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八十九章:哲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八十九章:哲學字體大小: A+
     

      青樓之中。
      
      李文強靦腆無比的抱著兩個窯姐兒,害羞的和別人推杯換盞。
      
      “李會長好棒呀,再喝一杯。”
      
      “李會長好厲害、”
      
      “李會長海量。”
      
      鶯鶯燕燕的聲音不斷的響在耳邊,但是李文強依然沒有忘記紫玉的諄諄教導,義正言辭的告訴小姐們:
      
      “我提前先說好了啊,我們今天只吃飯喝酒,不談工作,不談別的。”
      
      一個看似f的窯姐兒嬌笑一聲:“李會長您說的這是什么話呀,當然不談工作啦。我們……談生活。”
      
      李文強有些眼饞的吞了口唾沫,義正言辭的說:
      
      “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瞧您這話說的……我也有家室。”
      
      李文強:“……”
      
      猶豫了很久很久,李文強實在憋不住了,看著這f窯姐兒淡淡的道:“既然話已至此,貧道玄真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安全措施得做好。”
      
      “放心吧文強哥哥,我們都備著呢。”
      
      李文強沉吟許久,看了眼在外邊光膀子敞開了喝的九玄等人,眼睛賊溜溜的轉了一圈兒,發現沒人注意自己這邊。偷摸的將手伸了過去。
      
      那窯姐兒倒是膽子大,主動的往前一挺。
      
      “嗨呀,文強哥哥,人家不小心碰見你的手了呢。、”
      
      李文強趕緊一縮手,回味著那種感覺,滿面正色道:“以后注意點。”
      
      “要有多注意呀?”
      
      窯姐兒干脆坐在了李文強的懷里,用一種御姐看正太的眼神看著李文強:“弟弟,草原這么大,誰又是誰的野馬?來了這里就要忘卻煩惱,不要覺得我們這里是紅綠之地,也不要有牽掛……我們這里,是修道院。”
      
      李文強疑問:“修道?”
      
      “對啊,不對……我們這里是和尚廟。”
      
      “和尚廟?”
      
      “對呀。請問弟弟,和尚廟是做什么的?‘
      
      “當然是當和尚的咯。”
      
      “那當和尚是不是要斬斷凡塵牽掛?”
      
      “那是自然。”
      
      “和尚高雅么?是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啊?”
      
      李文強皺眉沉思:“你的意思是?”
      
      “我們這里也高雅啊,進來這里,斬斷凡塵牽掛。不論你在外邊有沒有家,這里每個人都是你的家呀。在這里可以忘卻煩惱,斬斷愁思。修煉一途坎坎坷坷,人生不易啊。”
      
      李文強首肯:“嗯……你說的有點道理,請繼續講下去。”
      
      窯姐兒一邊輕輕褪掉李文強的道袍,正要進一步動手,卻翻了個白眼。卻見李文強的道袍里邊……還穿著一件道袍。
      
      外邊穿著的是灰色道袍。
      
      里邊那件是金色道袍,道袍上寫著金龍宗。
      
      窯姐兒有些無力的嘆口氣,繼續輕輕的解帶,又說:
      
      “山中無歲月,世上已千年。人生匆匆百年,不過白駒過隙。何不逍遙自在灑脫呢?文強弟弟一看就是個灑脫之人,即使有了家室又如何?仔細想想,您的心又不在奴家這里……就算愛著結發妻子,但你只是身體不小心跑偏了,思想沒有跑偏。子曾經曰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一邊說著,窯姐兒再次解開了道袍的帶子,連忙繼續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是什么意思?那就要先知道大焉是什么意思。大焉的意思,就是大境界、大心情、豁達、成圣成神。所以,子曾經的意思是:你想要成圣成神達到大境界,不犯錯怎么行?你得先犯錯,你才能達到大境界啊……”
      
      輕輕的,褪下了李文強的第二件道袍。
      
      文強有些猶豫,想起紫玉的諄諄教導,半推半就的看著窯姐兒脫自己的道袍,為難的嚅囁道:“貧道自問不是圣人,但有一心結未解……”
      
