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七十九章:傳音被大佬捕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七十九章:傳音被大佬捕捉字體大小: A+
     

    突如其來的哭聲,傳遍了整個廣場。

    所有人都圍觀了過去,心中震撼無比,究竟遭遇了什么,能讓堂堂南洲總督淚灑秦嶺,嚎哭如杜鵑啼血?

    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看著秦文昌。

    就算是感覺到了秦文昌的惡意的齊東龍,齊東強兩兄弟,此時也有些麻爪了。你說秦文昌要是上來就掏兵器,亮家伙,他們倆誰都不會怕。

    但是一個堂堂南洲總督,上來先蹲在地上哭,這讓他們感覺……有種欺負人的滋味。心里很不舒服。

    此時,秦文昌就蹲在地上,一只手捂著眼睛啜泣。另一只手捏成拳頭,不斷的捶打自己的鞋面兒。像是村里白發人送黑發人的老頭兒一樣。

    “啊,嗚嗚嗚。”

    嚎叫聲傳遍整個廣場。,

    秦文昌啜泣道:“我找你容易么?李文強啊李文強,我找你真的有急事啊。救人如救火,李文強啊李文強你害人不淺……”

    “李文強啊,你個害人精。我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都是你害的,打不得,罵不得,甚至心里想想都不行。唉……”

    “我找你找了小半個世界啊,你怎么能這個樣子呢?”

    “……”

    齊東龍看不下去了,滿臉難受的也蹲了下來,拍拍秦文昌的肩膀:“秦總督,有什么話好好說嘛。男兒有淚不輕彈,這么多人看著呢。”

    秦文昌紅著眼睛:“我是最窩囊的一個總督了。沒法好好說。”

    “你別哭了。”

    “我不哭,難以平息心頭之憤。”

    “……”

    跟前的一些其他的少年的家長,或者是朝廷一些位高權重的命官,此時也都走了過來,滿臉不忍的安慰,勸導:

    “秦總督,人生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你到底怎么了啊?”

    “雖然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今天你哭的這么傷心,想必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說出來,兄弟幫你討個公道。”

    “是媳婦兒跟人跑了么?”

    “秦總督你莫哭了。”

    “秦總督你說嘛,到底怎么了?是李文強欺負你了么?”

    “如果是李文強欺負你了,他把你欺負到這樣的一個地步,我們絕對不會容忍他這樣為非作歹下去。”

    “我聽說了,李文強騙了南洲很多人的錢,卷錢跑路了。是不是因為這個事情啊?”

    “如果是因為這個事情,兄弟們拉下臉來,也幫你討要回來。”

    “……”

    秦文昌不答,只是啜泣。他不知道這樣很丟人么?他知道!

    但是他忍不住想哭啊。

    回想起這段時間以來每天被天道支配的恐懼,時不時挨兩道雷劈的滋味。一路風餐露宿,到處尋找李文強的蹤跡,到處遭人白眼,到處被人奚落,甚至還被人傳出寓言故事:橋上智叟喂雞,橋下總督拾履……

    他不要臉的么?

    為了找李文強,堂堂南洲總督答應給花城城主做牛做馬。

    為了找李文強,堂堂南洲總督跑去給智叟撿鞋,甚至還要被智叟用一則寓言故事來奚落自己‘拉雞⑧倒’。

    到處求爺爺告奶奶,終于走高層關系探聽到李文強來了秦嶺。秦文昌一路風塵仆仆的趕過來,守在外邊像是等待迎接高考生的家長一樣,擔憂李文強在昆侖里的表現。

    時時刻刻提心吊膽,生怕李文強死在昆侖里,最后要讓自己也陪葬。

    終于見到了李文強,那一刻,秦文昌熱淚盈眶。迫不及待的上前相認,結果文強狗賊見到自己就跑,還要讓外人來欺負自己……

    秦文昌長這么大都沒受過這么多的委屈。

    他是出竅期強者啊!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出竅期強者,貴為南洲總督,走哪里都是注意一個面子和影響力。但是現在,他竟然在廣場上當著各方豪強的面,蹲在地上哭,他也不愿意啊……

