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一章:這1章實在想不到標題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五十一章:這1章實在想不到標題名了字體大小: A+
     
        老者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了下來,有些憤怒的瞪了一眼李文強:“不傳染。”

        李文強看他面色不善,連忙轉移話題:“對了,還未請教閣下怎么稱呼?”

        “我叫陸月生。”

        李文強愣了愣:“陸月生……那你是雙子座還是巨蟹座啊?”

        陸月生滿臉狐疑的看著李文強:“什么座?什么意思?”

        “沒什么……陸道友你好,我叫玄真。很高興認識你。”

        “你不是叫李文強么?”

        李文強:“……”

        承認我的道號,你們會死么?就這么難么?

        陸月生也是個自來熟,待在了李文強的陣營之中,開始和李文強等人家長里短。

        但是李文強等人卻不知道陸月生到底有什么企圖,所以說話也都是留著分寸,都只是隨意的寒暄著,敷衍著。不接近,也不抵觸。

        原本李文強想著,自己等人的態度并沒有多么的熱情,并不主動找話題。他應該會很識趣的離開這里,會很懂事的換個地方。

        但是李文強卻遠遠低估了陸月生的臉皮到底有多厚。或者說,李文強壓根兒就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比自己還要臉厚的人存在,而且還存活著。

        就這樣,在這寒暄的過程之中,時間到了。

        正此時,毫無征兆的,整個廣場忽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周圍山崩地裂,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撲面而來。

        正在說話的李文強猛然抬頭,卻見天空之中的太陽,果真與廣場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對角線。而后,經過陽光的折射,陽光出現在了前方的一個紫色玄光之處。

        猛然間,眼前看見的這一切,開始出現了變化。

        一種極端詭異的變化。

        紫色漸漸的變成了紅色。

        然后紅色擴大,莫名其妙的擴大。

        紅色不知道是光,還是霧,就這樣向著李文強等人滿眼過來。

        饒是剛才那頗為臉厚的陸月生,此時也變得滿臉嚴肅了起來:“來了……注意。”

        李文強看著紅色蔓延到自己這里,下意識的后退一步,卻忽然被肖薇一把緊緊的攥住了手。肖薇沒有回頭,只是鄭重的盯著那一抹紅光:

        “不要退。我們即將要見到真正的秦嶺了。”

        李文強驚異的看著周圍的一切:“真正的秦嶺?難道我們之前看見的秦嶺,不是秦嶺?”

        “我說錯了。我們之前見到的是秦嶺,而即將見到的,是昆侖。”

        “昆侖……”

        這一瞬間,李文強腦海里閃過了很多的畫面。

        有胡八一等人拿著羅盤在雪山上尋找、搜索的樣子。

        有某些明星在夏日炎炎之中喝礦泉水的樣子,鏡頭拉近給了一個特寫,瓶子上印著‘昆侖山’三個字。

        有一些妖魔鬼怪為非作歹時,忽然被一個白胡子老爺爺滅了,而白胡子老爺爺微微一笑說自己來自昆侖。

        有連綿雪山之中的無人區,牧民騎在馬背上放牛……

        也有自己坐在輪椅上,看見一個豹頭人身的女人騎在自己身上,告訴自己說,她叫西王母……

        昆侖!

        這就是李文強對于這兩個字的所有印象。

        這也是世人對于這兩個字的僅限的所有的印象。昆侖,自古以來這個名字就給人一種神秘、神圣、偉大、高貴、修煉寶地。而五洲的第一大派,也叫昆侖派。

        所有的印象綜合在了一起,李文強發現,自己對‘昆侖’這兩個字逐漸的變得有些模糊了。實在是模糊了,他不知道昆侖究竟是什么樣子。

        就在李文強神游九霄的時候,發現另一只手也被人抓住了。

        回頭一看,基佬紫緊張的抓著自己的手,不知道他是不是出于過度的緊張,亦或者是其他的某種原因,他竟然和自己十指相扣……

        李文強想說什么,但是思維又漸漸的被撲面而來的紅色包圍了。

        這一刻,他不禁深思。

        昆侖,秦嶺。為什么要換個名字?為什么這個地方總是如此的神奇?

        這紅云究竟是什么東西?為什么陽光形成對角照射之后,它就會蔓延開來,帶著自己去另一個世界?

        大膽猜測,小心求證。

        李文強心中暗想:曾經的昆侖,該不會是被誰布了一個陣法,將昆侖封閉起來了吧?然后周帝一劍劈開昆侖,改名秦嶺……其實是一劍劈開了陣法,或者將陣法劈開了一個口子。讓人可以進入昆侖了?

        嘶——

        李文強被自己的腦洞震驚了。

        細思極恐,還真的有可能啊。

        倒不是文強胡亂猜測,而是真的有這種可能。

        李文強越看越發現,這秦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就是這么的神奇,就是這么的詭異怪誕。

        明明剛才站的是廣場上,但是紅云一來,李文強的眼神出現了錯亂,有種斗轉星移的感覺。

        然后自己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座蒼茫無比的大山。一座極大的山脈。

        不用別人提醒李文強也清楚,自己其實現在已經不在秦嶺的那個廣場上了。廣場沒了,自己現在出現在了一個像是科幻世界里一樣。

        所處之處是蒼茫無比的大地。

        前方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天上的云是紅色的,光線是紅色的,霧是紅色的,就連看遠處的山都是紅色的。

        像是血染紅的。

        但更像是……荒涼造成的。

        此時,肖薇輕聲道:“這,便是昆侖。”

        “昆侖……”

        李文強喃喃一聲。

        正此時,旁邊的基佬紫指著前方的一座山脈,尖叫一聲:“那是不是被周帝一劍劈開的地方啊?”

        李文強猛然轉頭看過去。

        果然看見,前方的山脈有一個斷層。

        本來是連綿不絕的一個山脈,但是,那一塊卻有了斷層。有一種刀削斧刻的痕跡。兩邊的都是斷崖,中間是一道溝壑。

        剛才李文強都沒注意,他原本還以為,昆侖的山脈原本就是這么設計的……

        現在仔細一看,那真的就是被一劍批出來的啊!

        山脈很高,最低處也至少有五六千米的樣子。

        而那一道溝壑,直接劈開了數千米高的山峰,形成了一道山谷。一道裂谷,寬約十幾公里,看不到多長。

        看見這一道峽谷,李文強有些震撼的喃喃一聲:

        “目測那個地方最低也有六千米的樣子,假設它長也是六千米的話……那么推算,當時周帝手中,至少是拿著一把六千米的長劍。”

        肖薇:“???”

        基佬紫,白袍醬:“???”

        陸月生:“……”

        沉默了許久,陸月生不禁問道:“為什么一定是要拿著一把六千米的長劍?”

        李文強認真的解釋到:“因為山高至少六千米,如果站在山腳下的話,從軸距上進行計算,它至少需要六千米的長劍。周帝太強大了,這劈山的本事暫且不談,單是這一把絕世之劍便不是誰能揮舞的起來的。”

        陸月生沉吟了許久,凝重的問道:“你有沒有假設過另一種可能?”

        “什么可能?”

        “萬一……周帝一劍劈出去,是有劍氣的呢?萬一真元凝結出了數千米的劍氣呢?你認為有沒有這種可能?”

        李文強一愣,看了眼眾人,發現所有人都捂著嘴偷笑。滿臉尷尬,背過身去沒再說話了。

        我忘了……這里是修真界!

        ps:先一更。今天有點太累了,瞌睡連天的。欠的一更,晚上……我看看我醒得來不。我愛你們,希望你們原諒小可愛的我。爸爸,別打啦~~~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