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六章:你過分了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六章:你過分了啊!字體大小: A+
     
        讓李文強頗為驚訝的是,這些少年竟然沒有一個人看向自己的時候,是用貪婪的眼神。

        文強對那種眼神特別的敏感!很敏感。

        這么多人聽說自己是李文強,竟然不貪婪自己,不覬覦自己,文強覺得有點不習慣了。畢竟在修真界之中,不覬覦自己的人還是很少的。

        兩個億啊!自己身懷兩個億啊,他們就不惦記么?甚至,外界傳言的是,自己身懷五個億。

        得出一個結論:這些人,真的都不差錢。一點都不差錢。根本不將自己的兩個億放在心上。

        他們是被自己的才華所折服的。

        這一點,李文強沒有吹牛逼,沒有多想。

        是真的!

        基佬紫驚喜的和李文強握手:“你真的就是李文強么?”

        李文強笑著說:“對,貧道玄真。”

        “玄什么真啊,李文強這個名字多帥。大家都知道你叫李文強,就別裝了,我知道你想低調,用道號行走江湖。但是你李文強的大名已經震耳發聵。”

        李文強:“……”

        基佬紫吞了口唾沫,有些激動的看著李文強:“素聞文強兄是姑蘇第一才子,你那首《七友》早就傳遍了五湖四海。不知道文強兄近期有沒有更好的作品?”

        話音落下,廣場上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甚至不少人拿出了小本本開始記錄了起來。

        李文強不由得苦笑一聲,這是個假的修真界吧?大家都這么不務正業么?真的是……慚愧。

        “暫時沒有。”

        基佬紫嘆口氣:“唉,頗為遺憾文強兄竟然近期沒有佳作出世,果然您就不該踏入修真界,一入修真深似海,從此文學是路人。”

        李文強:“???”

        說尼瑪呢。那你咋不放棄修真去搞文學創作?

        真雞兒惡心。這五洲又沒有起點這種機構,文學付費,老子成天去搞文學創作,吃風拉屁?

        基佬紫說著,又自顧說了一聲:“既然文強兄沒有佳作出世,正好,筆友我最近創作了一首七絕。想要請文強兄品鑒一番。”

        話音落下,李文強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白袍醬當即開始了商業互吹:“什么?清平子道兄竟然背著我,偷偷創作了七絕詩?我天哪,清平子道兄的七絕一出,世上再無詩人。你十年磨一劍,竟然只是為了作詩?”

        基佬紫笑吟吟的點點頭:“是啊,貧道最近將大量的心血放在了文學創作方面,耽誤了修真。但是那又如何,正如那傳說中的廬下智叟曾曰過:修為有何用?你能觸碰到真理嗎?境界又如何,還不是泯滅于眾人……”

        李文強愣住了,九峰這么出名的么?怎么感覺全世界都知道他?他還曾說過這樣的名言呢?

        狗曰的,他自己就是金丹期,也好意思說出這種‘修為有何用,境界又如何’的不要臉的話。

        李文強現在開始有點懷疑九峰是個騙子了……

        基佬紫有些期待的看著李文強:“可否?”

        李文強苦笑一聲:“那你吟來聽聽。”

        基佬紫有些鄭重的深吸一口氣:“那,小可便吟了?”

        “吟吧。”

        “咳咳咳、”

        基佬紫環視周圍眾人,猛然開口:

        “昨夜月亮黃又圓,”

        只是一句,李文強當即驚為天人,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基佬紫,誰給你的逼臉將這種東西往出來說的?

        那白袍醬也是深吸一口氣,驚呼到:“好詩,好詩!”

        基佬紫有些不好意思的壓了壓手:“淡定,淡定,我還沒有吟完。”

        李文強很有禮貌的做了個請:“大師,請您繼續。”

        基佬紫繼續吟:

        “昨夜月亮黃又圓。”

        “我在炕上睡不著。”

        “閉上眼睛我硬睡。”

        “誰知公雞打鳴了。”

        “……”

        靜。

        寂靜。

        整個廣場陷入了一種絕對的寂靜之中。

        鴉雀無聲。

        白袍醬有些為難的皺起了眉頭:“這……”

        基佬紫有些渴望的看著白袍醬:“如何?”