    而遠處,和齊愛文站在一起的李文強也看的糾結了。

    李文強此時也蹲在了地上,兩只眼睛噙滿了淚水,不敢說話,不想說話。

    齊愛文也心有不忍:“文強哥,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啊?”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沉默了很久,顫聲道:“我……我不就是為了生存,從花城騙了五個億嘛?他一個南洲總督,統管整個南洲,竟然為了五個億這樣來追我。現在還蹲在地上哭,讓我下不來臺。我李文強不怕你真刀真槍的干,就怕這種強行讓自己站在道德制高點,讓別人譴責我的陰損行為。”

    齊愛文恍然大悟:“噢,這件事兒啊。我就說嘛,那秦文昌為什么好端端的要來找你。我倒是忘記了你從花城智取五個億的故事,那這樣……”

    李文強猛然抬起頭來,興奮的看著齊愛文。期待齊愛文說出那句‘我齊家幫你還了’。

    但是齊愛文猶豫了一會兒,話鋒一轉安慰道:“五個億也不是小數目,既然這樣的話……那文強哥要不還給人家吧?”

    李文強嘆口氣:“我花完了。”

    “花完了啊,那這樣的話……”

    李文強再次充滿期待的看向齊愛文。

    齊愛文沉默片刻,語氣一轉又說:“那文強哥只能自己想辦法湊錢了。”

    “……”

    qnmd

    塑料兄弟情!

    這時,齊東強走到了李文強面前,皺眉道:‘到底是為了什么事兒?雖然我和你師傅留痕是朋友,和九玄關系也不錯……但你要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我幫不了你啊。’

    李文強一拍大腿,唉聲嘆氣道:“就是為了五個億啊。”

    “五個億……”

    齊東強喃喃一聲,正準備要說什么。秦文昌站了起來說:“李文強,你過來,我就只給你說兩句話。說完兩句話你再做決定。”

    李文強看了眼廣場附近這數不清的大佬都在用不善的目光看著自己,心中知道,今天這一關是必須得過了。

    當即抱著橘貓往前走:“好,那我就且聽你兩句話。”

    一邊走,李文強一邊兒悄悄的給橘貓傳音:“他要是對我不利,你要保護我啊。我會烤魚。”

    魚?

    橘胖兒兩只眼睛猛然睜開了,眨巴眨巴看著李文強,重重的點頭。

    李文強劍橘胖兒應允了,這才跟著秦文昌往山下走。

    而隨著李文強走下去之后,廣場上,不少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李文強抱著的那只橘胖兒身上。

    尤其是陸月生的父親,更是摩挲著胡子,喃喃一聲:“那只貓……我看不透境界,以為是一個寵物罷了。李文強竟然讓它保護自己?那個貓兒有什么獨特之處你知道么?”

    陸月生聞言猛然一驚,心中震撼父親的耳力甚好。但是又想起了橘胖兒的威脅,又想起此地還沒算是徹底出了昆侖,連忙搖搖頭:“我不知道啊。”

    陸月生的父親古怪的看著陸月生,似笑非笑的道:“你為什么不知道?”

    陸月生吞了口唾沫,滿臉認真嚴肅的回答:

    “我什么也沒有看到,什么也沒有聽到,所以,我什么也不知道。”

    陸月生的父親也沒有去逼問,只是笑了笑:“呵呵,且看。”

    不僅僅陸月生的父親聽見了。

    齊東龍,齊東強也轉頭看向了那只橘貓兒。心中詫異,那只貓,有什么特殊?渾身沒有靈氣波動,就像是一只普通寵物,農村里抓老鼠用的罷了。李文強怎么還給它傳音,讓它保護自己呢?

    秦文昌是出竅期啊……

    一時間,廣場上有不少人都將目光投了過去。眼里若有所思。

    文強自以為自己用的是傳音術,外人聽不見。那只是他的自以為是罷了。

    在場全是大佬,傳音這種小把戲,在大佬的耳朵里,就跟打雷似的。跨越太多境界之下,弱者的一切防備,在強者眼里猶如胡鬧。

    而這,也是為什么秦文昌出竅期的修為,明明可以用傳音去告訴李文強自己的身份。但是卻非要把李文強叫到一邊去,私下談話的原因了。秦文昌害怕被人捕捉到,萬一天道再說個自己泄露天機,那死的還不是自己?

    PS:當你看見這行字的時候,說明我可能今天又鴿了。也許今天又只能一章了,朋友讓我去打籃球,我不得不去。我朋友姓蔡,他很少約我,我得赴約。不說了,現在我開始換褲衩兒,剪指甲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