      “不解不解。愁眉苦臉的從外邊走進來這里,但是當你出去的時候,什么心結都解開了。我們這里也叫做圣人廟,從這里走出去的時候,你便會進入圣人狀態。放空你的思想和心靈,以此達到某種陰陽的平衡……這對修行也有益。”
      
      “我怕我老婆來……”
      
      李文強為難的不行,關鍵是你得搞清楚紫玉和九玄他們啥關系啊。那都是一個門派的,九玄雖然安排自己來這里嫖,但李文強做賊心虛,他生害怕是九玄給他下套,誆他呢。
      
      生怕是紫玉安排九玄來考驗自己。
      
      李文強害怕啊。
      
      窯姐兒眼見第二件道袍要脫下了,心中大喜,向李文強這種悶騷的顧客她見多了。先睡下了,到時候什么老婆不老婆的,什么憂愁和郁結,那都是烏有。
      
      連忙將其第二件道袍褪下:“官人……天色太早了,我們早些……我靠。”
      
      卻見,褪下第二件道袍之后,李文強里邊竟然還穿著第三件道袍!
      
      第三件道袍是紫色的,上邊寫著兩個字紫云。
      
      窯姐兒翻了個白眼,以往的經驗告訴她,此子,非是池中物……
      
      李文強看著她又要脫自己的紫云道袍,尤其是看見上邊‘紫云’二字,惆悵滿腹。又想起了紫玉。
      
      不行!
      
      我不能對不起我媳婦兒。
      
      紫玉為我日夜操勞,照看生意,夫妻齊心共同謀取巨額財富,最后竟然沒有全部沒收,而是還留給了自己兩億零花錢。這樣的老婆上哪里去找?
      
      不行,我不能對不起紫玉啊!
      
      李文強牙一咬,心一恨。當場打算,閉上眼睛不看這兩個字了!
      
      窯姐兒眼見李文強不那么抗拒了,當即開始脫紫云道袍,一邊脫一邊說:“噓,什么也不要想……當你感受到一種溫暖的時候,代表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可以做五分鐘的夫妻。”
      
      李文強吶吶道:“我……1時辰起。”
      
      “哎呀,弟弟討厭死了。那得加錢……”
      
      “什么?”
      
      李文強瞪大了眼睛:“還要錢?”
      
      窯姐兒詫異的看著李文強:“你什么意思你?”
      
      李文強當即站了起來:“我是青樓發展協會名譽會長,還要錢?”
      
      “青樓發展協會的更是要錢,這可是九玄會長定下的規矩。發展協會要大力支持北州青樓事業發光發熱,需要靈石資金的支持……青樓協會的人來了,都是出雙倍價錢的。”
      
      李文強:“……”
      
      噢,他明白為啥全城的窯姐兒這么歡迎自己了,為啥全北州的小姐都歡迎九玄了。這特么是出雙倍價錢買的。
      
      錢不是問題。
      
      問題是自己哪兒有錢啊。
      
      說話的功夫,窯姐兒脫掉了他的紫云道袍。
      
      正想要下手。
      
      窯姐兒臉都綠了。
      
      里邊,穿著第四件道袍,上邊寫著兩個字昆侖。
      
      “你這人什么毛病啊!”
      
      窯姐兒也忍不住吐槽了一聲。
      
      她這樣的凡夫俗子又如何明白修道者的大智慧?
      
      文強不脫衣,便是一介散修,無門無派。
      
      去了馬鞍山一脫衣就是金龍宗人,凡遇到危險,那就可以找金龍宗庇護。
      
      上了雞籠山一脫衣,那就是紫云派的人。雖然不能解決危險,但是凡紫云人,那都得優待李文強。
      
      要是遇到強敵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他就繼續脫。可以唬住敵人:
      
      “吾乃昆侖弟子。”
      
      還有個秘密他都不稀得說,昆侖的道袍下邊,李文強還穿著朝廷的官服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