        白袍醬有些凝重的點點頭:“還可以。”

        李文強驚為天人的看著白袍醬,你的良心不會痛么?這特么也叫詩?勞資一泡尿能撒出五六首來。

        基佬紫有些失望的看著白袍醬:“也許,你未曾讀懂其中的韻味吧,無妨……文強兄,您覺得如何?”

        李文強也為難的皺起了眉頭:“這……”

        沉默了一會兒。

        所有人都沉默著,沒人接話。

        李文強硬著頭皮說:“這種高深莫測的詩,已經超出了我所學的范疇,我無法點評。”

        基佬紫有些焦急的道:“這是我的第一首自主完成的七絕,還望文強兄認真點評。鄙人清平子,出自北洲齊家,俗名齊愛文。我樂意結交文強兄這樣的筆友,這里有一千萬靈石,還請笑納,以后文強兄來北洲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別惹大乘期,報我齊愛文的名字,全都能給你平了。”

        李文強完全不在乎他那后半句白條話,有些驚愕的看著遞過來的一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

        心中驚嘆,這特么就是世家公子啊!

        這五洲,到底有多少有錢人?難怪沒有一個人貪婪的看著我,感情,這里每個人都比我有錢。就點評一首破詩,就給一千萬?

        你這是用一千萬買我的良心啊!

        李文強有些為難的一把接過儲物袋,唉聲嘆氣的道:“唉,使不得,使不得啊。文強愛財,取之有道。使不得啊……”

        基佬紫也是個上道的人,雖然李文強早就把儲物袋揣進了懷里,但依然說:“還請文強兄務必收下!”

        “唉,那我就免為其難吧……”

        頓了頓,李文強看了看周圍鴉雀無聲的少年少女們,看著那一個個期待看著自己的眼神,滿臉凝重的道:

        “好詩!”

        ‘……’

        全場所有人,所有全部的少年少女們:“???”

        你的良心不會痛么?

        幾十個少年們,狂翻白眼。

        李文強紅著臉,轉身要離去。

        誰想,基佬紫猛然一把又拉住了李文強,目光灼灼的看著李文強,真誠的問道:

        “還想請教文強兄,這首詩,哪里好?優點在什么地方?因為我很迷茫,我知道自己很優秀,但是我卻無法看清到底哪里優秀了。還請文強兄告知。”

        過分了啊兄弟!

        李文強有些睚眥欲裂的看著基佬紫,真的過分了噢!

        沉默了半天,李文強有些沉重的道:“具體的點評哪里好……不是這個價。”

        基佬紫有些為難的嘆口氣:“唉,可是我只帶了一千萬啊。我沒想到會遇到文強兄,要不我就帶一兩個億出來。這次,真的太遺憾了。那文強兄,什么價位才能點評?”

        李文強先是驚嘆于這些狗曰的不把錢當錢,接著又開始認真的盤算起來。

        我的良心,究竟值多少錢呢?

        ps:有人說我這本書劇情老套……呵呵,寶某人想說的是:你哪只眼睛看見本書是有劇情這種東西存在的?

        咳咳,言歸正傳。這本書就是歡樂多,里邊的每個人物都充滿了歡樂。這種歡樂也許是在嚴謹的小說里看不到的,但是在這本書里是常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無恥并且沙雕的靈魂。也許我只是想要嘗試不同風格的寫作,寫這本書我很放松,很舒服,每天都寫的自己咯咯咯的笑。希望你們看的時候也是這樣。有點像是每日一樂,2333……

        還有,起點的觀眾,讓我看見你們的熒光棒。后排的粉絲們,書城的觀眾們,瀏覽器的觀眾們,讓我聽見你們的尖叫聲,吶喊聲,歡呼聲。讓我看見你們搖晃起來的肥臀吧!別讓我單機呀,沒本章說就不好玩了~~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