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二章:我錯了,我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二章:我錯了,我說字體大小: A+
     
        這時,李文強注意到了那些朝廷的人,已經開始有秩序,有紀律的快速奔跑著往前方的山脈而去了。

        而一些世家弟子和宗派弟子,也開始慢慢的往山脈里移動了起來。

        但是善于觀察的李文強,卻還是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他發現少年榜的少年們,有些可能是真的不知道要來這里做什么。但是有很多,在外邊卻是裝作不知道,進了里邊之后,變得有條有理了起來。

        至少李文強觀察到的現象來說明,很多人,心機深沉啊。

        一進來這里,立馬就有許多人賊眉鼠眼的到處看,然后默默的退出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走。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立馬就沖進了山脈之中獨自行動了。

        什么組隊?

        什么說好的不互相傷害。

        李文強感覺是假的。

        還有更多的人說是第一次來,不知道來這里是要做什么。李文強感覺也是扯淡。

        至少,大多數人表現出來的模樣就是:我得甩開別人,私自行動。

        能私自行動,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心中門清來這里是做什么的,要找什么,并且要掩人耳目。很有經驗。

        不由得,李文強回頭看向了基佬紫,認真的問道:“你真的不知道來這里要干什么?”

        基佬紫眼神有些躲閃:“我不知道呀。”

        李文強一把摟住他的脖子,卡著基佬紫的狗頭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悄聲道:“你好好跟老子說。”

        基佬紫的腦袋被李文強夾在咯吱窩里,彎著腰委屈的說:“文強哥,我不知道呀。”

        李文強的左手曲著兩根手指,狠狠的給他腦袋上敲了個爆栗‘啪’的一聲:“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

        基佬紫疼的眼淚汪汪,開始瘋狂的掙扎李文強。但是李文強的咯吱窩鎖住了他的狗頭,他卻掙扎不開。

        掙扎了半天,基佬紫的眼里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忘記一個問題了……

        李文強,是筑基期。自己,是金丹期啊。

        我怎么可能被他拿捏住?我,怎么可能掙扎不開呢?不可能是因為我被他鎖住的原因,在力量面前,其他的都是花拳繡腿。

        不由得,基佬紫有些懷疑人生了起來,李文強,真的是筑基期么?為什么感覺他的力量會這么大,自己在他面前竟然有種無力感,無法還手的感覺。

        李文強又連續彈了幾個腦瓜崩:“說不說?說不說,說不說!”

        “我沒有,我不知道,你為什么冤枉我啊!”

        基佬紫委屈的大喊著。

        李文強沉聲道:“你在我面前裝傻還嫩了點,我最后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再不說,我要上酷刑了。”

        “什么酷刑?”

        “你說不說?”

        “我不知道,我說什么啊。”

        李文強冷笑一聲,一只手卡住了基佬紫的腦袋,另一只手開始解褲腰帶。

        基佬紫吞了口唾沫,有些驚恐的喊道:“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啊。有話♂好好說!”

        肖薇等人站在遠處,本來疑惑李文強把基佬紫帶走要做什么。此時看見李文強解褲腰帶的動作,變得更加疑惑了。他,要做什♂么van?

        片刻后,李文強解下了褲腰帶,為了防止褲子掉下來,于是鎖住齊愛文的脖子半蹲了下來。齊愛文頓時也被帶的跪在了地上,撅著個屁股趴那兒。

        這一刻,肖薇等人甚至下意識的想到,李文強下一秒有可能要拍幾巴掌吧?

        但是沒有。

        李文強將褲腰帶取下來,開始將齊愛文的兩只手背在后邊,綁住。

        鮮有人知道,李文強的褲腰帶是一個法寶——捆仙鎖。

        齊愛文感覺到李文強身上那股無法反抗的力量,感受著自己的雙手被他慢慢的綁在一起,驚恐的掙扎了起來:

        “不!”

        “你不要亂來啊我告訴你。”

        “文強哥,你干嘛啊。”

        “文強哥你這是強人所難啊!”

        肖薇眼里閃過一抹古怪的神色,聽著齊愛文的咆哮,喃喃一聲:“強人鎖男,嗯……”

        片刻后,齊愛文被李文強捆住了雙手,然后被李文強按在了地上。

        此時,一直默默觀察的老者陸月生不由得臉一紅,呵斥一聲:“小孩子都別看。等會兒有可能要發生辣眼睛的一幕,都不要看了。”

        說著,陸月生一馬當先的背過身去。

        肖薇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也轉了過去。

        白袍醬眼里也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轉過了身去。

        這時,李文強膝蓋頂在基佬紫的背上,另一只手依然鎖住他的脖子,冷聲道:“我再問你最后一次,說還是不說?”

        “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文強哥你在說些什么啊……嗷——”

        “不要!”

        “文強哥,有話好好說。”

        “不!”

        “哈哈哈哈。不要了。”

        “我不要來了……”

        遠處的三人聽見這聲音,面色復雜而凝重。

        卻見,李文強兩根手指頭戳在了齊愛文的咯吱窩里,瘋狂的撓。

        “說不說》?”

        “哈哈哈,文強哥,我錯了……你打我吧,我愿意用疼痛來兌換如今的瘙癢!”

        “我錯了文強哥。”

        “……”

        李文強冷笑一聲,豎起食指:“你知道歷史上有很多人是這樣笑死的吧?”

        說著,食指緩緩的逼近齊愛文的肋骨。

        齊愛文看著那逐漸逼近的手指,驚恐的掙扎了起來:“不,不不。那里不可以……不,不。文強哥,不……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不要啊文強哥!”

        “不!”

        凄厲的嘶吼。

        驚天動地的掙扎。

        李文強就這么在他肋骨上戳,又戳,又撓。

        齊愛文癢的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眼神都有些呆滯了起來。

        一個人,你可以承受疼痛。你可以忍受折磨。

        但是你肯定無法忍受撓癢癢。

        李文強的撓癢癢才不是簡簡單單的摳腳底板。

        他會去鉆你的咯吱窩。

        會去戳你的肋骨。

        會去按住你兩條腿,去摳你的膝蓋彎。

        也會十根手指齊動,從你的咯吱窩摳到肋骨,然后又從肋骨摳上去。

        齊愛文的眼淚刷刷的往下流,笑的不行了。

        他想死啊!

        瘋狂的掙扎,兩條腿瘋狂的在地上蹬。

        ‘砰砰砰’的地動山搖的聲音響起。

        地面,被他這金丹期的力量,硬生生的炸開了一個坑。但是卻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捆仙鎖。

        他要瘋了。

        從狂笑,變成哭。

        齊愛文真的被癢哭了,全身都在顫抖著抽搐著,眼淚嘩嘩的往下來流淌。這是非人的折磨。

        “我說……”

        “文強哥,哈哈哈,我說……我真的說啊。”

        “我求你了,給我一個吐露實情的機會吧。”

        “文強哥……爸爸,父親!爸爸,我說,我求你了呀,我求你了。給我個說出來的機會吧。”

        “……”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