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可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可辱字體大小: A+
     

    但是事情確實值得眾人疑惑。

    因為剛才李文強明明已經停止了心跳,明明都已經涼了。這種死的不能再死的癥狀,竟然還能復活。

    不少人都覺得頗為的不可思議。而基佬紫更是心中暗道:恐怕是文學在作祟……

    這更加堅定了他要學習文學創作的心態。

    總之,無論現在李文強干個啥,他都堅定的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文學創作的原因。

    起來,繼續往前走。

    按照陸月生和基佬紫等人的意思,大家干脆不如是找個地方茍起來算了。茍到十天之后,風風光光的走出去。

    大家又不怎么缺錢,都是抱著完成家長安排的任務而來的。所以他們的內心是不想冒險的,也不想去犯險。

    都想要風風光光的走出去,以后縫人就吹一句“老子去過昆侖。”。

    他們可不想被人風風光光的抬出去……

    按照剛才李文強的想法也覺得,是茍起來算了。畢竟李文強多半因素其實是被騙進來的,他根本不知道昆侖里邊是干啥玩意兒的,也根本就不知道進了昆侖有個什么好處。

    現在看來,好處都太虛無縹緲了。反而是危機更大一些。所以在此之前,他有些不想去探索昆侖。

    但是現在,李文強忽然決定,要探!

    必須要探昆侖。

    他得搞清楚自己腦海里的經驗值到底是什么意思。210的經驗值……

    李文強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自己以后的修真之路,恐怕會數據化喲。不靠打坐修煉,專門打怪升級。

    “我們的速度快一點。”

    李文強催促了一聲。

    基佬紫不由問道:“去哪兒?”

    李文強深沉的看著前方:“昆侖,深處!”

    基佬紫兩眼一瞪:“這可不行啊,我們怎么能去那個地方呢?去了昆侖深處,我們還怎么回來啊?這不是扯淡嘛?”

    李文強堅定的看著前方:“我必須得去。來昆侖,不去昆侖深處,等于白來。正如同去長沙不吃臭豆腐,等與白去……”

    “前半句我懂,后半句是什么意思?”

    李文強愣了愣,拍了拍自己的嘴:“沒啥意思,說禿嚕了。”

    話音落下,肖薇站在了李文強的旁邊:“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我跟你一起。”

    李文強詫異的看了肖薇一眼,然后又回頭看了眼面色糾結、為難的‘三慫’(基佬紫、白袍醬、雙子座陸月生),認同的點頭:

    “我敬你是條漢子。不像那幾個,娘們兒一樣。”

    肖薇臉色一紅:“我……我是娘們兒。”

    三慫也表態了。

    基佬紫首先發言:“文強兄,其實有一句講一句。我齊愛文這個人倒不是怕死,我主要是想活著。”

    白袍醬接話到:“借用齊兄弟的那一句話,我是個獨生子女,我爹娘就指望我找個屁股大的娘們兒給我生個小兔崽子,然后撫養成人。這樣吧,五十年后我兒孫滿堂的時候,我再陪文強兄探昆侖。”

    陸月生清了清嗓子:“講話呢。我……”

    李文強有些不耐煩的看著他們:“你們就給一句痛快話,去還是不去?”

    “不去。”

    三人,不,三慫沒有任何猶豫的搖頭。

    李文強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你們看,朝廷的那些人顯然就是直奔昆侖深處而去的。那昆侖深處一定是隱藏著什么恐怖的秘密,大機緣。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去。萬一去了昆侖深處,第二天就成了大乘期呢?‘biu’的一下,突然就渡劫了呢?”

    陸月生嘆口氣:“根據能量守恒定律,你說的這都不成立……”

    李文強打斷到:“難道你們一點理想都沒有么?”

    基佬紫搖搖頭:“我只是想單純的當個富二代。我唯一的理想是在文學上有一番建樹。”

    白袍醬依次搖頭:“我只是單純的想做個浪蕩子弟。我……沒有理想。”

    陸月生聳聳肩:“我只是單純的想做個登徒子。我的理想是耍女人或者被女人耍。被一群女人耍,亦或者是被輪流著耍……”

    李文強無所謂的說:“那行,諸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吧。”

    說著,李文強真的轉身就走了。沒有一句的廢話。

    肖薇‘登登登’的連忙亦步亦趨的跟著。不斷的側頭看著李文強的側臉,滿眼都是花癡像。

    三人面面相覷,然后看著李文強的背影,一陣猶豫……

    “唉!”

    基佬紫長嘆一聲,大喊一聲:“可是你有沒有活命的保障啊?”

    李文強猛然回頭眨了眨眼睛:“需要的時候,也許有。”

    基佬紫無奈的一拍大腿:‘算了算了,老子舍命陪君子。但是文強兄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如果我們囫圇的能走出去的話,你得寫一首詩,對外宣稱作者是北洲詩人·齊愛文。’

    “沒大問題。”

    “唉,那我跟你走了就是了。也許真如你所說的,昆侖深處遍地是寶。一進去,biu的一下可能突然就大乘期了呢。”

    說著,齊愛文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陸月生看了眼白袍醬,有些為難的看著越來越遠的三人,長嘆一聲:“說好的一起茍,你們怎么能這么莽呢?罷了罷了,我陸月生也不想辜負了這化神期的境界……你就直說吧,遇到危險了,我可不可以先跑?”

    李文強有些惱羞成怒的回頭:“放你大爺的屁。你特么化神期,修為最高。”

    陸月生欲哭無淚:“是啊,我化神期,所以我更有逃生的幾率。讓我先跑,我逃出去傳遞你們死訊的機會也就多一些。”

    “你滾吧。不需要你。”

    基佬紫也嗤笑到:“我娘不讓我跟傻子玩。”

    就連肖薇,也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著他。

    沉默良久,李文強說:“這樣,我答應你,遇到危險的時候你可以躲我后邊。”

    陸月生猶豫了一下,他知道李文強,他也知道李文強的光榮事跡。他認為李文強應該遠遠不是筑基期,大概是用了什么秘法封鎖了修為。或者是,他那個筑基期和別人不一樣。反正可能比自己厲害點……

    想到這里,陸月生也不再猶豫,緊跟了上去。

    四人回眸,齊齊的看向白袍醬。

    白袍醬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在外邊等你們好消息吧。我在這兒待兩天我就回去了。”

    李文強也沒強行喊他一起,只是點點頭:“你注意安全。”

    “行,祝你們成功。”

    “……”

    看著李文強等人逐漸的遠去,速度越來越快,眨眼間消失了身形。

    白袍醬嗤笑一聲:“煞筆。昆侖……屁都沒有一個,朝廷的敢死隊只是一年又一年的沖擊著深處,尋找著那一個虛無縹緲的秘密。一個個的都這么急著去送死?這么多年,去過深處的人,沒有再回來過……”

    說完,白袍醬轉身離開,看向遠處的山谷,準備藏進山谷之中去躲兩天就回去。

    但是他始終沒有注意到,身后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雙眼睛,就那么冰冷的盯著他。漸漸的,身形開始充實,是一個穿著甲胄,手握朝廷制式長矛的鷹犬。

    那士兵看著白袍醬離去的方向,喃喃一聲:“朝廷死士,可殺,不可辱。”

    ‘嗖——’的一聲。

    白袍醬猛然感覺到身后破風聲響起,連忙回頭,瞳孔劇烈的收縮了起來。

    “不!”

    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蕩漾在這山谷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