,李文強一邊穿道袍一邊從屋里走了出來,走出來就賊眉鼠眼的往外走。

      即使窯姐兒說的很有道理。

      但李文強內心卻依然有兩種顧慮。

      其一,他不想對不起紫玉。

      其二,他沒錢……

      第一點可以克服,但是難就難在了第二點,主要是聽說這青樓是齊家的產業,有出竅期在這里鎮場子。

      他很確定九玄能秒了出竅期。

      但是不確定自己能……

      而且傳出去也有損自己玄真道長的名聲,李文強自問冰清玉潔,試問五洲何人聽見李文強三個字不是豎起大拇指稱贊一聲——好人品?

      豈能敗在這上邊了?

      嫖了霸王娼,要再讓人打一頓那就不好了。要是傳進紫玉的耳朵里去,那李文強要脫一層皮。

      看見李文強往出走。九玄醉醺醺的大吼一聲:

      “文強,你怎么幾分鐘就完了?”

      刷刷刷。

      整個青樓里,數百人齊齊將腦袋轉了過來。

      李文強臊的滿臉通紅:“你別瞎說,我根本就沒有開始。”

      九玄掏掏耳朵:“啥?還沒開始就完了?”

      李文強:“……”

      那陸月生也不是個好東西,借著九玄的話好心“喊”道:

      “我在中州認識一個神醫,擅長男科調理。早泄、下邊潮濕、虧虛都能治。改天我回中州的時候引薦給你,要不了多少錢,讓他給你攢一點丸藥,不出一年,定有所改善。”

      李文強急的想要解釋。

      但是話音未落,卻見青樓之中一百多雙成年男子的眼睛齊刷刷的盯上了陸月生,每一個都眼睛冒綠光。

      根本不給李文強說話的機會,瞬間就被議論聲、呼喚聲壓住了。

      “什么?下邊潮濕也能治?”

      “那位老先生,您今年這么大年紀了,依然能在青樓之中虎虎生風,便是那老神醫的手筆么?”

      “攢幾幅丸藥得花多少靈石?只要不超過百萬之數,我都愿意。還請這位老先生引薦啊。”

      “老先生,您外表風燭殘年了,卻依然老當益壯。我注意你很久了,還請務必引薦給我啊。”

      “……”

      陸月生也喝的有點多了,大大咧咧的說了一聲:“不是跟你們吹呢,我這副身子骨就是那老神醫調理的。我隔三差五就要去那里坐坐推拿和針灸,每次一去就要開幾幅中藥,攢幾幅丸藥吃。每次都能有所改善,這才保持了我如今的健朗身體。”

      九玄滿臉正色的抓住陸月生的手:“老先生,借一步說話。”

      九玄還沒拉走陸月生,一百多個成年男子當即圍了上來:“老先生,您能保養的這么好,定然是真的神醫了。”

      “那位神醫貴姓,怎么尋找啊?”

      “對了老先生,您今年貴庚?”

      陸月生滿臉驕傲的道:“我今年十九!”

      “……”

      然后眾人便散了。

      李文強也不再說什么,準備離去了。

      正要離去的時候,只聽外界傳來一聲嬌喝:

      “李文強何在!”

      李文強眉頭一皺,哪個婆娘喊我?

      聽聲音,有點耳熟……

      再一細想,李文強瞬間酒醒了,倒吸一口冷氣如臨大敵的跑了出去。

      而九玄也覺得聲音有點耳熟,醉醺醺的臉瞬間恢復了清明,屏住呼吸鄭重的跑了出去。

      門外,天空之中,一個女子腳踩云朵站在半空之中、

      一席黑紗遮體,面容動人,身姿搖曳。

      李文強看見女人,嚇得腿都軟了,急忙大吼一聲:“紫玉,你聽我解釋……”

      九玄一出來也嚇尿了,他雖然凝氣期無敵,但是見到紫云派的長輩,還是害怕。尤其這還是李文強的媳婦兒,抓現行還得了?

      九玄連忙大喊一聲:“二長老,你聽我解釋。我在幫你考驗李文強,這不管我的事。我真的是在幫你考驗他。”

      李文強大罵一聲:“你藥店碧蓮。紫玉你聽我說,我說不去,九玄非要讓我去。我跪下給他磕頭求饒啊,我叫他爸爸,我說我有媳婦兒我真的不去,我說我不能對不起我媳婦兒。但我若是不去,九玄他要打我啊,他還說要把我打殺了……但是我最終堅守住了底線,我什么都沒有做啊。”

      九玄喊道:“二長老,這不關我的事……這件事里另有隱情,我覺得,應該是九里設的局。”

