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八章:我想離開這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八章:我想離開這里字體大小: A+
     
        ps:打了個籃球,順便吃了個燒烤夜啤酒……嗝兒,回來晚了,各位久等了,騷瑞,騷瑞~

        ————-

        肖薇,肖薇……

        李文強呢喃著這個名字,將這個名字記在了心里。

        想見東風,暗銷肌雪。

        是一個上聯么?

        不,李文強只是強行給她對出了一個下聯而已。

        想見東風,暗銷肌雪;出自宋代張元干的《石州慢·寒水依痕》。原文是:情切。畫樓深閉,想見東風,暗銷肌雪。辜負枕前云雨,尊前花月……

        李文強有些奇怪,宋代張元干的詩,怎么會出在五洲大陸?

        是這個世界也有一個詞人,賣弄離騷,偶然間發生了靈感的碰撞?

        還有一些原因,李文強不想去想……

        回眸,肖薇依然站在那里,怔怔的看著自己,不知是否是錯覺,李文強覺得她眼眶有些泛紅。

        心中更加奇怪,漸漸的,出現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莫非,她對我有不軌的想法?

        李文強搖搖腦袋,將這個該死的甜美的念頭驅逐出腦海。笑著摟住了基佬紫的肩膀:

        “哈哈,齊兄弟,這里邊危險不?”

        說著,李文強指了指前方的一個通道。那里還沒有開放,此時,布滿了紫色玄光。

        基佬紫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李文強,心中感動,李先生竟然喊我兄弟?

        連忙壓低聲音說:“不能說是危險,應該是……很雞兒危險。”

        李文強詫異的挑眉,哦?危險的程度竟然要用雞兒來形容了么?那看來,危險都已經不夠危險了。

        “具體是多危險?”

        基佬紫用傳音說:“他們這里邊有好多愣頭青,我保證這些人里九成都不知道這一道劍痕里究竟是做什么的。而他們到底要做什么……我這么跟你說,每隔一些年,后朝廷就要組織一次少年榜三十名進去探險。每年不止三十人,每年其實應該是有百多人……三十人只是少年榜之中的人,還有很多的人,是朝廷的高干子弟。強塞進來的。但是,每年從這里邊走出來的,不足二十人。”

        李文強眼皮子一跳:“五分之一的死亡率?”

        “不止。”

        基佬紫悄聲道:“聽說里邊有重寶。還有些人不是死在里邊了,是死在了外邊……比如某個人得到了某個寶物,傳出去了,要是背景不多么強大,路上就有人截殺了。”

        李文強越發好奇:“里邊到底有什么寶物啊?”

        基佬紫有些迷茫的皺眉:“具體的不清楚,但無非是靈草、靈藥,或者是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進去一趟能賺多少靈石?”

        “靈石?”

        基佬紫哈哈大笑:“文強哥,其實你要知道一件事情……五洲大陸上,有很多東西是不能用靈石來衡量的。靈石其實就是錢罷了,它只具備‘購買力’,以及產生交易的行為……但是在真正的高端修真者的眼中,真正值錢的不是靈石,是以物易物。是寶物,是能夠讓自己突破的東西。靈石不行。靈石不能讓人突破。”

        身懷兩個億,來到秦嶺卻處處被打臉的李文強,聽見這番話之后,心情突然有些復雜了起來。

        “那靈石不值錢,什么值錢?”

        “寶物!”

        “那到底是什么寶物嘛?”

        基佬紫也有些迷茫的搖搖頭:“我不知道啊……”

        李文強翻了個白眼:“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文強哥,你嫌棄我!”

        “我沒嫌棄你。”

        “你就是嫌棄我。”

        基佬紫有些痛苦的看著李文強:“你甚至可以嫌棄我僅有金丹期的修為。但是你不能嫌棄我的知識點,以及我的才華。”

        李文強:“……”我尼瑪。

        僅有的金丹期?

        老子還是筑基期呢。九玄還是凝氣期呢!

        世家弟子是真的肥啊,這不由得讓李文強想起了曾經入紫云派時,九里說的一句話:我特么從紫云派豬圈里抓一只畜生都有靈根,三年時間用心培養,一頭豬我都能讓它成精。

        這些世家弟子,是真的豬啊!

        家財萬貫之下,真的就算是一頭豬,都特么能十幾歲就吊兒郎當的成了金丹期和元嬰期……

        老子也想做這種豬!

        正在此時。

        遠天一大朵云飛了過來,看見這朵云之后,廣場上有不少少年少女們面色嚴肅了起來,然后三五成群的湊在了一起。

        基佬紫面色少有的凝重了起來,對著之前的白袍醬揮了揮手,又看了眼李文強,輕聲道:

        “朝廷的高干子弟們來了。”

        李文強詫異抬頭,隱隱戳戳的,果然看見了云上邊有不少探頭探腦往下看的小腦袋瓜。

        他是真的急的心癢癢啊,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這一道劍痕里到底有什么啊?

