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八十一章:為啥去北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八十一章:為啥去北州字體大小: A+
     
        再次回到了廣場上之后,眾人都有些詫異,不知道秦文昌到底和李文強說了些什么。

        總之只是看見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回來了,像是之前發生的那一切都如夢似幻一般。

        李文強對著齊東龍齊東強兩兄弟拱拱手:“兩位叔叔有禮了。”

        齊東龍點點頭:“怎么?”

        李文強笑了笑:“我想去北州,不知可否一同前往?”

        齊東龍漠然點點頭,又看了眼秦文昌。雖然沒有說話,但意思在明顯不過了。

        李文強說:“齊叔叔,是這樣的。我和秦總督之間是有些誤會的,剛才已經解除了誤會,原來他是我失散多年的五師傅。”

        齊東龍:“???”

        齊東強:“???”

        齊愛文:“???”

        陸月生父子:“???”

        整個廣場,一片絕倒。

        這也太牽強的解釋了吧,他們兩人一定有什么秘密的,結果李文強用這種說辭來糊弄人。

        失散多年的五師傅?

        齊東龍知道李文強不愿意說實話,雖然李文強說的就是實話,他們也不愿意相信。

        只是點頭道:“既然你覺得可以,那就可以吧。秦總督有禮了,那……還請登船,我北州齊家掃榻相迎。”

        秦文昌和善的笑了笑:“不必多禮了,我此前已經卸去了南洲總督一職。以后便隨文強浪跡天涯,不再過問官場之事,只是專心輔導文強修煉,督促他修煉。”

        眾人:“……”

        你有毛病。

        大家又不傻,當然,傻子也不會相信秦文昌說的話啊。雖然他說的都是真的……

        所有人都懷疑,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呢?但是誰也想不明白,后來也懶得去想了,畢竟跟自己毛關系。

        李文強還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值得大家為他費腦筋。

        正準備登船,遠處傳來了陸月生的嚎叫聲:“齊兄弟,李兄弟,等等我。”

        眾人回頭,卻見陸月生站了起來,對著他那年邁的父親鞠了一躬,沉聲道:

        “父親,我不能和你回中州了。我,要隨文強兄他們一同前往北州。”

        陸月生的父親都麻爪了:“你去北州干啥?”

        說著,陸月生的父親無比警惕的看了齊東龍兩兄弟一眼,他們……可不是一方勢力啊。

        宗派和宗派之間關系交好是正常的。

        但是,陸家人,可是朝廷的人!

        齊家人是北州土皇帝,他們和宗派聯盟差不多,都是陽奉陰違的那種。其實是屬于水火不容,又不互相撕破臉的態度。

        陸月生語氣決絕無比的說:

        “我要去北州學藝!”

        陸老爹:“什么?”

        “孩兒說,要前往北州學藝。”

        “學藝?你學什么藝?你去北州學習賣水果么?”

        話音剛落,齊東龍炸了,遙遙指著陸老爹的鼻子喊道:“賣水果咋了?我賣水果我賺的良心錢,一分錢一分貨,我們齊家不偷不搶,我們賣水果咋了?賣水果吃你家大米了?你看不起賣水果的是吧?”

        陸老爹皺皺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算了,我跟你解釋不清楚。”

        轉頭看向了陸月生:“我不允許你去北州。”

        陸月生倔強的說:“我一定要去。”

        “你去了以后你就不是陸家人了。”

        陸月生猶豫良久,心中暗暗盤算,如果橘貓說的是真的,自己也許能夠得到第一手資料啊……這修真界詭秘之事頗多,自己竟然修了個假真。自己一定要去探索真相,以后也要成為開天辟地的英雄人物。

        仔細一合計,嗨,挺劃算。

        當即陸月生跪在了地上磕了三個響頭:“行,從此以后我叫月生。”

        陸老爹愕然在了當場,整個廣場上的所有人都蒙了。

        這三個少年到底經歷了什么啊?

        一出來竟然就要穿一條褲子了?進去之前都互相還不認識呢,這是個什么情況啊?

        北州到底有什么秘密?