      李文強左右看看,沒見九里的人影,也連忙大喊一聲:“我也懷疑是二師父從中作梗,我就說嘛,大師傅此人宅心仁厚,斷斷做不出威脅我做這種事。背后定然有人從中作梗了。”

      九玄接話說:“對,也怪我這人耙耳朵,聽不得別人背后扇風。這會兒反應過來才明白,原來是九里在教唆著我……”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急忙把自己撇干凈了。

      天上的‘紫玉’聽得眉頭一皺,吶吶道:“你們……再說些什么啊?我是張倩倩。”

      李文強:“……”

      九玄:“……”

      沉默片刻,九玄轉身又繼續回去嫖了。

      李文強嘆口氣,虛驚一場:“張小姐你怎么來了。”

      張倩倩眉飛色舞的大喊一聲:

      “李文強,你是不是掌握了修仙的法門和秘密?請收我為徒,我愿意鞍前馬后,跟你學修仙。就是修那種真的真。”

      話音落下,場中氣氛一靜。

      整個青樓里鴉雀無聲,所有人回頭,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李文強。

      周圍的所有齊家人,也猛然回頭,緊緊盯著李文強的后腦勺。

      齊愛文和陸月生懵了,兩人冷汗淋漓的看著天空中的張倩倩,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這……我們三個人在昆侖里的秘密,她怎么知道?

      青樓的屋頂上,正在吃盤子里的烤魚的橘胖兒也猛然抬起了頭來,歪著頭緊緊盯著張倩倩。

      她,怎么知道?

      李文強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周圍沉默著,直勾勾盯著自己的人,冷汗濕透了全身,干笑一聲:“你在說什么啊?什么修真真?你這個人說話還愛用個疊字。”

      張倩倩激動的說:“你別裝了,現在都傳開了。都說南洲李文強掌握了修真真的辦法,能讓人升仙。求你拜我為師……不,求你收我為徒。”

      ‘咕嚕’一聲。

      李文強吞了口唾沫,猛然回頭,滿臉殺氣的盯著陸月生和齊愛文,傳音道:

      “狼子野心,如此害我玄真,你們是何居心?說,究竟是你們兩個誰出賣的我?”

      陸月生和齊愛文面如土色,吶吶的搖頭:

      “我……我不知道啊,陸月生!好你個陸月生,你這個朝廷的內鬼,叛徒,我們三兄弟關系這么好,你竟然出賣文強。”

      陸月生叫苦不迭:“跟我沒關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連我爹都沒有說,我一路上跟你們一起的。我能給誰說啊?”

      李文強暴怒無比:“肯定是你們兩個人之間有一個內鬼。否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還有誰知道?”

      “你們不承認是吧?難道是橘胖兒出賣的我?難道說,昆侖還有人竊聽我們談話,偷看了橘胖兒寫字?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周圍還有一雙看不見的眼睛不成?”

      齊愛文兩兄弟急的都要跪下了,但是他們知道,不能表現出來。只是在瘋狂的傳音。

      “文強,你殺了我吧!”

      “文強哥,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齊愛文是個什么樣的人你還不知道?而且我來拜師,就是想獨樂樂。我傻了啊我讓普天皆知?”

      “李文強,你冤枉我!”

      “文強哥,難道你要我把心給你掏出來看么?”

      “……”

      李文強看著兩人是真的急,不像作假。暫且信了。

      但是想不通啊,這特么……誰傳出去的!

      自己的這種秘密,特么的,除了自己三人,還有誰知道?

      這不可能啊!

      這說不通啊。

      總不能是別人杜撰的吧?圖啥呢?就為了害自己被所有人盯上?

      這不科學,誰這么無聊?有這個本事讓天下皆知,還需要花這么大的代價來害自己?

      再說了……杜撰的還這么真實。就跟他親眼看見了似的。

      李文強轉頭看向張倩倩:“你怎么知道?”

      張倩倩激動的道:“我爹告訴我的!”

      李文強又問:“你爹怎么知道的?”

      “他爹告訴他的。”

      “你爺爺怎么知道的?”

      “我爺爺的爹告訴我爺爺的。”

      “你……你胡說八道。我李文強就只是個元嬰期而已。你少亂講我告訴你。”

      李文強急的面紅耳赤:“張倩倩,你不要被有心人騙……”

      話音未落。

      只見遠天漫天祥云漂浮而來,各色飛行法寶、飛船、馬車、或者御劍、御空的修真者從地平線的四面八方包圍而來。

      “文強大師何在!”

      “李大師,請教我修真真。”

      “李大師我不遠萬里而來,還好趕上了。”

      “這世界,需要李大師拯救啊!”

      “李大師,你便是第四代祖啊!”

      “求你了李大師,教我修真真。”

      “我要修仙。”

      “……”

      聲音此起彼伏。

      奉天,震驚!

      全世界都知道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