        對了,劍痕在哪兒呢?

        李文強這才發現,自己來這么久,還沒見著劍痕呢……

        這里邊到底有什么啊?

        白袍醬似乎看出了李文強的疑惑和煩躁,輕聲道:“文強哥,在里邊首先要活著。咱們這些世家子弟,還有宗派杰出弟子,首先是要抱團的。因為朝廷的高干子弟,他們是一伙的,我們不抱團的話就很涼了……在里邊,首先是要活著,其次,是要盡可能的找一些有用的玩意兒。這么說吧,只要是能從里邊出來,并且健康成長下去的,最后都成了大乘期。”

        李文強瞳孔一縮。

        大乘期!

        又……又聽說到了大乘期。

        雖然沒見過,但是李文強感覺自己正在向著那種高層接近。現在,自己竟然已經聽人說過兩次大乘期了。

        這是顯著的進步。

        自己都聽說過兩次大乘期了,那總有一天,自己也會成為大乘期的!

        不過問題來了,大乘期究竟是什么樣子啊?為什么都不露面,都沒音訊,很少有人見過呢?

        李文強連渡劫期都見著了,甚至還成為了朋友。但是李文強問過青虹,竟然連青虹都沒見過……

        但是青虹說,九峰見過!

        基佬紫沉聲道:“文強哥,我覺得我們三個人抱團吧。我齊家千畝地,就我這么一顆獨苗兒,我不想死在里邊。我有限的生命一定要留給文學創作。”

        李文強無語了片刻,有些疑惑到:“你獨生子,這里又這么危險。你爹腦子抽了讓你來這里?”

        基佬紫嘆口氣:“不得不來……”

        白袍醬也微微嘆息一聲:“如果你出生于世家,或者出生于名門大派,你只要登上了少年榜前三十,你必須來。不來都不行。這是一種規矩……當然,有很多想要進步,喜歡冒險的巴不得來。但我敢保證,其實這里很多人,至少對半,都不愿意來,但是不得不來。”

        李文強皺眉說道:“可是,邀請我的張倩倩態度挺好的,還說愛來不來……我覺得,這個似乎是采取自愿的吧。、”

        基佬紫和白袍醬認真的看著李文強,異口同聲道:“那請問你是世家弟子么?”

        李文強:“……”這是被人看不起了?

        想了想,李文強梗著脖子又道:“但我李家,自問也是這五洲大陸的一個大姓氏。趙錢孫李周吳鄭王,我李家是排第四的大姓!”

        白袍醬和基佬紫選擇了沉默。文強哥說的很對,也說的很好,畢竟道理是這個道理……

        正在三人陷入一種尷尬氣氛的時候,那個肖薇又走了過來,怔怔的看著李文強:

        “我可以加入你們么?”

        李文強無所謂,他對肖薇僅僅只是感覺,有點怪怪的……但是并不排斥她接近。

        可是,又挺為難。這嬌小玲瓏的小姑娘,動不動就害羞臉紅,柔柔弱弱的,自己好像有點帶不動啊……

        而白袍醬和基佬紫顯然以李文強為主,都沒說話,只是看著李文強。

        而肖薇也看著李文強,等待著答復。

        李文強有些糾結的看了肖薇片刻:“女的啊,這……”

        肖薇臉色一紅:“我,我很厲害的。”

        李文強有些為難了:“可是,我怕我到時候保護不了……”

        話音未落,肖薇低頭有些靦腆的道:“我……元嬰中期了。當然,我雖然只有元嬰期,但我保證不會拖你后腿。對了文強哥哥,你該不會真的是筑基期吧?”

        李文強:“……嗯。”

        肖薇又道:“我剛才看你好像是筑基期來著,但是我怕我感覺錯了。沒想到真的是筑基期啊……那,那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

        你能不能別說了……

        肖薇繼續道:“文強哥哥,加我一個嘛。我雖然只有元嬰期,但是我保命手段和逃生手段還是有不少的。”

        ‘噗’

        他感覺自己好像吐了一口看不見的血!

        請問,這秦嶺是大型打臉現場么?

        之前本以為張倩倩是來搶自己那兩億靈石的,結果人家一個坐騎就是五百億。然后又被基佬紫的闊綽驚呆了,徹底明白自己寶貝的那兩個億就是個數字罷了。最后,基佬紫還成為了‘僅僅只有金丹期修為’的那種裝逼犯。而自己卻筑基期。

        現在又來個柔柔弱弱的女子,自己剛說完‘我怕我保護不了你’的時候,她卻說她是元嬰期!

        這還能玩么?

        我想回紫云派了,外邊的世界留給我李文強裝逼的機會不多了……

        我想回金龍宗了,我有點懷念揉捏著歐陽武弱和金鐘民的日子……

        總的來說我想離開秦嶺,去哪兒都行。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