        為了去北州學藝,寧愿都不要自己的姓了。

        別說陸老爹,就連齊東龍齊東強都驚呆了,他們最是茫然,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怎么好端端的李文強要投靠自己,秦文昌要投靠自己,朝廷的陸家人也要投靠自己?

        我齊家的瓜,就這么好吃么?

        陸老爹沉默良久之后,肺都氣炸了,扔掉了拐杖沖上去就打。

        按在地上就是一頓胖揍,打的陸月生的白頭發都要掉光了。

        “我讓你叛變,我讓你狗曰的賣祖求榮。”

        陸月生叫喚道:“我不是狗曰的!”

        陸老爹臉都氣紅了:“你……”

        正僵持之際,陸月生余光忽然看見了廣場附近,有不少大佬都看了過來,所有人的眼神都在思索著什么。

        陸月生心頭一驚,這才猛然醒悟,反應過來自己說多了……

        這,引起別人亂想還猜忌了。剛從昆侖出來,三個人立馬抱成了團要去北州學藝。又來了個秦文昌攪合在里邊,這徹底讓所有人都猜忌了。

        陸月生這個時候終于反應過來了。

        他看向自己的父親,卻見年邁的父親眼睛里也閃爍著一抹擔憂之色。心中瞬間恍然,他知道自己老爹為什么揍自己了。

        真的是氣的!

        也許,在自己磕頭說要去北州的時候,陸老爹就反應過來了。當陸月生寧愿不姓陸,也要去北州的時候,陸老爹就徹底明白三人肯定是在昆侖里知道啥了。

        所以跳起來就是一頓胖揍,一邊揍,一邊想辦法讓人別懷疑陸月生三人。

        大家都門清!

        這里,就沒一個傻子。齊東龍兩兄弟,包括陸老爹,都生怕半路上自家的獨苗讓人截殺了。

        幸虧陸月生素有急智,抹了一把眼淚,哭喊到:“自從文強哥的一首《昆侖》七絕一出,我便已經心中知道,此生我屬于文學創作。我不想修真了,我要和李文強學習文學創作!”

        話音落下。

        李文強臉都綠了,我可去你麻的吧,又往老子身上拉仇恨。

        回過頭去,李文強果然看見不少人都皺眉看向了自己。心中叫苦不迭。

        還好做賊心虛的齊愛文也看透了背后的事情,當即指著陸月生大罵一聲:

        “你特么要點臉,我先拜師和文強哥學創作的。文強哥自己還要搞文學,還要教我,還要去投靠他師傅。你算個什么玩意兒,你也配和文強哥學創作?”

        陸月生歇斯底里的吼道:“我早就提前說過了我要拜文強哥為師,你學的是文學創作,我學藝術創作。你學你的吟詩作對,我和文強哥學音樂。兩不耽誤……一首《昆侖》動我心,一曲《七友》動我情。”

        “……”

        說著,兩人吵起來了。

        這一刻,廣場上站著的一些大佬有些半信半疑的打聽了起來:

        “什么《昆侖》?”

        “是李文強在昆侖腳下創作了一首七絕詩,名為昆侖。”

        “嗯?”

        “學文學創作?”

        “我怎么有點不相信呢?”

        “他們三個小兔崽子有點怪啊。”

        “是有點怪。就他們先出來了,一出來就要去北州。北州有啥?”

        “我倒是知道一個秘密。李文強有一個叫九玄的師傅,在北州開創了一個青樓消費者發展協會,大力推廣了北州的嫖客產業鏈。而我曾聽一個南洲的朋友說,李文強在南洲時,素來鞭王酒與羊腰子不離身,恐是好嫖。”

        “我聽聞陸月生在中州名聲頗差,禍害過不少良家閨女,讓貞潔寡婦變成dang婦。要不是因為他爹是陸倫,陸月生一百條命都讓人要了。你看見他那頭發了么?因為透支了,所以白的。“

        “那他爹也是白頭發啊。”

        “所以我懷疑他們陸家……有遺傳。”

        “遺傳什么?”

        “批癮。”

        “噢……那就難怪了,這就對上號了。誰人年少不風流?呵呵,這陸月生還騙他爹要去和李文強學創作,這讓他爹知道真相后,不得把雞兒給他掐了,以絕后患。”

        “……”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